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七七章 好阴险,死无对证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你闭嘴,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进房间。”男人用枪指着端木艺心道。

    “这位先生,你知道你那一脚又多重吗?你踹断了这位女士的肋骨,现在她需要就医。”端木艺心扶着刘佳宜起身,现在可

    以定的是肋骨骨折,最好的是打120,等救护车。

    端木艺心让刘佳宜靠在沙发上,初步判断,只是骨折,但是不能移动,一旦移动随时让骨折情况加重,甚至伤到脏腑。

    “老太婆,你去将她绑起来。”男人指着端木艺心向刘太太道。

    “她需要送医院就医,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我们必须送她去医院。”

    端木艺心站起身,她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叶擎苍的,但是眼前这两个女人是无辜的。

    “闭嘴,如果她死,那也是因为你,如果你不来找她,她不会死的。”

    男人说着上前来,端木艺心心一下拎了起来,本能的护在了刘佳宜前面。

    “你要做什么?她已经受伤了。”

    “做什么?帮她解脱,记住,你女儿是被她害死的。”男人一把将端木艺心拽开,又对着刘佳宜的母亲道。

    “不,不要伤害我女儿——”刘太太扑过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冰冷的匕首已经划过刘佳宜的大动脉。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端木艺心惊恐地大叫。

    虽然她身为医生,每天都会面对死亡,但是却不是这样,病人就在眼前,可是她却救不了。

    “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刘太太从惊恐中回神,扑向男人,端木艺心想上前抱住她,但是刘太太已经被打晕了。

    “你到底是谁?你究竟要做什么?他们都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烈士家属,你怎么……”

    端木艺心愤怒的指责,但是话还没说完,便失去了知觉。

    已经是夜晚了,端木炎,程素素夫妇很担心,叶擎苍一早出去,到现在也没回来,女儿早上出去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女婿

    终归在部队里,有叶辰阳那个父亲在,总归不会出什么事的,可是女儿呢?从中午的时候就一直打电话,电话一直打不通。

    “素素,艺心怎么还不回来,小天一整天都没喝到母乳了,她去哪了?”刚喂孙子喝完奶粉的孙淑敏见程素素不时地向外看

    ,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早上走的时候说不会太久的,可是这都一天了,人还没回。”

    “打电话了吗?”孙淑敏一边洗奶瓶一边问。

    “电话打不通,从中午到现在,一直都是,我有点担心,打擎苍的电话,也是没人接,亲家母,要不你打个电话给亲家,两

    个孩子总能问出一个吧。”

    程素素着急道,从今天早上起,她的双眼就一直跳,这都跳了一整天了,就算她不是迷信的人,但是两个孩子都没回来,

    不由就胡思乱想。

    “你打吧,我打她不一定接,你打,他肯定会接的。”孙淑敏道。

    “她爸,艺心今天去医院了吗?”程素素拿着电话,见老公坐在那看报纸,一点都不着急,上前拽下报纸问。

    “艺心还有休产假,怎么会去医院呢,你要是——好,好,我来打。”

    端木炎看老婆那神情,接过电话,打到了医院,结果是端木艺心并没有去。

    不得已,程素素最后还是打了叶辰阳的电话。

    “亲家,擎苍电话一直打不通,他今天晚上回来吗?”

    叶辰阳听到程素素的电话,暗怪儿子,怎么不先打电话跟家里说好,这会还要由他这个做老子的来说。

    “擎苍这两天可能要出任务,估计要住在基地了,回头我给他去个电话,让他先打个电话回家。”叶辰阳想到儿子的情况,

    这会除了要接受检查,还要写检讨,依那臭小子的脾气,肯定不会写检讨的,换言之,只要他不写检讨,就会被关禁闭。

    “那怎么办?艺心早上出门的,到现在还没回来,电话又打不通,急死人了。”程素素这会真是病急乱投医了。

    “艺心还没回去吗?”叶辰阳一听,心道不好,端木艺心今天去做什么,他可是知道的,见一个人,不至于要一整天,莫不

    是出什么事了?

