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二三九章 张霉女找上门

时间:2018-01-17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擎苍当天并没有回家,而是住到了司令部,除了那里,他也没别的地方可住了,他现在还在被调查阶段,自然是不能回基地,除了老爸这里,也没别的地方去了。

    “臭小子,娶了媳妇忘了娘,我是怎么交代你的,竟然还让你妈进去受苦。”

    叶辰阳一见儿子就恼火,没想到警局的那些人,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真是气死他了。

    “爸,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老妈这又是命案,在案情没有调查清楚前,按规定,的确应该被羁押的。”

    已经这样了,叶擎苍也没精神跟老爸再做解释。

    “那你来我这干吗?安慰我吗?不需要,你回去陪你媳妇呀。”

    叶辰阳气呼呼道,也只有在儿子面前的时候,他才跟普通的父亲一样,会向儿子发脾气,也会使小性子。

    “老爸,我无家可归,接下来一个月,我可能都要借住你这。”

    叶擎苍看着老爸,两个男人,你瞪着我,我看着你,显得很幼稚。

    “干吗?被媳妇赶出来了。”

    “你还说,要不是我妈,你以为我会被赶出家门。老婆孩子热坑头,都没了,为什么老妈就专坑我这个儿子呢?”

    叶擎苍苦闷道,都说是坑爹的年代,可没说老妈坑儿子的,唉,摊上这么个老妈,也只有认了。

    “去买点吃的回来,我们爷俩好好喝一盅。”

    叶辰阳心里也窝火,从没觉得自己如此窝囊,他知道规矩是规矩,但是按规矩,妻子是可以保释出来的,可是现在他们却因为自己的身份,连保释都不给,明明就是他们过分。

    “行,我去——”

    当天晚上,叶辰阳,叶擎苍父子俩都喝了不少,尤其是叶擎苍,可能因为在父亲身边,完全没了顾忌,醉得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一醉,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而且是被震耳的敲门声吵醒的。

    一阵又一阵的敲门声,震得叶擎苍的脑仁都痛,不得不起身开门。

    “老爸,现在老妈不在家,你不至于连钥匙……老婆……”

    叶擎苍以为是老爸没带钥匙,可是一开门,看到站在门外巧笑嫣然的‘端木艺心’满满的都是惊喜。

    “叶少将,我们二次见面,你就认错二次,看来我跟端木医生长得真得非常像。”

    面前的‘老婆’一开口,尤其是她眼里那赤裸裸的yin荡眼光,让叶擎苍只觉得恶心,胃里一阵翻涌,昨晚都没吐,这会却吐了出来——

    “滚——”

    张婷没想到叶擎苍竟然裸着上身就出来了,看着他那强壮的胸膛,心狂跳,眼里更是露了渴望,怎么也没想到叶擎苍竟然会吐,而且她被面前的男色所吸引,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因此被吐个正着,这会身上全是恶心的胃液,一时受不了住了,在一旁也吐了起来。

    叶擎苍却‘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张婷连胃液都吐出来了,可是这是夏天,本来就只有一身衣服,而且为了来见叶擎苍,她穿得美美的无袖低胸连衣裙,叶擎苍那一吐,大部他都顺着她的胸线流进去了,这会,她最想做的就是洗澡。

    让她这样回去,或是走出去,那还如杀了她。

    “开门,叶擎苍,你开门——”张婷一手捂着鼻子,一手不停的拍门,比刚才更用力,手都拍痛了,可是叶擎苍就是不开门。

    “叶擎苍,你混蛋,你吐了我一身,我要洗澡,你开门——”

    见叶擎苍无动如衷,张婷气得破口大骂,被这么吵的叶擎苍自然也不可能睡得着,而且吐过后,头好像没那么疼了。

    “你有完没完,再不滚,我叫警卫了。”楼上,叶擎苍站在阳台上,朝下面喊道。

    张婷听到楼上的声音,后退几步至台阶上,正好看到叶擎苍在上面,松开手,对着上面吼道。

    “叶擎苍,你将我弄得如此狼狈,你必须负责——”

    “负责?这辈子,我只会对我老婆端木艺心一人负责,至于你,那来的滚那去,如果我再听到你鬼吼鬼叫,别怪本少不客气。”

    叶擎苍满眼阴鸷,真特么的倒霉,明明一切都想好了,在结婚周年纪念日上,和老婆感情再升化,却因为碰上这个霉女,倒霉的事一个接一个,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叶擎苍,你别太过分了,我只是想进去洗个澡。”

    张婷咬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敢这样对她张婷,从小到大,那个男人不是将她捧着,呵护着,叶擎苍,你好样的。

