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八八章

时间:2017-12-26作者:半杯咖啡

    端木艺术的产假还没有结束,而叶擎苍的检查也还在继续,因此,两人成了家里最闲的。

    为免父母担心,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吃过早饭后打算去警局了解一下情况,另一方面,也打算去刘家看看。

    “艺心,记得电话不要关机,还有早点回来,中午若是不回来吃饭,记得打个电话……”

    “妈,我知道了,这次我不是一个人,擎苍跟我一起呢。”

    端木艺心知道妈妈担心,但是意外有一次就好了,不会再有第二次的,况且,这次他们夫妻俩一道,去的地方又是警局,

    不会有事的。

    “是啊,干妈,您真不用担心,我会将擎苍和艺心送到警局的,安全送达后,我一定第一时间给您电话。”

    邵烈风亦保证道。

    “刘先生那天的事是我不对,如果我在闻到血腥味就报警,也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了,现在刘太太一人不但要照顾丈夫,还

    要照顾孩子,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

    几人到警局后,案情并没有新的进展,只是刘太太那边情况并不太好,孩子虽然恢复的快,但是目前这种情况,刘太太根

    本无法顾及,也因此,在昨天知道丈夫的情况后,刘太太打电话给了卢承文的父母,希望他们能暂时接走孩子,并照顾了。

    叶擎苍和端木艺心这会来医院,一是探望刘先生,二来也是希望能照顾卢正华,孩子小,如果不同的变换环境,对孩子会

    造成心理创伤的。

    昨天下午,外孙睡着后,刘太太拜托女警帮助照顾孩子,来到医院看丈夫,结果人还是那个人,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端木艺心他们到达医院的时候,刘太太在偷偷抹眼泪。

    “刘姨——”端木艺心上前轻唤。

    “叶太太,叶先生,你们怎么来了?”刘太太赶紧抹去眼泪,站起身。

    “刘姨,刘老师的情况还好吗?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您尽管说。”此时此刻,端木艺心也不知道还能帮上什么忙。

    刘太太摇首,眼泪却再也止不住。

    这一次回来,她仿佛掉进了地狱,昨天除了来医院看丈夫,还去了看了女儿,冰冷冷的结了冰霜的尸体,那个混蛋,竟然

    杀了她的女儿。

    没了,她的家没了,女儿没了,丈夫也没了,她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刘太太,我已经联系了国外的朋友,只要有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刘老师一定会康复的。”

    邵烈风此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不是专业的医生,不知道刘老师的情况如何,他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找最好的医生

    。

    “还有希望吗?女婿没了,女儿在我眼前被人杀了,现在我丈夫又这样了,还有希望吗?请您告诉我,我的希望在哪里?”

    刘太太痛哭流涕,什么都没了。

    “有的,刘姨,你还有华华,华华已经失去了爸爸,妈妈,他只有你们了,刘姨,无论如何,您一定要坚强,一定要撑住,

    您现在就是孩子的一切。”

    端木艺心劝说着,现在最重要的是激起刘太太活下去的信念,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倒下。

    “我已经通知华华的外公,外婆,他们今天会来带走华华,现在这种情况,我根本照顾不了孩子。”

    刘太太摇首,是啊,孩子是希望,女儿就是为了孩子才会犯错,才会走上死亡,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孩子,但是她这个外

    婆已经无能为力了。

    “刘姨,这个时候让华华跟着外公外婆,万一……”

    端木艺心想说,但是被叶擎苍制止了。

    叶擎苍握了下妻子的手,向她摇了摇头。对于孩子来说,在这个世上,除了外公,外婆,最亲的人就是爷爷,奶奶了。

    端木艺心又劝说了几句,但是她觉得作用可能不大,现在,能让刘太太恢复信念的保证一办法就是刘老师尽快醒来。

    “擎苍,你为什么不让我说?”离开医院后,端木艺心问道,和那孩子相处了两天,对那孩子也是有点感情的,现在这种情

    况,自然不能让孩子知道爸妈都不在了,有孩子陪着,或许能让孩子早日走出心中的阴影。

    “老婆,即使我们是一片好心,但是我们和他们非亲非故,他们凭什么相信我们,认为我们值得托付,而且,现在,孩子的

    父母不在了,他的爷爷奶奶,才是他的监护人,除非他的爷爷奶奶不愿意抚养孩子,否则我们都不能那么做。”

    叶擎苍知道端木艺心是一片好心,但是即使是好心,也得先了解情况。

    “我明白了,我只是心疼华华,他还那么小……”

