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八六章 我不将自己的妻子让给你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邵烈风因为不知如何面对叶擎苍,在浴缸里坐到水凉,当他出来的时候,才知道叶擎苍和端木艺心早就已经出来了,这会两人

    正在餐桌前等他吃饭。

    “烈风,就等你开饭了。”叶擎苍微笑的向邵烈风招手。

    “真的好饿,有好几天没吃到干妈做的菜了。”邵烈风试着像以前一样和叶擎苍打招呼。

    “你们两个也真是的,艺心发生这么大的事,竟然都瞒着我们,我们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若真有什么,你们瞒得住吗?尤其

    是烈风,干妈知道你担心我们的身体,只此一次。”

    对于邵烈风,程素素是真心拿他当自己儿子看待。

    “妈,擎苍和烈风做得没错,您和爸若是知道必定会担心,尤其是爸心脏本来就不好,万一有什么事,你让我如何心安。”

    端木艺心想到了刘先生,就是因为承受不了失去女儿的打击,才会那样。

    “心儿,不说这些不开心的,妈,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心儿也没事,您就不要再怪烈风了,烈风,这几天你也辛苦了,多

    吃点——”

    叶擎苍还是第一次如此主动为邵烈风夹菜,邵烈风莫名的心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可能是饿太久了,叶擎苍和邵烈风今天都吃了不少,只有端木艺心吃的不多。

    “擎苍,烈风,你们这几天辛苦忙着找我,没能好好休息,赶紧去睡一觉。”

    吃过饭后,端木艺心催促叶擎苍和邵烈风道。

    “刚才吃太饱了,得先消食,擎苍,要不我们出去散个步。”邵烈风主动道。

    他知道如果他不主动说,以叶擎苍对他的兄弟情,他是不会再说的,所以必须由他主动。

    “也好,心儿你不是说要买药吗?要买什么药我跟烈风去买。”

    叶擎苍点头。

    端木艺心将要买的药发到叶擎苍的手机上。

    药店并不近,因此邵烈风开车前往。

    “擎苍,对不起——”

    “烈风,不要再说这种话,我们是好兄弟,你没必要跟我说这三个字,况且爱情并没有错,我老婆有多优秀我是知道的,你

    喜欢上她也是正常的。”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端木艺心的事,叶擎苍并没有时间生气,现在端木艺心平安的回来,这件事对叶擎苍来说,也就只是

    小事了。

    况且,喜欢一个人并没有错,今天是邵烈风喜欢端木艺心,他老婆那么优秀,肯定还有别的男人喜欢她,或是默默地爱着

    她,如果他真要去计较,那一天到晚喝醋就饱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相信邵烈风。

    无论是邵烈风的人品还是邵烈风跟他的兄弟之情,他都绝对没有怀疑的意思。况且以他对邵烈风的了解,如果他没有控制

    好自己的感情,今天端木艺心是谁的妻子都不一定。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去年,也有可能在四年前,她就那么不知不觉地驻进我的心里,你们结婚的时候,我

    真心的祝福你们,因为我知道你能给她幸福——”

    邵烈风将车子停在路边,在兄弟面前,他并没有隐瞒,况且到现在,也没有隐瞒或掩饰的必要了。

    “是在去年我失踪的时候吧。”听完邵烈风的剖析,叶擎苍问道。

    “那时候,艺心几乎活不下去,如果不是有了孩子,我想她一定撑不到找到你,那个时候,我想变做你陪在她身边,我们以

    为你都出事了,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我一定会守护好艺心和你们的孩子,也就在那个时候,我放任了自己的感情——”

    邵烈风苦笑,在那这前,他还能控制好自己,但是一旦放任了自己的感情,就再也收不回了。

    “烈风,谢谢你,谢谢你你对心儿和孩子们的照顾,谢谢你对我这个兄弟的付出,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虽然我们是兄弟,都

    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是不会将自己的妻子让给你的,但是请你以后继续用兄长的身份爱护她。”

    叶擎苍侧过身子,向邵烈风道。

    “擎苍?”邵烈风惊愕地侧首,看向叶擎苍,眼睛渐渐湿润。

    “我们几十年的交情,当然相信你,况且,你现在可是我儿子和女儿的干爹,他们喜欢你比喜欢我这个爸爸还多,若真是跟

    你这个干爹绝交了,以后怎么跟孩子交代。”

    叶擎苍笑着,两人说出来,当真舒服好多,尤其是邵烈风。

    买好药,两人再回到家的时候,端木艺心感觉两人完全不同,下车的时候,两人有说有笑,比以前的感情好像还要好。

    “擎苍,烈风看你们精神这么好,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估计你们再三天不睡,也没事。”

    端木艺心笑着道,原本想着给孩子多吃点母乳的,但是这几天一直被软禁,已经不能再给孩子吃了,索性就趁着现在,让

    他戒了母乳。

    “老婆,这药是做什么用的?”叶擎苍将药交给端木艺心疑惑地问道。

    “怎么了?”

