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五七章 叶少将也会告状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郑兰妮因为叶擎苍的问题落荒而逃,其实这个问题不仅仅是端木艺心遇到,刚上班的时候,她也经历过,她想,不仅仅是她,

    每一个人可能都经历过吧,即使是今天已经升为主任或是更高级别的领导,他们肯定也经历过,这是每个身在职场的人都必经

    的。

    只是可能叶擎苍不明白,他是得天独厚的,再加上他所处的环境,根本不可能会遇到,也正因为如此,今天看到端木艺心

    这样才会心里特别的难受吧。

    回到办公室的郑兰妮陷入了自己的思索,了解的越多,心里压下的那份感情越强烈,很痛苦,明知道没有希望,可是却还

    在苦苦挣扎。

    叶擎苍的腿经过郑兰妮的按摩后,好多了,护士帮他打水洗漱后才离开。

    躺在床上,他想离端木艺心近一点,却又担心碰到她的腹部,因此保持着距离,只是紧握着她的手。

    这一夜,两人都睡得很熟,一直到第二天护士来做检查,都还没有醒来的。

    叶擎苍醒来后,见端木艺心还有睡,让护士动作小一点,直到早餐送来,他担心端木艺心饿着,才叫醒她。

    “老婆,吃点东西再睡,别饿着了。”

    “唉呀,八点半了,上班要迟到了。”迷迷糊糊的端木艺心习惯地看向手腕,而后惊叫。

    “老婆,慢点,慢点,今天周末,你休息的。”叶擎苍看端木艺心那快速的动作吓坏了,赶紧道。

    “周末吗?不对啊,我——”很显然,端木艺心的大脑还没有恢复正常的运作,可能还停留在昨天的手术中吧。

    “是啊,周末,我问过了,你今天不值班——”

    “是,但是昨天那个手术的病人,我必须去看看,还好,我昨晚睡在这里?”

    终于清醒了,端木艺心看着叶擎苍的病房,睡前的某些记忆这才慢慢回笼。

    “老婆,你怎么给我一种一孕傻三年的感觉,你昨天手术后太累了,陪我吃过饭,就睡了,别再想了,想知道昨天的事我告

    诉你。”

    叶擎苍唇角扬起,看到妻子迷糊的一面,感觉很亲切,甚至有一种,夫妻本就如此的感觉。

    “你昨晚怎么不提醒我,这样是违反规定的。”端木艺心脸微红,昨天下手术台后,是真的太累了,她对于下手术台后的记

    忆都很模糊,只记得叶擎苍在手术室外等着自己。

    “规定也是人定的,再说了,你为病患累成那样,有谁考虑过你的感受?有谁在乎过你身体是否承受得了,别再想那些了,

    慢点,先洗漱吃饭——”

    叶擎苍其实对端木艺心工作上的事了解的并不多,而且美国工作和这边不一样。他一直以为端木艺心像他妈妈一样,却忘

    记了一点,他妈妈和端木艺心是不一样的,外科医生和内科是完全不一样的。

    “擎苍,你需要起来吗?”端木艺心洗漱后,看叶擎苍靠在床上,过来问。

    “暂时不起,医生说坐在轮椅上对腿的恢复不太好——”

    “是的,瞧我,当真是一孕傻三年,那我打水给你洗漱-”端木艺心显得有些手中无措,醒来后,感觉总是不在状态。

    “已经洗过了,老婆,坐下,陪我吃饭吧。”叶擎苍拍了拍床道。

    “老婆,尝尝这鱼片粥,很不错——”叶擎苍说着很自然的舀了一勺粥送至端木艺心面前。

    “你吃,我——我自己可以吃。”端木艺心脸有些烫,护士还在旁边,这是病房又不是家里,感觉很暧昧,很不好意思。

    “哟,想不到我们高冷的叶少将竟然也有如此暖心的一面,端木医生,等叶少将出院,估计你就会成为全院女性的公敌了,

    叶少将这是随时随地的秀恩爱呀。”

    值夜班的郑兰妮下班后,本可以直接回去的,但是她心里有一种渴望,想再看叶擎苍一眼,不想却看到如此甜蜜的一幕。

    酸,一大早胸口酸得想死,她为什么如此犯贱,非要来这里找难受?明知道端木艺心达里,还要过来看他们秀恩爱,郑兰

    妮,你真贱——

    郑兰妮在心里怒骂自己,心在滴血,可是眼睛却移不开那张柔情满满的脸。

    这样的脸,是属于端木艺心的,这样满是柔情的黑眸也是独属于端木艺心的,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她就是很想撕碎端

