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二十四章 婚宴上的阴谋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尽管端木艺心想去见孙淑敏,但叶擎苍似乎察觉到什么,不肯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最终,她并没有去成。

    虽说程素素决定放弃那些老教条,但是婚礼前一天睡在一起还是不好,因此,这天晚端木艺心和叶擎苍在程素素的瞪视下,叶擎苍去睡客房了。

    端木艺心本以为会睡得很踏实,但是这一晚却怎么也睡不着,尤其到凌晨的时候,眼皮还直跳。

    端木艺心是医生,当然不会迷信,她将这一切归结于自己没睡好所致。

    “艺心,起床没,化妆师来了,得抓紧了。”程素素一大早就拍着门喊。

    “妈,马上好——”端木艺心洗了把脸,这才打开房门,一晚没睡,气色虽然还可以,但是黑眼圈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几个月没上班,这身体好像娇贵了,以前上夜班,做手术的时候,整晚不睡也是常有的,但是却不会像现在这样有黑眼圈。

    “不好意思,要麻烦你们了。”打开门,看到化妆师,端木艺心有些囧。

    “没关系,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化妆师看向端木艺心道。

    “好,妈,擎苍起床了吗?”

    端木艺术点头向外看了看,问道。

    “起了,这是他的大日子,怎么可能不起,妈先拿点东西给你吃,你今天是新娘,你最大,我去拿早餐——”

    程素素今天是最开心的,终于看到女儿嫁了。

    端木艺心还在化妆,叶擎苍那边已经来了,而且婚车也来了。

    “擎苍,艺心还有化妆呢,酒店那边都安排好了吗?有人在哪边招待吗?”程素素再次道。

    “那边有烈风呢,妈,我去给昊然和倾心穿衣服。”叶擎苍高兴道,儿子和女儿今天可是小花童,他先去看孩子,一会再看新娘。

    十一点钟的时候,端木艺心终于化好妆出来了,叶擎苍简直看呆了,身着白色婚纱的心儿好美,比四年前还要美……

    “擎苍,别发呆了,晚上你可以看一晚,现地抓紧时间。”身为伴郎的战友们推了推叶擎苍道。

    婚车载着叶擎苍端木艺心来到了办婚宴的大酒店。

    虽然是婚宴,但是今天来参加婚宴的却有不少首长,领导,所以这个戒备也非同一般。

    当然,这次的婚礼保全工作,并没有交代给某个保安公司,而是全部由军中自己人来担当的,因此,安全问题叶擎苍完全不用考虑。

    而且这次的婚礼并没有请婚庆公司,司仪也是由军中文化部的人担当的,也因此,这次婚礼的格调完全不一样。

    考虑到来的宾客中有不同的职业,因此,也是分厅坐的,叶擎苍的战友,叶辰阳的战友,下属,在一个厅,而端木家的亲友在一个厅,至于桌子的安排,都是交给邵烈风的。

    婚宴开始,端木艺心还四处看了看,她总觉得孔佳文那个女人不可能那么‘听话’,就如同前天晚上,还有昨天,她都像影子一样追着他们,今天她和叶擎苍的婚礼,那个女人会放弃吗?

    “心儿,放松,没事的,我已经叮嘱过了,那个女人不会来的——你的手怎么这冰,不舒服吗?”叶擎苍说话间握着端木艺心的手,马上婚礼仪式就要开始了,他还真有些紧张,可是一握端木艺心的手,便觉得有些不对,好冰。

    “没有,可能上午坐太久了,再加上这里空调有点低,没事的。”端木艺心回握着叶擎苍。

    随着结婚进行曲的响起,两人也被伴郎伴娘团簇拥到了前面。

    从主持人说话开始,端木艺心就紧张,这种紧张,是别人无法体会的,端木炎和程素素手心也捏了把汗,好在婚礼顺利进行,终于到了开宴的时候。

    端木艺心要到更衣室去换衣服,毕竟穿着婚礼陪酒不太方便。

    “擎苍,我先去换衣服,一会就回来。”端木艺心在伴娘的陪同下,来到了更衣室。

    “师姐,需要我帮忙吗?”陪端木艺心更衣的伴娘接过婚纱道。

    “不用了,你在外面等我就可以。”端木艺心虽然是医生,但还是不太习惯让人帮自己穿衣服。

    “那好,师姐,我在外面等你。”

    端木艺心换好红色的礼服,其实她很少穿红色,但是妈妈说结婚是喜庆,按照国人的传统,当然要穿大红。

    “师妹,你看这身衣服可以吗?”端木艺心在穿衣镜前,总觉得红色不适合自己。

    “可以,很合身,只是你确定……”

    “孔佳文,你为什么在这?”听到声音,端木艺心转首,却看到一身服务生装束的孔佳文,惊道。

    “今天是叶少将的婚礼,我怎么能不参加呢?端木艺心,你穿这身衣服可真俗气,你说如果你换上……”

    “你要干什么?”孔佳文向端木艺心靠近,端木艺心花容失色,连连后退。

    “放心吧,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不会杀你的,你没觉得你们这婚礼太过平淡了吗?四年前,你的婚宴上,新郎不见了,如果今天这个婚宴上,新娘不见了,你觉得会如何?”

