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二十八章 婚宴上的挑战书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原本是不必跪的,但是为免孙淑敏找茬,端木艺心还是跪下了。

    可孙淑敏这会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端木艺心这一声‘妈’当然不是白叫的,这准婆婆总要给红包的,可是孙淑敏最初没打算来,自然也就没准备了,

    可若是不接,今天不仅仅端木艺心下不了台,她这个婆婆更下不了台,而老爷子那眼神,已经明白的告诉她,她若是不认,自己和叶辰阳的婚姻只怕真得就到头了。

    那样一来,丢得不仅是老爷子的面子,也是叶辰阳和叶擎苍的面子。

    “大嫂——”叶辰海的妻子碰了下孙淑敏的胳膊小声道。

    “艺心,你妈妈这段时间身体不好,一直在住院,也没来得及准备,这段时间,委屈你了,这是我和你妈的一点心意。”

    好在这时叶辰阳拿出了一封红包,看上去很薄,有无聊的人,也会猜里面是什么。

    看到丈夫给自己台阶下,孙淑敏眼睛微红,还有些湿润,顺势接过了端木艺心手中的茶。

    “爸,妈,谢谢你们,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做个好妻子,好母亲。”端木艺心接过红包道。

    手一拿就知道了,这是一张卡,端木艺心有些意外。

    “你还没学会如何做一个妻子,就做了妈妈,照顾孩子一定要用心,不能让孩子吃那些垃圾食物,你要是不会,可以将孩子送到我那照顾……”

    孙淑敏始终不吐不快,还是说了很多,即使是这样,端木艺心还是很高兴,这至少比预期的好太多了。

    “谢谢妈,我会的,以后还要劳烦妈多费心。”端木艺心乖巧道。

    一旁的叶辰阳,叶擎苍父子俩看着婆媳和乐融融,皆松了口气,尤其是叶辰阳。

    另一桌的王丽气得直跺脚,手中的筷子都被她折断了,吓得叶擎怀,叶子勋等人一跳。

    “王小姐,拜托你有点修养行不?”叶子勋最是看不得这种女人,打着喜欢的借口,做着伤害她人的事。

    “叶子勋,本小姐心上人结婚,还不准生气吗?”王丽气道,叶家的几兄弟,也只有啊子勋看起来无害,其他几个,看起来都是一脸杀气,她不敢惹。

    “可以,但是你别在这,这里今天是我哥和嫂子结婚的日子,你在这里,晦气,怎么怂恿我大妈不成,现在又想打什么主意?”

    叶子勋虽然看着好欺负,但其实并不然,恰恰他的表相才是他的武器。

    “你胡说,孙姨——她根本就不喜欢端木艺心——”王丽许是气急了,许是有意的,她这一声很大,也可以说是用吼的,虽然不至于整个宴会厅的人都听到,但大部分人还是听到了。

    孙淑敏眼都没动,本身她就不怎么喜欢王丽,但是郑兰妮那丫头不愿意来,才退而求其次的。

    “咳——王小姐,既然你今天不是诚心来祝福的,那请吧,这里不欢迎随时准备撬墙角的女人。”叶子勋淡淡道,反正说都说了,也收不回来,幸好这女人只是胸大无脑,不至于对叶擎苍和端木艺心的感情造成什么伤害。

    “我是跟孙姨一起来的,一会还要送孙姨回医院,如果现在走了——”

    “王丽,你可以走了,我们家这么多人在这,难道还需要你一个外人,王小姐,好走不送。”这次不仅叶子勋,就连叶擎云都说话了。

    “走就走,你们别后悔——”这个时候,王丽已经骑虎南下,走也不是,不走只怕更难看,也正好借着这台阶下了。

    “二哥,三哥,你说咱大哥怎么就这么招女人呢?”叶子勋看向不远处身着西装的叶擎苍感叹道。

    “那是因为老大长得帅——”

    “三哥,难道我们长得差吗?没道理啊,大家都是兄弟,没差啊。”叶子勋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道。

    “魅力,你们没到战场上历练过,少了大哥那种男人味。”叶擎怀的妻子看向叶擎苍又向自己老公,之后总结道。

    “老婆,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也应该去军队待两年——”

    “表哥,得了吧,就算你去当兵,也没擎苍哥那气势,不过你们比我哥强多了,你看我哥,一看就是个书生样——”

    朱子枝看着桌上的男人们道,几个男人一比较,还是她哥哥朱子华弱点,一看就是文弱书生。

    “叶子,书生怎么了?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大表哥那样的。”朱子华不服气道。

    “百无一用是书生啊,而且特娘——”

