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九三章 艺心,留意阿缇娜

时间:2017-12-31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你,阿缇娜,当真是你做的?”邵烈风怒极而笑,真想杀了这个女人。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为儿子办满月宴,端木艺心多风光啊,可是再风光又如何,在婚礼上,她最爱的男人还不是一样被别的女人睡了,哈哈哈……”

    “你——带你回国,是擎苍这辈子最大的错,阿缇娜,你以为你是谁?就凭你,一个渔家女,也妄想嫁给叶擎苍?就你一个渔家女,竟然自以为能报复得了擎苍和艺心,阿缇娜,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邵烈风冷笑,果然,清醒的叶擎苍,比谁都了解。

    “是啊,阿缇娜只是一个小小的渔家女,但是你别忽略了女人,除非端木艺心求我,否则你们休想知道。”

    阿缇娜傲慢道。

    “你走吧,现在就走,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不会将你窗户扔出去。”

    邵烈风冷声道,就这样一个心机婊也想让艺心求她,做梦,别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她都别想。

    “邵烈风,你可别后悔。”

    阿缇娜咬着牙,一口流利的中文道。

    “滚——”

    邵烈风将咖啡杯砸了出去。

    出乎意料之外,阿缇娜竟然轻松的避开了。

    阿缇娜走了,同来时一样,扭着腰肢离开的,在她走后,邵烈风冷静下来,看着地上的咖啡渍,心里多了几个问号。

    刚才他扔咖啡杯的速度和准度,一般人都避不开的,可是那个渔女轻松地避开了。

    邵烈风突然有一个想法,会不会刚才那个阿缇娜已经不是当初擎苍认识的,或是带出来的阿缇娜了呢?

    不行,得让人去查一下,另外,还得提醒艺心,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女人,在他这里没占到便宜,一定会去找艺心的。

    原本想打电话跟端木艺心说的,但是一想,自从叶擎苍离开后,他都没再去端木家了,也是时候看看干妈,看看干儿子了。

    问了下秘书今天的行程安排,知道今天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邵烈风连班都不上,便直接来到了端木家。

    知道端木艺心还在休产假,所以根本不用挑时间。

    “烈风,你来了,干妈还以为你忘记了我们呢,你可是有段时间没来了。”

    程素素看到干儿子,喜道,这些天女婿出任务,整天对着孙淑敏这个亲家母,让程素素极不自在。

    “忘记谁也不会忘记干妈的,只是这段时间公司有点事,倒是让您担心了。”叶擎苍解释道,其实他根本没必要解释的,但是在端木家,他真得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而端木炎,程素素夫妇便是他的父母,住在这房子里的人,除了孙淑敏都是他的亲人。

    “烈风,你今天怎么有空来?”听到声音的端木艺心也从屋里出来了,还以为邵烈风跟叶擎苍一起出国了呢。

    “来看看干爹,干妈,还有干儿子,干妈,今天放学我去接昊然他们,今天晚上,我可是要赖在这里了。”邵烈风说着,同时向程素素道。

    “好,干妈巴不得你天天留在这,擎苍出任务,他们男人又忙着工作,这个家里,只有我们几个女人,感觉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妈,你这话就不对了,我难道不是人——”端木艺心笑着打趣道。

    “是人,只是说不上话的人,烈风,你在家里坐,我去菜市场上看看。”

    干儿子来了,程素素当然要加餐,况且,她看得出,干儿子必定是有事找女儿,她一个老人家还是不要打扰他们比较好。

    “干妈,需要我去给你提菜篮子吗?”邵烈风心情愉悦道,端木家如此温馨的家,决不能容许阿缇娜破坏。

    “妈,要不这样吧,需要买什么,你跟我说,我去买吧。”

    端木艺心看向邵烈风道,婆婆在家,如果她跟邵烈风单独说话,指不定到时婆婆又会怎么样,还是妈妈在家比较好。

    “不用了,只是买点菜,妈还没老到那种程度。亲家母,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程素素看着从房间走出来的孙淑敏,了解道。

    “也好,小天刚睡,应该能睡一会,艺心啊,孩子交给你了,我正好要出去买点东西,素素,反正烈风晚上留在这,不如今天你陪我出去逛逛,中午让他们随便吃点,晚上再做饭。”

    孙淑敏这一个多月,为了照顾孙子,可是连门都没出,正好昨天老姐妹打电话,说是办生日宴,让她参加,正好,她要出去买点东西。

    “这——”

