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五十一章 我的男人我自己照顾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心儿(艺心)——”叶擎苍和邵烈风几乎同时唤道。

    “我睡不着,所以过来看看,擎苍,这会麻药的药效应该过了,是不是很痛?”

    端木艺心来到病床前,手探了探叶擎苍的额头,尽管她学的并不是骨科,但原理都差不多。

    “还好,明天我让他们帮我转病房,这样也省得你来回跑。”叶擎苍握住端木艺心的手,尽管刚才郑兰妮的说法,他确实觉

    得不错,但是既然心儿不同意,那便不必,无论如何,自己的老婆,他叶擎苍还是护得住的。

    “端木医生,你为什么觉得我方才的提议荒唐,你应该知道孙姨对你意见颇多,你现在有孕在身,而叶少将的情况,至少得

    一个月才能出院,后续还有复健,这段时间如果孙姨要做点什么,很容易的,比方说让你生气,你也是医生,你应该很清楚,

    孕妇最忌的就是动怒,这个孩子是你和叶少将都很期待吧,你也不希望……”

    “够了,不管发生什么,这都是我的事,郑医生只要做好自己职责之内的事就够了。”

    端木艺心深呼吸道,这是她自己的仗,她要自己打,外面有一个阿缇娜,她可不想再出现一个郑兰妮。

    “行,既然端木医生心里有数,算我多事了,目前叶少将的情况很好,那我先走了。”

    郑兰妮一个深呼吸后道,尽管她有自己的私心,但总得来说,也是为了叶擎苍和端木艺心考虑的,不过既然他们不领情,

    那也只好作罢了。

    “心儿,你不用担心,我妈那,这段时间我不会让她来医院的。”叶擎苍向端木艺心道。

    邵烈风虽然觉得自己这会在此有些多余,但又不想离开,他想知道端木艺心和孙淑敏的婆媳关系恶劣到什么程度,看看有

    没有她能帮得上忙的。

    “擎苍,你不用担心,为母则刚,妈那,我会小心的,我会保护好自己和孩子。”

    端木艺心此时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以前,在孙淑敏面前,她就没有软弱过,现在,孙淑敏有叶辰阳和叶擎苍的约束,相信

    也不至于太过分。

    “擎苍,艺心,我一直不明白,孙姨为什么会那么反对你们在一起?不说别的,艺心现在怀的可是她的孙子,她难道一点都

    不在乎吗?”

    邵烈风疑惑道,如果是他妈,要是知道有孙子抱,别说找麻烦了,肯定拿媳妇当皇后一样供着。

    端木艺心摇头,这也是她百思不得其解之处,似乎从一开始,第一次见面孙淑敏就不喜欢她。

    “我妈她就是更年期综合症,想太多了,心儿,都是我的错,我连自己的妈妈都说服不了,让你和孩子受委屈了。”

    叶擎苍看着端木艺心憔悴的容颜,越发的愧疚。

    “擎苍,你有没有想过,让阿姨出去旅行散散心,这样一来,你们养病的这段时间,也就不用担心她了。”

    邵烈风提议道,要说最好的办法,无异于孙淑敏不在a市了,最好出国玩上三五个月。

    “这办法是好,可那也得我妈愿意出去玩呀,不过,你这一说,到是提醒了我,如果我爸调到其他军区,那我妈肯定会跟着

    一起……”

    叶擎苍受邵烈风启发,觉得这个比出去旅行散心更好,而且一劳永逸。

    “擎苍,没关系的,人上了年纪,都希望跟儿孙多相处,你就别操这个心了,最多,我们让昊然和倾心每周都去陪陪妈,也

    许时间久了,妈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会有所改观呢?”

    端木艺心知道叶擎苍既然说了,肯定有办法,但军区首长的调动,又岂是那么容易,她不希望叶擎苍因为任何事触犯军纪

    。

    “话是这么说,可是昊然是个有主见的孩子,他和妈已经不止一次起冲突了。”

    叶擎苍叹道,他不是没想过这个方法,只是儿子虽然不大,却极有主见,而且很敏感,别说老妈那态度,只要她稍微说一

    点对艺心反感的话,儿子就会炸毛。

    “擎苍,这个交给我吧,虽然说昊然是个敏感的孩子,但是却也是极讲道理的,我相信他能做好的。”

    邵烈风接过叶擎苍的话道,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在目前来说,的确是好的。

    “烈风,那——”

    “明天我去幼儿园接昊然和倾心,你们不用担心,他们两很乖的,我很摆平的,这段时间,端木教授和程姨也挺辛苦的,就

    让他们也休息一下。”

    邵烈风主动道,别的事他帮不上忙,现在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夫妻俩都是病人,能做的就是帮他们照顾孩子了,毕竟端木炎

