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七八章 端木艺心失踪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擎苍,越是这个时候,你越要冷静,理智,千万不要着了他人的阴谋诡计。”叶辰阳始终有些不放心,可是儿媳妇有事,他不

    能亲自去查,若交给别人也不放心,总归要让儿子知道的。

    “爸,是不是心儿出什么事了?”

    一听老爸说这话,叶擎苍心口一紧,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昨天的目标是他,那今天——今天心儿去找卢太太了。

    “唉,刚才烈风打来电话,卢承文的太太遇害了——”

    “什么?爸,艺心呢?她是什么时候出事的——”

    “你冷静点,听我说,你岳母说早上艺心出门后一直没回来,我担心她——”

    “爸,我要出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现在就要出去。”叶擎苍不想听了,刘佳宜死了,心儿去哪了?他一定要出去,

    他要去找妻子——

    “擎苍,你先好好想想,背后之人有可能是谁,最迟明天一早,会让你出去。”

    “爸,我等不到明天早上了,一晚上可以发生很多事,心儿……”

    “闭嘴,你现在这样子,怎么找艺心,你给我好好静静心。”

    叶辰阳说着便挂了电话,儿子的事,儿媳妇的事,必定是同一人所为,但是现在儿子这种情况,让他出去,叶辰阳不放心

    ,希望这一晚能让他冷静冷静。

    叶擎苍接到这个电话,那里还能安静,但是同样,他也出不去,军中毕竟不同于别的地方,所以只能听到老爸的,先静下

    心来,好好想想,这样明天出去也不至于没有头绪,好在有邵烈风在外面,不至于什么都做不了。

    这边,邵烈风报警的同时也打了120的,刘家的邻居在听到刘老师哭喊时也过来了。

    刘老师年纪大了,又受此惊吓,送到医院抢救,却也难遭中风的厄运。

    而当时在命案现场的,也就只有邵烈风了。

    此时已是深夜,邵烈风随同办案警官来到了警局。

    “邵先生,为何你今晚会去刘家?”

    这会警官正为邵烈风做笔录。

    “我去找人。”邵烈风坦然道:“王警官,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干儿子办满月宴,死者刘佳宜昨天出席满月宴时发生了一点

    意外,昨晚叶太太端木艺心便打算今天去问个清楚,但是端木艺心自今天早上出门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我接到叶叔叔电话……”

    邵烈风并没有任何的隐瞒,事关端木艺心的下落,他很担心,警方早一点查到,也能早一点找到端木艺心。

    “邵先生,昨天满月宴上发生了什么事?”王警官问。

    “这个,王警官非常抱歉,虽然昨天我也在满月宴上,但是对于宴会上的事,并不是全都知晓,况且昨天参加满月宴的都不

    是一般人,我并不清楚,也许明天王警官可以去军中了解。”

    “军中,这件事和军中有什么关系?”

    王警官一时还并不知道此时关系重大,只当是一般的命案。

    “王警官,这些事情可以晚点再查,现在首要的是找人,我妹妹已经失踪一天了,我担心她会有不测,还有刘太太,警方可

    有派人去查?”

    邵烈风担心,如今刘家只有刘佳宜的尸体,不知道警方查到了多少。

    “我们已经派人去查了,等同事回来就会有消息,邵先生,你如果知道什么,最好知无不言,若是耽误了不仅仅你干妹妹有

    危险,也会影响我们警方办案。”

    王警官提醒邵烈风。

    “王警官,我知道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可以看我的通话记录,我接到叶叔叔电话后即赶了过去,到那边的时候已经快八点

    了,敲门一直无人应,后来刘家的邻居出来了,当时我向她打听了……”

    邵烈风这会庆幸自己没有撞门,要不然,只怕这会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王哥,我们查过小区的监控,也查了楼道的监控,今天上午九点三十八分,有一位女士前往刘家,之后一直不曾出现。”

    “艺心,那人呢?她在哪?刘家可还有其他人?”邵烈风一听,再也坐不住了,急问道。

    “没有,除了邵先生和送医的刘先生,再无其他人,我们的技术人员正在堪查命案现场,受害人的遗体已经送到法医处……

    ”

    “邵先生,你在这签字就可以回去了,如果有什么想起的,可以随时跟我们联系。”

