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三十九章 那是我丈夫,我非去不可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坐在那,看着两个男人,听着他们说自己的事,眉头也越拧越紧,他是军人?对于这一点,叶擎苍却并没有怀疑,可是当他们说到他有妻儿的时候,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叶擎苍对面的两个男人说着竟停下了,愣愣地看着他。

    “继续啊,我知道我有父母,有妻儿,那你们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是怎么出事的吗?难道是执行任务出事的?”

    “这个——”

    “叶少将,还是由我来说吧,您三个多月前,您大婚,您是在度蜜月的途中发生意外的……”

    “等等,你们不是说我有一对三岁多的儿女吗?那我不是应该三四年前就结婚了吗?为什么却到现在才结婚?难道我离过婚?这次是二婚?”

    两个大男人尴尬地看着叶擎苍,婚姻,感情,属于个人问题,他们并不清楚,因此,这会还真被问住了。

    好一会,左边的男人道:“叶少将,我们知道您有很多的疑问,等回国后,见到夫人,您可以再细细地问,毕竟您出事的时候,正在度蜜月。”

    “你们的意思是现在跟你们走?”

    叶擎苍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眉头并没有舒展,尽管,他能听明白他们说得话,尽管他们手中有他的相片,的确很帅,但是他不太确定,因此并没有立即答应。

    “这样吧,容我再考虑考虑,看能不能想起一点什么?”

    “叶少将,您的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先回国,重新接受治疗。”看叶擎苍走路一瘸一拐,奉命来找叶擎苍的两位军官,真得很担心。

    那么天才的叶少将,那么年轻的叶少将,可千万不能落下残疾。

    可是不管他们说什么,叶擎苍并没有随他们回去,不得已,他们只得上报,这才有了叶辰阳和叶擎苍视频。

    “叶少将,我们可以和叶将军视频通话,看到叶将军,您或许能想起点什么?”

    叶擎苍看着两个男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听着两人说的,他当真希望自己就是那个叫叶擎苍的男人,可是又觉得不大可能,三个月,既然他的父亲是将军,既然他是少将,为什么这么久他们才找过来?

    “擎苍,都三个月了,你是不是应该回家了?艺心怀了身孕,你这个做丈夫的,做爸爸的,难道不打算回来吗?”尽管叶辰阳已经知道儿子失忆了,但他有些不能接受,此时板着脸,也是希望能帮儿子恢复记忆。

    “艺心?你说的艺心是叶擎苍的妻子吗?她怀孕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艺心这个名字,叶擎苍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可是怀孕了,他脑袋有些乱,不是说他已经有一儿一女了吗?不是说他出事的时候才结婚正在度蜜月吗?不敢当孕,怀孕,他的妻子怀孕了……

    突然叶擎苍抱头,脑袋很痛,像是有人拿着锥子在脑袋里扎,痛得冷汗直冒。

    “混蛋,你可以忘记我这个爸爸,可以忘记自己的身份,但是你怎么可以忘记自己的妻子,儿女,叶擎苍,我命令你,立即回来。”叶辰阳对着儿子命令道。

    好半晌,叶擎苍才站起来,此时他的,脸上全是汗水,头发都被汗水浸透了,可以想象他的头有多痛。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我父亲,不是你说了算,实际上,我对你的话挺反感,还有你这个人,我在想,你会不会是我的敌人假冒的,也许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

    叶擎苍的话将叶辰阳气个半死,他这个老子竟然成了儿子的敌人,很好,这个臭小子,等回来,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叶擎苍,你给我闭嘴,现在,立即,马上给我回来,不管你有什么疑问,回来再说。”叶辰阳气急道,尽管他知道不应该跟生病的儿子怄气,可是这臭小子当真气死人,那样的话竟然说得出口。

    “要我去你哪?”叶擎苍唇角微扬,笑着道:“简单啊,你们不是说我有妻儿吗?那让我见见我的妻儿,只要我能认得他们,我二话不说立即回去。”

    “混蛋,叶擎苍,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气死你爷爷,不是跟你说了吗?艺心怀孕了,需要静养,你这樇样子,万一将她气出个好怎么办?蓝廷,赵如海,无论如何,你们要将他带回来,如果他不配合,你们……”

    “哟,恼羞成怒了,怎么着?你们还想绑架不成?尽管试试,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不等叶辰阳说完,叶擎苍即嘲讽道。

