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和情敌也能如此和平的说话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当婚宴现场,叶擎苍觉得端木艺心去的够久,刚准备去看看,邵烈同过来了。

    “擎苍,新娘呢?你们是不是应该敬酒了?”这菜都上齐了,大家都开吃了,叶擎苍和端木艺心按说早就开始敬酒了。

    “心儿去换衣服好久了,我去看看——”叶擎苍心里不安,一看时间,半个小时都过去了,换衣服不至于这么久吧。

    “我跟你一块去。”邵烈风看叶擎苍看手表,心也咯噔一下。

    两人到了更衣室,发现更衣室的门敞开着,而地上有些狼藉,叶擎苍心往下一沉,一个箭步冲进去——

    “擎苍,艺心呢?”

    “心儿——”

    “婚纱在这,但是——”

    邵烈风惊恐地看着露在柜子外的衣服,打开柜门,伴娘从里面滚了出来。

    “擎苍,艺心——”

    “孔佳文,一定是哪个女人——可恶——”

    “不是,擎苍,时间还不久,外面有人守着,她应该还在酒店内,我们这就让人去找——”

    邵烈风白说了,因为叶擎苍已经出去了。

    叶擎苍锁定的目标只有孔佳文,除了她,他不认为还有人能混进来,那个女人,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他现在就担心那个女人会不会伤害端木艺心。

    而邵烈风这边立即和酒店方面联系,要求他们立即查监控,搜索孔佳文将端木艺心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而此时,被孔佳文带走的端木艺心在剧痛中醒来。

    “孔少校,你确定要这么做吗?你这是自毁前程,你还年轻,还有大好的前途,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端木艺心劝道。

    “前程——呵呵,端木艺心,我还有前程吗?叶擎苍都已经做了,我还有什么前程,他要开除我的军籍,我从哪里找前程?”

    孔佳文的眼睛红了,三十多年,从上军校到现在,如果她被开除军籍,她有什么脸面回去?还要怎么活下去?

    “唉,我一直不明白,你喜欢叶擎苍什么?”

    “那你喜欢他什么?”孔佳文并没有再对端木艺心动手,反而坐在了端木艺心身边。

    “我喜欢他什么?如果不是那晚的意外,我和叶擎苍永远都不会有交集吧。”虽然手被捆着,但端木艺心并没有害怕,因为她此时并没有感觉到孔佳文身上的杀气,感受到的是浓浓的悲伤。

    “什么意外?”

    “你不是很好奇我家昊然和倾心是怎么来的吗?那是四年前了,我还记得,那天是拍完婚纱照后,我好朋友说要庆祝一下……”

    回想四年前,端木艺心现在都不愿意相信那是自己,那个时候的她真得好傻,好简单。

    “你说那个王佳佳在你酒里下了药?”

    孔佳文惊愕地张着嘴,在她的生活中,根本没有这样的事,战友之间的感情那是最纯,最真的,就像兄弟姐妹,甚至感觉比兄弟姐妹还要亲,因为大家每天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休息,作息都是一样的……

    “我也没有想到,我一直以为只是意外,直到我结婚的那天——你能想象得到吗?我看到新郎,我的丈夫和我最好的朋友在床上做运动……”

    孔佳文的嘴越张越大,那双眼睛,也越瞪越大。

    “你——你——”

    孔佳文,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要说的话。

    “你是想问我当时的感觉吗?现在想来,我依然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我并没有特别的生气,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直到王佳佳说出那天晚上……她不但在酒里下了药,甚至还花钱买了小混混算计我,如果不是叶擎苍,我想那天晚上,可能我会死,也有可能我会活下来,但却是行尸走肉……”

    “我记得那个时候,叶少将在休假,原来你们那个时候就认识了。”孔佳文这个时候,语气很平静,还有些许的自嘲。

    “不,那个时候我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是谁,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有交集,后来我结婚的那天,他出现在了婚礼上……”

    端木艺心说着笑了。

    “你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叶擎苍真得很坏,而且很冷,冷得有点不近人情的感觉——”

    “叶少将一直都是那样酷酷的好吧,你这女人,真是走了狗s运。”孔佳文有些嫉妒道。

    “可能吧,我也没想到那一次就会怀孕,原本我并没打算说的,但是我妈他们不知道无意间说了,而叶擎苍当时就在旁边……”

