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二零七章 柳暗花明

时间:2018-01-08作者:半杯咖啡

    a市警局

    “王哥,那个端木艺心说的会不会是真的?是不是有两个阿缇娜?”

    警员看着眼前的资料,一个个都蹙起了眉。

    “小刘,我们办案讲的是证据,而不是猜测。”王警官瞪了下属一眼,严肃道。

    “王哥,这就是证据,死人不可能站着走回去,法医那边送来了尸检报告,死者死亡时间是事发当天凌晨两点,应该是他杀

    ,而今天早上,小区的保安亲眼看到阿缇娜走到住处,不仅如此,监控也有拍到,如果没有两个阿缇娜,那要怎么解释?”

    伙计们将监控录像以及保安的证词放在王警官面前。

    “王哥,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

    “有鬼也不可能大白天出来的,做事吧。小刘,尸检报告呢,怎么叫应该是他杀?”

    王警官瞪着摆在桌上的证据,目前现有的证据算是不少,但是最起码死者是自杀还是他杀得查清楚吧。

    “王哥,这是尸检报告。”

    “服药而死。”王警官看着尸检报告,虽然死者是服药而死,但是身上有多处伤痕,死前应该和人发生过争斗。

    “小刘,你去找下法医,向他要向份详细的尸检报告,这份报告太笼统了,这次的案子非同一般,你让他检查的时候,不要

    错过任何细节。”

    王警官向下属道。

    “王哥,要不你跟着一起去吧,反正现在线索都在这,这位阿缇娜小姐是由叶擎苍少校去年带回国的,先是在语言学校,后

    来好像和叶家发生了矛盾,由邵烈风帮忙照顾,再后来,她离开……”

    “不用了,你去法医那,我去了解阿缇娜的情况。”

    王警官已经决定了,与其听下属说,还不如去找当事人了解。

    “那好,王哥,那我去了。”

    王警官将下属都安排好后,自己则准备去见邵烈风,只是到了擎风集团后,却发现邵烈风并不在公司,只得打电话给邵烈

    风。

    叶辰阳已经安排端木炎夫妇和孩子去了叶博那里住,端木艺心也给家里的保姆放假了,虽然说这样危险也会加大,但是相

    对来说,此时的端木家也是最安全的。

    邵烈风接到王警官的电话后,征求了端木艺心的同意后,让他直接来到了端木家。

    来到端木家的王警官有些意外,没想到叶擎苍竟然能买别墅,也怪不得有人要针对他。

    “王警官喝点什么?”

    这会家里没有保姆,倒茶的事得端木艺心自己动手。

    “茶吧,还是茶方便一点。”王警官看了下道。

    “好,那我去泡茶,烈风,你先陪着王警官。”

    端木艺心最近有些心神恍惚,经常会做事忘记自己在做的事,就拿昨天来说,烧水的时候,壶烧干了,锅都穿了,前天厨

    房差点着火,也正因为如此,邵烈风很不放心,这几天都住在这。

    也顾不得别人说什么孤男寡女了,只希望端木艺心千万不要出事,就连晚上,他都不敢睡太沉。

    “邵总,这间别墅是叶少将买来结婚的吗?”

    王警官首先问道,虽然说军人的待遇很好,但是在a市要买这么间别墅,少说也得好几千万,就算叶擎苍是少将,估计也

    买不起。

    “这房子原本是我朋友的,是端木教授买的,擎苍那点钱,别说买别墅了,买房子也只是将就。”

    邵烈风微愕,看着王警官随即明白他在想什么,当即解释道。

    “端木教授买的,那叶少将是上门吗?”

    王警官疑惑道。

    “王警官,你这想法过时了,艺心和孩子住在这,比住在军区要方便,而且端木教授夫妇只有艺心一个女儿,他们年纪大了

    ,身体又不是很好,当然希望艺心在身边,不过端木教授的奖金全拿来买这房子。”

    邵烈风说得可谓够详细了,王警官点了点头,没再问房子的事。

    “端木教授真是疼女儿,邵先生,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你能跟我说说,你最后一次见阿缇娜是什么时候吗?你们都谈

    了些什么?”