    “混蛋,你给我等着——”叶辰阳气得牙痒痒,不过却当真拿这个失忆的儿子没办法。

    毕竟此时的叶擎苍并不在国内,其二,他们也不能真得直接将人敲晕带回来,儿子只是失忆,并不是废物,他敢肯定,如果硬来,蓝廷和赵如海肯定不是叶擎苍的对手。

    和叶擎苍无法沟通,叶辰阳曾想着打电话给端木艺心,想着让他和叶擎苍视频,儿子既然那么在乎端木艺心,也许看到她就想起来也不一定。

    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以刚才他和叶擎苍对话的情形看,端木艺心如果跟他视频,很有可能会被他气着,别的都好着,万一伤到肚子里的小宝宝怎么办?所以,无论如何叶辰阳是不会让端木艺心和叶擎苍现在视频的。

    纠结了一晚上,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被事情绊住了,原本想着跟端木艺心说的事,也就给忘记了,直到端木艺心打电话来。

    “艺心,我这会有点事,我让人去接你过来,我们再说好吧。”

    虽然叶辰阳手上有事,但是昨天答应端木艺心的事没忘,因此,还是接了端木艺心的电话。

    当叶辰阳派的车到端木家的时候,端木艺心已经收拾好了,她决定要亲自去接叶擎苍,她隐隐觉得有什么事发生,否则叶辰阳必定不会要她过去,只需跟她说叶擎苍很快回国就可以。

    当端木艺心到达司令部的时候,叶辰阳这边正好忙完。

    “艺心,你来了,宝宝乖不乖?你的身体可还好,我看你脸有些白,要不要到医院做个检查?”

    叶辰阳看到端木艺心那气色,有些担心,知道她必定是昨晚没睡好,可是这样的端木艺心让他很不安,也很犹豫。

    “爸,我没事,擎苍回来了吗?”端木艺心摇头,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了,她不能让孩子有事,所以她只得尽可能的控制着脾气。

    “还没有,艺心,擎苍——”叶辰阳看着端木艺心的小脸,突然有些不忍心说,也不想再说。

    “爸,我是擎苍的妻子,不管他发生什么,我这个妻子都有权知道。”

    看叶辰阳那般犹豫,端木艺心蹙着眉道。

    “好孩子,我知道应该告诉你,可是你现在……”叶辰阳看着端木艺心的腹部,他担心,怕端木艺心承受不住打击再次发生意外。

    他问过妇科医生,虽然说端木艺心此时胎气很稳,但这一胎来得特别艰辛,他真怕再出什么意外。

    “爸,我没事的,您不用担心,昨天我已经看到擎苍的相片了,最坏也不过如此了。”端木艺心深吸了口气道。

    “好吧,艺心,昨天我和派过去的蓝廷视频了,准确的说我是和擎苍视频了,可是那小子,那小子他——”

    尽管叶辰阳有心里准备,但是真要让他亲口说出来,他还是有些开不口,尤其是在亲家亲家母面前,他觉得端木艺心没有那么快认输。

    “爸,您说,我承受得住,只要他还活着,天大的事我也能扛下来。”端木艺心的右手小心的放在腹部,和孩子做着无声的交谈。

    “擎苍可能失忆了,他连我这个父亲都不认识,可以说,但凡我们派过去的人,他都不可能认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想着,要不要让你去接他,他想不起我这个父亲,因此,我打算给他点教训。”

    一听叶辰阳说起教训,端木艺心就怕了,尤其担心再发生上次的情况。

    “爸,擎苍现在在哪?请您告诉我,我去接他,我是医生,我去正合适。”端木艺心一听,更是恨得立即飞到叶擎苍身边。

    叶辰阳却有些担心,自己的儿子,他最清楚,原本那小子就不是个听话的主,再加上现在那种情况,他真怕儿子一不小心伤害了端木艺心。

    看着端木艺心,叶辰阳纠结道:“咳——艺心,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得为肚子里的那个考虑考虑,要不我让人直接将他打晕带回来。”

    “谢谢爸的关心,我会照顾好孩子和自己的的。”端木艺心再一次坚定道。

    “艺心,你想好的,真得要去?要知道那里并不是国内,而擎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擎苍,万一他说话气着你了,动了胎气怎么办?那里的医疗情况并不好……”

    叶辰阳看着端木艺心,其实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既然走到这一步,端木艺心自然是做足了准备的。

    “那好吧,你回去收拾一下,如果擎苍真得对你动粗什么的,你千万不要客气,你是他的妻子,那混小子不能借着失忆伤害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