    孔佳文看着端木艺心道,原本她并不想做得这么绝的,但是昨天回去后接到上面的通知,要关她禁闭,她这才慌了。

    她喜欢一个人有错吗?再说了她又没做什么?凭什么处分她?而且她打听到,当真要开除她的军籍,她都已经放弃了,这样还不肯放过她吗?

    孔佳文相信叶擎苍肯定不会这么做的,同是军人,他们都很珍惜身为军人的这份荣耀,一定是端木艺心,这个女人嫉妒她,害怕叶少将以后经常见到自己,才会做出这种卑鄙的事。

    “孔佳文,你不要做傻事,绑架是犯法的,你将我师妹怎么了?”端木艺心知道孔佳文的心思,脸色和缓了些,这才想起,刚才在更衣室外等着自己的小师妹。

    “呵,她太碍事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快,换上这身衣服。”孔佳文说着将一套服务生的衣服扔向端木艺心。

    “如果我不呢?孔佳文,你还是快走吧,要不然我要喊人了-”端木艺心咬着皮划艇,今天是她的婚礼,她不容许任何人破坏。

    四年前,有一个王佳佳,四年后却冒出一个孔佳文,她生气了,真得非常非常生气。

    “你可以喊,但是你确定在人来之前,你还有命吗?”孔佳文说着,手上竟多了把匕首,看她玩得那么娴熟,端木艺心一点都不敢怀疑她的话。

    端木艺心知道,只要她一张嘴,孔佳文手中的那把匕首铁定就会飞过来,到时别说婚礼了,恐怕只能到死神那里报道了。

    “孔佳文,你出去,我不喜欢换衣服的时候有外人。”端木艺心咬着牙,早知道这种情况,她一定带着手机。

    “你没得选择,端木艺心,别逼着我动手,相比少个新娘,见血恐怕更不吉利吧,你想选择什么?”孔佳文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我什么都不会选的,孔佳文,你瑞离开,我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你依然可以回到部队。”端木艺心既不想跟孔佳文走,更不想见血,因此劝道。

    “呸——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端木艺心,你怎么可以如此恶心,难道不是你让叶少将打我小报告的?你不就是想将我赶走吗?告诉你,就算离开,我也会先要你的命。”孔佳文呸道,狗急了还跳墙,端木艺心凭什么以为她孔佳文不要逆来顺受?

    “孔佳文,你会后悔的。”端木艺心拾起地上的服务员工作服,真是奇耻大辱,她的婚礼竟然又被破坏了。、

    看着端木艺心缓缓脱下红色的礼服,孔佳文眼里的杀气渐起,她没想到端木艺心这女人的身材竟然这么好,生了两个孩子,竟然连孕妊纹都没有,那肌肤像是绸缎一样,闪着诱人的光泽,怪不得,怪不得叶少将被她迷惑了——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为什么要将最好的给这个女人,凭什么?她到底哪一点比不上端木艺心?

    “你有病-”端木艺心感觉到孔佳文的视线,忙将礼服挡在胸前,她从那个女人的眼中看到了杀气,这个女人真得疯了,竟然想杀她。

    “狐狸精——”孔佳文低咒着,都是这个狐狸精,如果没有她,今天跟叶擎苍举行婚礼的没准就是自己。

    听到这三个字,端木艺心眼里喷火了,她将手上晚礼服往孔佳文身上一扔——

    “你才是变态——”衣服正好扔在孔佳文脸上,此时的端木艺心已经顾不上没穿衣服,越过她就往外跑。

    “想跑,端木艺心,就凭你,也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听到脚步声,孔佳文挥开衣服的同时伸出了脚。

    虽然没绊倒端木艺心,但是穿着高跟鞋的端木艺心跑得并不快,况且门是关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根本无法逃出去。

    “孔佳文,放开我,放开我——”被拽住胳膊的端木艺心尖叫着,端木艺心声音一出,孔佳文手举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