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四十章 擎苍,你忘了我们母子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端木艺心没有和叶擎苍视频,尽管叶辰阳有提议,但是端木艺心拒绝了,她是他的妻子,她不想对着死板的屏幕说话,她要站到他的面前。

    面对端木艺心的支持,叶辰阳点头答应了,尽管只是去见叶擎苍,但摩加迪沙并不那么平和,况且端木艺心有孕在身,叶辰阳还是指派了一个特别小组护送端木艺心前往摩加迪沙,除了护送,当然还要平安的将儿子带回来。

    目前叶擎苍在那边的消息或许还没有走漏,但是他们的人去了,难保某些别有用心的组织不会发现,因此,这个小组除了护送端木艺心,还兼有保护叶擎苍回来之责。

    端木艺心出发前,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后就上飞机了,前往摩加迪沙的途中,端木艺心想了无数种可能,可是怎么也不明白叶擎苍为什么会失忆。

    如果只是失忆,那还没什么,她担心除了失忆还有别的,尽管传过来的相片中人有些许的变化,但端木艺心绝对不会认错的,她肯定那个人是叶擎苍。

    这一路上,端木艺心就在各种推测中度过,等到下飞机时候,依旧没有头绪,下飞机后,负责保护端木艺心的几位特种兵见她面有倦色,有些担心。

    “叶夫人,要不我我们今天就在摩加迪沙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找叶少将吧?”

    端木艺心抬头看了看天,现在是中午,这个时候休息,到时天早上,差不多二十多个小时,太久了,她想早点看到叶擎苍。

    “现在离擎苍在的地方还有多远?”端木艺心问道。

    “坐车的话,天黑的时候应该能到,只是叶夫人,您是孕妇,刚经过长途飞行,如果再坐车,您的身体能吃得消吗?”

    同行的女兵道,叶辰阳考虑到这一路上可能发生的情况,因此特意派了名女兵,方便照顾端木艺心。

    “我没事的,我在车上休息一样的,我们出发吧。”

    端木艺心一听,今天晚上就能见到叶擎苍,当即就拒绝了休息的提议,要起程赶到渔村。

    “那好,叶夫人,如果有不舒服,您一定要说。”

    “好的,小夏,你们还是叫我名字吧,叶夫人听着很别扭。”端木艺心向女兵道。

    尽管在飞机上的时候,端木艺心听他们称呼过自己‘叶夫人’,但是这会他们唤的太频繁,端木艺心很不适应。

    “您本来就是叶夫人,况且叶少将失忆了,如果唤你的名字,万一叶少将连您也不记得了呢。”女兵笑了笑,其实她也觉得挺别扭的,但端木艺心已经嫁给叶擎苍了,原本便是叶夫人。

    “那好吧,我们出发吧。”

    端木艺心点了点头,反正也只是个称呼。

    上车后,端木艺心有些不舒服。坐飞机的时候还好,这会坐车,感觉特别的压抑,甚至有些胸闷。

    好在已经过了孕妊初期,除了累一点,并没有不适,胎儿也好,只是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竟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被叫醒了。

    “到了吗?”醒来后,看着车内一片黑,就连外面都是黑的,端木艺心本能地问道。

    “快了,根据战友发来的定位,前面不远就到了,您先喝点水吧。”小夏说着将车内的灯打开,指着前方道。

    “谢谢,幸好这一路上有你们。”

    端木艺心接过水,喝了些,在车上睡了会,感觉好多了。

    又过了一刻钟,他们终于到了小渔村,到村口的时候,之前找到这边的同事已经在这等着。

    “程寅,这位是叶夫人,叶少将没来吗?”

    “我们等到了再说吧。”程寅看向端木艺心,并没有多说。

    二分钟后,车子停下了,小夏先下车,而后过来搀扶端木艺心。

    “谢谢,腿有点麻,得先靠你身上会。”可能坐太久了,端木艺心感觉两条腿特别麻,不得已,只好靠在小夏身上。

    按说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人应该听到了,端木艺心看向房子,她以为叶擎苍会出来的,可惜她失望了,门前并没有任何人。

    “程寅,叶少将不在吗?”小夏是女人,通常女人比较了解女人,这会没看到叶擎苍,她也有些不舒服,因此问道。

    “在的,我们进去吧。”程寅看着屋子道,叶擎苍是在,他们也跟叶擎苍说过,只是叶擎苍依旧有些不太相信。

    “我已经好些了,我们进去吧。”端木艺心没再说,扶着小夏望屋里去。

    屋内

    叶擎苍其实已经听到汽车的声音,知道自己的妻子要来,原本他是没什么感觉的,毕竟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这会听到外面的声音,还是有些不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胸口竟然还酸酸的。