    “刚才在药店,店员看我们的神恶性肿瘤很奇怪,就好像……”邵烈风回想着店员看他们的眼神,只觉一阵阵寒。

    “回奶的药,这几天小天不是没吃吗?现在已经不适合……”

    端木艺心刚才就是让叶擎苍去买回奶的药。

    “啊——”叶擎苍惊呼。

    “哈哈哈——怪不得店员看我们的眼神那么怪,两个大男人去买——”邵烈风忍不住大笑。

    “而且还是很帅的男人,如果是女店员,估计觉得很遗憾……”

    待端木艺心明白后,也大笑,就连屋里的程素素和孙淑敏都没忍住笑。

    “早知道,让烈风在药店外面等我就好了。”叶擎苍囧道,幸好当时没明白,不然真丢死人了,不过为了老婆,丢人也没什

    么。

    这几天叶擎苍和邵烈风也确实累了,两人回来后,各自回房睡了,原本程素素也让端木艺心去休息的,但是好几天没看到

    儿子,端木艺心想多陪陪儿子。

    被囚禁的这几天,她想得最多的就是三个孩子,如果她真有个万一,孩子怎么办?

    爸爸,妈妈年纪大了,不一定能看顾孩子长大,而孙淑敏这个奶奶,虽然她现在很好,但真要一直将孩子交给她,端木艺

    心肯定死不瞑目的,还有父母,父母就她一个女儿,如果白发人送黑发人,她担心爸妈未必能撑得下去,也因此,她很感激邵

    烈风对父母的隐瞒。不过说起来,她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叶擎苍。

    那个时候她很矛盾,心想着,如果自己不在了,叶擎苍再娶,万一虐待孩子怎么办?毕竟叶擎苍才三十出头,总不能让他

    一个大男人带着三个孩子过一辈子,那样她同样也会死不瞑目的。

    其实人就是这么矛盾的,也正因为各种矛盾,才会让人有信心坚持下去。

    “艺心,告诉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好端端的会被人绑架?”

    见外孙睡了,心里有事的程素素这才过来问女儿,不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她以后都会睡不着。

    “妈,也没什么事,就是点小意外,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没事的,以后我小心点就是。”

    尽管自己被绑架的事情被妈妈知道了,但是端木艺心还是不希望妈妈知道刘佳宜的事,一来是相信叶擎苍,二来,怕妈妈

    真得想歪。

    “艺心,妈是年纪大了,但是还没有到糊涂的时候,在小天满月宴那天,回来后你们就怪怪的,告诉妈,是不是在满月宴那

    天出了什么事?”

    程素素见女儿不肯说,只好自己猜测。

    “妈,真得没事,我只是去看擎苍战友的妻子,就是去年我们度蜜月时出事的那位舰长的妻子,不想发生了一点小意外,妈

    ,你女儿我几时骗过你?”

    端木艺心哄着妈妈,侧身抱着她,爸爸,妈妈年纪大了,她怎么能再让他们为自己操心呢?

    “就是没骗过,妈再不放心,艺心,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扔下爸爸,妈妈——”

    程素素说着就哭了,想到女儿几次遇到意外,她真得很害怕,更是紧紧地回抱着女儿。

    “不会的,妈,我会一直陪在您和爸爸身边——”

    端木艺心说着也哭了,而在这时,她才想起那天在刘家凶手说过的话。

    在警局的时候,她忘记了,也没想起说,就是去年的海上事故,尽管凶手没有明着说,但是她觉得其中肯定有猫腻。也许

    凶手是为了挑拔刘佳宜,但端木艺心却是真得怀疑。

    卢承文并不是第一次执行巡航任务,同样的事情,以前肯定也遇上过,她还记得当时,那艘沉掉的船上有很多军火,那天

    她听副舰长说有很多不正常的。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快一年了,但端木艺心觉得要查必定能查出来的,她应该将这件事跟叶擎苍——不,叶擎苍是空军,而

    且现在还在审查阶段,他也起不了作用,那么现在真有权力查,能查的也只有公公叶辰阳了,她决定等叶辰阳回来后,并自跟

    他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