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叶将军的一个耳光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因为有了孩子,端木艺心总算有了点生的气息,为了孩子,尽管吃不下,但是她每天都要逼着自己吃点东西,只希望孩子能好好的。

    尽管如此,但端木艺心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叶擎苍那边到现在也依然没消息。

    “妈,我想出院,好久没有看到昊然和倾心了,我想回家。”

    一个月了,这一个月端木艺心度日如年,每天盼着听到叶擎苍的消息,但每一天都失望,现在,她已经不去想了,此时,她想的最多的反而是孩子。

    现在,端木艺心只坚守着一个信念:孩子都能在,叶擎苍一定不会有事的。

    “艺心,妈也希望你回家,但是医生说你的情况还不太稳定,再调养一下。”

    程素素心疼女儿,她害怕,怕女儿有个闪失,现在孩子就是女儿的命,孩子若没了,那女儿也就可能没了。

    “妈,我会小心的,咱们家全是医生,我还能让自己有事吗?”

    端木艺心手抚着腹部,她会特别小心。

    “那我去问下医生,如果医生同意,我们就回家。”程素素看着女儿,迟疑了会道。

    医生正在跟程素素说端木艺心的情况。

    “医生,我家艺心要回家,她现在这情况能回去吗?”

    “端木夫人,其实少将夫人是可以回去的,端木教授,还有叶夫人自己都是医生,尽管不是妇科的,但是要注意的事项,他们都清楚的,只要自己小心点,不会有事的,这一个月来,您也看到了,尽管她每天都很配合我们,但是情况并不乐观,说起来,最主要的还是心态,也许回到家里会好些……”

    程素素听医生这么说,也就去给端木艺心办出院手续,端木艺心躺在病床上等着。

    “妈,可以回去了吗?”听到推门声,躺在病床上的端木艺心抬起头,正准备撑着下床,不想进来的却是孙淑敏。

    “端木艺心,我儿子呢?你将我儿子怎么了?”

    原来,叶擎苍出事后,叶辰阳并没有跟妻子说,孙淑敏并没有多问,一来,知道儿子还在生她的气,二来,叶擎苍和端木艺心结婚后便去度蜜月了,她也就没在意。

    但是现在离叶擎苍和端木艺心结婚已经两个月了,孙子孙女也都上幼儿园了,孙淑敏想看看孙儿,因此在幼儿园门前守株待兔,结果看到接孙子的既不是儿媳妇,也不是端木炎夫妇,当即就拦下了。

    接昊然和倾心的是端木炎的学生,对于端木艺心和孙淑敏婆媳间的事并不清楚,因此不小心说漏了,孙淑敏一听端木艺心在医院,心下疑惑,说要去看看端木艺心,因此跟着两个孩子上了车。

    结果在路上从两个孩子那里听到儿子一直没回来。

    孙淑敏一开始是乐的,以为儿子和端木艺心闹别扭了,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因此立即打电话给叶辰阳。

    叶辰阳最初是隐瞒的,后来经不住妻子的一再电话骚扰,这才将儿子的事情说了,孙淑敏一听,炸毛了,儿子没了,当即就冲到了医院。

    原本孙淑敏便是医院的医生,因此一问,便来到了端木艺心的病房。

    “妈——”端木艺心微愕之后喊了声妈。

    “端木艺心,不要跟我套近乎,我儿子呢?你是怎么害我儿子的。”

    孙淑敏上前,拽着端木艺心的胳膊,端木艺心坐了起来。

    “妈——”端木艺心无法反驳,在她心里,她也认为是自己害了叶擎苍,如果她没有要上军舰,没有要出海,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

    “端木艺心,我说了,不要叫我妈,你还我儿子——”

    孙淑敏本来就压着一肚子的气,这会想着儿子没了,这个儿媳妇也就什么都不是了,当即就跟端木艺心发飚。

    “擎苍不会有事的,他会回来的——”

    端木艺心声音哽咽道。

    “端木艺心,你这个扫把心,自从认识你,我儿子就没好过,先是因为你去维和,现在又出事……从今天起,你跟我们叶家再没有任何关系,两个孩子,我要带走。”

    此时的孙淑敏恨不得将端木艺心吃了,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最年轻的少将,就这么没了,她恨呀,可是儿子已经没了,她又不能再生了,因此,无论如何要将孙子要回来。

    “孙淑敏,你什么意思?擎苍还没回来,你就来糟贱我闺女,抢我外孙,你还是人吗?”

