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三十四章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心儿,你醒醒,你不要吓妈妈,你醒醒-”

    病床前,程素素紧抓着女儿的手,低声抽泣。

    端木艺心感觉自己一直在海上飘,叶擎苍好像就在身边,仿佛触手可及,可是她每次伸出去的手,却都抓了个空。

    “心儿,你快醒醒——”

    是谁?是谁在唤她?是擎苍吗?

    “擎苍,擎苍——”终于端木艺心的手抓到了什么——

    “心儿,你醒了,醒了——”程素素感觉到女儿握紧了自己的手,惊喜道。

    “妈——”端木艺心睁开眼,看到的不是叶擎苍,眼里那些许的生机一闪而逝。

    “艺心,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妈的宝贝女儿?你怎么可以这样虐待我的外孙?”

    程素素哭着,握着女儿的手在脸上摩擦。

    端木艺心在叫了一声‘妈’之后,再也没有了声音,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屋顶,她的眼里一片平静。

    “心儿,妈——妈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你,但是这是意外,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擎苍——也许被别人救了,也许……”

    程素素说着哽咽了,这么久了,又在茫茫的大海上,连她都觉得女婿活着的可能性很小,可是看着女儿这样,她心如刀绞,女婿已经没了,女儿要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

    “素素,艺心醒了吗?”端木炎回到病房听到的就是妻子呜呜的声音。

    “她爸,我们的女儿,这孩子……”

    程素素起身,让老伴看女儿,端木炎上前,看着脸上血色全无的女儿,既心痛又难过。

    “艺心,你不要担心,亲家公跟我说,他们的人还在继续找,一定会找到的,我看擎苍不是无福的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端木炎安慰女儿道,只是看端木艺心那神情,似乎说什么都没用,好像外面的一切都跟她没关。

    不管端木炎,程素素夫妇说什么,端木艺心都没反应,叫吃饭没反应,喂吃的同样没反应,不管喂多少,都会再次从嘴角流同来,滴水都进不了。

    “医生,我家艺心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会这样?这不是醒了吗……”

    有人说病急乱投医,此时的程素素就是,她好像忘记自己是医生了,忘记老公是医生,甚至忘记自己的女儿就是医生了。

    “素素,我们别在这吵着艺心,让她安静点,她需要时间——”端木炎上前来,拉起妻子,妻子一直在这说个不停,可是根本没用,女儿这是心死了。

    “需要时间,女儿现在都成这样了,再不吃东西,会死的,呜呜呜呜……我可怜的女儿,怎么就这么命苦——”

    程素素越想越伤心,哭声越来越大。

    端木炎更是心烦意乱,尽管家里有保姆,但是如果他们都不回去,两个外孙会担心的,可是这会,老妻这样,一回家,两个孩子就会发现情况不对的,况且端木艺心这个样子他们也走不开。

    “别哭了,艺心是我们的女儿,不会有事的。”端木炎劝着妻子,这个时候,一定要坚强,如果做父母的都软弱了,那让孩子怎么办?

    “艺心,你不能这样,你想想爸爸,妈妈,还有昊然,倾心,现在擎苍已经出事了,如果你有个意外,你让我们两个老人家怎么活?”

    端木炎苦口婆心地劝,无奈端木艺心琮是没半点反应,程素素反而哭得更厉害。

    “艺心,你看看爸爸,妈妈,你怎么这么狠心,擎苍是好孩子,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怎么样,我们活着的人都要活着呀……”

    程素素再次握住女儿的手,医生说女儿这个样子很危险,不仅仅是她,还有她腹中的……

    突然程素素更加用力地握住了端木艺心的手,想到女儿当年那么拼命地保护昊然和倾心,程素素俯身唇贴上了女儿的唇。

    “艺心,医生说你怀孕了,孩子已经一个月了,这可是你的擎苍的孩子,也许就是在你们结婚的那天有的……但是医生说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孩子随时都有可能……”

    端木艺心依旧没有动,程素素也没办法了,她知道女儿喜欢叶擎苍,却不知道女儿对女婿的感情已经这么深了,她这是打定主意要随叶擎苍去呀。

    “艺心,若是擎苍回来看到你这副样子,该有多心疼?”端木炎上前扳过女儿的脸,并将她的头托了起来。

    “你轻点,轻点,孩子身体弱,经不起你这么大的折腾——”程素素吓坏了,赶紧上前拉住了端木炎。

    “端木艺心,你给我清醒点,就算不为你自己,至少你也要为孩子想想,你还有两个刚上幼儿园的儿女,腹中还有一个未成形的胎胚,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有资格做人妈妈吗?你不想活是吧?,你想跟着叶擎苍去是吧?行了,孩子不要了,我现在就让人打了——”端木炎气急地吼道,