    说到孩子,端木艺心情绪有些低落,不管怎么样,她想去看看孩子。

    “老婆,我知道你难过,但是我们不能决定他的命运,我们能做的就是协助警方早点抓到凶手。”

    叶擎苍劝道,卢承文是他的战友,好兄弟,而且极有可能是因为他才牺牲的,他当然也希望能照顾他的孩子,但是希望和

    现实是两回事。

    现在这样也好,不用回部队,要去调查很多事,也很方便,昨晚在端木艺心说过后,他有一个想法,他想出境调查。当然

    ,要出境没有那么容易,更何况,他现在还是被调查的身份。

    眼下这种情况,就算上面批准了,他也不知道要如何跟端木艺心说,所以只能先等等,缓一缓,如果能在国内查到线索自

    然是最好的。

    “艺心,擎苍说得没错,你心疼孩子我们都能理解,但是对于孩子来说,你或许还是陌生人,他爷爷,奶奶接回去也好,那

    才是他的亲人,即使父母不在,相信……”

    “叶大哥,邵大哥,你们怎么会在这?”邵烈风正劝着端木艺心,不想正前方迎面走来一个人。

    听到这声音,叶擎苍眉毛一挑,会这么称呼他和邵烈风的,似乎只有一个人,只是那个人不是已经走了吗?

    “阿缇娜!”端木艺心惊愕道,她几乎都要忘记了,这个当初向她挑衅的女孩,自从那次之后,她一直以为阿缇娜回去了。

    “是我,叶大哥,好久不见,还有端木姐姐,你也是,宝宝已经出生了吗?”阿缇娜似乎忘记了当初的承诺,竟然热情的过

    来说话。

    看到阿缇娜,叶擎苍突然有了个计划,阿缇娜来自那个小渔村,对于那边的环境必然熟悉,如果她肯……

    “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你现在过得好吗?”

    端木艺心的话,打断了叶擎苍的思绪。他瞬间清醒,不,他不可以再和阿缇娜扯上关系,阿缇娜只是渔民,知道的有限,

    最终还是需要他自己亲自去一趟为好。

    “很好,我现在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觉得很好,我很感谢叶大哥,是你将我从那个贫穷落后的小渔村带出来的,如果没有你

    ,就没有我阿缇娜的今天,虽然辛苦点,但是在这里的生活比在渔村里更充实,更快乐。”

    看阿缇娜,仿若脱胎换骨一般,不仅仅言谈举止变了,就连中文都说得这么溜。只有一旁的邵烈风很是担心。

    他是见过阿缇娜的,知道阿缇娜在娱乐场所上班,在那种地方上班的女孩子,真要做到出污泥而不染,很难,况且原本阿

    缇娜便有野心,他很担心,可是这会又不方便说什么。

    “那就好,我们还有事,先走了。”邵烈风果断地拉了下叶擎苍。

    叶擎苍疑惑地看向邵烈风,而后拉住了端木艺心,他以为邵烈风是提醒他去年阿缇娜做过的事,因此才这么急着离开。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叶大哥你们了,我朋友住院了,我是来探望朋友的,再见。”

    阿缇娜大方的道歉,再看她对叶擎苍的时候,神情间平静了很多,和去年完全不同,难道说,她真得变了,她不再打叶擎

    苍主意了?

    “擎苍,艺心,本来上次见过后打算跟你们说的,但是后来给忘记了,阿缇娜现在在娱乐场所上班,接触到的人都不是一般

    人,而且……”

    邵烈风在叶擎苍的暗示,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收声了。

    “娱乐场所,烈风,你在说什么?阿缇娜接触到的人有什么不寻常吗?”端木艺心并没有想歪,只是不明白邵烈风为什么将

    她的工作说得这么清楚。

    “也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水往低处落,人往高处走,这是人之常情,艺心,既然警局那边有事会有电话通知的,不如

    你和擎苍早点回去吧,免得干妈担心。”

    邵烈风打断端木艺心的话,对于阿缇娜,他始终有所警惕,去年的时候,他是对阿缇娜好,但那是基于叶擎苍和端木艺心

    ,现在既然双方已经说开了,他也没必要照顾她。

    “是啊,老婆,我们先回去吧,其他的事情……”

    “烈风,你要上班,先去公司吧,我想去看看华华,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经历了这么多,我担心孩子的心里会有阴影,想

    去看看。”

    端木艺心道,实际上,她觉得有必要的话,有必要将华华催眠,隐藏一些记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