    夫妇年纪大了,精力有限。

    “烈风,那昊然和倾心就拜托你了,心儿,妈这段时间也累了,明天你跟妈说一下,让她也好好休息一下。”

    叶擎苍点头,腿部传来的疼痛,让他的说话越发困难,尽管转移注意力这方法够用,但这会一松懈下来,疼痛反而更加倍

    。

    “心儿,已经很晚了,你先回病房休息吧。”怕端木艺心看出自己异常担心,叶擎苍劝道。

    “我还不困,想多陪会你——”

    “就算你不困,宝宝也睡,烈风,你帮我送心儿回病房,你现在是孕妇,要休息好。”

    叶擎苍忍着疼痛道。

    “那好,擎苍,你好好休息,有任何不舒服都要跟医生说,我先回病房,明天再来。”

    端木艺心点头,起身由邵烈风送自己回病房。

    邵烈风和端木艺心一走,叶擎苍这才没有压抑,痛的脸都有些扭曲了。

    “叶少将可真疼端木医生,连疼痛都不让她知道,我一直想不明白,叶少将是怎么遇到端木医生的,按说叶少将在军中,到

    地方的时间少,而端木医生在医院,你们那来的时间谈情说爱。”

    端木艺心和邵烈风一走,郑兰妮就来到了病房,将叶擎苍的痛全看在眼里,对这个男人,她一直都很倾慕,只是现在,当

    这个男人的眼里满满都是别的女人时,心依旧很痛。

    “这就是缘份,这世上有日久生情,也有一见钟情,我对心儿,就是后者吧。”

    叶擎苍并没有拒绝回答,说说话,转移注意力,就没那么疼了。说到和端木艺心的相识,思绪不由回到了初识时,想到初

    识时的甜蜜,就连疼痛也忘记了。

    “叶少将知道为什么孙姨不喜欢端木医生吗?”郑兰妮在床前坐下了。

    她刚才回办公室,孙淑敏睡得很香,她有些后悔,如果当初没有听从孙淑敏的,今天她的情路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坎坷呢?

    “因为我妈看上了你?”叶擎苍并没有忘记妈妈喜欢郑兰妮,因此道。

    “不,其实对于孙姨来说,谁做她的儿媳妇,嫁给她的儿子,都是一样的,她在乎的只有一点,那就是儿子的态度,儿媳妇

    的态度——”

    叶擎苍皱眉,有些不明白郑兰妮的话,至少第一次端木艺心见妈妈的时候,态度很尊敬,说话也很有分寸,并没什么可挑

    剔的。

    “想你也不知道,因为你不是女人,我知道你从小不在孙姨身边长大,而孙姨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做为母亲,肯定想多亲

    近儿子,但是你们母子之间的感情似乎并没有那么好,可是你对端木医生不一样……”

    “我对自己的妻子好有什么不对?”叶擎苍有些不悦,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好是天经地仪的。

    “是没什么不对,但是你和孙阿姨之间肯定没那么亲昵,我敢肯定,你这些年很少主动打电话给孙姨,更别说在特殊的日子

    里给她买礼物,或是有时间的时候去看她……”

    郑兰妮每说一样,叶擎苍眉头就紧几分,郑兰妮说的这些他的确都没有做过,他是男人,又不是姑娘家,不可能像女孩子

    一样陪着妈妈逛街或是向妈咪撒娇,说说母女间的小秘密,他是男人——

    “呵,看叶少将的样子,就知道没做过,但是我敢肯定,这些叶少将都部端木医生做过吧,只要一有空,你肯定会打电话给

    端木医生,你肯定陪她逛过待,送过她礼物……”

    “那不一样,心儿是我妻子——”

    “有什么不一样,妈妈和妻子都是女人,女人都需要人哄,需要人陪,叶少将,你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但是你自问,你是

    个好儿子吗?”

    郑兰妮说得很严厉,其实这些话不应该她来说,但是叶擎苍是目前为止,她唯一爱的男人,在她的眼里,心里,叶擎苍是

    顶天立地的男儿,不应该被困在妈妈和妻子之间,他的目光应该更长远——

    “女人需要哄,但是……”

    叶擎苍很想说,妈妈有爸爸,但是细一想,或许爸爸也很少甚至没有陪妈妈做过这些吧,正因为爸爸没有做到,妈妈希望

    他这个儿子能做到吗?

    “其实说白了,孙姨就是嫉妒端木艺心,你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为什么到头来儿子却属于别的人女人,为什么儿子的眼里

    没有自己这个妈,有的却是别的女人?”

    郑兰妮每说一次,叶擎苍便在心里反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