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九一章 分离前的浪漫

时间:2017-12-31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擎苍,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端木艺心一路上都在想,两人的生日都不对,认识的日子也不对,至于什么结婚的日子,或是其他的纪念日,都不是,好端端的,叶擎苍怎么突然要来西餐厅吃饭?

    “自从认识你之后,对我来说,每天都是特别的,老婆,这些年你辛苦了。”

    叶擎苍看着深情地看着端木艺心,今天他说的这些都是真心话,一直以来,他都想给老婆一份特别的礼物,但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这样的机会。

    “擎苍,有什么事你就说,你突然这样,我很担心。”

    端木艺心快哭了,叶擎苍越是这样,她心中越是不安,叶擎苍本就是不懂浪漫的人,但是今天却突然这般浪漫,说话如此煽情,一定有事。

    “老婆,我们吃完饭再说好吗?”

    叶擎苍见端木艺心眼睛都红了,轻叹了声,他还是做不好,否则老婆也不会哭了。

    “好。”听叶擎苍说饭后,端木艺心这才端起酒杯,不过事情是好是坏,她都不想破坏了此刻两人的共处时光。

    叶擎苍原本想说的话很多,但是真正和端木艺心共处的时候才发现,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妻子吃饭,胜过千言万语。

    “我以前不怎么喜欢吃习惯,但是现在却发现西餐真得挺不错,安静,简单,老婆,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

    叶擎苍切了块牛排,叉子送至端木艺心面前,端木艺心脸一红张开小嘴,轻轻咬下了。

    “你很少说,不过我知道,擎苍,以后我们每月都来吃一次西餐,就我们俩人,这样静静地看着,即使不说话,也觉得很温馨,很甜蜜。”

    端木艺心羞涩道,她觉得自己在这个年代算是特别的吧,她跟叶擎苍严格说起来,婚后才开始恋爱吧。

    叶擎苍点了点头,他希望这一餐饭,可以久一点,再久一点,那怕一直这样坐下去也好,但一顿饭,也不过一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要说的事,必须得说。

    “擎苍,以前上学的时候,偶尔看那些言情,里面的女主角都喜欢听甜言蜜语,我现在才知道,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人,不管说得什么,都是甜的,擎苍,我们会一直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

    端木艺心主动去握叶擎苍的手,两人十指相扣,感受着彼此掌心的温度,感觉着夫妻间这种迟来的甜蜜和浪漫。

    “会的,我会这样牵着你的手,一辈子,等到了老了,我们都走不动的时候,还要这样牵着手,将来,我们百年之后……”

    “等老的时候,能一起牵手看夕阳,看朝霞,我就很满足了。”

    端木艺心打断了叶擎苍的话,她不想听那些不吉利的话,或许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她变得迷信了吧,她希望他们一家人永远平安,永远健康。

    “一定会的,老婆,我答应你,待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我就申请调到机关,那样以后就可以每天……”

    “这次的事交给警方吧,相信警方一定能抓到凶手的,天网恢恢,他逃不掉的。”

    端木艺心越发不安,觉得叶擎苍可能要说到正题了。

    “心儿,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叶擎苍紧握着端木艺心的手,但是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四周都是人,隔墙有耳不安全。

    端木艺心意会,头微微靠向叶擎苍的房,心里隐隐猜到可能跟去年的事有关,但是她也知道自己根本不能阻止,或者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就这样走回家会不会很远?”

    端木艺心突然道,她好怕,怕叶擎苍的离开,怕他受伤,怕再像去年一样。

    “应该也不会太远,大概二个小时没问题吧。反正今天也没别的事,我们就走回去吧。”

    叶擎苍宠着道。

    “还是别了,二个小时,到时我的脚恐怕会先废了。”端木艺心咯咯一笑道。

    “不会的,我会背着你,来,我现在就背你。”

    叶擎苍心中一动,欲蹲下背上端木艺心。

    “老公,我说笑的,我们先走一会,一会累了,我们就打车回去,就这样安静地走,以前上学的时候,看到情侣这样走路,我总是会想,那女孩子有毛病,又不是没长骨头,干吗要靠在男人身上……”

    端木艺心一路走,一路笑着说,头则微微靠在叶擎苍的肩上,回忆着读书时别人的浪漫。

    “我倒是没注意过,不过做为男人,我觉得被女人这般信任,这般依赖,很幸福。”

    叶擎苍头微侧,亲昵地和端木艺心碰了碰。

    “你不是没注意过,我觉得这和你读的军校有关,而且你们的校规跟普通高校肯定不一样,要真看到才奇了怪了。”

    端木艺心笑着,她去过护校,虽然说现在也有男护,但校里百分之九十又上都是女生,因此,在那里也不会看到太多的情侣或是恋人。

    “心儿,你上大学的时候是不是很多男生追你?”

