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六四章 感觉到好兄弟对妻子不寻常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那叫一个郁闷,他可以想象到此时,老丈人,丈母娘,妻子,还有儿女以及自己的好友围坐在餐桌上,有说有笑,其乐

    融融的吃着晚餐。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出现的画面,让他非常的不舒服。

    的确,此时端木家的餐桌上吃得非常欢乐,程素素心情格外的好,尽管邵烈风不是第一次来,但程素素却不停的往他碗里

    夹菜。

    “烈风啊,以后没事多来家里坐坐,玩玩,昊然和倾心很喜欢你。”

    看着端木阿姨突然这么热情,邵烈风有些紧张,他和端木家的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大家很熟的,以往也没见这么热情,

    有事?

    邵烈风看着碗里堆成小山的菜,紧张地看向端木艺心。

    端木艺心也是一头雾水,耸了耸肩,而后又摇了摇头。

    “妈,你和爸——你们两今晚很不一样哦?”看着邵烈风紧张的样子,端木艺心笑着问爸妈。

    “烈风,吓到你了?”

    程素素看着女儿,再看邵烈风,筷子基本都没动,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常给让他紧张了。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阿姨今天很不一样——”邵烈风有些不好意思道,反而是昊然,吃得很欢,对于大人们的说什么,

    聊什么,一点都不在意,此时,他的眼里只有满满的美食。

    “烈风,是这样的,你看我和你端木叔叔只有艺心一个女儿,那个——你对艺心,对两个孩子都这么好,我们想——”

    邵烈风点头又点头,还是没意会过来。

    “爸,妈,你们的意思不会是——”端木艺心看老妈那神情有点明白,虽然说老爸老妈很开放,但是在国人的心里,某些方

    面还是很传统的,比方说为夫家生子。

    “艺心,叔叔,阿姨——”见端木艺心一副恍悟的神情,邵烈风更是紧张了。

    “烈风,其实吧——昊然现在怎么称呼你——”

    “干爹——”邵烈风瞬间明白了,也松了口气。

    “烈风,我们很喜欢你-”

    “干妈,干爹,谢谢你们对我的喜爱,我一直很喜欢来这里,有家的感觉,有家的温暖,但是以前只是擎苍和艺心的朋友,

    也不好常来,现在好了,以后我可以常来干妈这蹭吃了。”

    邵烈很爽快地就叫了干妈,而后起身,拿过饮料,每人倒了一杯,先是向端木炎,程素素夫妇敬了一杯。

    “擎苍,那我以后岂不是要喊你哥哥。”端木艺心看着,心情同样不错,有个哥哥叫,应该不错。

    “哥,从今以后,我也是有哥的人了,来哥,小妹敬你——”端木艺心站起身,端着果汁道,心情很嗨。

    “妈咪,你为什么叫干爹哥哥?”这时,吃得差不多的昊然终于抬起头道。

    “是哦,那以后,昊然是干爹呢?还是叫舅舅呢?”

    坐下来后,端木艺心摸着儿子的头笑道。

    “都可以,舅舅也好,干爹都好,昊然和倾心想怎么称呼都行。”

    邵烈风超级嗨,如果不是答应了叶擎苍,他一定和端木炎这个干爹喝上一杯,不过也没关系,下次等叶擎苍出院的时候,

    大家再一起庆祝。

    知道叶擎苍还在医院等着,邵烈风饭后并没有多做停留,便赶往医院,而在医院的叶擎苍当真是‘望穿秋水’,好几次都忍不

    住想打电话,不过郑兰妮在,每次都被郑兰妮的眼光瞪了回来。

    “叶少将,到了休息的时间了,你老人家还打算继续等下去吗?”郑兰妮看靠在床上的叶擎苍,调侃道。

    “郑医生,还真没见过你这么多话的医生,我看你的病人多半都会被你烦死,我等我的,你上你的班,关你什么事?”

    叶擎苍恼了,这个女人真特么讨厌,为了早点脱离这个女人的魔掌,他也要尽快康复。

    “邵先生,叶少将等你好久了。”病房里正说着,邵烈风终于到了。

    听到外面护士的声音,叶擎苍迅速躺下,并合上眼。

    “无聊——”看了眼叶擎苍如此幼稚的动作,郑兰妮鄙视道。

    以往在她心中那个高冷的叶少将已经消失了,现在只是一个正常的病人,明明三十多岁的‘大叔’了,有时候,却跟他儿子一

    样幼稚。

    “擎苍,已经睡了,郑医生,那这些麻烦你帮他放到冰箱里,明天热一下再吃。”

    看到床上扣地擎苍眼睛是合上的,邵烈风并没有多想,以为叶擎苍真的睡了。

    “邵先生,叶少将还是病人,这隔夜菜最好还是不要吃,要不我让护士们帮忙解决了,也省得浪费了。”

