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二零六章 死的是真的阿缇娜

时间:2018-01-08作者:半杯咖啡

    “叶夫人,这是证据,请恕我不能给你看。”王警官在接收到邵烈风的暗示后,将遗书放进了密封袋。

    “这个女人害死了我的儿子,我为什么不能看。”

    端木艺心却坚持要看。

    “艺心,其实遗书上并没有什么,她只是说害死了小天,触犯了法律,所以畏罪自杀,另外就是说擎苍带她回国的事,这一

    切就交给警方吧。”

    邵烈风劝道。

    “好笑,她根本不是阿缇娜,她凭什么写这样的遗书。”

    端木艺心冷笑,她不回家,她要看看对手在玩什么把戏,既然硬要将他们拽入局中,那她奉陪,她连孩子都失去了,还有

    什么好怕的。

    “艺心,昊然和倾心还在家里,不如我们先回去,对孩子作个安排,这边王警官他们要取证,晚些时候我们直接去警局。”

    邵烈风很后悔,他就不应该带端木艺心来,他应该直接报警的,这下艺心的情绪更不稳定了。

    “不,我要在这等着。”

    端木艺心摇首,这一次,她要全程看着,决不放过任何细节。

    “昊然和倾心——”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绝对是安全的。”

    端木艺心已经豁出去了,但此时不光是孩子,连爸妈都有可能有危险,而要说到安全,没有什么地方比叶博住的地方更安

    全了,所以她打算让父母带着孩子去叶博那里住。

    端木艺心离开了卧室,到外面给叶辰阳打了电话。

    “爸,我有个请求,希望您能答应我。”

    端木艺心一开口就道。

    “艺心,你说,只要爸爸能做到的。”

    “那个害小天的女人已经死了,我担心几个孩子和我爸妈,我希望爸能让我爸妈带着孩子住到爷爷那,我能想到的最安全的

    地方只有爷爷那里了,可以吗?”

    端木艺心知道这个要求对叶辰阳来说很是为难,但是她要跟敌人斗,不能有任何的弱点暴露出来。

    “可以,但是你不能让爷爷知道小天的事,擎苍的事,也由我来跟老爷子说,这件事我会安排好,但是艺心,你呢?你要做

    什么?”

    叶辰阳考虑过后,答应了端木艺心,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孙子,昊然的倾心绝不再有任何的差池,放到老爷子那的确是最安

    全的,而且他也有很好的理由。

    就让叶擎苍为叶博调理身体,让他带着程素素和孩子去陪老爷子,有孩子的陪伴,也许老爷子的会好的快些。

    “爸,我不会有事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答应过擎苍,我们都会好好的。”

    端木艺心并没有跟叶辰阳说什么,实际上连她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一点,那怕同归于尽,她也不会放过害死

    儿子的凶手。

    “好吧,这件事,交给爸爸来安排,如果爷爷打电话给你,你知道要怎么说吧。”叶辰阳提醒端木艺心道。

    “谢谢爸,我知道的,我不会让爷爷知道任何不能知道的事。”

    端木艺心很肯定道,孩子和父母到老爷子那边,她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那好,有什么事,随时给我电话。”

    挂电话前,叶辰阳再次道,他很担心儿媳妇会做什么拼命的事,因此,打算派人暗中保护端木艺心的安全。

    在端木艺心挂了电话后,邵烈风接到了叶辰阳的电话,无非是让他照顾端木艺心。

    端木艺心再次回到了房间。

    “王警官,请问我可以查看尸体吗?我是医生,我想知道她是不是自杀?”

    看着床上阿缇娜的尸体,法医还没来,端木艺心想自己看一看,既然遗书是诬蔑,那么会不会就连这个假阿缇娜的死也是

    一个局呢?

    “这个——”王警官有些为难,但是端木艺心,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戴上手套,端木艺心来到了床边,看尸体的面部表情,并没有任何的不妥。

    端木艺心又打开了死者的眼睛,都说人死亡前眼睛里会停留最后看到的东西,端木艺心看着死者的眼睛后向王警官道:“她

    是被杀的。”

    “哦,叶夫人何以如此肯定?”

    王警官好奇道,虽然以他们的断案经验也觉得死者的死因有问题,但是端木艺心只是这么简单的看看就能确定,太不可思

    议了吧,或者说,她这是要为叶擎苍‘辩解’。

    “我见过不少死亡的人,当然,他们都是因为病痛或是其他原因死亡,他们的眼中……”

    “叶夫人,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们,死者眼中写着他是被杀吧?”

