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二零五章 遗书上的诬陷

时间:2018-01-08作者:半杯咖啡

    邵烈风和端木艺心将三个孩子接到家了,虽然孩子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孩子们也没有太在意,在

    幼儿园无非是小朋友多一些,在家里,他们现在也可以三个人一起玩。

    到家后,端木艺心不放心别人,打电话给妈妈让她回来帮忙照顾家里的三个孩子。

    在程素素回到家之前,端木艺心不敢离开,邵烈风不停地打着假阿缇娜的电话,但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艺心,你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你一直这样紧绷着,我怕你撑不住。”

    看着端木艺心,邵烈风心疼道,她的气色很差,眼睛肿了,脸上没有血色,才刚出月子的她,本来还在恢复中,现在又经

    受这样的打击,他很担心。

    “我没事的,烈风,你去休息吧,我陪孩子玩会。”

    端木艺心说着坐到地上,陪着孩子们一起拼积木,玩游戏。

    “妈咪,弟弟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弟弟了。”正玩着,小倾心却突然道。

    “咣——”端木艺心手中的积木掉下,砸坏了刚刚搭好的城堡。

    “弟弟去奶奶家了,可能——可能要过段时间才会回来吧。”

    端木艺心声音颤抖,忍着泪道。

    “妈咪,那我们可以去奶奶家陪弟弟吗?弟弟一个人一定会很闷的……”

    “好,等……”端木艺心再也忍耐不住,哭着跑开了。

    是啊,小儿子一个人会很闷的,他还那么小,不管在那里,都会害怕的,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他一个人要怎么办?

    “烈风,我要去看小天——”端木艺心冲动道。

    “艺心,你不要这样,小天……如果知道妈妈为她这么伤心,他会走得不安心的。”邵烈风知道短时间内端木艺心肯定无法

    平复,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让她冲动。

    他不知道叶擎苍那边怎么样了?邵烈风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好好的照顾端木艺心,这样的端木艺心让他很不安,就有一种

    随时要找人拼命的感觉。

    “小天不会走的,他只是……呜呜呜呜……我是个没用的妈咪,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我对不起小天,我对不起擎苍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为什么……”

    “咳,咳……”端木艺心哭得不停咳嗽,邵烈风想劝,可是却发现此时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只有让端木艺心将心的中

    悲痛发泄出来,不然放在心里,她会逼疯自己的。

    邵烈风看着端木艺心哭到吐,只能为她递纸,递水,每个孩子都是母亲心头肉,她能撑到现在,是凭着心中的恨。

    程素素接到电话后赶了回来,端木艺心是在邵烈风接到电话后才停止哭泣。

    原来邵烈风雇的私家侦探,那边有了新的线索,他们查到阿缇娜回到了家,问邵烈风,要不要继续留守。

    知道假阿缇娜在住处,程素素回来后,端木艺心催促着邵烈风就出发了。

    “艺心,你多少先吃点,就算你找她拼命,也得吃饥饿了才有力气,要不然怎么为小天报仇。”

    邵烈风将车停在路边,买了汉堡,咖啡,希望端木艺心能吃些。

    听了邵烈风的话,端木艺心默默地接过了汉堡,看着端木艺心咬下一口,邵烈风才稍宽心。

    虽然人是假的,但是她一直住在阿缇娜租来的房子处,两人下车后和私家侦探汇合。

    “邵总,您说的那个女人,一直不曾出来,你现在要去见她吗?”

    私家侦探对于出手大方的邵烈风很是热情,邵烈风嘱咐的事,他们做得也很尽心。

    “是,你们先回去休息吧,需要的时候我再给你们电话。”邵烈风向私家候探道谢,赶紧跟在端木艺心后面上了楼。

    端木艺心死命的敲门,但是里面的人好似故意要气她,就是不肯开门。

    “烈风,那个女人一定知道是我,她不肯开门——”

    端木艺心气急,到后来更是用脚去踹,可是再怎么踹,里面都没动静。

    “艺心,你别着急,我来-”

    邵烈风站在门前一边拍门一边道:“阿缇娜,我是邵烈风,你在家吗?”

    这里是单身公寓,他们的粗暴行为引来了公寓的保安。

    “你们是什么人?这样暴力的损害他人财物,可是违法的。”

    保安瞪着两人,要不是邵烈风衣着整齐,保安估计就要赶人了。

    “我们是阿缇娜小姐的朋友,有急事找她,但是她的电话打不通,您能帮我们联系到她吗?”

