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五十章 你这是职业犯罪

时间:2017-12-23作者:半杯咖啡

    这次孙淑敏并没有坚持留在病房,而郑兰妮在邵烈风的嘲讽下也离开了,孙淑敏紧跟着郑兰妮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兰妮,擎苍的腿真得没事吗?”孙淑敏始终还是担心儿子,心急地问道。

    “孙阿姨,叶少将的手术很成功,他的腿一定会恢复正常的,您不用担心,已经很晚了,孙阿姨要不先回去休息吧,今天我

    是值班医生,我会让护士照看好叶少将的。”

    郑兰妮一副医生对定性的姿态道。

    “兰妮,刚才邵烈风的话过分了些,你别放在心上,他毕竟只是一个外人,代表不了什么。”

    孙淑敏劝郑兰妮道,在她看来,任何一个女人都比端木艺心有资格成为她的儿媳妇。

    孙淑敏或许从来没有细想过为什么,其实端木艺心不管是家世还是医术,甚至是外在的条件,都是相当优秀的,当然,比

    端木艺心优秀的女生也不是没有,可能让孙淑敏觉得难以接受的便是叶擎苍对端木艺心的态度吧。

    看到儿子掏心掏肺的对一个女人,将她这个妈妈完全忽略,她心里就像一根刺,随着婚礼,孙子的事情,那一根刺就成了

    二根,三根,无数根,最后直接就成了一把钢刀,让她喘不过气。

    也正因为如此,她不惜一切要拔掉那些刺,那把钢刀,否则,她喘不过气,甚至有一种窒息的痛感。

    “孙阿姨,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叶少将和端木医生已经结婚了,而且此时端木医生还怀着身孕,你这样做实在是不太好,况

    且,叶少将爱着端木艺心,这一点就够了。”

    郑兰妮并不糊涂,虽然她已经三十多岁,也没交过男朋友,但并不表示她什么都不知道。

    叶擎苍对端木艺心的感情,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郑兰妮再喜欢一个人,再不堪也不会做小三的,叶擎苍再好,那也

    是别人的男人。

    “兰妮,你别怪阿姨多嘴,我觉得我家擎苍并不是真得喜欢端木艺心,你看,他都失忆了,如果真喜欢一个人……”

    郑兰妮看着孙淑敏一张一合的嘴,在心里苦笑,是啊,叶擎苍是不喜欢端木艺心,他只是爱端木艺心,如果连失忆,都还

    那么在乎一个人,还不算爱,那算什么。

    “兰妮,你有没有听我说?”见郑兰妮唇角尽是苦涩的笑,孙淑敏拧眉,她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郑兰妮还不行动,那她只

    能另觅良媳了。

    “孙阿姨,我当然听到了,但是叶少将现在是病患我是医生,我们只是医患关系……”

    “这正是机会啊,擎苍的伤至少也要养一个月左右吧,加上复健,时间更久,都说日久生情,而且你们天天在一起,我就不

    信擎苍不会动心,况且,你长得并不比端木艺心差。”

    孙淑敏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郑兰妮并不比端木艺心差,郑兰妮听得都有些烦了,但不管怎么说孙淑敏是长辈,而且也算

    是曾经的上级,她不能直接赶人。

    “孙姨,我——我尽力吧。”

    为了打发孙淑敏,郑兰妮不得不敷衍道。

    “那就好,那就好,兰妮,擎苍刚才生气了,今天晚上,我不方便过去,你这里可以休息吗?”

    孙淑敏想着趁着今晚多开导开导郑兰妮,医生和医患又不是没有过前例。

    “好的,阿姨请便,我还要去查房,先去忙了。”

    郑兰妮可不想一晚对着孙淑敏这个‘神经病’,一开始的时候,得到孙淑敏的喜欢,郑兰妮是很喜欢,但是现在,在她看来,

    孙淑敏就是一个神经病。

    都过去这么久,叶擎苍和端木艺心都结婚了,可她呢?还是发了疯的要拆散儿子和儿媳,她是听说过恶婆婆,也在影视剧

    中看到过,当时只觉得好笑。心想,现在又不是古代,一个婆婆而已,不理就是了,却没想到当自己真得看到后,才知道这恶

    婆婆有多可恶。

    现在,她还真是有些同情端木艺心,怀着身孕还要天天受着恶婆婆的气。

    孙淑敏不想再去叶擎苍的病房,但郑兰妮是医生却不能不去,而且今天晚上是手术后的第一晚,很重要。

    “你还来干什么?”听到脚步声,邵烈风看到郑兰妮,脸色立时变了。

    “我是医生,医生来看病患需要理由吗?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职责所在。”郑兰妮上前查看了叶擎苍的情况后并没有立