    “没呢,一早就出门了,说好了中午回来吃饭的,但是电话一直打不通,我们再等等好了,也许有什么事忙吧。”

    程素素挂了电话,看着时钟,决定再等等。

    而叶辰阳那边在接到程素素电话后,心里极不踏实,但是这会,他也不方便,思来想去,也只有邵烈风去办这件事合适,

    毕竟昨天他已经知道了,因此,他打了邵烈风的电话。

    “烈风,我是叶叔叔,方才艺心妈妈打电话说艺心从早上出门到现在还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你现在赶紧去刘家看看,有

    什么情况随时给我电话。”

    叶辰阳在电话里道,邵烈风本来还在公司,这会一听端木艺心早上出门还没回,电脑都没关,拿着车钥匙就冲了出去。

    跟叶辰阳要了电话,邵烈风急赶至刘家,可这个时候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堵车根本快不了,一路上他不停地打端木艺心的

    电话,但是电话一直不在服务区。

    越是心急,这堵得越厉害。好不容易,终于在晚上八点赶到了刘家,但是刘家的门却是锁的,站在门外的邵烈风敲门敲了

    半天,就连邻居都惊动了。

    “小伙子,你干什么呢?不会打电话吗?”

    “不是,阿姨,您知不知道他们家有没有人在?”

    邵烈风急道。

    “应该在的吧,如果不在,可能出去吃饭了,小伙子,你是……”

    “哦,我是刘老师的学生,出差经过这里,过来看看刘老师,不曾想——”

    “老刘——你回来了,这个小伙子一直在敲你家门……”

    邵烈风这叫一个尴尬了,他刚说自己是人家的学生,这会人就回来了,不过邵烈风反应挺快,一听邻居唤刘老师,立即上

    前道:“刘老师,我是小邵啊,这些年一直在外地,这次回来……”

    “小邵?”刘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打量着邵烈风。

    “是啊,邵烈风,您的学生——”邵烈风断定,刘老师绝对不可能记得住每一个学生的名字,尤其是刘老师的年纪,这一届

    一届,少说也带了几十届吧,怎么可能都记得.

    “哦,小邵,家里没人吗?”刘老师说话间已经到了家门口,拿出了钥匙。

    “我在这敲了半天,一直没人敲门,可能师母不在家吧——老师,你等等——”说话间,刘老师已经将门打开了,但是邵

    烈风却拉住了他,他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

    “小邵,来老师家不用客气,进屋坐——”刘老师说话间就伸手去开灯。

    “刘老师,我想——”邵烈刚想拦下刘老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刘老师已经进去了,入眼就是刺目的暗红,米黄色地板上

    显得越发怵目惊心。

    “阿宜——”刘老师唤着靠在沙发上的女儿,血就是从那里流过来的。

    “刘老师,您冷静点,我看我们要先报警。”邵烈风看着扶着老人家,心往下一沉,那个不是艺心,艺心在哪?

    “阿宜——”刘老师在看到刘佳宜浑身是血的同时,喊了声阿宜,便倒在了邵烈风身上。

    邵烈风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幕,原本应该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的,但是他担心端木艺心,因此一手扶着刘老师,一手拔打

    叶辰阳的电话。

    “叶叔叔,刘家出事了,刘佳宜被杀了,艺心——”邵烈风的眼睛在看到花盆旁边的手机‘尸体’时,一阵晕眩。

    “我看到艺心的手机被摔在地上,叶叔叔,现在怎么办?您要不要过来一趟,还是说我先报警——”

    邵烈风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为什么艺心一天没见,叶叔叔到现在才告诉他,刘佳宜死在这里,那艺心呢?端木艺心的

    手机,邵烈风很清楚,那是他陪着买的。

    “烈风,你先报警,留在那,我们不方便出现,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我现在去看看,能不能让擎苍先回去。”

    叶辰阳的心也是一紧,自从昨天知道儿子被算计后,他就知道不简单,但是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人命。

    “我知道了,叶叔叔,艺心——”

    “等警方到了后再给我电话。”叶辰阳果断的挂了电话,儿媳妇出事了,儿子还在关禁闭,第一次有一种被人扼住咽喉的感

    觉。

    他告诉自己现在不能谎,也许邵烈风看错了,可能那只是相似的手机,对,一定是这样,端木艺心说是去幼儿园堵刘佳宜

    的,怎么会去刘家呢——

    叶辰阳打电话到基地,尽管他们不会不让叶擎苍接电话,但是他知道电话肯定是被监听的。

    “擎苍,你那边现在什么情况?你现在立即回去——不,不能回去,还不能让你岳父,岳母,还有你妈知道,你……”

    “爸,到底什么事?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见老爸说话结结巴巴,叶擎苍烦躁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