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八十章 那个失踪的孩子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他们正在找线索,希望能早点找到端木艺心,而此时的端木艺心和刘太太被关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

    白天还好点,窗户里还有些许的光线,但是一到晚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这还在其次,夜晚这里静得吓人,幸好此

    时她们是两个人,若是一个人,只怕吓也吓死了。

    另一方面值得庆幸的是,这个时候天不冷了,要是冬天,就算没有饿死,也会冻死的。

    “刘阿姨,你还好吗?”端木艺心扶着刘太太,两人醒来后,就在这里,旁边放着水和一些面包。

    刘太太虽然醒的,但是一句话都不说,眼神呆滞,端木艺心猜测,应该是刘佳宜的死刺激到了老人家。

    “刘阿姨,你喝点水吧,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刘阿姨——”

    端木艺心拿着矿泉水放至刘太太唇边,刘太太却突然猛地打开了水,并去推端木艺心,只是可能太久没吃东西,也没动,

    没什么力气,仅仅只是打掉了端木艺心手上的水。

    “阿姨,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我们现在在这里,什么都没有,这水和食物都是有限的。”

    端木艺心赶紧拾起水,赶紧拧上瓶盖。

    “是你,如果不是你,我女儿不会死的,如果不是你,我的外孙也不会被人绑架的,都是你——”

    刘太太却突然像中了邪一样,和之前在刘家时完全不同,他似乎将所有的一切都怪到了端木艺心身上。

    端木艺心想辩驳,但是却又怕刺激到刘太太,如果一切都是针对叶擎苍的,那么卢承文的牺牲,确实是受到他们连累的,

    但是在事情没有证实之前,卢承文是为国牺牲的,刘太太不能将所有的错都怪在他们身上。

    “刘阿姨,你冷静一点,卢太太的事,我们都不想,但是……”

    “你为什么要来我们家,为什么?如果你不出现,佳宜不会死的,我的女儿,我可怜的女儿,我的华华……”

    刘太太凶狠地推开端木艺心,而后大声哭泣。

    端木艺心没有说话,她是医生,如果刘太太不发泄出来,很容易很病的,这样哭出来,说出来,对身体有益,直到刘太太

    的哭声变成了低泣。

    端木艺心再次将水递上,这次刘太太并没有拒绝。

    “刘阿姨,你吃点东西吧。”端木艺心将面包撕下一块递给刘太太。

    “你不怕这里面有毒吗?”刘太太冷眼看着端木艺心,从窗户里射入的阳光看,现在应该是上午,已经一个晚上了,那么,

    她们失踪应该被发现了吧,女儿怎么样了?

    刘太太一直想问端木艺心,可是又不敢问,她害怕知道女儿死亡的消息,当时她只看到血喷出来就晕过去了。

    “要下毒,他们就不会这么大费周章的将我们送到这里了。”

    端木艺心自己撕了块面包,她必须活下去,她还有三个孩子,如果她死了,她的三个孩子会很可怜的,所以只要有希望,

    她决不放弃。

    “你倒是想得开,我女婿死了,女儿现在也死了,外孙生死未知,这都是因为谁?”

    刘太太悲愤地看着端木艺心,她需要渲泄心中的悲痛,才会这么毫无理智的指责端木艺心。

    “刘太太,卢舰长是为国牺牲,那天我也在,我老公在那次事件后失踪了三个多月,被当地的渔民救起,不但失去了记忆,

    腿还瘸了,回国后,经过治疗,几个月前才康复——”

    “他总算捡回了一条命,可是我女婿呢,人没了。”

    “刘太太,我们每个人都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死,十个月前的事是意外,卢舰长执行任务,这样的意外他应该很清楚的,卢太

    太将卢舰长的牺牲怪罪到我老公身上,我可以理解,但是刘太太,为什么连你都这么想?”