    “可能有吧,不太记得,学医的本身就很多科目,要记的东西很多,那有时间恋爱,不过那会像什么联谊会,各种派对,都会有成双成对的,我和他就是在那时候认识的。”

    说到前夫,端木艺心几乎都忘记了,她想,如果当初没有被王佳佳算计,没有遇到叶擎苍,是不是就会那么嫁了呢?至少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她觉得李明诚为人还是不错的。

    自古夫妻间就有‘相敬如宾’这个词,她以为夫妻间都应该是那样的,从来没有想过,那并不是爱情。

    “当初在你和姓李的结婚时,我就应该直接去抢人,那样我们也不至于耽搁了四年的时间,也不会错过昊然和倾心,都怪我太自以为是。”

    想到李明诚,叶擎苍到现在还很难释怀,那个混蛋,当初真不应该那么便宜地放过他,就因为那个混蛋,他和心儿白白地错过了四年的相聚时光。

    “那个时候,我曾经犹豫过,尤其是李明诚说只要孩子打掉,婚礼继续的时候,我真得想过——现在我很庆幸自己当时的坚持,很庆幸自己对你的那份心动,让我留下了孩子,这才有我们的昊然和倾心——”

    “老婆,照这么说来,你对是一见钟情了。”叶擎苍突然自豪道。

    “可能吧,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这可是老祖宗说的,你呢?老公,如果当初不是我,是王佳佳或是别的……”

    “呕-老婆,你别恶心我了,如果真是那个女人,我肯定看都不看一眼,因为是你,或许对你,在我自己还没理解的时候,已经爱上你了,谁让我在感情上这么迟钝呢,不过幸好一切都来得及,老婆,这辈子能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

    叶擎苍突然停下,深情地注视着端木艺心。

    “我也是,老公,我爱你,很爱很爱,你要说话算话,要一直这么牵着我的手……”

    端木艺心说着已经哭了,她伏在叶擎苍的胸前,轻泣道:“老公,你是不是要走?”

    “傻瓜,别哭,都是三个孩子的妈妈,这要让昊然和倾心看到妈咪哭,多羞羞呀,乖,别哭,老婆,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的。”

    叶擎苍将端木艺心紧按在胸前,他也不想走,但是秦旭他们都已经出发了,他也必须尽快了。

    “那你答应我,不要再让自己受伤,我不要再看到你的身上有伤口,你也不能忘记我,不可以和别的女孩子有接触,呜呜呜……”

    端木艺心哭得很伤心,别人只看到她哭,根本不知道她还在说话。

    “小伙子,媳妇是用来疼的,怎么能让媳妇哭呢,快哄哄-”

    旁边路过的大爷走过来教训叶擎苍道。

    “大爷,大娘,他欺负我,他说话不算话——”端木艺心闻言,突然抬首,竟向陌生的大爷告起状来。

    “丫头,别哭,告诉大娘,他怎么欺负你了?”

    “他——他说话不算话,明明说好了要背我的,可是现在却赖皮。”端木艺心脸微红,看着叶擎苍,带着点恶作剧的念头道。

    “媳妇,我错了,我现在就背你。”

    叶擎苍看着端木艺心满是泪水的脸上带着几分俏皮,配合地蹲下身子。

    “小伙子,你们这是要去哪?你背得动吗?要不打车吧,是不是没钱呀,老头子……”

    大娘突然心疼叶擎苍,让老伴拿钱给他们打车。

    “自己的媳妇自己北,大娘,我可以的。”叶擎苍还是第一次如此并切,和大爷大娘道谢后,背起端木艺心往家的方向走。

    端木艺心伏在叶擎苍的背上轻泣。

    “擎苍,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责任,我不会阻止你,但是你记着,无论有多大的危险,你都要保护好自己,你要记着,我和三个孩子在家里等着你,你一定要回来。”

    “会的,老婆,我答应你,就算我忘记自己是谁,也绝不会再忘记老婆,老婆,我会尽快回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