    邵烈风扶住端木艺心,礼貌地向保安道。

    “你们站到一边去。”保安看向端木艺心,实在是此时的端木艺心样子憔悴不说,还满脸杀气。

    “好的,麻烦您了。”

    虽然有保安帮着一起敲门,但是依旧没人来开门。

    “可能阿缇娜小姐不在家吧,你们还是回去吧,也许……”

    “不会的,她今天早上出去后回来了的——”端木艺心急道,私家侦探一直守着,除非阿缇娜能长翅膀飞出去。

    “你们不是说她电话关机吗?怎么知道她在家?”

    保安狐疑地打量着端木艺心。

    “是这样的,当时我朋友正在跟阿缇娜通电话,然后突然断了,再打电话的时候的时候就是关机了,可能是没电了吧,但是

    我们可以肯定,她是在家的。”

    邵烈风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一个月前,他去刘家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想到还在医院的刘老师,邵烈风脸色大变,

    立即向保安道:“我朋友可能出事了,能帮我开门看看吗?”

    “这位先生,我们没权力这么做,另外我们也没有钥匙,如果你们真担心,那就在这等吧,但是有一点,不得再踢门。”

    保安看着门上的脚印,警告端木艺心。

    “艺心,她可能出事了,我先报警。”

    邵烈风很不安,这个时候,他知道贸然报警,警方不一定受理,但结合小天的事一想,他越发觉假阿缇娜可能和刘佳宜一

    样,遇害了,幕后之人很有可能会杀人灭口。

    邵烈风自然不会贸然的打110,而是打电话给王警官,上次刘佳宜的案子是王警官负责的,到现在还没有破案,而这次的

    事和上次刘佳宜被害的死看似没有联系,但如果假阿缇娜真的被杀,那么,凶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人。

    王警官接到邵烈风的电话后飞车赶了过来,有了王警官,他们很轻易的打开了门。

    没有闻到上次那样的血腥味,邵烈风稍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完全吐出来,进卧室的王警官已经在喊伙计了。

    真的出事了,死在床上,而且旁边有一封遗书,初步判断可能是自杀。

    端木艺心冲进房间,她是来报仇的,她都还没动手,甚至连话都还没跟那个女人说,她不可以死。

    “你起来,你给我起来,是谁?是谁让你对我儿子下手的——”

    端木艺心上前,要将床上的阿缇娜拽起来,但是被王警官拦下了。

    “叶夫人,请冷静,这里是案发第一现场,我们还没有取证,你不能破坏了现场。”

    “艺心,你冷静点,她死了,她——”

    “她是畏罪自杀,这封遗书写的很详细,叶夫人,您的孩子……”

    正在看遗书的王警官看向端木艺心,遗书中说她害了端木艺心的孩子,知道自己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不会放过自己,因此自

    己解决了自己。

    遗书中还数落了叶擎苍的罪状,遗书上说,叶擎苍占了她的清白,并承诺会娶她,但是结果将她带回国后,不但对她不闻

    不问,甚至还威胁她……

    邵烈风上前,看着遗书脸色更是难看,这是赤果果的污蔑,他邵烈风敢以人格保证,叶擎苍绝对不会对阿缇娜做什么。

    “可恶,竟然用死来布局,又是陷害擎苍。”

    邵烈风愤怒至极,这是用死亡布的一个局,一个陷害叶擎苍的局,看似是自杀,但是就凭这封遗书,警方必定会向军方求

    证,那样一来,他们不需要任何证据,就可以毁了叶擎苍。

    “邵先生,这是不是陷害,我们警方会调查清楚的,现在请您和叶夫人先行离开凶案现场,我的同事要取证。”

    王警官警惕道,叶擎苍有没有和阿缇娜发生关系,需要调查,死者是不是自杀也还需要调查,眼下一切都只能算做证据保

    存。

    “烈风,遗书上写的什么?”听到邵烈风的话,端木艺心有一种掉进陷阱里的感觉,他们一家就像掉进了一个早就布置好的

    笼子里,只能任人宰割。

    “没什么,那是诬蔑,这种陷害的手段,已经不新鲜了,艺心,我先送你回去吧,王警官这边有消息后会第一时间跟我们联

    系的。”

    邵烈风怕端木艺心承受不了,没敢说。

    “诬蔑,她要诬蔑擎苍什么?我要知道。”

    端木艺心却坚持。

    “艺心,我们要相信擎苍,他不会……”

    “我当然相信他,我只是想要看看这个女人又用什么样卑鄙的手段来陷害擎苍。”端木艺心冷笑,一环套一五,她等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