    “出门右拐,二百米有一个人工湖,那里最适合你。”

    叶擎苍说完回到屋里。

    “叶擎苍,你这个人渣,你再不开门,我……”

    “哗啦——”一盆水从二楼‘飞流直下’,张婷被浇得懵了,傻了。

    “叶擎苍,你给我滚出来——”张婷配过神,楼上那里还有叶擎苍的影子,气得她直抖,对着上面歇斯底里道。

    对于外面的噪音,很不爽,打个电话叫警卫来将人带走。

    接到叶擎苍的电话,警卫来了,只是他们却没敢上前,一来此时的张婷真得好臭,二来,叶擎苍那一盆水,让她的裙子变成了第二层皮肤,虽然不知道春光外泄,但是却也很让人害羞。

    “滚开,叶擎苍,你若不下来,我跟你没完。”

    见警卫在一旁看着,张婷将所有的怒火都将他们喷了过去,吼完警卫,又朝叶擎苍吼。

    看那女人的架式,叶擎苍知道肯定不能睡好觉了,索性穿上衣服,从后面二楼跳下,离开了,至于张‘霉女’她还叫就叫吧。

    这个时候,叶擎苍最想念的是妻子端木艺心,本想回去偷偷看一眼,但是想到自己对端木艺心的承诺,忍下了,给秦旭打了个电话,知道妻子一直在家,心里稍安。

    在知道端木艺心的消息同时,也知道邵烈风离开了,前天晚上喝醉的邵烈风,一直睡到昨天下午,起来后,饭都没吃便离开了。

    叶擎苍突然有一个想法,邵烈风既然对老婆‘难忘’,那如果让他去见姓张的‘霉女’,会不会被恶心到,届时对老婆的感情会不会就转变了?

    一想到这,叶擎苍心情顿好,当即打车前往邵烈风的公司,他知道邵烈风即使要出去旅行,也要将公司安排好,因为他是个责任心强的男人,不可能扔下公司就离开的。

    对于叶擎苍,擎风集团的前台以及邵烈风的秘书都很熟悉,他直接就到了邵烈风的办公室。

    “刘秘书,你们邵总出去办事了吗?”

    叶擎苍看了看时间,这会已经两点了,再半小时就上班了,按说邵烈风应该回办公室了。

    “叶先生,总裁今天中午有饭局,可能会回来晚一点,请问需要给总裁打电话吗?”刘秘书回道。

    “不用了,我在他办公室等他就可以了,刘秘书,你对这附近比较熟悉,帮我点份外卖吧,清淡一点的就好。”

    叶擎苍决定在邵烈风办公室等人,张婷出现在司令部,让他意识到那个女人不简单,如果不是家世好,就是钓鱼到有背景的凯子,让烈风去处理正好,他也需要发泄一下。

    邵烈风因为前晚喝多了,中午的饭局是滴酒未沾,不过吃过饭,回到公司也已经快四点了。

    “刘秘书,下午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电话?”

    一到办公室,邵烈风就冷起了一张脸。

    “电话我都回了,只是叶先生在办公室等您。”刘秘书看向邵烈风的办公室道。

    “我知道了,送两杯咖啡进来。”

    邵烈风脸色微变,虽然前晚醉的厉害,但是他和叶擎苍说过的话,包括叶擎苍跟他说过的话,他全都记得很清楚,其实那个时候大脑是很清醒的,只是手脚不听使唤。

    “邵总,你总算回来了,再等下去,我就要去逮人了。”

    “孙姨的事情处理好了吗?”邵烈风尽可能的不去想端木艺心,不去提端木艺心。

    “命案,那有这么快,烈风,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和艺心有关的?”一听叶擎苍说有事,邵烈风本能地接到。

    叶擎苍的手微僵,轻咳了声道:“也算吧,而且这事你也要负责任,还记得我和心儿结婚周年那晚吗?餐厅是你推荐的,位子也是你帮我订的——”

    邵烈风脱扯下领带,不解地看着叶擎苍。

    “那天晚上,秦旭他们摆了个乌龙,然后心儿去晚了,当时我在餐厅里认错了人,有个女人跟艺心长得非常像……”

    叶擎苍将那天晚上在餐厅里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下,邵烈风脸上并没有好奇,有的只是不满。

    “擎苍,你能将艺心认错?”

    原来邵烈风是在怪叶擎苍连自己的妻子都能认错。

    “那是你没见过那个女人,如果你见了,你肯定也会认错的,不过这不是重点,烈风,今天那个女人找到了司令部,而且还去了我家——”

    “她看上你了。”邵烈风打断了叶擎苍的话,不满再次升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