    “叶少将不会认定是他的孩子吧?”孔佳文瞪道。

    见端木艺心点头又道:“你这女人,你都怀孕了你还嫁?你是不是傻的?哪个男人愿意做便宜老爸?你也不能怪你前夫,说来说去……”

    孔佳文好像忘记自己做的事情了,也忘记了,绑架端木艺心要做什么,竟然和端木艺心聊了起来。

    “我原本并没有怪他,可是第二天,他和王佳佳的事上了社会版头条,我爸当时气得病发,差点死掉,是叶擎苍将我爸转到军区医院,我爸才活下来,那个时候,他就像太阳一样,照亮了我的世界——”

    “那你四年前为什么不嫁?叶少将救过你,又救了你爸,你们又有了孩子,你怎么不嫁,还跑到美国去?”

    孔佳文有些生气道,如果他们四年前结婚了,那么她一早就死心了,没准这会,早就结婚生孩子了,何至于让自己越陷越深。

    “那个时候,我也想着嫁了算了,可是在我爸出院前,爷爷突然到了医院,当时说了些很难听的话……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擎苍的身份,心里觉得很委屈,很难受——”

    端木艺心回想那个时候,也许那个时候,她和叶擎苍之间的感情并不深,如果换成现在,不管叶博说什么,她都会嫁的。

    “那又如何,我听说现在叶少将的妈妈还反对你们在一起呢,可你还不是一样嫁了。”孔佳文酸溜溜道。

    原来叶少将说得都是直的,是因为他喜欢端木艺心,他的心里有端木艺心才会娶她,并不是因为孩子,现在知道真相,反而没那么难过。此时,她不禁问自己,如果早在四年前就知道,她是不是就不会犯下这样的错呢?

    “那个时候,想得太简单,或者——感情不够深吧,所以在叶擎苍求婚后,我还是走了,我还记得走的那天,心特别特别痛,痛得都不能呼吸,那个时候,我盼啊,想啊,我告诉自己,只要叶擎苍来了,就不走了,只要他来拦住我,我就嫁……”

    “真是有够笨的,像叶少将那样英明的男人,怎么就遇到你这个笨女人,端木艺心,你真得会拖累他的,你太笨了,根本不适合叶少将。”

    孔佳文听得都要气死了,如果换做是她,她一早就杀了王佳佳,再说了,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就算叶爷爷不同意又怎么样,只要两情相悦,其他的什么都不是事。

    “是啊,我太笨了,也许就是因为我这么笨,他才会喜欢呢?像你这样聪明的女孩子……”

    “打住,端木艺心,你拍马屁也没用,我不会上当的,我若真聪明,就不会这么傻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年到底为什么坚信叶少将会娶我,现在觉得自己就是犯了花痴……”

    看孔佳文那恨不得抽自己耳光的神情,端木艺心反而有些同情。

    “孔少校,你别难过,擎苍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一,我没受伤,二,也没人看到是你绑了我,也许你可以继续留下来……”

    “呵呵,端木艺心,你这是要证明给我看,你并不笨吗?”孔佳文笑得眼泪都同来了。

    她在做之前就想过了,没有退路了,一切都错了。

    “不是,孔少校,我是说真的,你可以……”

    “闭嘴,我们是情敌,你再废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孔佳文突然凶猛道。

    端木艺心立即噤声,她有点迷糊,今天的孔佳文和昨晚之前的孔佳文完全不一样,她不知道是自己的感官出了问题,还是听觉有问题,她觉得这个端木艺心,和自己认识了那么多年的不一样。

    “放我走吧,我们在这好长时间了,擎苍一定会找过来的,孔少校,这里虽然是酒店,但是你既然在军中,应该比我更清楚,这里你根本逃不出去的,更何况还带着我。”

    端木艺心劝道,今天是她和叶擎苍结婚的日子,她不希望见血。

    “谁说我要逃走了,本小姐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只要我杀了你……”

    孔佳文恶狠狠道。

    端木艺心摇头,无奈道:“孔佳文,如果今天叶擎苍说他喜欢的人是你,或者在我和叶擎苍认识之前,你们便是男女朋友,我保证不会掺合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叶擎苍如果真是那么容易改变,他就不会那么招人疼了,更何况,他们家……”

    “也许孙阿姨更喜欢你这样的儿媳妇,孔佳文,我们一起回宴客厅吧,我保证不会有人赶你,也不会有人关你禁闭。”端木艺心诱惑孔佳文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