    “行啊,妈,那你们就出去逛逛吧,不用担心我们,午饭我们可以自己搞定的,小天有我还有保姆,不会有事的,你们安心逛吧。”

    端木艺心大方道,她估计婆婆也闷了,出去活动活动也好。

    “看看干儿子,擎苍这些天有打电话吗?”邵烈风跟着端木艺心来到了婴儿房,见孩子睡得香,两人离开了。

    “没有,不过每天都有发信息,知道他很好,这就够了。”

    这一次叶擎苍远行,端木艺心不敢太贪心,不敢要求他每天打电话,只要他每天发一个平安短信,她就很满足了。

    “艺心,擎苍走之前嘱咐我……”

    “烈风,一直麻烦你,真得很不好意思,虽然说现在三个孩子,但是有两个妈妈还有保镖,我还能应付,怎好什么事都麻烦你。

    端木艺心接过邵烈风的话,似乎有意回避。

    “不是,艺心,我要说的不仅仅只是帮着照看你们的事,是另外的事,擎苍走之前跟我说到阿缇娜可能不正常,这段时间我找人调查了,从国外传回的消息和当初擎苍所说的消息完全一样,她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渔女——”

    因为担心阿缇娜找端木艺心的麻烦,邵烈风对她并没有隐瞒,直接说了。

    “但是来到中国后,她的学习能力很强,烈风,擎苍在担心什么?”

    端木艺心毕竟不是专业人员,对于叶擎苍的怀疑,她并不明白。

    “他担心阿缇娜有问题,艺心,你是医生,你告诉我,一个人短时间内,能不能从字都不认识的情况到精通数国语言?”

    邵烈风问,尽管没有各种证书,但是看阿缇娜说话的速度,以及平时和‘客人’交流时的语速,语气,足以看得出她对外语的精通。

    “按说不大可能,但是也有人在语言上有异于常人的天赋,那就别当别说,不过如果你说的是阿缇娜,我觉得不大可能。”

    端木艺心很冷静,也很理智的分析道。

    “为什么?”

    邵烈风好奇道。

    “阿缇娜我有接触过,首先,她算得上比较含蓄的女孩子,不善与人交流,而且她不识字,所以说,要在短时间内掌握几门外语,很不容易,就连学好中文都难,你应该也有接触过,从国外来留学的那些孩子中,有人很有天份,但是来到中国后,汉语说得非常好,也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

    端木艺心举例道,当然,她是从医学的角度来分析,也有可能有例外,只是这个例外绝对不可能是阿缇娜。

    “艺心,上次我们在医院遇到阿缇娜,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同?”

    “不同?这到没觉得,那天我们说的话并不多,只是那么一会,要察觉有什么不同,很难,不过,我很好奇,那天真得只是碰巧吗?烈风,你想说什么?”

    端木艺心狐疑地看向邵烈风,从两人说话开始,他就一直说到阿缇娜,那么他今天来的事,铁定跟阿缇娜有关了。

    “也没什么,只是今天早些时候,阿缇娜去找我,我觉得她有很大的不同,首先是她走路的步伐,她只是个渔女,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的训练,可是她今天走路的样子……”

    “烈风,她离开我们已经半年了,半年的训练,应该足够的。”对于走路的姿势,端木艺心并没有说什么,模特走猫步,只要加以训练就可以,况且,阿缇娜离开半年,她完全可以去学习的。

    “那语言呢,艺心,你也说阿缇娜不是天才,可是我派人去她工作的地方查过,得到的结果是,她不但中文说得很棒,就连英文都非常不错,和外籍客人沟通完全不是问题。”

    邵烈风说着,将拍下来的调查资料发给端木艺心看。

    “烈风,你是想说,现在这个阿缇娜不是我们最初认识的阿缇娜吗?”看着资料,端木艺心不淡定了,如果阿缇娜真得不是阿缇娜了,哪会是谁?她又有什么目的?

    “我觉得是,但是你我接触她的时间都短,根本就分不出来,而擎苍这个时候不在,我们根本无法判断。”

    “那不见就是了,对于她,也没有必须一见的必要。”端木艺心无所谓道,对于情敌,她一点都不想见,见到阿缇娜,就会提醒她,叶擎苍和阿缇娜曾经朝夕相处三个月。

    “艺心,阿缇娜知道小天生日宴上的事,你知道那天的事封锁了起来,即使连那天参加满月宴的,知道的人也不多,可是阿缇娜却知道,这其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