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八七章 将不安告诉叶擎苍

时间:2017-12-26作者:半杯咖啡

    知道儿子和儿媳妇回来了,叶辰阳当然要赶回来看一看,尽管端木艺心没事了,但是儿子的事情可没有完结。

    叶辰阳来到端木家,不过叶擎苍和邵烈风两人还没有醒来,知道他们几天都没好好休息,晚饭的时候,并没有吵他们。

    程素素同样也担心老公的身体,因此女儿被绑架的事,她并没有说。

    “爸,有件事,你现在方便吗?有件事,我觉得应该跟您说一下。”

    饭后,端木艺心找了个空,准备跟叶辰阳说卢承文牺牲的事。

    “好,去书房或三楼吧。”叶辰阳怔了下,有些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

    想了想,端木艺心泡了茶来到了书房。

    “艺心,这几天受委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和军方有关?”叶辰阳接过茶,脸上再没有平日的严肃,一如平常的老年人。

    “爸,那天我在刘家的时候,刘佳宜在死前曾经跟我说过一些事,她说有人跟她说,去年那件事故以及卢承文舰长的牺牲是

    因为——因为我们上了驱逐舰。”

    端木艺心说得很含蓄,叶辰阳可是经历过几十年风雨的,又怎么听不出她话中的意思。

    “艺心,你的意思是说,去年的事,其实是有人针对擎苍的?”

    叶辰阳很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事实,但是端木艺心一说,他就觉得有这个可能。

    “我不确定,但是当时卢太太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而且后来杀死卢太太的凶手话里话外也透露着这个意思,爸,如果真是

    有人针对擎苍,那擎苍接下来是不是还会有危险?”

    端木艺心现在只担心叶擎苍会不会再被人暗算,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甚至有一种想法,如果擎苍转业,那所有针对他的一切是不是也会消失呢?是不是只要转业就没事了呢?

    “艺心,擎苍是男人,即使他不是军人,人生中也不可能永远都一帆风顺,就拿你来说吧,人生中的磨难就是各种考验,也

    许这就是对擎苍的考验。”

    叶辰阳能明白端木艺心此时的想法,因为曾经,孙淑敏也有过类似的想法,也正因为如此,孙淑敏有多让他失望,他始终

    没有放弃她。

    “爸,您说的我都明白,但是擎苍除了是男人,是军人,他还是三个孩子的爸爸,是我的丈夫,爸,我不希望他有事,如果

    转业可以……”

    “不可以,叶家的男人,没有临阵退缩的,况且,现在刘佳宜死了,死无对证,你以为擎苍只要转业就没事了吗?艺心,如

    果事情真像你说这样,卢承文夫妇的死,我们能置之不理吗?你能心安理得吗?”

    叶辰阳放下茶杯,严厉地批评。

    “爸,可是——”

    “没有可是,艺心,擎苍不会转业,这辈子他只能是军人,即使要上军事法庭,他也必须坚持下去。”

    端木艺心再也没听进叶辰阳的话,她只是担心叶擎苍,她只想自己的丈夫平安,难道这也有错吗?为什么爸爸不同意?

    “爸,孩子还小——”

    “艺心,孩子大小跟这件事是没有关系的,擎苍他身为叶家的嫡孙,这是他的使命,也是他的责任。”

    不管叶辰阳说什么,端木艺心都无法体会到他话中的意思。

    他不明白叶家人有什么使命,更不明白叶擎苍为什么要承担这样的责任,她只希望,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爸爸平安,健康

    。

    “爸,我明白了,我会做好自己的事。”端木艺心低首,不再说什么,安静地离开了书房。

    回房间洗澡后,去看了孩子,孩子们都睡了,这才回到房间,看着床上熟睡的叶擎苍,端木艺心不知道要不要跟他说。

    “老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叶擎苍起身,靠在床上,将端木艺心拉入怀中,柔声问。

    端木艺心摇了摇头,温驯的靠在叶擎苍的怀中,每每靠在叶擎苍的怀中端木艺心就觉得无比的安心,但是现在她却极端的

    不安。

    “老公,如果有人针对你,你会怎么处理?”始终还是不放心,端木艺心侧身,紧紧地抱住叶擎苍的腰。

    “老婆,你怎么了?今天你真得好不同,是不是还在担心凶手的事?”

