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七四章 满月宴,叶擎宴被算计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医院里有孙淑敏在,程素素试着不去在意,试着放开,将小外孙的事,都交给了孙淑敏。

    虽然只是一个宝宝,但端木艺心的母乳不够吃,尽管宝宝还小,但每天还是要喂两次奶粉。

    “亲家母,天天还这么小,艺心就不够母乳,你得多煮点下奶的汤。”

    这是孙淑敏第一次主动跟程素素说话。

    小宝宝的名字已经取了,叶家老爷子取的,叶昊天。只是老爷子身体不太好,没来医院,不过老爷子已经说了,满月的时

    候,他一定要来的。

    “亲家母,艺心的体质是这样,没办法的,只能委屈小天喝点奶粉了。”

    程素素过来,看着小外孙,虽然才几天,但是宝贝出生后,真是见天长的,正在喝奶瓶的小宝宝,睁大眼,看着程素素,

    那双眼睛,和端木艺心真得一模一样。

    “奶粉那有母乳好,不过这也没办法,明天就出院了,家里你忙得过来吗?要不要再请个保姆?”孙淑敏现在完全一副有孙

    万事足,对程素素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等回家后再看吧,三个孩子,到时看看,如果确实需要我们再请吧。”程素素见孙淑敏突然间态度这么好,也不好再说什

    么,附和道。

    端木艺心睡在床上,看着两个妈妈,各自有些别扭的神情,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爸说的是对的,其实大家各退一步,并没有那么遭遇,而且婆婆现在真得不错,或许小天天的到来,她和婆婆的感情真能

    缓和。

    隔天,端木艺心出院,叶擎苍请假过来,就连叶辰阳都来了,这对叶家来说是大喜事,老爷子在听说小孙子出生后,身体

    好了很多。

    在女儿出院前,端木炎已经跟妻子说过了,让她尽量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就算为了女儿,也不要跟孙淑敏吵。

    转眼就孩子就要满月了,程素素跟孙淑敏关系突然亲如姐妹。

    两人其实年龄差不多,孙淑敏比程素素大几个月,两人当真以姐妹相称了。

    “素素,你看,小天天和擎苍小的时候真得一模一样,长大了一定帅。”孙淑敏抱着小孙子,一个月的小宝宝,现在每天醒

    来后,都要玩一会才肯睡。

    “是,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这眼睛像艺心,水汪汪的,长大了一定是个大帅哥。”

    程素素亦道,两个人越看孙子(外孙)越是喜爱。

    “是啊,下周就是满月宴了,辰阳说了,要大办,小天出生,老爷子的病情好转,大家都很开心。”

    孙淑敏高兴道,其实说起来,之前那么闹腾,那么作,主要还是因为无事所所,退休了,不用到单位上班,在家里闲得慌

    ,现在来带孩子,有了寄托,虽然累些,但是整个人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

    就连严肃的叶辰阳脸上也多了笑容。

    “淑敏姐,那这次满月要办多少桌?”虽然是自己的外孙,但是孩子姓叶,所以满月宴的事,都是叶家在办。

    “估计跟擎苍结婚时差不多吧,老爷子这次很高兴,也是他说要大办的。”

    “这个时候大办,会不会被人说什么?”程素素有点担心,现在查得可是很严,万一被有心人利用,恐怕就不大好了。

    “放心吧,既然老爷子说了办,那肯定没事,素素,你不用担心,辰阳是老爷子的儿子,擎苍是老爷子是疼爱的孙子,老爷

    子肯定会考虑到的。”

    孙淑敏到是不在意,就算天塌下来,也有老爷子顶着,她们根本不用操心,照顾好孩子就行了。

    听孙淑敏这么说,程素素也没再说什么,叶家和她以往所认识的朋友都不一样,和他们是完全不属于同一个阶层的。

    转眼到了满月这天,叶家这次可以说很高调了,一个孩子的满月宴办的这么隆重,不过虽然高调办了满月宴,但时老爷子

    也说了,不收礼,只是热闹热闹。

    今天叶老爷子精神特别好,自己拄着拐杖走进来的,甚至还抱了小天。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孩子和老爷子身上,没有人关注到叶擎苍去了哪。最早发现叶擎苍不见的人是邵烈风。

    “艺心,擎苍呢?今天这么多人,他不会喝多了吧?”

