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45章 端木艺心见张夫人

时间:2018-01-18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炎夫妇舍不得离开女儿,这么多年,女儿在那,他们夫妻就在那,现在突然间要将女儿送给别人,那比剜他们的心还要痛。

    回到房间的端木艺心想了又想,对于张夫人,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她也不要离开爸妈。

    想通之后,端木艺心下楼,见妈妈正靠在爸爸肩上哭,怀里还抱着小天。

    “爸,妈,你们别这样,我生端木,我是端木炎和程素素的女儿,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们的。”

    端木艺心上前,抱住端木炎夫妇,从小到大,爸妈对她的付出比一般的父母都多,这辈子她很满足,有爱她的父母,有三个可爱的孩子,还有叶擎苍,虽然他们之间有矛盾,但是他们是相爱的,她从不否认这一点。

    “傻女儿,当年确实是我们做错了。”程素素一手搂着端木艺心,能听到女儿这句话,她已经很满足了,这辈子也没有遗憾了。

    “妈,你说什么傻话,因为有你们,我比其他的孩子都幸福,这些年,你们对我的爱,对我的包容,为了我一再的搬迁,爸,妈,我永远都是你们的女儿,这辈子是,即使到下辈子,我也要做你们的女儿。”

    端木艺心眼睛有些湿润,紧紧地搂着父母。

    “艺心,那位女士应该是你的母亲,妈妈也是母亲,我能……”

    “妈,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况且我都嫁人了,认与不认有什么区别。”

    端木艺心打断了妈妈的话,所有的一切都缘于结婚周年纪念日那天,也许冥冥中,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可是那又如何,她已经二十九了,不是九岁。

    再说张家,陈俪直接去了张昊乾的办公室,那双眼此时肿得跟核桃一样。

    “昊乾,那真是我们的小女儿,真得是——”

    “好了,都做外婆的人了,还哭成这样,你先喝点水,再慢慢跟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昊乾为妻子倒了杯水。

    “昊乾,我们的小女儿现在叫端木艺心,是端木炎的女儿,你还记得二十九年前我们在b市吗?”

    “端木炎?”张昊乾的脸色变了,对于这个名字,他当然熟悉,同时熟悉的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叶擎苍。

    “是啊,当年应该是他们抱走了艺心,要不是看到婷婷的相片,我都不敢相信我们的小女儿还活着……”

    陈俪哽咽着说见到端木艺心时的震撼,以及那三个孩子。

    张昊乾并没有听进多少,这些根本不需要陈俪说,对于叶家,他可以说是绝对的了解,三个孩子,那个小婴儿他是见过的,怪不得当时看到那小小的婴儿,他心里突然一软,原来竟是他的外孙。

    好,真得很好,既然女儿生了两个儿子,那一个可以姓张,如此一来,他张昊乾也就后继有人了。

    不过这一切还要先证实,得证实后再去找老爷子商量一下,下一步计较,如果端木艺心是他的女儿,那叶擎苍就是他的女婿,叶家跟他们张家就是亲家了,届时,他们完全可以合作,而不必斗得你死我活。

    “陈俪,那女孩……不,我们的小女儿怎么说?她愿意认我们吗?”

    张昊乾高速运转的脑袋,此时只在乎一个结果,那就是他的女儿必须回张家。

    陈俪摇首,“她不愿意认我们,甚至不要我碰那几个孩子,昊乾,我们的外孙真得很漂亮,我觉得他的眼睛特别像你……”

    因为要安抚端木炎和程素素,端木艺心这两天并没有出门,好在张昊乾和陈俪也没有再来,那天下午邵烈风来了。

    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时,也是不胜唏嘘,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不过看端木艺心的态度,他相信叶擎苍应该不会为难。

    事发后的第四天,叶擎苍依旧没有回来,端木艺心打了他的电话,但是打不通,这才不得不打了邵烈风的电话。

    “烈风,我有点事,需要你帮忙,你什么时间能有时间,再给我个电话可以吗?”

    自从上次邵烈风表白后,端木艺心跟他说话明显生疏了许多。

    “可以,我手上的事情处理好就可以了,你什么时候方便?”