    郑兰妮瞥了眼床上的叶擎苍故意道。

    “好香啊——”这时,床上的叶擎苍打着哈欠,叫了声‘好香’。

    “擎天,你醒了,那你看还要不要吃,有干妈特意为你和艺心炖的鸡汤,还有干爹亲自下厨做的湖南红烧肉,还有……”

    叶擎苍听了好半天,有点反应不过来。

    “干妈?干爹?擎苍,你这是认亲了?”叶擎苍真得挺意外的,感觉外面每天都有着变化,先是儿子称呼叶擎苍干爹,这才

    多久,叶擎苍改叫他的岳父,岳母,干爹干妈了——

    “那是,擎苍,这样以后我就是你大舅哥了。”邵烈风笑着,将保温桶打开,先是为叶擎苍盛了一碗汤。

    “臭小子,你这是要占我便宜。”叶擎苍虽然郁闷,但是心情不错,大舅哥,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他知道邵烈风还是他的

    兄弟。

    “呵呵,我可不敢,不过以后你可不能欺负艺心,她现在也是有哥的人,保护妹妹,可是干妈交给我这个哥哥的任务。”

    郑兰妮本想多留一会,但是听着两个男人的话,心里万般不是滋味,所以离开了。

    就连护士也体贴的离开了,走的时候,甚至还将房门关上了。

    “我儿子,女儿今天乖吗?玩得开心吗?”喝鸡汤的时候,叶擎苍问坐在床边的邵烈风。

    他总觉得似乎发生了什么事,自从医生和护士走后,邵烈风的神情秒变,严肃了不说,那眼神里,似乎还有对他的指责。

    “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但是——今天艺心流眼泪了,她一直很坚强的,但是今天我看到她流泪了,擎苍,我不记得从哪看

    过,说好男人不应该让女人流泪,但是今天因为你,艺心流汗了,她还不让我告诉你。”

    邵烈风看着叶擎苍,胸口堵得慌。

    “艺心怎么了?”叶擎苍端亲睹碗的手一僵,勺子里的激发洒到了被子上。

    “我答应艺心不说的,擎苍,你在我心里一直是好男人,我也一直认为你和艺心是很好的,很幸福的一对,但是我没想过人

    生无常——”

    “邵烈风,你几时说话这么拐弯抹角,我老婆到底怎么了?”叶擎苍将碗放到医生餐桌上,但是太用力,结果汤全部倒在了

    被子上。

    “我答应了艺心——”

    “xx,邵烈风,你是不是要打架?”叶擎苍脏话出口,实在太过分了,一下子将医用餐桌扔到地上就要起床——

    “我不知道,但是我看得出,艺心很不开心。”

    “邵烈风,你说不知道?那你刚才说心儿掉眼泪了?”叶擎苍被端木艺心按着,不能起来,只能坐在床上,火冒三丈地吼道

    。

    “我真得不知道,我带着昊然和倾心坐摩天轮下来的时候,发现艺心神色不对,后来回来的途中,我问她……”

    “擎苍,你不要问我了,你用脑想想也知道,肯定跟阿缇娜有关,你跟她生活了三个月,你了解她吗?你告诉我,你当初为

    什么一定要将她带回国?”

    邵烈风不但没说,反而质问道。

    “她是我的——”

    “不要跟我说救命恩人这种废话,古人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如果你没有恢复记忆,或是你没结婚,你是不是打算娶

    了她呢?”

    邵烈风也火了,平时那么果断的一个人,偏偏这件事上没处理好。

    “邵烈风,别以为你是兄弟我就不会揍你,你再胡说八道,就算我一条腿受伤,我也要打得你满地找牙。”

    叶擎苍对着邵烈风挥起了拳头。

    “纸老虎,我看你到是更像心虚,就算你要报恩,你也可以有很多方法,可以给她钱,让她过得好一点,你甚至可以让她离

    开村子,在城里给她买房,这些都行,可是你却偏偏用了最烂的一种方法,将她带回国了,我不相信在那三个月里,你们什么

    都没发生?我不相信以你叶擎苍的智商,你看不出来,那个女孩对你有意思?我不相信你当真只是单纯的报恩?叶擎苍,不要

    做让自己后悔的事,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始终是兄弟,邵烈风今晚上说的这些话已经够重了,他不希望叶擎苍伤害到端木艺心,以前是朋友,现在端木艺心更是他

    的妹妹,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关心她,保护她。

    “邵烈风,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是阿缇娜让心儿伤心了,流眼泪了?可是你却不肯说是什么事?邵烈风,你是今天晚

    上才成为我岳母的干儿子的吧,你这么快就有了做哥哥的感觉?还是说,一直以来,你对心儿其实也是有感觉的?”叶擎苍看着

    邵烈风,质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