    这边兄弟几个说说笑笑,那边端木艺心也起来了,又去别的桌敬酒。

    长辈们也都坐下了,说说笑笑,一扫之前孙淑敏带来的压抑气息。

    “大嫂,家和万事兴,一家人和和气气多好,就算不看儿子的面子,你也看在两个孙子的面子上,你看这两个孩子多可爱,宝贝,来姑奶奶这——”叶辰星说着起身去牵身着礼服的昊然和倾心。

    她是真不知道孙淑敏这个嫂子怎么想的,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折腾。

    “姑奶奶好,二爷爷好,二奶奶好,三爷爷好……”

    倾心跟在昊然后面喊,两个小家伙,嘴特甜,不过所有人都喊了,就是不喊孙淑敏这个奶奶,也因此,孙淑敏刚下去的火,这会又上来了。

    “昊然,你有好长时间没见奶奶了吧,叫奶奶——”叶辰星拉着两个孩子手放到孙淑敏手中。

    “昊然,倾心乖,等奶奶出院了,奶奶给你们做好吃的。”看着两个孩子的笑脸,孙淑敏再大的气也消了,其实说来说去,也就是孩子的问题,如果端木艺心肯让她带两个孩子,何至于如此。

    “好,那奶奶可以去我们家吗?”小孩子记吃不记打,倾心这个吃货立即就挨着孙淑敏了。

    “奶奶还会剪妈咪衣服吗?”昊然这孩子却在此时道。

    小孩子没想到那么多,张嘴就说,可这一说,孙淑敏刚挂上的笑又消失了。

    几个大人也是一愣,小孩子不会骗人,也就是说,他们的大嫂,真做过这种事,这得有多过分,才会做出这种事,现在那家儿子娶媳妇,不是供着,她怎么能做这种事。

    “昊然,那是意外,妈咪的衣服旧了,奶奶是打算给你妈咪买新衣服——”最后还是叶辰星给圆的,好在小孩子不懂事,也不明白,很容易就相信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叶擎苍和端木艺心敬酒也接近尾声了,这是孙淑敏的同事,基本上都是女人。

    “各位阿姨,谢谢你们来参加我和心儿的婚礼——”

    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举杯道,当然不可能一直喝酒,这其实就是矿泉水,要不然这么多桌陪下来,早醉趴下了。

    “叶少将,虽然说你军衔比我们这些阿姨都高,但我们是你妈妈的同事,说起来也算是长辈,今天我氷在这倚老卖老说一句——”

    “何姐,您说什么呢?就算倚老卖老,这里也没我们的份,那边老爷子还在,还有首长们,我们今天就是来喝喜酒的。”站起来看样子似是要说教的何姐,被人打断了话。

    不过在今天,她的确没有资格倚老卖老,况且她说的话,肯定是不中听的,端木艺心那天在孙淑敏的病房里见过她,说话挺刻薄的一个大婶。

    几个大婶正说着,一旁的郑兰妮却端着杯子离开了椅子,来到了端木艺心面前。

    “端木艺心,今天你是新娘,我本不该说这话,但我还是要说,叶少将是很优秀的,如果将来哪一天,你伤害了她,我一定会不惜一切将他抢过来的。”

    “你不会有哪一天的,郑小姐,你这杯酒我喝了。”端木艺心说着,正要伸手去端杯子,却被叶擎苍拦下了。

    “唉呀,这小郑还真是——”众大婶惊愕,好半晌才道。

    “没那个必要。”叶擎苍冷冷的一句话,让所有人脸都僵住了,尤其是郑兰妮。

    “为什么?”郑兰妮咬着唇道,她就是不甘心,今天才会来,没有亲眼看到,心就不会死。

    “没有为什么?我不喜欢你,尤其是你们这种主动的女人——”叶擎苍说着握着端木艺心的手,向桌上众位大婶道:“各位阿姨,你们能来我很高兴,在这里我和艺心先干为敬,但是有一点,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外面,我都不希望听到任何人说我媳妇的坏话。”

    叶擎苍说完,在大家的震惊中,牵着端木艺心离开了。

    就是这群没事的阿姨,成天说三道四,影响到了妈妈,否则又岂至于像现在这样。

    “擎苍,没什么的,其实在医院里,那些阿姨们都没什么事,也只有聊聊……”

    “心儿,咱不说这个,我们先吃东西吧。”叶擎苍不想听,原本他以为军区医院不一样,现在看来,都是一样,估计有女人的地方,都免不了八卦吧,好在他的心儿并不喜欢八卦。

    “好,今天你是新郎,你最大,听你的。”端木艺心侧首向叶擎苍甜甜一笑,今天这个婚礼虽有波折,但到这里,应该算是完成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