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六五章 叶擎苍的决定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擎苍,我们是兄弟,你是不是连兄弟都怀疑。”邵烈风怔了下,无奈道。

    他知道,正因为他和叶擎苍感情好,迟早有一天,会被发现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既然是端木炎和程素素认的干儿子

    ,那以后,他可以用哥哥的身份去关心端木艺心,再也不用担心了,所以,即使这会叶擎苍怀疑,他也不会承认的,只是他一

    个人的原因,他不想造成三个人的困惑。

    “对不起,是我想多了,烈风,谢谢你,你也不想看着好兄弟家庭破裂吧,虽然我和艺心结婚了,但是从结婚到现在,我们

    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我真的很害怕,就感觉……抓不住——”

    叶擎苍并不想怀疑兄弟,可是今天在电话里听到那边的欢笑声他嫉妒,是的,那是嫉妒,明明那是他的家,他的亲人,他

    的妻子,可是,那些快乐,那些喜悦,他却不能享受,在那一刻,他在知道,他是多么的嫉妒他的好兄弟。

    看到叶擎苍这样,邵烈风,别开头,好一会才道:“本来我答应了艺心就不应该说的,但你们一个是我的好兄弟,一个是我

    的妹妹,还有干儿子,干女儿,我希望你们一家幸福,只此一次,以后有什么,你要自己去解决。”

    尽管知道叶擎苍说的是真的,但是他也知道叶擎苍在打感情牌,他们是兄弟,叶擎苍同情了解他。

    “是,我恨自己现在只能躺在这里,如果我能出去,我保证,决不会让艺心流泪。”

    叶擎苍喜道,他害怕那种一无所知,无法掌控的感觉。

    “艺心并没有多说,只说阿缇娜说她有父母,有儿女,有个幸福的家,而她一无所有,她让艺心将你让给他。”

    邵烈风知道肯定不仅仅只是这样,但是端木艺心说的只有这么多,他总不能在背后搬弄是非。

    “她跟艺心说出那样的话?”叶擎苑满眼的震惊,怎么会,阿缇娜是个很羞涩的女孩子,怎么会跟艺心说那样的话。

    再说了,艺心的快乐,艺术的幸福,跟她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艺心比她幸福就要将他让给她?阿缇娜当他叶擎苍是什么?

    商品吗?还是货物?亦或者阿缇娜认为,他将她带回来是因为有想法?

    “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不知道你们相处的那三个月,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可以确定的是,你肯定让她误会了,或者说

    ,你将她带回国,让她误会了,擎苍,阿缇娜的幻想来源于你,不说阿缇娜,就连我这个好兄弟,在知道你带个女孩回来后,

    我都在想,你和那个女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邵烈风看着叶擎苍,摇头,当局者迷,擎苍太自我了,虽然昊然和倾心已经三岁多,他也做了爸爸,但他和过去的叶擎苍

    还是没在太大的改变,他太自我了。

    “胡说,我叶擎苍是那种人吗?”

    叶擎苍气得大口大口喘气,真是气死他了。

    “你别忘了,你那段时间失忆了,朝夕相处三个月,谁知道这三个月你做了什么?”

    “拜托,别再说了,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我一定能想出办法的。”叶擎苍心情烦躁,他只是心里抗拒,并不表示他不明白

    ,只是他没处理过这种感情的问题,所以,想着逃避,现在却不得不去面对。

    “行了,我去叫护士来收拾一下,这样你晚上怎么睡,我一会就不过来了,明天上班,应该这几天也过不来,艺心明天上班

    ,有什么你好好跟她说,千万不要她知道我已经跟你说了。”

    邵烈风叮嘱道。

    “知道了,你回去吧,回去吧。”叶擎苍挥着手,头很痛,既然知道了,怎么能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哇,叶少将,喝个汤而已,你只是伤到腿,并不是伤到手——”

    郑兰妮进来,看着床上的狼藉,摇了摇头,不用想也知道刚才邵烈风来,两人肯定发生了争执,还真是有点遗憾,她有点

    后悔,刚才就不应该走。

    “多嘴,关你什么事,郑医生,你只是医生。”

    “是,我多事,真是好心被雷劈。”郑兰妮生气道。

    “唉——郑医生,你有没有恋爱过?”看着郑兰妮,想着她同样也是女人,应该会了解,因此说过后,又问道。

    郑兰妮瞪着坐在轮椅上的叶擎苍,真不想理,可是看他那副苦瓜脸,又于心不忍。

    “叶少将又有什么问题?就算没恋爱,女人的问题,应该也能知道一些。”