    这时法医来了,正巧听到端木艺心的话,带着几分玩味道。

    “当然不是,人的眼睛虽然没有保留物体影像的功能,但是正常死亡和非常正常死亡的眼睛还是有区别的。”

    端木艺心说着让开,将位置让给法医,法医接触过的死者更多,相信她更能判断出来。

    而就在端木艺心站到一侧时,突然脑中闪过一点影像,她再次上前,拔开了死者的头发。

    “这不是害死我儿子的凶手。”

    挂了电话的邵烈风在门外听到这句话赶紧进来了。

    “艺心,她不是阿缇娜吗?”

    王警官也看向端木艺心,他不知道自己是好运还是倒霉,为什么这样的事也让他遇到了,上一个案子还没破呢?

    “不,我想她可能是真的阿缇娜,而害死小天的,昨天出现在我家的并不是眼前这具尸体。”

    端木艺心眼睛紧盯着死者的耳后,当时她和阿缇娜坐在草地上,那个位置看的很真切。

    “叶夫人,你如何肯定她不是害你儿子的凶手,这封遗书上可是写的清清楚楚。”

    王警官苦着脸道,如果真相真像端木艺心说的,那么也就是说将会更复杂。

    “我昨天和她曾在我们小区里坐着谈话,假阿缇娜脸上有整容的痕迹,而且她耳后这个位置有一个很明显的痣,我相信当时

    那种情况下,她没必要做那种伪装吧。”

    端木艺心看着阿缇娜的尸体,昨天的时候,假的说过他们害死了真的阿缇娜,难道说昨天那个时候其实真的阿缇娜已经死

    了?

    “尸体死亡时间大约十小时。”法医为尸体检查过后道。

    “八小时,那就是凌晨的时候。”端木艺心蹙眉,看向邵烈风,她记得私侦探说,看着阿缇娜进这间房子的,如果是这样,

    那根本就不可能是十小时。

    邵烈风摇首,这些是警方的事,既然警方说是十小时前,那只能说私家候控看到的可能是刻意误导的,毕竟私家侦探没有

    真正的接触阿缇娜,即使外表上有少许的差异,恐怕也看不出来。

    王警官并没有错过端木艺心和邵烈风的眼神交流,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得回局里再问他们。

    另外,死者的尸体也得交由法医解剖。至于最终的答案,还要等。

    端木艺心并没有回家,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后跟王警官一道回警局了。邵烈风公司那里做了安排,暂时也不是非回去不可,

    况且叶辰阳嘱咐他照顾端木艺心的,他也不能让端木艺心一人去警局。

    警局里王警官将邵烈风和端木艺心请到了办公室,至于保安则由其他警员做笔录。

    “两位有什么线索吗?”

    王警官亲手为两人泡了茶。

    “害死我儿子的不是这个,昨天去我家的那个女人是假的,她脸上有动过刀的痕迹,至于今天这个死者,我觉得她才是真的

    阿缇娜。”

    端木艺心再次道。

    “叶夫人,就因为那颗痣吗?请恕我冒昧地问一句,您说假的阿缇娜害死了您儿子,那她是用什么方法,什么时间……”

    端木艺心咬着唇,最后还是由邵烈风说的,听完邵烈风的话,王警官也是义愤填膺,凶手竟然向一个多月的小婴儿动手,

    简直是禽兽不如,他一定要抓到凶手。

    “那按叶夫人的意思,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冲着叶少将来的?”

    “不,他们是冲着叶家来的,擎苍也只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端木艺心喝了茶,情绪才稍稍稳定。

    “叶夫人,我们可以去看看您儿子的遗体吗,也许……”

    “不会有线索的,从昨天到今天,我儿子先是被我婆婆抱走,之后再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即使有线索,也早就找不到了。

    ”

    端木艺心轻泣,儿子的遗体她不会让人动的。

    “叶夫人,你们家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物件,既然孩子是感染了病毒,那她一定要通过什么东西传播吧?”

    王警官再次道,邵烈风愣住,端木艺心同样也傻住了,他们怎么忽略了这一点,同时她也深深的自责,如果昨天出事后他

    们第一时间回家找,如果找到病源,是不是儿子就不会出事了?

    只是此时,再多的后悔也没用,孩子已经不在了,王警官带着几名伙计亲自来到了端木家,只是依然晚了一步,尽管孩子

    出事了,端木炎,程素素夫妇,包括端木艺心都不在家中,但是家里有保姆,已经一天过去了,保姆早就打扫过了,垃圾筒也

    倒过了,线索再次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