    即离开。

    “那现在查看完了,你可以离开了。”

    邵烈风沉声道,尽管叶擎苍没有说话,但他却是清醒的,这么做也是叶擎苍的意思,他和叶擎苍是兄弟,当然知道叶擎苍

    在想什么。

    “本来我是要走的,但是你这么说,我反而不想走了。”郑兰妮说着走近病床,看向叶擎苍。

    她是知道叶擎苍现在病了,最好是让他好好休息,不过看他那样子,恐怕也休息不好,不如将话说清了,也免得以后天天

    都要面对。

    “你——郑兰妮,你不要太过分,你是医生,又是军人,职业犯罪这个罪名你承担得起吗?”叶擎苍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无

    法忽略他语气中的冷决。

    “叶少将这罪名按的可真大,那我看我还是不要说了,孙阿姨这会在我那休息,本来……”

    听到孙淑敏在郑兰妮那,邵烈风的脸色变了。

    “说——”叶擎苍一个简短的说字,似是耗了不少气力,脸色有些苍白。

    “叶少将,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站在这惹你生气,但是你既然那么在乎端木艺心,必定不想她生气,而依你的情况,肯定

    还要在医院里住上一段时间……”

    “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实在是郑兰妮话太多,就连邵烈风都沉不住气了。

    “她让利用医生和患者的关系,近水楼台-”

    “滚——”

    不待郑兰妮再往下说,叶擎苍吐了一个‘滚’字。

    “叶擎苍,看你这么生气,我觉得我的决定是对的,有这样的一个妈妈,确实很让人为难,不过你——叶擎苍,你先别生

    气,冷静下来,听我说,我虽然喜欢你,但是我郑兰妮也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人,更做不出那种没脸没皮的事-”

    看叶擎苍情绪不对,郑兰妮怕他气得病了,因此赶紧道。

    “擎苍,你冷静一点,先让她将话说完。”

    邵烈风也担心,但是郑兰妮这个医生在这,所以这次并没有让人滚,而是安抚叶擎苍。

    “叶少将,你也看到了,孙阿姨是一门心思要扩散你和端木艺心,而现在端木艺心正怀孕,就我所知,她的胎相一直不太好

    ,如果每天都有这些闹心的事,就算孩子没事,大人也很容易有抑郁症,而患抑郁症的人,会做出什么,你们一般人是很想象

    的,产前抑郁症的病人,严重的会有自杀倾向,而产后……”

    “不要再说了,说说你的目的。”邵烈风打断了郑兰妮的话,郑兰妮是医生,端木艺心也是,她自然也知道。

    “孙阿姨是叶少将妈妈,很多事情很多话,叶少将不方便说,而端木艺心是儿媳妇,自然也不方便说……”

    “说重点。”叶擎苍懊恼道,只是声音比刚才更小了。

    “孙阿姨现在处于半退状态,换句话说,她有很多时间,可以成天来医院膈应端木艺心……当然,我相信叶少将会说,你可

    以不让孙阿姨来医院,但你不见她,端木艺心能不见吗?”

    叶擎苍和邵烈风都沉默了,毕竟郑兰妮说的在理,端木艺心就算再怎么生孙淑敏的气,再怎么恼她,看在叶擎苍的面子上

    ,都不会做出赶人的事。

    “所以,我在想,要杜绝孙阿姨这种找麻烦的心思,最好就是你我配合,当然,你可以选择让端木艺心知道……你别以为我

    想趁机接近你,实在是孙阿姨太烦了,待这次的事了,我会找个适合自己的男朋友……”

    郑兰妮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也是她给自己的最后时间,她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个男人身上,更不想做另人讨厌的女人。

    “不行,你这样难免会做出一些亲昵的举动,如果让艺心看到,你让她……”

    “所以叶少将可以提前跟她说,我相信同孙阿姨的胡搅蛮缠相比,这对端木艺心来说不算什么,况且,那些只是假象,就算

    我有什么想法,叶少将也不会答应的吧。”

    说出来后,郑兰妮觉得轻松好多了,就好像一直压在心里的那块大石突然间被挪走了。

    “郑医生,你是医生,擎苍只是病患,为什么要答应你如此荒唐的事?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屋里三人正说着,病房的门

    被推开了,进来的正是端木艺心。

    她因为放心不下,睡不着,因此便过来了,没想到一来便听到郑兰妮‘自作多情’的计划,她不否认,郑兰妮想帮她和叶擎苍

    ,但同是女人,她更能明白郑兰妮的心思,她敢肯定,郑兰妮绝对是有私心的,想利用这样的机会接近叶擎苍,而她端木艺心

    ,绝对不会给任何别有用心的女人靠近她丈夫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