    郑兰妮在椅上坐下道。

    “前天来医院的那个外国女孩,你有印象吗?”叶少擎问。

    “哦,你的救命恩人吗,何止有印象,简直是印象深刻,第一次就很有印象,怎么了?你对救命恩人有感觉了。”

    听到叶擎苍说起那个女孩,立即将椅子挪到了叶擎苍的轮椅边,就连铺床的护士,也侧首看了过来。

    “神经病,我叶擎苍是那种人吗?”叶擎苍瞪了郑兰妮一眼的,看来女人都是一样的八卦,当然,他的妻子除外。

    “你不是那种人,但是那个女孩看你的眼神明显有意思,叶少将,不会是前天那个女孩向你表白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你

    就要防着点了,明知道你有老婆,儿女还要表白,那就说明这个女孩——不但别有用心,恐怕还会玩心机,她有没有跟你说,

    不想造成你的负担?有没有跟你说,喜欢你,爱你只是她自己的事,跟你没关系……”

    “没有,我只是在想,我将她带回来是不是错了?”

    叶擎苍合上眼,回想失忆那三个月的事,他很努力地想,但是并没觉得自己说过什么可能让阿缇娜误会的话,或做过让她

    误会的事。

    “当然是很大的错了,就算你没有结婚,无端端带个女孩回来,都是很大的错,当然了,如果你对她有感觉又不一样了,若

    是没感觉带回来,就是大错特错,其实我都不明白——不知道是端木艺心太善良,还是太在乎你,在你要带那个女孩回来的时

    候,她竟然都没有阻止。”

    “你也觉得我做错了?那你告诉我,如果你是端木艺心,你会怎么做?”

    叶擎苍侧首问道,这次他是真的很认真地问,原本郑兰妮不想说的,她怕自己到时会越陷越深,可是看到叶擎苍的眼神时

    ,最终还是不忍心。

    “如果我是端木艺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带那个女孩回来的,一个未婚的女孩,不管她有多惨,有多需要同情,我都不会同

    意你用这种方法来报恩,不过端木艺心不是我,所以,不管你们之间将会发生什么,都是她应该受得。”

    郑兰妮摇头,她和端木艺心见过很多次,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她很凶悍,没想到,她只是外强中干。

    见叶擎苍没出声,床也铺好了,郑兰妮打算离开,现在叶擎苍的腿已经好很多,他自己上床没问题的。

    “那现在人已经带回来了怎么办?”郑兰妮一脚刚踏出病房,身后却传来叶擎苍的声音。

    “叶少将,你突然这么问,我真得不知道要怎么答你,你总得让我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吧?是她向你表白了?还是你发现对

    她有感觉了?”

    郑兰妮笑着走回来,这次她坐在床铺上。

    “都没有,如果是第一种呢?”叶擎苍心里塞的厉害,郑兰妮不明白心儿为什么会答应他将阿缇娜带回来,但是叶擎苍明白

    ,因为端木艺心爱他。

    “首先严肃地拒绝,其次,如果真对她没感觉,我觉得最好还是送她回去,在陌生的环境里,除了你,对她来说一切都是陌

    生的,没有安全感,那么自然而然地就想依赖你,想要紧紧抓住你,但是如果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周围有自己熟悉的人,有

    安全感,那就不一样了,看不到你,她也能清醒的看到你们之间的差距,自然慢慢就会淡了,我看那女孩还年轻,总会遇到喜

    欢的人的……”

    郑兰妮见叶擎苍还是不说话,怕自己说多了,他生气,赶紧起身,离开。

    “谢谢你,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可能就是因为我之前想得太简单了,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郑兰妮出门的时候,竟然听到叶擎苍说谢谢,她笑了笑,这次没再回头,终究是自己爱的男人,真看到他不开心,心里也

    会不舒服,虽然自己的心里很难受,但是如果叶擎苍开心,那么这点难受也值得。

    “送走,送她离开——”叶擎苍叹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叶擎苍想着打个电话给端木艺心,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不知道是不是在哭,他刚才不应该让邵烈风回去,应该让他送

    自己回去,最起码可以陪着艺心,不必让她独自一人面对。

    越想越睡不着,叶擎苍按了床头的铃声,郑兰妮以为他自己上床摔着了,赶紧跑了过来。

    “叶少将,你这么急做什么?”

    “郑医生是这样的,我今晚想回家,可以吗?”叶擎苍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