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六一章 犀利的老妈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动怒了,动怒就好,那就说明你对那个阿缇娜没动心——”

    “邵烈风,你越说越过分了,我几时说过我对她哪啥?”叶擎苍真的怒了,如果不是腿不方便,一定会跟邵烈风动手的。

    “你对她无意,如果只是纯粹的报恩,那这件事就好处理多了。”邵烈风一点都不恼,反而笑着道。

    “也不是纯粹的报恩了,只是——你没去过那个渔村,想着她一个女孩子不容易,只是想帮她一把——”

    叶擎苍没好气道,那几个月生活的艰辛,他是看在眼里的,在那个小渔村,不说好的生活条件,仅仅也只是温饱。

    “反正你自己注意尺寸,目前你还在医院没什么,一旦你出院,我敢肯定,她一定会三不时五的骚扰你,到时你——”

    “知道了,烈风,你为什么这么关心阿缇娜的事,难道说——”

    “什么?”邵烈风突然紧张起。

    “大家兄弟,你不用客气的,如果你喜欢阿缇娜,她能有个领先,我绝对是举——”

    “叶擎苍,我看你不仅失忆,脑子还抽了,这种话是随便说的吗?要不是因为你,我连看都懒得看,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

    撒手不管了。”

    邵烈风生气道,不过同时亦松了口气。

    “好吧,算我错了,我知道你是关心我这个兄弟,谢谢了,烈风。”

    叶擎苍拍着邵烈风的胳膊道。

    知道叶擎苍会注意,邵烈风坐了会,看叶擎苍吃完宵夜后就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邵烈风本来想先去接两个孩子的,但是早上还没起床,阿缇娜就打电话给他,最后,只得先去接她了。

    到端木家的时候,两个孩子早就起来了,大家正在吃早茶。

    “烈风,有没有吃早餐,要不一起吃,吃个早餐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程素素热情道。

    “是啊,烈风,昊然和倾心精力旺盛,你要是不吃饱,没精力带他们的,今天他们可都指着你了。”端木艺心亦道。

    “是啊,干爹,外婆包的饺子可好吃了,您也吃点。”这时,小倾心更是将自己的碗推给了邵烈风。

    原本在车上等着的阿缇娜见邵烈风去了那么久都没有回,有些急了,好在车子就停在院子,她直接下车就往屋里走。

    其实她是挺好奇的,不过之前邵烈风说马上就出去,省得麻烦,让她在车上等。

    “对不起,请问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我见邵大哥一直没出来,所以过来看看-”阿缇娜进到屋里,见厅里没人,寻着声

    音来到了餐厅。

    “烈风,这位是——”

    程素素有些意外,没想到邵烈风今天还带着女性朋友,可是看那肤色,神情,不太像他女朋友,也正因为如此,才没有直

    接问。

    “妈,这是阿缇娜,之前救擎苍的那个女孩,阿缇娜,你吃早餐了吗?”端木艺心为妈妈解释道。

    “哦,阿缇娜小姐,你早餐吃了吗?”

    程素素并没有说什么,至于叶擎苍获救的过程,她听说了,就像邵烈风一样,端木炎和程素素夫妇很感激阿缇娜的照顾,

    但是救命恩人,他们也觉得说不上。

    如果不上看女婿对女儿还是那么好,他们都要怀疑在那三个月里,叶擎苍和眼前这个女孩是不是有关系。

    “谢谢阿姨,我已经吃过了,端木姐姐,有没有什么要搬的,我可以先搬到车上。”

    阿缇娜看着餐桌上的几人,感觉自己有点格格不入,显得很拘谨。

    “其实也没什么,你先到厅里坐会吧,我们快吃完了。”端木艺心起先,欲陪阿缇娜出客厅。

    “妈已经吃饱了,艺心,你多吃点,阿缇娜小姐,你到客厅先坐会吧。”舍不得女儿饿肚子的程素素,放下筷子道。

    “阿姨,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们不用理我的。”

    阿缇娜有些不好意思道,自己到客厅里了,只是同样也是坐立不安。

    “阿缇娜小姐,要喝点什么吗?”程素素再次问。

    “我不渴,阿姨,您不用理我,我坐会就可以了。”阿缇娜坐下道。

    “那你稍坐会,昊然和倾心应该快吃远了。”程素素点了点头,又回餐厅了。

    阿缇娜舒了口气,虽然这段时间,她已经很努力去适应了,但是在这里,她有着严重的自卑感,这种自卑是由内而外的那

    种,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在这里,在她们面前,她觉得自己都是个不起眼的小丑。

    “妈咪,你看阿缇娜怎么样?”