    王警官话入正题,而此时端木艺心也端着茶和茶点出来了。

    “王警官,请喝茶,今天王警官来,是不是已经有线索了,死者是阿缇娜吧。”

    端木艺心坐下后,问道,这几天,她和邵烈风一直在查,但是却像无头的苍蝇,等着叶辰阳那边,却是涉及军事,不能随

    便说,他们也只能干等着。

    “是阿缇娜,实际上,我很愿意相信你的话,但是我们警方断案,是要讲证据的,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当凭你的一面之词

    ,我们无法做为证据,况且你只说是假的阿缇娜,你连她的姓名,身份都不知道,就算我们要抓人,也不知道从哪抓呀。”

    王警官将自己的难处跟端木艺心说起。

    端木艺心沉默,这几天她和邵烈风甚至去阿缇娜工作的地方去问了,但是并没有人知道,从一开始阿缇娜到那工作,已经

    半年多,这半年来,点名要阿缇娜服务的人很好,一来冲着她是外国妞的身份,另一方面,也与阿缇娜会哄人分不开。

    “叶夫人,既然对方是冲着叶擎苍少将来的,那么是否可以见他一面?他能不能想到是谁……”

    “王警官,非常抱歉,我老公此时并不在a市,在事发前,我也曾经问过,不过我老公曾经失忆,他并没有想起来,王警官

    ,上次抓到的那两人就没有说出点有用的消息吗?”

    端木艺心郁闷道,这都快一个月了,要是再没消息,是不是就要成为疑难案摆在那了?

    “我们警方正在大力抓捕凶手,但是自从刘佳宜被杀后,凶手就人间蒸发了,我们查过出入境记录,没有任何的线索。”

    王警官摇首,局里所有的警员都在努力做事,但是敌人太狡猾,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线索。况且事情和军方有关,凶手只要

    随便一躲,他们都找不到。

    “王警官,那你今天来,是想了解什么?你们警方都查不到,我们小老百姓,又能有什么办法?”

    端木艺心看着王警官,那眼神似在控诉警方的无能。

    “叶夫人,我们警方办案,也需要你们当事人提供一些可靠原线索,我们警员也是人,不是神。”

    王警官有些上火,这两个案子,他们付出的比其他案子都多,时间,精力,但是却迟迟没有线索,固然有他们的原因,但

    是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涉及军中人物,他们要去查点线索,好难。

    “王警官,你这话说的,我们还没有提供线索吗?我都说了,可是你们相信吗?我儿子才一个多月,他此时就躺在医院的冷

    藏库里,你们为我儿子讨回公道了吗?从刘佳宜,到我儿子再到阿缇娜,三条人命,一个月了,你们警方就不能给我们一点交

    代吗?你们想过那个失去父母的可怜的孩子吗?你们想过我失去孩子的心情吗?孩子没了,我到现在不敢跟我老公说……”

    “艺心,你别这样,坏人一定会伏法的,小天不会白白牺牲的。”

    邵烈风看着突然激动的端木艺心,很担心,赶紧按着她坐下。

    王警官张了张嘴,是啊,三条人命,他无法给端木艺心交代,还有那个可怜的孩子,刘老师才出院,但是剩下的日子都要

    在轮椅上度过,他无法向那对失去了女儿的老人交代,正因为如此,他也想早点破案。

    “王警官,我现在就问你,你相不相信我说的?之前我和烈风见的阿缇娜都不是死去的这个阿缇娜,而是另有其人,我们也

    在找,但是还没有找到人,王警官,如果有指纹什么的,你们能找到人吗?”

    端木艺心脑中闪过一些画面,那天她和假阿缇娜有发生争执,双方都有碰触到对方,衣服上应该留有指纹,那件衣服还在

    。

    端木艺心的话让王警官脑中一亮,指纹,是的,既然端木艺心说那个女人是假的,而死者死亡时间是晚上,白天的时候,

    保安和公寓里住户有看到她,也就是说,公寓楼里,以及案发现场,应该有第三人的指纹。

    “叶夫人,请将衣服给我,另外,我需要再去一趟案发现场,既然不是同一个人,那案发现场也许还有线索。”王警官喜出

    望外,只要有指纹到指纹库匹配,一定会有线索的。

    “你等会。”端木艺心似乎也看到了希望,拿出了带有儿子血的衣服,同时要跟王警官一起去阿缇娜租住的公寓。

    在前往命案现场的车上,邵烈风这才开口,“王警官,如果假阿缇娜并不是普通人,能查到吗?”

    邵烈风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浇在王警官的身上,普通人的能查到,即使是政要机关人员都能查到,但是如果是军中的,恐

    怕又是难题。

    “叶夫人,叶少将的父亲在军中很有威望,如果我们需要他的帮助,他会协助我们吗?”

    王警官问端木艺心,他们需要叶辰阳的帮助,但是他连叶辰阳的面都见不上,肯定没办法,因此只能问端木艺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