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因为是她才会救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孔佳文看着端木艺心,良久后才道:“端木艺心,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我没必要骗你,反正不管你做什么,叶擎苍你都抢不走的,他是我的。”

    端木艺心自信道,即使到现在,她还是讨厌孔佳文,但是她能明白孔佳文即将失去工作,失去事业的痛苦,所以这次她愿意网开一面。

    “来不及了,端木艺心,你知道我最恨什么人吗?”孔佳文突然起来,再一次扣住了端木艺心,不过这次却是扣着她的脖子。

    “孔少校,怎么了?你这是——”端木艺心一时有些跟不上节奏,明明两人还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画风一转,孙佳文又像要杀她似的呢?

    之所以说像是因为她只看到了孙佳文的动作,却感觉不到她的杀气。

    “孔佳文,给你一个机会,你放了艺心,我可以既往不咎——”

    原来叶擎苍根据监控以及服务生的线索找到了这里,但是他们现在在外面,不知道里面的情况,不敢轻举妄动。

    “擎苍——啊——”端木艺心惊喜地喊了声擎苍,就被孔佳文卡住了喉咙。

    “不要,孔佳文,你放了艺心,有什么条件,你只管说。”听到端木艺心的那一声尖叫,叶擎苍的心瞬间停止了跳动。

    “条件,端木艺心,你觉得我应该提什么条件比较好?今天婚礼继续,主角换人?或者,我杀了你,让今天的婚礼开天窗。”

    孔佳文冷笑,看着外面走进来的叶擎苍和邵烈风等人并没有多害怕,反而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孔佳文,你不要自寻死路。”

    “死路?叶少将,我还有活路吗?你不是已经要开除我的军籍了吗?我还有什么活路?”

    端木艺心并没有觉得自己会有危险,也许一开始是有些恐惧,但是被带到这里之后,和孔佳文聊了会,确定孔佳文不会伤害自己。

    没错,孔佳文是喜欢叶擎苍,但是相比起事业,她更爱自己的事业吧,她的爱是在事业的前提下。

    “擎苍,孔少校并没有——”

    “闭嘴——”端木艺心刚张嘴,就被孔佳文给喝住了。

    没办法,不让说话,那就只有用眼神了,希望叶擎苍能看清楚。

    “孔小姐,你今天既然在这,应该清楚,擎苍和艺心已经是合法的夫妻,不仅仅领过证,婚礼仪式也结束了,你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何必呢,大家坐下来好好淡,你有什么要求,我们尽可能的满足你。”

    邵烈风担心叶擎苍说话刺激到孔佳文,抢着道。

    “就你?邵烈风,你能做得了叶擎苍的主吗?”孔佳文其实也是很矛盾的。

    她今天已经完全生无可恋,她做这所有的一切,就是希望至少,叶擎苍能够记住她。

    “能,能——”

    叶擎苍在邵烈风说话的时候,接过话说出了自己的底线。

    “孔佳文,除了和今天婚礼,以及和我们夫妻有关的,其他条件我都可以接受。”

    “我不想被开除军籍。”

    “可以。”叶擎苍立即道。

    “叶少将,我不想再留在a军区,我可以到其他军区吗?”

    孔佳文知道,在这里她永远走不出感情的误区。

    “可以,孔佳文,你放开心儿,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叶擎苍看端木艺心仰着脖子,很是心疼,还不知道身上有没有伤。

    “叶擎苍,你就这么爱她?”叶擎苍的话似乎刺激到了孔佳文,他的声音变了。

    “是,这辈子我爱的女人只有——”邵烈风拽住了他,叶擎苍知道邵烈风是不让他说,但是他必须说,“端木艺心,除了她我谁都不要。”

    孔佳文并不意外,但是眼泪还是钻了出来。

    “是因为——因为你们发生了关系吗?”孔佳文告诉自己不能哭,不是自己不够优秀,而是端木艺心太‘狡猾’了。

    “不是。”叶擎苍微愕,但那惊愕也是一闪即逝,并跟着补充道:“如果那天晚上不是艺心,我顶多将人送到医院。”

    这下不仅孔佳文,就端木艺心也是满满的意外,她之前和孔佳文想得差不多,因为叶擎苍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所以那天晚上,他们发生了关系后,他为了负责任才会找她,再后来是因为有了孩子,原来不是。

    端木艺心眨间就哭了,即使这会真死了,她也没什么遗憾了。

    “擎苍,谢谢你,我一直以为——”端木艺心泣不成声。

    “心儿,都怪我,我应该早些跟你说的,如果那晚不是你,我不会那么做的。”

    看到妻子哭,叶擎苍心酸酸的。

    “孔少校,谢谢你,真得很谢谢你,我向你保证,今天所有的事,包括之前我们之间的恩怨,全都都一笔两清,我不怪你,真的。”端木艺心说着又转向叶擎苍。

    “擎苍,可以吗?不管这段时间发生过什么,都全部抹去好吗?”

