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七五章 叶擎苍被调查,并降级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这样的事,有叶家老爷子和叶辰阳在,没人敢闹大,但是并不表示不会有人知道。

    因为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邵烈风担心叶擎苍便跟着来到了端木家。

    这会,端木艺心正在给孩子喂母乳,叶擎苍心情烦躁,他知道今天是被人算计了,可是没有证据,今天的事,他还没有跟

    端木艺心说。

    “喝杯茶,醒醒酒,擎苍,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邵烈风端着茶盘上来了,叶擎苍一向泰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是今天,

    他真得失态了。

    “就如同你所看到的,我被人算计了,而且还是最没让人恶心的那一种。”叶擎苍接过茶,此时,他真希望手中是一杯酒。

    “是谁?”

    邵烈风心中一紧,其实现在问是谁已经不是重点了,不管是谁,叶擎苍身为军官,却做出这样的事,接下来恐怕不好收拾

    。

    “去年我和艺心度蜜月的时候,当时我的好友卢承文正是驱逐舰的舰长,在那次事件中,卢承文是唯一牺牲的烈士……回国

    后,得知卢承文不在,在手术后,我便去了一趟卢家,看望他的妻子和儿子,而今天我被算计的正是他的妻子……”

    叶擎苍声音里事着浓浓的愤慨恨,邵烈风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如果仅仅只是作风问题,顶多只是警告,但是如果是烈士

    的遗孀,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再加上强迫,那叶擎苍这次真得完了。

    到底是谁下手这么狠,这是要毁了叶擎苍。

    “擎苍,今天是小天的满月宴,只要正常人都能想到,你再怎么失去理智也不可能在儿子的满月宴上做出这种事的。”

    此时,邵烈风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他,只得道。

    “知道又如何,只要她一口咬定,一切都不重要,不过没关系,我不在乎,只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跟心儿说-”

    叶擎苍喝完了茶,转而将茶不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这一声响,没吓着邵烈风,反而吓着正上来的端木艺心,虽然满月宴上人很多,但是女儿不小了,只说看到爸爸的时候,

    爸爸很生气,再加上叶擎苍之后的神情,她惊觉可能出事了。

    本来想找个时间问的,但是一直忙着孩子,这会孩子吃了已经交到婆婆手上,她找叶擎苍,却发现邵烈风也不见了,这才

    想着可能在顶楼,不曾想,一上来,就看到叶擎苍砸杯子。

    “擎苍,我们是夫妻,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无需隐瞒我,也不必想着要如何跟我解释,我只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只要知道

    你的想法就够了。”

    端木艺心走上前,主动握住了叶擎苍的手。

    邵烈风见端木艺心上来了,知道自己在这,反而会影响到两人,便悄悄地离开了。

    “心儿,都怪我太不小心了,对不起-”

    叶擎苍转身抱住妻子,声音沙哑,如果他谨慎一点,也就不至被人算计。他们夫妻一体,自己有事,艺心又怎么可能安心

    呢?

    “擎苍,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要知道今天在小天的满月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端木艺心在颤抖,她害怕,但是再怕,她也会勇敢地站在叶擎苍身边,陪着他一起面对。

    “心儿,今天我被人算计了,但只是被人算计,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虽然当时我已经昏迷了,但我可以保证,我绝对没

    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叶擎苍举起手,做发誓状道,这辈子,他叶擎苍一直都是顺风顺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会栽这么大一个跟头。

    “我相信你,擎苍,那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叶擎苍这么说,端木艺心心里其实已经有些隐约猜到一些,但她要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

    另一边邵烈风下楼的时候遇到了同样在找叶擎苍的叶辰阳。

    别人不知道,叶辰阳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只是当时在满月宴上,他不可能找儿子去了解真相,另一方面更要顾忌老爷子的

    病情,若是让老爷子知道只怕今天就会出事。

    回到家后,端木炎,程素素夫妇都在,他也不好说,这会见大家都睡了,妻子又在吹孙子,便准备找儿子问个清楚,不想

    却遍寻不着儿子。

    “叶叔叔,您也在找擎苍吗?”看到叶辰阳,邵烈风心里更难受,如果不是有叶辰阳这个父亲,叶擎苍是不是就不会被人嫉

    妒呢?如果没有叶家这样的家世,叶擎苍是不是就不会被人算计呢?