    端木艺心痛心道,她觉得刘佳宜肯定知道什么,凶手一定跟她说了什么,让她信以为真的话,否则刘佳宜不至于拿自己的

    名声来陷害叶擎苍。

    刘太太吃了面包,喝了水后,精神似乎好了些,她站了起来,走到窗户旁边。

    这里看上去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而他们此时恐怕还是在工厂中间,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为什么他们会找上我女儿?”刘太太转首,靠着窗户,问端木艺心。

    “因为卢太太的身份,他是卢舰长的妻子,卢舰长是烈士,如果我老公只是作风问题,顶多只是处罚,写检讨,但是如果侵

    犯烈士妻子,那么性质就不一样,我老公会上军事法庭,甚至有可能被开除党籍,军籍——”

    此时,端木艺心只能尽可能的让刘太太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上,要不然他们两人的性命都危险,尤其是刘太太。

    “你老公是谁?为什么那些人要针对他?”刘太太走了过来,在旁边破旧的沙发上坐下了。

    “可能我老公升职升得太快,让人嫉妒吧,他是国内最年轻的少将。”端木艺心苦笑,她相信叶擎苍。

    “只是如此吗?你老公有背景吧。”刘太太一副了然的神情道。

    “我老公是靠自己的能力得以晋升的,他在维和部队待了四年,这四年经历了多少我不知道,但是他身上的伤疤,足以说明

    一切……”

    端木艺心咬着唇,她忘不了一年前两人再次重逢时,叶擎苍身上多出的伤疤,每一道伤疤背后必定都有一个故事,但是她

    没有问。

    “你知道,但是别人不知道,不过我到是觉得并不仅仅只是嫉妒这么简单,也许有别的原因。”刘太太这会似乎回复正常了

    ,理智的分析道。

    “不管什么原因,此时此刻,我在这里一点忙都帮不上。”端木艺心苦笑,本想着能帮老公度过难关,没想到现在,自己反

    而成了他的拖累。

    “你看了吗?我们有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刘太太说着又走向门的方向。

    端木艺心摇头,门是从外面锁上的,窗户就算是开的也没用,我们根本钻不出去,而且我之前看过了,这里似是废弃的工

    厂之类,估计不会有人来,就算我们喊破嗓子也没用。

    “那你觉得他们将我们关在这里有什么目的?不杀我们,还留了水和食物,为了什么?要挟你丈夫?还是说关我们在这里,

    等着你丈夫被开除党籍和军籍?”

    刘太太用力去推门,拉门,门纹丝不动,这里看上去像是仓库之类的,看上去有好几百平,却只有一个很小的窗口。

    “可能,原本我们想着找证据,以证明我丈夫的清白,但是如果我在他们手上,再加上卢太太如果出事了,那么我老公百口

    莫辩——”

    “所以你找到我女儿,希望我女儿能证明你老公是清白的——”

    “我老公本来就是清白的,你也听到卢太太说了,她和我老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老公只是被人算计,昏迷而已,刘太

    太,就算你不相信我老公,也要相信你女儿,她是一个妈妈,她怎么可能真得做出那种事。”

    端木艺心坚信刘佳宜和叶擎苍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

    “你到是很了解我女儿似的,如果真像你说的,我女儿就不会出现在你儿子的满月宴上,她大可以报警,但是她没有那么做

    ,你怎么知道我女儿就不是……”

    “不可能的,因为我也是妈妈,我和我老公有三个孩子,老大和老二是双胞胎,这次办满月宴的是老三,我相信一个妈妈无

    论如何是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端木艺心再一次打断刘太太的话,她不知道刘太太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她决不能容许任何人诋毁叶擎苍。

    “你现在说这些都没用,我女儿已经死了,正如你说,死无对证。”刘太太正说着,门却被人由外推开了。

    还是在刘家出现的那个男人,不过这次他胳膊下夹着一个孩子。

    “华华——”刘太太在看清被男人扔在地上的孩子时,惊叫着扑了过去。

    “你站住,你是不是军人?”在男人要离开的时候,端木艺心朝男人喊道。

    她不会傻得要在男人面前逃跑,那是死路一条,但是她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算计叶擎苍。

    “是不是对叶太太来说很重要吗?原本你可以在美国过很好的生活,有一个诺贝尔奖的父亲,叶太太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没有

    ,嫁什么样的男人不行,为什么要嫁给叶擎苍?”

    男人转过身,看着端木艺心冷笑,似乎在说你嫁给叶擎苍就是找死,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

    “听你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你爱慕我,所以吃醋吗?”端木艺心故意道。

    “就凭你,端木艺心,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是不是觉得叶擎苍能找到你?要不我们打个赌?”男人唇角上扬,看着端木

    艺心的眼里是冰冷的杀气。

    “赌什么?”端木艺心咬着牙,她不得不赌,她要活下去。

    “就赌叶擎苍能不能找到你?什么时候找到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