    木艺心那害羞的小眼神。

    明明都已婚了,明明都生了两个孩子了,还跟小姑娘一样装羞涩,真特么恶心。

    此时,端木艺心在郑兰妮的眼里就是矫情的狐狸精,就是在她面前显摆。

    “老婆,我要吃鸡粥。”叶擎苍可不在意郑兰妮,如果不是昨晚他确实有错,通常情况下,他都会无视郑兰妮的,一如现在

    。

    “那我们换着吃。”端木艺心别扭道。

    “不要,老婆,你喂我吃。”郑兰妮眼里越是嫉妒,叶擎苍越是温柔,甚至向端木艺心暧昧的抛媚眼。

    “你看看,要是喜欢吃鸡粥,那我们换着吃。”端木艺心见叶擎苍坚持的眼神,知道若是不喂,这家伙一会只会更过分,可

    能在国内的人不知道,但是在美国的时候,她可是见识过叶擎苍有多‘厚脸皮’的。

    “郑医生,是不是要检查伤势,看复原情况?”喂了一口叶擎苍后,端木艺心将手中的粥放下,起身向郑兰妮道。

    “我已经下班了,只是来看看他这条腿废了没有,端木艺心,我觉得你最好劝劝他,如果他还要他的腿的话,最好在没有完

    全康复之前,不要再长时间坐轮椅,若是再有下一次,我想,没人敢再为叶少将做手术了。”

    郑兰妮无视叶擎苍警告的眼神,向端木艺心道,她就是要挑起端木艺心的罪恶感。

    “擎苍,你的腿有没有不舒服?”果然,端木艺心的脸色变了,昨天她出手术室的时候,叶擎苍就在医院,但是她却不知道

    叶擎苍在外面停留了多久,现在听郑兰妮这么说,她不禁后必。

    “没有,老婆,别听她危言耸听,我的腿一定会好的,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只会嫉妒别人幸福,来,再吃点。”

    叶擎苍毒舌道,而此时来看儿子的叶辰阳在病房外听着儿子的毒舌,彻底惊呆了,这还是他那个寡言少语的儿子吗?他竟

    然能说出如此损人的话,一点都不给情面,真是——

    “叶擎苍,我是不是危言耸听,你可以去问别的医生。还有,本小姐只是不想嫁,才不是你说的嫁不出去,你们要秀恩爱,

    别人管不着,但是请你们记住,这里是医院,是病房,不是你们家里,更不是你们的卧室。”

    郑兰妮说完,踩着高跟鞋气呼呼的离开了,每走一步,都叮叮的响,可见她有多气。

    “首——首长——”却在出病房的时候看到叶辰阳时,声音软了,整个人的气势也弱了。

    叶辰阳朝她点了点头,对于郑兰妮,叶辰阳的印象并不是很深,他今天来,只是想问医生叶擎苍的恢复情况,当然,他不

    会想着问郑兰妮的,他会直接问主刀大夫的。

    “爸,您来了。”端木艺心将手中的包子放下,起身迎叶辰阳。

    “你坐下,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先吃早餐,擎苍,我问了下程主任,你的腿恢复的不错,下周拆线后就可以做康复了,

    到时我让人先送你回部队,报个道,至于失踪这几个月的事,有时间你写个报告……”

    叶辰阳进来后,一一交代,弄得端木艺心走也不吃,吃不是。

    “知道了,爸,下次麻烦您来的时候,千万不要挑吃饭的时候,饿着我老婆不说,也饿着你孙子了,心儿,趁热吃,别管他

    。”叶擎苍将鸡粥端起,递给端木艺心道。

    “看到你很好,我就放心了,今天我去看昊然和倾心,就不留在医院了,艺心,有什么事让护士去做就可以了,你虽然是医

    生,但也是孕妇——”

    “老爸,等等,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叶辰阳要走的时候,叶擎苍突然道。

    “心儿——这鱼片粥凉了,有点腥,你帮我热一下好吗?”

    叶擎苍看着妻子道,本来也不是不能让端木艺心知道,但是以她的善良,肯定不会计较的,所以还是将老婆支开比较好。

    “好,那我将包子也热一下。”端木艺心不疑有它,当真拿着早餐出去加热。

    “臭小子,对自己老婆还玩心机,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么生气?”看着儿子的脸,叶辰阳神情凝重,能让儿子在意的事,恐

    怕不简单。

    “老爸,你知不知道昨天你儿媳妇被人欺负了?你知不知道你的小孙子差点就没了?”

    “什么?出什么事了?”叶辰阳一听,当真吓住了,虽然说端木艺心上班没多久,但差不多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就算不知道

    是他叶辰阳的儿媳妇,她还有端木炎那个诺贝尔医学奖的爸爸,谁敢欺负她?

    “事情大着了,爸,我看这医院里也要好好整顿了。”叶擎苍哼了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