    “擎苍在楼上吗?”叶辰阳点头,见邵烈风从楼上下来,立即猜到儿子可能在上面。

    “是的,不过这会艺心也在上面,叶叔叔,擎苍是您的儿子,你应该会相信自己的儿子吧。”邵烈风担心地问道。

    “废话,我不相信自己的儿子,难道相信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昊然和倾心还没睡,你去给他们讲睡前故事吧。”

    叶辰阳沉着脸,踩着沉重的步伐上楼。

    而此时,楼上叶擎苍正在跟端木艺心说白天发生的事。

    “擎苍,知道是谁算计你吗?”端木艺心听过后,第一个想到的并不是丈夫有没有失身,她只是在想为什么卢太太要帮着人

    算计叶擎苍?难道是对卢承文的死有什么误会?

    “不知道,但是要查并不难,心儿,现在是谁算计我的并不重要,只要嫂子一口咬定我强-暴他,我便要上军事法庭——”

    “谁说不重要,我叶辰阳的儿子就如此孬种吗?被人算计如厮,你难道都要承受着。”叶辰阳恼怒,他知道儿子是被人算计

    ,却没想到儿子如此孬种,竟然打算这么默默承受。

    “爸——”

    “爸,擎苍会被送上军事法庭吗?”端木艺心紧张道。

    “找出真凶,法庭上也讲究证据,叶擎苍,我叶辰阳的儿子怎么可以被人打了还默默承受,不还击的,拿出叶家人的魄力,

    查出凶手。”

    叶辰阳恼火,正如儿子所说的,不管真相如何,儿子的名声算是毁了,这件事将会成为他人生的一大污点,但即便如此,

    也要找到幕后之人,怎么能被人欺负如此境地却不还击。

    “爸,首先是酒店的监控录象,我不确定他们在算计我之前有没有弄坏监控,如果没有,那里一定能查出蛛丝马迹的,另外

    ,一个突破口就是卢太太,但是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我如果再去打她……”

    “我去,擎苍,我是女人,我们女人之间更好说话些。”端木艺心接过叶擎苍的话道。

    “酒店的事情交给我去调查吧,别的忙我帮不上,这点小事还是能做的。”不放心叶擎苍的邵烈风,在看到两个孩子睡了后

    ,又上楼来,正好听到叶辰阳说的话。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酒店将监控调出来。”邵烈风知道时间紧迫,因此立即道。

    现在离满月宴结束不过几个小时,如果他们那边没有对监控做手脚,一切都还来得及,相反,如果他们对监控做了手脚,

    就算第一时间发现,同样也没用,只希望对方的计划不是那么周密。

    “那我去找卢太太,我现在6”

    “不用,艺心,你现在去反而不合适,明天卢太太必定会送孩子上幼儿园,不如你在幼儿园那等着。”

    叶擎苍拉住妻子道,经父亲一说,叶擎苍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只是第二天一早,叶擎苍的处罚就下来了,这一次的处罚来得太快,快点让人有点意想不到,最气的是叶辰阳,他是军区

    首长之一,为什么处罚儿子这么大的事,没有人通知他这个首长?

    就算要避嫌,他也有知情权,简直是太可恨了,叶辰阳到办公室后,发火找到其他几位首长。

    只是叶辰阳也仅仅只能生气,对于已经下达的处罚,他不能做任何的更改,首先他是叶擎苍的父亲,这件事,他就无权插

    手,其二,这件事是上面下的通知。

    昨天参加满月宴的还有其他的首长,对方既然决定在昨天算计叶擎苍自然都计划好了,就算首长知道是阴谋,但是那也得

    有证据,在没有证据证明叶擎苍是被人算计这前,他都得接受处罚。

    这一次叶擎苍不但被降级,甚至还要接受调查,这还只是初步的,一旦落实,后面会更严重。

    端木艺心刚出月子,在这个时候,本不应该出门的,但是想到丈夫,她还是来到了卢承文儿子所在的幼儿园,只是等了一

    早上,都没有等到卢太太。

    不得已,端木艺心决定去一趟卢太太父母家中。

    端木艺心敲门了卢家的门,来开门的是卢太太的母亲。

    “请问你找哪位?”看到端木艺心,卢太太的妈妈疑惑道。

    “阿姨您好,我是来找卢太太刘佳宜女士的,请问她在吗?”

    “我不认识你。”端木艺心话音未落,屋内传出声音道,端木艺心则一脚跨入了屋内,既然来了,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被人拒

    之门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