    端木艺心看向叶擎苍道。

    “好,孔佳文,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想到哪个军区,我们将你调过去。”

    叶擎苍这会也看出来了,孔佳文并没有真得要伤害艺心,她只是想要留下来,这会叶擎苍也不去想到底是谁透露出去,眼下那些都不重要了。

    “叶擎苍,你真得为了端木艺心什么事都肯做?”孔佳文说不出是嫉妒还是羡慕,她知道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还有机会弥补,她知道还可以重新开始。

    “孔佳文,你不要得寸进尺。”

    叶擎苍沉声道,他已经厌烦了,如果孔佳文再执迷不悟,那么就只有一条路了,那就是击络绎不绝,狙击手已经就位了,只要他一个手势,孔佳文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好吧,我彻底死心了,叶擎苍,我相信您说的话。”

    孔佳文松开了手,端木艺心终于自由了,一直站着,这会身体有些虚软,叶擎苍赶紧上前,扶住了端木艺心,还好比上次好,脖子只是有点红,并没有青紫。

    众人看到端木艺心没事,负责安全的战友们立即进来了,同时手中的枪也指向了孔佳文。

    “擎苍,不要——”端木艺心吓坏了,欲推开叶擎苍上前救孔佳文。

    “擎苍,我们答应了孔少校的,不可以言而无信。”

    “心儿,她不会有事的,但是我们今天的婚礼不欢迎她,孔佳文,你自己回去吧。”

    叶擎苍有些无奈道,觉得他的小妻子还是太过善良了。

    “擎苍——”端木艺心还是不放心,她和叶擎苍在一起也有段时间,对于军中的纪律还是很了解的,孔佳文这样被带回去,肯定会被开除军籍的。

    “艺心,你放心,擎苍既然答应了她,肯定不会为难她的。”邵烈风不时适宜的插了一句。

    孔佳文在离开的时候,回首看向端木艺心,眼神复杂道:“端木艺心,尽管你嫁给了叶擎苍,但是我依然不服气,不过——可能这些都是命中注定的吧,你要是不看好叶擎苍,即使没有我,还会有别的女生,他在我们军中受欢迎的程度可可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谢谢你,孔佳文。”

    “你傻呀,人家这么对你,你还谢谢——”叶擎苍的师姐没好气道。

    “师姐,不是这样的,孔佳文她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端木艺心有些心塞,她担心孔佳文的命运。

    “好了,老婆,我们该去敬酒了,其他的可以晚点再说。”叶擎苍可不想再让端木艺心耗在这,索性抱起她。

    “伴娘——”

    端木艺心想到更衣室里的被孔佳文打晕的伴娘。

    “没事,她已经醒了,心儿,这个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想着别人,多想想你老公好吗?这衣服还要换吗?”叶擎苍看着端木艺心身上的衣服道。

    “还是去换一下吧,都皱了。”端木艺心看了下衣服道。

    “那好,这次我帮你换,我绝不允许再发生任何的意外。”叶擎苍说话间已经将端木艺心抱到了更衣室,这体能好,真是让人羡慕,从被绑架地抱回来,叶擎苍气都没喘。

    “你先出去,我换衣服。”到更衣室后,端木艺心将叶擎苍往外推。

    “不行,我一定得看着,最多我背过身。”见端木艺心不肯换衣,叶擎苍这才转过身道。

    “那你再往外一点。”端木艺心脸微红,虽然是夫妻,但确实不太好。

    “心儿,得快点了,再晚点,宾客等的都急了。”没听到动静,叶擎苍催促道。

    端木艺心终于换好了衣服,却不知道宴客厅里出事了,本来应该在医院的叶妈妈,来了,而且还是被王丽推着来的。

    看到妻子,叶辰阳的脸色不太好,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本想用眼神警告他,但是隔得太远。

    “辰阳,去将你媳妇推过来,这大喜的日子,别给我整事。”老爷子叶博向儿子道。

    “好的,爸——”

    “爸,嫂子和哥是不是吵架了,我看她脸色不对。”今天的婚礼,叶家的兄弟都来了,本来以为大嫂不会出现,没想到这个时候却来了,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