    叶擎苍回抱着端木艺心,他能感觉到妻子心中强烈的不安,白天的时候都没有这样,那时候,老婆还是很开心的,但是却

    是心事重重。

    “是啊,老公,那个凶手真得很狠,极凶残,他杀刘佳宜的时候,眼里没有半点犹豫,没有半点怜悯,老公,我真得好怕,

    我们的小天才刚满月,不管是我还是你,我们都不能有事……”

    端木艺心很少表现的如此脆弱,她伏身在叶擎苍怀中嘤嘤哭泣。

    “老婆,我答应你,为了你和三个孩子,我也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最多我转业和烈风一起去经商。”

    叶擎苍感觉胸前湿湿的,心都碎了,白天,当他从看到仓库外的端木艺心时,最想做的就是紧紧的将老婆抱在怀中,但是

    当时的情况,他不能上前去抱她,除了端木艺心的丈夫,他还是军人。

    “真的可以吗?老公,真的可以去转业吗?”

    端木艺心喜道,抬首,泪眼模糊的眼里写满着开心。

    “如果事情真得没完没了,转业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这是下下之策。”

    说实话,叶擎苍在刚才说话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转业’的事,只是刚才看老婆那个样子,他真得会担心,原来老婆这么希望

    他转业。

    “老公,我——”

    端木艺心这会想起了叶擎苍的话,似乎有些明白了,擎苍从小生活在军人世家,他还没懂事的时候,就被灌输了将来要成

    为一个军人的信念,所以一直以来,做为军人是他的骄傲,而她这个做妻子的,却在做着违背他意愿的事。

    “老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相信所有的丑陋在正义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叶擎苍在心里发誓,无论如何都要抓到那个凶手,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死去的卢承文,他都一定会努力的。

    “我相信你,老公,其实还有一件事,今天我并没有跟警官说,但是我不希望你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端木艺心犹豫,既怕叶擎苍会自责,会将卢承文的死有愧疚,又担心不说会让叶擎苍没有防备,因此有些迟疑。

    “老婆,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跟我说,若是真得和我有关的,已经发生过的,我会尽所能去补救,如果还不曾

    发生的,我会尽全力去阻止。”

    叶擎苍的手紧了紧,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端木艺心点了点头,这才道:“”那天刘佳宜被杀之前,曾经跟我说过,有人跟她说卢承文的死是因为我们上了驱逐舰,是

    有人针对你,擎苍……”

    叶擎苍沉默,一直以来他都不曾想过去年的事是针对自己的,也从来没有想过卢承文竟然是因为自己才牺牲的。

    现在端木艺心一说,他似乎有些头绪了,而且越发的清晰,尤其是上敌军后,难道说真的是有人在策划?

    这么多年来,虽然巡航舰偶尔也会遇到海盗骚扰,但是却没有人敢正面攻击,尤其是像去年那样大的规模。

    “老公,那个人说的是真的吗?”

    见叶擎苍沉默,端木艺心抱着叶擎苍的手更紧,她很怕。

    “当然不是了,老婆,那些是海盗,他们是没有人性的,而且那天我和承文去到敌船的时候,他们很嚣张,承文只是做他应

    该做的——”

    “可是……”

    “老婆,我们是临时决定随驱逐舰出去的,而承文的巡航计划也是一早就定下的,谁有那么大的能耐安排这一切,就算他能

    安排,去不去最终还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

    叶擎苍安抚着妻子,不希望她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但是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他一定会去查的,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针对他是吧,这么多年来,针对他叶擎苍的人并不在少数,他到要看看谁这么大胆,有这么大的能耐?

    “真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老公,我想收华华做干儿子,那孩子挺可怜的,这么小,就失去了爸爸,妈妈,别人不说,但

    是刘佳宜确实是因为我们才出事的,明天我想去医院看看刘先生,刘太太,再问下华华的情况。”

    端木艺心听叶擎苍这么说,心里才踏实不少,就算卢承文的事,跟他们没关系,但是刘佳宜确实是因为他们才被人算计的

    ,虽然她陷害了叶擎苍,但是她也是爱子心切,况且她人都不在了,也没得计较了。

    “好,那明天我们一起去,只要刘先生和刘太太愿意,我想收养他们,那孩子和昊然差不多大,来到家里,有伴,也容易忘

    记那些不好的。”

    叶擎苍也有这想法,只是现在刘佳宜不在了,除了刘佳宜的父母之外,还有卢承文的父母,首先要经过他们的同意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