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七六章 端木艺心成了阶下囚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卢太太,昨天你应该见过我,今天就说不认识,太过不近人情了吧。”端木艺心对刘佳宜可不会客气。

    不管她是什么原因,对于伤害她老公的人,她决不会姑息。

    “阿宜,有什么将话说清楚。”刘佳宜的母亲看着女儿不寻常的神情,严肃道。

    “妈,我跟她没什么好说的,我根本不认识她。”

    卢太太有些不悦,说完,转身要进房间。

    “卢太太,你认不识我不要紧,但你算计我老公,你必须解释清楚。”在刘佳宜进房间前,端木艺心恨恨道。

    刘佳宜愣了下,但并没有停下,继续往房里去。

    “刘佳宜,到底什么情况,你给人说清楚。”刘太太听到端木艺心的话,生气地喝住女儿。

    “妈,我根本不认识她,跟她说什么?有什么好说清的。”

    很显然,刘佳宜对她的母亲还是有几分顾忌的。

    “这位太太请坐,有什么事,种们坐下来说,佳宜,你也给我坐过来。”刘太太说话间为端木艺心泡了茶。

    “这位小姐——”

    “阿姨,我姓端木,端木艺心,我丈夫姓叶,是卢承文舰长的战友——谢谢阿姨。”端木艺心坐下,接过刘太太递的热茶。

    “原来是承文的战友,叶太太,你刚才说我女儿那什么你老公?”

    刘太太有些不太确定,更确切地说,她应该是不相信,女婿去世才没多久,女儿不至于这么快就新恋情,就算不为别的,

    也得为外孙多想想。

    “我想这件事,还是由卢太太来说比较好,尽管我昨天不在场,但是我很清楚我老公,他决不会做那样的事,况且,昨天是

    我小儿子的满月宴,卢太太……”

    “你小儿子的满月宴,叶太太,承文出事的时候和你老公一起的,为什么承文有事,你老公却能好好的活着?”

    刘佳宜指着端木艺心道。

    “因为这,所以你报复我老公吗?”端木艺心也激动的站了起来,如果是报复,她能理解,那事情说清楚也就好了。

    “我没有报复你老公,昨天是你老公冒犯我,他喝多了,将我当成你——”

    “你在撒谎,昨天是我儿子的满月宴,我老公再怎么高兴,也会控制的,况且昨天到场的都是什么人,我老公再怎么失去理

    智也不可能去搞女人,况且我们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我老公再怎么也不至于在昨天那种场合,搞女人,更不可能是你,我记得

    我们昨天并没有邀请卢太太参加满月宴吧。”

    端木艺心不给刘佳宜任何否定的机会,她必须先发制人,让刘佳宜没有时间思考对策。

    “佳宜,你给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太太一听,脸色大变,自己的女儿,她虽然信任,但是人家言之凿凿,再看女儿

    心虚的神情,就算端木艺心说的不完全对,也八九不离十。

    “妈,你先回房去,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刘佳宜别开头,不去看母亲。

    “卢太太,如果你是因为卢舰长牺牲的事心有怨恨,那我可以告诉你,当时我也在现场,卢舰长牺牲,我们都很难过,但是

    他的死跟我老公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不是你们,我老公至于去哪里吗?因为叶擎苍是领导,我老公……”

    刘佳宜愤怒地指责道。

    “卢太太,这是谁告诉你?你认为卢承文的死是因为我们,你认为是因为我们卢承文才走那条航道的?”

    端木艺心还没见过这么是非不分的女人,卢承文是驱逐舰的舰长,没错,叶擎苍的军衔是比他高,但是再高,他能给卢承

    文下命令吗?况且他们还不是一个兵种,一个军区。

    “难道不是吗?”刘佳宜咬着唇,愤慨地瞪着端木艺心。

    “难道不是吗?你可真是无知,卢承文和我老公是认识,但是他们隶属于不同的军区,不同的军种,卢舰长是海军,我老公

    却是空军,你认为我老公能命令你老公吗?你老公是驱逐舰舰长,同行的还是巡洋舰,你以为我老公区区一个空军少将给命令

    得了他?”

    端木艺心很想笑,到底是谁撒下这样的弥天大谎?