    邵烈风签了字,但是他并不想回去,他回去后,什头绪都没有,还不如在这等消息。

    “王警官,我可以留在这里吗?我妹妹已经失踪了一天有余,你们赶紧派人去找呀?”邵烈风急道,刘佳宜怎么死的,他看

    得清楚,那是被人割断了大动脉,一刀毙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还是因为昨天的事吗?原本艺心去找刘佳宜,是要还擎苍一个清白,这下好了,死无对证不说,恐怕还会将艺心牵连

    进去。

    “邵先生,我们自然会去查的,但是还需要到端木家核实一下,这件事……”

    “不要,王警官,端木先生和端木太太身体不好,他们受不住这个打击,如果有什么事,你们问我——”

    一听警方要带人去端木家,邵烈风赶紧阻拦。

    “几位警官,若是不信,我现在打电话到端木家。”邵烈风这会也挺为难,既不能让端木炎夫妇知道艺心出事了,还要让警

    方相信端木艺心失踪了,尽快找人。

    “邵先生,你有什么事要一再的隐瞒?”

    邵烈风越是如此,警方也是越是怀疑,邵烈风同刘佳宜被杀有关。

    “我——王警官,我已经说过了,这件事,同昨天满月宴的事情有关,但是具体的事情,首先我不是很了解,其二,我不

    是当事人……”

    “王哥,局长电话。”这时,其他警员来唤王警官。

    邵烈风头皮发麻,现在要怎么做才好呢?

    “邵先生,你可以回去了。”王警官接到了局长的电话,当然,叶辰阳自己不方便出面,也知道邵烈风这边他肯定挡不住,

    因此才会打了这个电话。

    但是这件事也不能心动老爷子,因此,叶辰阳和其他几位首长商量之后,将外面的情况说了下,决定明天早上先让儿子出

    去。

    毕竟叶擎苍这事,往大了说也只是作风问题,现在刘佳宜被杀,端木艺心失踪,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绝对是针对叶

    擎苍的。

    别人不知道,这几位军区首长里,除了叶辰阳,也有叶擎苍的直系领导,对于叶擎苍还是了解的。

    况且现在出了命案,警局那边要查,军方自然要配合的。

    好在只是叶擎苍一人,但是原本只是小事,现在若是传出去,就不仅仅是叶擎苍个人的事了,更是有损军人的形象,所以

    无论如何,这件事,他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邵烈风在警局坐了一晚,既要等那边现场的勘察结果,又要等验尸报告,好在凌晨的时候,两边的结果都出来了。

    先是验尸报告,死者刘佳宜在死亡前先是受了重伤,这个季节,衣服穿的不算多,再加上一脚能踢断肋骨,肯定不轻,因

    此,在刘佳宜死后胸前留下了清晰的青紫脚印。

    脚印的忙碌一看,就是男人的,而且43码鞋,而刘佳宜的脖子一刀致命,不但快,而且准,很显然是有经验的人,但是警

    方调取了小区的监控,并没有查到可疑的人,最让他们郁闷的是楼道的监控同样没有任何记录,唯一的可能就是从楼梯走下去

    的。

    刘家住在七楼,从楼梯走到地下停车场,不会太远,也就是说,除了凶手之外,端木艺心,以及刘佳宜的母亲,很有可能

    此时都在凶手手中。

    第二天清晨,王警官接到新的消息,刘佳宜的儿子,卢正华已经多日没有上学,而刘家并没有发现孩子,也就是说,一同

    失踪的还有刘佳宜的儿子……

    叶擎苍一夜未眠,回想着满月宴上,当时针对他的是林正源,如果要找突破口,必定要从他那下手。

    在叶擎苍离开之前,叶辰阳来到了基地了。

    “爸,艺心回家了吗?”见到父亲,叶擎苍急道,虽然觉得这个可能很渺茫,但他还是希望听到肯定的回答。

    “没有,艺心失踪了,擎苍,你出去后直接去警局,擎方在刘家,也就是命案现场发现了艺心的手机,和艺心一同失踪的,

    还有刘佳宜的母亲以及儿子卢正华,据可靠消息,刘佳宜的儿子卢正华这周都未曾到校,根据邻居提供的消息,卢正华应该是

    上周末失踪的……”

    “爸,所以说,这一切都是有人针对我的?知道我们要办满月宴,先是绑架了刘佳宜的儿子,让她在宴席上算计我?现在她

    被杀了,这件事,我现在是百口莫辩坐实了我强-暴她的事实?”

    叶擎苍懊恼道,卢承文已经失踪了,现在他的妻子又遇害了,留下年幼的孩子怎么办?不,现在连孩子也失踪了,到底是

    谁这么狠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