    邵烈风来到端木艺心身边,今天大家都围着小儿子,端木艺心便照顾在昊然和倾心两兄妹这。

    “应该不会的,今天有不少他的战友,可能和战友在一起吧,大约二十分钟前,他被一个战友唤走的。”

    端木艺心拢了拢刘海,四下看了看,她记得之前叶擎苍本来是要跟她一起来陪儿子女儿的,但是被一个战友拉走了。

    “倾心,干爹抱你,我们去找你爸爸。”邵烈风想起上周在娱乐场所遇到阿缇娜的事,准备跟叶擎苍说,只是这几天,叶擎

    苍一直在忙并没机会。

    此时的叶擎苍,只觉头痛欲裂,伸手欲揉太阳穴,手却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莫名的一阵寒意,顾不得身体不适,猛地

    睁开眼。

    “嫂子,你——你怎么会在这?”

    叶擎苍脸色极其难看,不用去看被下,他也知道此时,他们两人必定是赤身裸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擎苍脑海里飞快

    地掠过一些画面。

    之前确实战友唤他,他去喝了几杯酒,准备过去帮端木艺心一块带孩子,不想在途中遇到了卢承文的遗孀。

    回来后,叶擎苍出院后去看过卢承文的遗孀,在那次事件中,卢承文牺牲了,对叶擎苍来说,好兄弟牺牲,心里自然难受

    ,更何况卢承文还有个三岁的儿子,虽然卢承文牺牲有抚恤金,但一个女人要养大孩子不容易,也因此,叶擎苍当时留下话,

    如果嫂子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他。

    “嫂子,你怎么会在这?”看到卢承文的遗孀,叶擎苍有些意外,他记得并没有请她,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在a市。

    “听阿文其他的战友说,你办满月酒,我就自作主张的来了,阿文已经不在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因此将那边的房

    子卖了,到这边跟我爸妈一起住……”

    之后——叶擎苍想起了一些,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并没有做什么,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他说了,估计也没人信。

    “嫂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叶擎苍沉着脸,怒问。

    “叶少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喝多了,将我当做你妻子……”

    “不可能,嫂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是我可以肯定,我没有碰你。”叶擎苍迅速下床,刚穿上裤子门被人从外推开

    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叶少将——”

    来人嘴里说着对不起,但是却并没有离开,反而认出了叶擎苍。

    叶擎苍阴沉着脸,他并没有回应,只是快速地穿上自己的衣服。

    “叶少将,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那人不但没有离开,甚至没有关门,嘴里不停地呢喃着,可能因为他的话,竟然引来了不少人,其中有叶擎苍的战友,也

    有叶辰阳的下属-

    “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穿好衣服的叶擎苍寒着脸,对着第一个闯进来的人冷声道。

    “叶少将,你只是喝多了,错将我当做你妻子,我不会……”

    “叫你一声‘嫂子’是看在牺牲的卢舰长面子上,但是在你今天做出这样的事情,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让我叫你这一声‘嫂子’,你

    根本不配做他的妻子-”

    “叶擎苍,是你不配做卢承文的战友,朋友妻不可戏,更何况还是烈士的妻子……”

    这时,门外有人厉声斥责。

    “看来叶中校很了解。”叶擎苍看向说话的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不过明白又如何,此时众目睽睽之下,他百口莫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儿子的满月宴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叶少将,我——”床上拥着被子的女人欲言又止。

    “你们想做什么,尽管去,我叶擎苍从来都不怕,我等着。”

    叶擎苍知道自己年纪轻轻升至少将,必定会招不少人嫉妒,因为他的家世,很多人,必定认为他是靠着爷爷,和父亲的关

    系才上来的,只是以前,一直没有人敢这般明目张胆的算计他,而现在——

    必定是因为爷爷的身体情况不太好,某些人开始蠢蠢欲动,想着将他拉下去,甚至将他父亲拉下去吧,简直是痴人说梦,

    就凭这点小伎俩,他叶擎苍还没放在眼里。

    “擎苍,发生什么事了?”抱着孩子找过来的邵烈风,看到好友脸色铁青,又看到他身后一溜的人,心下不安。

    “没什么,一些跳梁小丑,来,倾心,爸爸抱,我们去找妈咪。”

    看到女儿,叶擎苍伸出手,换上了温和的笑脸。

    “叶擎苍,你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承认?”林中校在后面喊道。

    “这句话正是我要送给你的,是男人的,就光明正大的较量,用这作卑鄙下作的手段,丢尽了军人的脸。”叶擎苍冷冷的回

    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