    之前,尽管端木艺心没有和叶擎苍视频,但是却将他们结婚的相片,一家人的相片都发到了程寅的手机上,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两个孩子,还有他的妻子。

    他到真希望自己是他们说的那个男人,那么幸福的一家,可是他又怕,怕自己不是——此时的叶擎苍心情是忐忑的,既将见到‘妻子’应该高兴才是,可是看着自己的腿,莫名的烦躁。

    “擎苍——”端木艺心进到屋里,昏黄的灯光下,叶擎苍坐在床上,只一眼,端木艺心便确定那个人就是她的丈夫,当叶擎苍抬头看过来的时候,一直隐忍着的泪夺眶而出——

    叶擎苍心一紧,站了起来,可是却没有走过去,也没有回应。

    “叶擎苍,我是端木艺心,是你的妻子,你不认识了吗?”端木艺心颤声问,她没想到去美国四年,叶擎苍没有忘记她,现在仅仅三个月,叶擎苍却将她忘的一干二净。

    “端木艺心,艺心——心儿——”叶擎苍念着端木艺心这个名,而后的艺心,心儿,很自然的就脱口而出,当心儿这个称呼从自己嘴里发出,叶擎苍自己都怔住了。

    “是的,在家里你都是唤我心儿的,擎苍,你想起了!你真得想起来了——”泪水中带着微笑,端木艺心走向叶擎苍,上前抱住了他。

    叶擎苍微愕,看着胸前的那颗黑色脑袋,感觉那双柔软的小手搂着自己,心暖暖的,大手仿若有自己的意识,张开,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

    “心儿,你是我的妻子——”

    叶擎苍闭上眼,脑中有一些画面快速的闪过,只是太快,快得他抓不住,但是此时,怀中这具柔软的身体让他有一种很舒服,很甜蜜,很满足的感觉,他知道这真得是他的女人。

    “擎苍——呜呜呜——这么久了,你为什么不回家?你怎么可以忘记我,忘记孩子,呜呜呜——”得到叶擎苍的回应,端木艺心哭得更凶,就连一旁的小夏都酸酸的,她向几位战友打了个眼神,几人默契的离开了。

    正准备关上门的时候,房子的女主人却回来了。

    “阿海——”女孩唤着叶擎苍在这的名字,小夏不客气将她挡下了。

    人家夫妻团聚,她掺合什么,再说了,那是叶擎苍,他们的叶少将,并不是什么阿海。

    “你们干什么?”女孩不满小夏,不悦道。

    尽管她知道那些人是来找叶擎苍的,也知道叶擎苍会离开,但是她并不知道叶擎苍有妻子,这几天,虽然程寅他们在这,但是他们说的话,女孩听不明白。

    “程寅,你翻译给她听,告诉她,里面是叶少将的妻子,就算她救了叶少将,我们可以给她报酬,但是她最好不要有别的想法。”女人的直觉告诉小夏,眼前这个女孩对叶擎苍有想法,因此,小夏不客气的让程寅翻译给女孩听。

    “小夏,她是救叶少将的,这段时间叶少将受伤都是她在照顾,可以说她是叶少将的救命恩人……”

    “只是救命恩人吧?程寅,这几个月,叶少将没有跟她发生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吧?”看程寅那表情,小夏天不得不问。

    这次不光程寅,其他几位男性战友也是一愣,好半晌才失笑道:“小夏,你还真是——你想太多了。”

    “什么叫我想太多了,是你说得不清楚好不好?救命之恩虽然无以为报,但我们必须物质化,我想在这个地方,给他们适当的报酬更合适。”

    小夏扫了下屋内道,这个小渔村的条件可不是一般的差。

    “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也许会有不……”

    “聂卫平你打住,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叶少将不是那种男人,你们还真是——等着吧,看刚才叶少将的神情,就算失忆了,他应该也会听叶夫人的,你们一个个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小夏打断战友的话,这些男人,还真是能想入非非。

    “呵呵,小夏,你还真是彪悍,幸好叶夫人的性格不像你,要不然,估计会吓跑失忆的叶少将。”程寅笑着道:“其实你们都想多了,叶少将受伤后,一直在这养伤,由于少将没有证件,而且这里的医疗条件极差,半个月前,叶少将才能下床,而且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回国后,估计要重新做检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