    “可是叶擎苍的父亲是军区首长,还有他爷爷……”刘佳宜声音有些小,也觉得自己可能冲动了些,但是叶家背景深厚,一

    切都是有可能的。

    “卢太太,你真是连我儿子都不如,自己被人利用犹不可知,换句话说,你认为军队是叶家的吗?你是卢承文的妻子,你应

    该知道,他要进行巡航任务的?我真替卢承文不值,竟然娶了你这样无知的女人。”

    端木艺心咬着牙,就算卢承文执行任务是机密,但是作为卢承文的妻子,她怎么也不至于无知到这种程度。

    “佳宜,你到底做了什么?”刘太太已经不想知道女婿到底是为什么牺牲,她现在只想知道女儿做了什么。

    “卢太太,是由你自己跟你母亲说,还是由我来说?做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你对得起你死去的丈夫,对得起你的儿子吗

    ?”

    端木艺心愤怒地指责。

    “我——我怎么对不起我丈夫,对不起我儿子,我和叶擎苍什么都没做,我只是脱光衣服……”

    刘佳宜别开头,她是和叶擎苍没有发生实质的关系,但是她也确实陷害了叶擎苍。

    “刘佳宜,你昨天到底做了什么?”听到女儿说脱了衣服,刘太太整个人都不好了,站起身,拽着女儿质问。

    “我——我也不想,但是华华在——在他们手上,我必须那么做。”刘佳宜别开头,如果仅仅只是丈夫的事,她再傻,也

    不可能做那种事的,她再笨也知道以卵击石的下场。

    如果叶家真像那个人说得那样,自己昨天做的那些就是死路一条,他们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得的灭了他们全家,可是儿

    子不见了,她已经失去了丈夫,不能再失去儿子。

    “华华?你儿子吗?”端木艺心全身一颤,果然是个阴谋,连绑架都用上了,他们这是费了多大了心,想要算计擎苍。

    为什么?突然间,她觉得也许他们都想得太简单了些,也许不仅仅这次的事,会不会当初驱逐舰遇上‘海盗’的事,也跟阴谋

    有关?

    她得赶紧将这件事告诉擎苍,也许能查到蛛丝马迹。

    “卢太太,既然你儿子被人绑架了,为什么你不报警?我相信这件事警方……”

    “不准,你不准报警,我已经没有丈夫了,不能再失去儿子。”端木艺心的手机被刘佳宜抢走,并扔到了地上。

    “佳宜——”

    刘太太惊呼,女儿怎么变成这样了,外孙,是啊,她已经几天没看到外孙了,女儿说外孙出去旅行了,难道都是骗她的。

    “佳宜,华华呢?他到底怎么了?我的外孙呢?”刘太太拽着女儿的胳膊,不停地问。

    “妈,我不知道,他们说今天会送华华去幼儿园的——”刘佳宜低首,她已经按他说的做了,她的儿子应该不会有事的。

    “你去幼儿园看了吗?”端木艺心问,她知道丈夫的事,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现在首要的是卢承文的孩子。

    “我现在就打电话到幼儿园。”

    刘佳宜颤声道。

    刘太太立即拿起了电话,端木艺心莫名的不安,如果这只是针对擎苍的阴谋,真得就这样结束了吗?如果不仅仅是针对擎

    苍的呢?她觉得自己应该立即回去,应该马上告诉擎苍。

    “刘太太,孩子回到幼儿园了吗?”端木艺心着急地问。

    事有轻重,要是孩子没事,她得先回去。

    “幼儿园说华华请了一个月的假,佳宜——”

    “卢太太,报警吧。”端木艺心看着卢太太,孩子重要,但是一个拿孩子做人质的人能信吗?

    “是啊,佳宜,报警吧,华华不能有事——”刘太太拿起电话,刚拔第一个键屋里却突然多了一个人。

    “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报警,否则不仅你外孙会有事,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端木艺心震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虽然男人此时衣着普通,但是从他的神态,以及步伐看得出,他绝对是经过训练的

    。

    “你是谁?”端木艺心懊恼,刚才应该早一步离开,现在这种情况,她不确定这男人会不会放过自己。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都给我进房间。”男人拿出了枪,指着端木艺心道。

    “我外孙在哪?你将我外孙怎么了?”刘太太看着男人,大声道。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在警察来之前,你们都可以下去陪卢承文了。”男人枪指向刘太太,面无表情道。

    “你杀了我?你们言而无信,你说过,今天会让我儿子回幼儿园的,我儿子呢?”刘佳宜却突然扑向男人。

    “再动,我就不客气了。”男人一脚踹向扑过来的刘佳宜冷声警告。

    “绑架和杀人都是犯法的,你还这么年轻,前途无量,你真的要这么做吗?”端木艺心上前扶起刘佳宜,发现她伤得很重,

    初步判断,肋骨断了,她现在必须送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