    程素素再回来的时候,端木艺心问道。

    “什么怎么样?能照顾擎苍三个月,应该还不错吧。”程素素就事论事道。

    “嗯,我上次和擎苍商量过,等擎苍出院后,如果阿缇娜愿意,那……”

    “艺心,昨晚我去见过擎苍了,他跟我说起过这事,他觉得你们之前讨论的方案并不是很好,不如回头你再和擎天他好好谈

    谈——”

    邵烈风打断叶擎苍的话道。

    “艺心,什么事?”程素素看着女儿,又看向邵烈风,似乎有些明白了,“女儿呀,你不会是打算让她住到我们家里来吧?”

    程素素很少用女儿这个称呼,用这个称呼的时候,就表示,她有很大的意见。

    “妈,我和擎苍都是独生子女,其实多一个——”

    “当然不一样。”程素素再次打断女儿的话,她知道女儿要说什么,但是她不想听,而且此时她的脸色很是凝重。

    “妈——你跟我到房间去说。”程素素神情不悦道。

    “妈——”

    “老婆——”端木炎错愕地看着妻子。

    “没事,我只是有些话要同女儿说,烈风,晚一点没关系吧。”程素素却严肃道。

    “没关系,游乐场也没这么早开门的。”

    邵烈风向程素素眨了眼,一个明了的眼神道。

    程素素本来只是有些担心,想着防患于未燃,但是现在看邵烈风那神情,觉得自己并没有多想。

    “阿姨,端木姐姐——”

    “阿缇娜小姐,你先坐一下。”程素素不给女儿开口的机会,牵着端木艺心的手进了房间。

    “妈,你这是做什么?”

    端木艺心看老妈那严肃的神情,有些不满,阿缇娜还在楼下等着,妈妈却神神秘秘,不知道搞什么。

    “艺心,妈不同意任何不相干的人住到家里来,这是我们的家。”

    程素素正色道,她不会容许任何隐患存在的。

    “妈,阿缇娜刚到中国,人生地不熟,除了擎苍,她也不认识别人,而且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太艰难,更何况,她的中文还不

    是很好,与人沟通就有问题-”

    “所以呢?你同情她是吗?女儿,你那么聪明,难道你就没想过?她为什么愿意来中国?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不好吗?在自己

    熟悉的人身边不好吗?为什么她要那么远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妈,我去过那个渔村,环境真得好差,就连上学这种最基本的——”

    “再差,那也是她的家乡,我们中国的古人说过一句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在你去接擎苍回来的时候,她大可以要

    一笔钱,就算我们不是大富之家,只要她开口,我们肯定会给的,有了钱她完全可以改善生活,并没有必要跟着来到中国。”

    程素素严肃地教训女儿,女儿是她教的,她的弱点,做妈妈的全都知道,心太软就是最要不得的一个弱点。

    “话是这么说,但她是擎苍的救命恩人——”

    “端木艺心,不要跟我说这种话,救命恩人,你是不是觉得应该以身相许,如果叶擎苍有那个意思,他可以滚,我们端木家

    ……”

    “妈,你说什么呢?其实擎苍也只是……”

    程素素看女儿竟然为那个阿缇娜辩护,心里更是不悦,再一次打断叶擎苍的话道:“不要跟我说其他的,你是我的女儿,我

    不容许任何可能伤害我女儿的人留在身边,艺心,这个女孩,要么回去,我们给她一笔钱,要么,自己自力更生,别指望着别

    人。”

    程素素脸色铁青道,她还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如果早点知道,也不至于等到现在再处理了。

    “妈,你想太多了,这也只不过是我和擎苍的想法,阿缇娜是否同意还不一定呢,别生气了,你为了根本没影的事生气,伤

    的自己,多不值呀。”端木艺心搂着妈妈的肩道。

    “艺心,任何时候不要小看了女人,这些,妈都是亲身经历的,如果不是那些血的教训,妈妈也不会只有你一个孩子,艺心

    ,总之,在这件事上,你听妈妈的准没错,妈妈不会害你的。”

    程素素抬手,抚着端木艺心的脸,眼里有泪光闪烁,端木炎能拿到诺奖,足以说明他的不平凡,年轻的时候,爱慕他的女

    孩子也是很多的,而且有很多都是他的学生,那个时候的端木炎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好,好,我听妈的,这件事,慢慢再说,你看看都这个点了,我们得出去玩了,要不然今天什么都玩不了,妈,这件事,

    你别担心,我保证你的担心不会成真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