    邵烈风看了下要签字的文件,笔一放,不干了。

    对于端木艺心,他永远都无法拒绝。

    邵烈风赶到端木家的时候,端木艺心以要为孩子买奶粉和尿布为借口,有干儿子赔着,端木炎,程素素夫妇当然放心了。

    “艺心,我们直接去商场吗?”邵烈风也当真以为端木艺心是要去买婴儿用品,因此道。

    “不,烈风,擎苍有没有跟你说过有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孩?”

    端木艺心觉得以叶擎苍和邵烈风的关系,肯定会跟他说的。

    “有说过,艺心,你不会要见她吧?”邵烈风愣了下,顿时明白端木艺心的真正用意。

    “不,我想见她父母,烈风,你知道她家在哪吗?”

    “是知道,不过艺心,你确定要去见他们吗?”邵烈风暗自叫苦,这几天怎么都联系不上叶擎苍,要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处理。

    “嗯,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找到这里,说起来真是好笑,我都快三十岁了,现在跑出一个大婶来认女儿,烈风,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端木艺心这一句话反倒问住了邵烈风。自从父母发生意外后,他倒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这个,艺心,这种问题不会发生在我身上,退一万步说……”邵烈风想了想道:“我都成年了,况且从出生到现在,连一面都没见过,如果就凭血缘关系就要相认,总觉得荒唐了点,也许并不是……”

    “有亲子鉴定,很容易分得清的。”

    端木艺心接过话道。

    “你说得也对,那你呢?艺心,你怎么想的?”

    邵烈风的车子往市府大院方向去,没办法,张昊乾和陈俪夫妇住在那。

    “我吗?我姓端木,我爸爸是端木炎,我妈妈是程素素,至于其他人,我并不想再认,况且,他们有一个女儿,都已经这么多了,少我一个不少。”

    端木艺心认真道。

    听到端木艺心这样说,邵烈风完全放心了。

    “对,干爹,干妈也不容易,可是艺心,你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吗?”

    邵烈风放缓了车速,必须先让艺心知道张昊乾夫妇的身份后再去,要不然,艺心知道亲生父母是市委书记,肯定一时间接受不了的。

    “她是什么身份,那也跟我没多大关系,我已经结婚了,古人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然嫁给了擎苍,那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听邵烈风这么说,再回想张婷的衣着打扮,以及说话的语气,端木艺心隐约觉得他们身份可能不简单。

    “唉,艺心,那天去哭着认你的女人叫陈俪,她是市长书记张昊乾的夫人,那个和你长得很像的女人张婷是他们的女儿,不过这只是他们一重身份,其实张家还有一个和擎苍相差无几的家世……”

    邵烈风将张家的情况简单的跟端木艺心说了下,端木艺心最初是震惊的,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

    “那又如何?就像我妈说的高干家庭多了去了,我只是端木艺心,只是一名医生,是端木炎的女儿,是一名妻子,三个孩子的母亲,这些身份已经够了,我不想再要其他的身份。”

    端木艺心淡淡道,高干家庭又如何,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只有一个平凡的梦想,一家人和乐,平安就够了。

    邵烈风的车子停在市委大院外,端木艺心这下犯难了,这里虽然没有司令部那么严格,但是她也不能直接说去找市委书记夫人啊。

    “烈风,我们怎么进去?”

    端木艺心看着岗亭有些犯难。

    “放心吧,有我在,一定能进去的。”

    邵烈风带着端木艺心来到了张昊乾的住处,不过这个时候,张昊乾应该在办公室,邵烈风也不希望端木艺心与张昊乾对上,怕她受委屈。

    “那我去敲门了。”

    看着紧闭的门,端木艺心鼓起勇气道。

    “需要我陪你吗?”邵烈风倒是很想陪,但是他觉得端木艺心既然来见张夫人,那么必定有什么隐密要说。

    “不用,要不你在车上等我吧,我跟她说几句话就离开。”

    端木艺心摇了摇头,带着邵烈风进去,会被人误会的。

    “小姐,你回来了……”

    端木艺心一敲门,不想来开门的人却道,端木艺心一听就知道他们认错人了。

    “我不是张婷,我叫端木艺心,请问张夫人在吗?我有……”

    “艺心,是你吗?真的是你吗?”这几天,陈俪在家里急得要命,可是张昊乾不让她去端木家,说要先调查清楚,这几天她在家里是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

    “我是端木艺心……”

    “一定是菩萨听到了我的祈祷,艺心,快,快进来坐,王妈,快去倒茶——不,艺心,你要喝点什么?”张夫人看到端木艺心,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