    “他爸你这是做什么?你不要女儿,我还要呢?我们的昊然和倾心已经没有爸爸了,如果再没有妈咪,你让孩子……呜呜呜——”程素素哭得上气不拉下气。

    “我可怜的外孙,外孙女,这下孙淑敏一定会来抢孩子,我的昊然,倾心,他爸……”

    ‘孙淑敏’三个字像一剂强心剂,兹——在端木艺心心底冒出了火花。

    不,她的孩子不能跟着奶奶,不可以,她不可以有事,如果她真得倒下了,不管是昊然还是倾心,孙淑敏肯定都会抢走的,不可以,她要坐起来,要站起来,要保护好两个孩子。

    “艺心,如果你这个做妈妈的都不要女儿了,我们也没必要再跟叶辰阳和孙淑敏去争孩子,反正也争不过,今天我就叶辰阳将孩子接走,也免得到时和孙淑敏碰上——”看到女儿的身体颤了下,端木炎跟着强调道。

    “不要,他爸,你疯了,我不同意,艺心已经这样了,你还要将孩子送走,你得多狠心——”端木炎的话没有刺激到女儿,反而刺激到了妻子。

    “艺心做妈的都这么狠心我们做外公,外婆的操再多心也没用,昊然和倾心已经改姓叶了,和我们姓端木的有什么关系……”

    “不——不要——”端木艺心的泪水奔涌而去,她想坐起来,可身体却不听使唤,她不能将孩子给孙淑敏,她的儿子,女儿不可以跟孙淑敏。

    “不要动,艺心你不可以动,医生说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你只要听放,乖乖的养好身体,就算拼上老命,我也不会让孙淑敏将昊然和倾心带走的,你先躺下。”程素素见女儿挣扎着要坐起,上前按住她道。

    “艺心,你吃点什么?妈现在就去给你做——”程素素摸着眼泪起身,要去给女儿做吃的。

    “你先陪着艺心,我去买吃的。”端木炎看到女儿肯说话,眼里有泪花闪烁,别过身,将强忍的泪擦掉。

    端木炎离开了病房,只要女儿能醒过来就好,誓者已矣,眼下只能顾着活着的人,对于叶擎苍,他这个做老丈人的也没办法,他不是军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等着叶辰阳的消息了。

    病房里

    端木艺心眼角的泪奔涌不止。

    “妈,擎苍……他不见了,他就在我的眼前消失的,妈,都是我的错……”

    “胡说,那是意外,叶辰阳都说了,这是意外,你不要胡思乱想。”见女儿不停地自责,程素素打断她的话,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在乎叶擎苍的人,自然是端木艺心无疑,他们是夫妻,还有两个孩子,再怎么,女儿也不会害自己的丈夫的。

    “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要上军舰,如果我没有要出海,如果……”

    “别说了,艺心,这世上没有如果,况且这人的命都是早注定的,没有这次的事,也还有别的事,跟你没有关系。艺心你要相信擎苍,他为了你和孩子一定会坚强的,再等等,也许他跟你一样,受伤了,在医院呢?也许这会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呢?为了孩子肉色一定要是坚强,为母则刚,你一定要……”程素素俯身,抱住女儿哭。

    “妈,擎苍还能回来吗?那是大海,我看着他上海盗船,听着枪响,看着他在屏幕上失踪……”

    这些天,端木艺心不敢去回忆,不敢回想那天发生的事,但即使如此,只要她合上眼,那天发生的一切就会像恶梦一样,循环播放,而她就一直陷在这个恶梦中,醒不来。

    “艺心,不要哭,不能哭,医生说你怀孕了……”程素素拉着端木艺心的手,轻轻地放在小腹,让她去感受那个小生命,如果没有了叶擎苍,能让女儿活上去的只有这三个孩子了。

    “怀孕了?”端木艺心看向自己的腹部,怀孕了吗?

    擎苍,你错过了我怀昊然和倾心,错过了孩子从出生到幼儿园的这段时间,现在我们第三个宝宝来了,你难道还要错过孩子十月怀胎吗?叶擎苍,你一定要回来……泪水无声的滑落,她多么希望叶擎苍能听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