    程素素刚为端木艺心办好出院手续,正准备来收拾东西,没想到却听到孙淑敏来欺负女儿,因此吃着就进来了。

    “你女儿害死我儿子,我这个做妈的还不能为儿子讨个公道吗?端木艺心,你还我儿子——”孙淑敏拽着端木艺心,要她承诺将昊然给她。

    “孙淑敏,你放开我女儿——”程素素见孙淑敏要将女儿拽下床,吓坏了,上前急拦。

    现在端木艺心这情况,如果真被孙淑敏拽下来,那孩子肯定保不住了。

    “程素素,你滚开,都是你教的好女儿,我好好的一个儿子就这么没了,你们得还我一个儿子——”孙淑敏死拽着端木艺心不松手,程素素害怕,又拽着孙淑敏的胳膊,因此,这三人之间一时间形成了僵局。

    “孙主任,少夫人身体不好,您快松手——”护士拿药进来一看这情况,吓坏了,赶紧上前劝道。

    程素素看女儿脸上血色全无,吓坏了,赶紧松开程素素,去抱女儿。

    “孙淑敏,你放开我女儿,你快放手,要是我女儿有个闪失,我跟你拼命。”

    程素素去拨孙淑敏的手,这个狠毒的女人,指甲都掐进她女儿的肉里了,还不松手。

    “孙主任,您快松手,少夫人现在身体真得很差,稍有闪失都会——”

    “闭嘴,她是什么少夫人,只要我孙淑敏一天不同意,她都没那个资格嫁入我们叶家——”

    “孙淑敏,我儿子和叶擎苍可是领证了的,你松手,你再不松手我不客气了。”程素素看孙淑敏那暴着青筋的手,低首咬了上去——

    “啊——程素素,你这泼妇——”孙淑敏吃痛,可是却依旧不肯松开,只想抽回手,不想这一拉,反而将床上的端木艺心拽了下来。

    “啊——不要——”护士手上的药一扔,上前抱住了端木艺心,如此一来,端木艺心总算没有被拽下来,但半个身子却被拽了出来,腹部正压在床沿上。

    “孙淑敏,你干什么?”叶辰阳的喝声,像一道惊雷,两个老太太同时松开了手。

    “少夫人?少夫人——医生,医生——”

    端木艺心突然间晕了过去,护士大叫道。

    “艺心,艺心——孙淑敏,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不放过你——”程素素吓坏了,看着医生进来为女儿施救,她的一颗心都碎成了粉。

    “叶辰阳,你们滚,我女儿失去了丈夫,难道就不心痛,不难过,你们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擎苍现在生死未卜,艺心在病床上,你却来伤害我女儿,抢孩子,孙淑敏,你还是人吗?你知不知道我女儿正怀着身孕,你知不知道她这一胎多凶险,你滚,你滚——”

    程素素哭得泪人似的,都是这个老女人,从一开始就是这个女人从中作梗,如果不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两个孩子至于这么艰辛吗?

    “叭——”一记响亮的耳光夹杂在程素素的哭泣声中。

    “叶辰阳——你打我?”孙淑敏手捂着脸,眼含着泪看向自己同床共枕三十多年的丈夫。

    “你们走——出去——求求你们,不要再伤害我女儿了好吗?叶将军我求您了,我给您跪下,求求您放过我女儿——”程素素哭着,当真朝叶辰阳跪下了。

    “端木夫人,您别,艺心不会有事的,我们这就出去——”

    叶辰阳说着,一手指着孙淑敏,将她拖出了病房。

    “放开我,叶辰阳,你跟你儿子一样,鬼迷心窍了,现在儿子没了,你不找儿子,却来看这个小狐狸精,你——”

    “闭上你的臭嘴,孙淑敏,别逼我,擎苍出事,这是谁都不想的,我们难过,那你有没有想过艺心,那孩子不但要承受失去丈夫的痛,还要承受怀胎的艰辛……”

    叶辰阳将孙淑敏拽到了杂物间才松开,尽管这里是医院,但是他并不希望被人看到,或是听到。

    “怀孕了?叶辰阳,你确定端木艺心怀孕了?儿子都失踪了,她还能怀孕,她是圣母……”

    “你说够了没有,我就不明白,端木艺心到底哪里碍着你的眼了,你非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她,如今,她都嫁给擎苍了,你还要鸡蛋里挑骨头,儿子失去心上人,孙子,孙女没有妈妈,你心里能舒坦吗?孙淑敏,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成这样了?”

    叶辰阳失望地看着老妻,曾经那个贤惠的女人到哪里去了,当年那个温婉大方的女人怎么突然就变得发此尖酸,刻薄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她——端木艺心配不上我儿子——”孙淑敏满是委屈的咬着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