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二十三章 领结婚证风波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之前是做过功课的,因此两人先照好了合照,而端木艺心,领过一次,程序也很熟悉,按说几分钟就能办完,可真不知道竟然领个证都能遇到冤家。

    叶擎苍拿着手中的红本本,乐得合不拢嘴。

    “叶擎苍,你能正常点吗?不就是一个红色的小本本,至于吗?”端木艺心觉得好丢人,来领结婚证的人那么多,也没见那个男人笑得他这样。

    “心儿,我这才叫正常,古人说,人生有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么大的喜事,当然高兴了。”

    叶擎苍说着还傻傻地将结婚证放至唇边亲了下。

    “哟,端木小姐还真是好巧。”听到这声音不仅端木艺心,就连叶擎苍的笑都瞬间消失了。

    “擎苍,真得好巧,你们也是来领证的吗?”尴尬的罗俊杰向叶擎苍打招呼。

    昨晚喝得有点多,本来想着今天睡一天,明天好参加叶擎苍的婚礼,没想到,却被孔佳文电话叫醒,问他娶不娶,他还酒都还没醒,就被孔佳文拽上车,到了民政局。

    “你是来领结婚证的?”叶擎苍看向罗俊杰,总觉得有些事不对。

    “是啊,还真是巧,叶少将,你们不是领过证了吗?”孔佳文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明天就结婚,今天才领证,这其中要说没问题都没人信。

    “是领过了,俊杰,你昨晚的酒醒了吗?”叶擎苍这会恢复了正常。

    他敢肯定一定又是孔佳文搞的鬼,不管是罗俊杰还是孔佳文就算是要结婚,那也得先打报告,考查,申批,至少要一个月,他敢肯定,他们肯定没有打结婚报告。

    “这会完全醒了,我一直以为是在梦里,擎苍,恭喜你——”罗俊杰这会是真的酒醒了,他拍了拍头,这场梦真得该醒了。

    他感觉自己又一次被孔佳文利用了,其实这次真是巧合,昨天晚上,孔佳文被端木艺心气着了。

    “谢谢,明天记得准时到,我和心儿还有其他的事,我们先走了。”叶擎苍不愿意见孔佳文,看这女人,准没好事,为了明天婚礼的顺利举行,叶擎苍握住了端木艺心的手,硬是将她拽了出来。

    “心儿,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不能让那个女人坏了我们的心情,不过那女人怎么知道我们今天要领证?”

    叶擎苍狐疑道。

    端木艺心也很郁闷,她说今天来领证,也是昨晚情之所至,突然决定的,昨天和孔佳文分开的时候,她很确定自己一个字都没说。

    “难道那女人昨晚被我气着,一时兴起,拉个男人就要结婚?”

    端木艺心思来想去,觉得那个女人多半跟自己一样,她是情之所至,那女人肯定是被气疯了。

    “不管她发什么疯,都与我们结婚没关,那个女人,待我们婚后,我会处理的,这个时候处理,不吉利。”

    对于孔佳文,叶擎苍早有打算,这几天暂且让她蹦达,等这件事情结束后,那女人也就该回去了。

    “那个女人,我现在一点都不担心,擎苍,我们去见见爷爷吧,明天爷爷应该会出席我们的婚礼吧。”

    端木艺心抱住叶擎苍的胳膊,她决定好好和叶家人打好关系,就当是为了自己日后的幸福吧,而叶家的大家长,叶博目前来说是最重要的。

    “当然会,心儿,你确定现在去见爷爷?”叶擎苍有些意外,他知道端木艺心因为四年前的事,对爷爷依然有着心结,没想到这会她竟然提出要见爷爷。

    “是,我知道四年前爷爷也是为了你的前途着想,虽然心里仍然不舒服,但是我能理解,也许将来等我们老了的时候,也会做下那种糊涂事,况且爷爷已经向我道歉了,我如果再同他老人家计较,那就显得太小气了。”

    端木艺心嫣然一笑,四年前,她放弃了爱情,放弃了所有,四年后的今天,她要将自己放弃的那些,一样样找回来。

    “老婆,你这么得好,叫我怎么不爱你。”叶擎苍抱住端木艺心,在她脸上狂亲。

    “放我下来,大庭广众之下,注意形象。”端木艺心急道,两人这会就站在民政局外,端木艺心已经看到从里面走出来的孙佳文和罗俊杰了。

    孔佳文僵在那里,看着叶擎苍那从未见过的疯狂与热情。

    “死心吧,擎苍永远不会喜欢你——”罗俊杰叹道,他知道孔佳文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但是爱情这东西,即使明知道是错,也要一错到底,就像飞蛾扑火。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端木艺心?”孔佳文咬着牙,眼里闪烁着泪花,她不甘心,她不甘心,等了一年又一年,以为他回来就有机会,可是等到的却是他要结婚的消息。

    “佳文,你想错了,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你不适合擎苍,爱情里不是谁更好,更优秀就选谁,她是没有道理的。”

    罗俊杰知道自己也应该死心,这句话是对孔佳文说,也是对他自己说的,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很累,孔佳文等叶擎苍多久,他就等了孔佳文多久,不,他等得要更久,在孔佳文刚从学校出来的时候,他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只可惜,她永远看不到他的好,永远看不到他有多爱她。

    “明天参加婚礼,带我一起去。”孔佳文永远都是这副半命令的语气,而罗俊杰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只是这一次,罗俊杰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

    “不,擎苍已经明确地说了,不会让她参加的,你还是别去了。”

    说出来,罗俊杰才知道,原来拒绝并没有那么难,只是一个字,真得好简单,说出来后,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

    “罗俊杰,你说什么?”孔佳文不敢置信地看着罗俊杰。

    “明天,我不能带你参加叶擎苍和端木艺心的婚礼,我想他们都不希望看到你,我也不希望你再做傻事,有些人是你永远都不能惹的,否则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放弃吧,我们跟擎苍说说情……”

    “不需要,就算他不喜欢我,他也不能将我怎么样,我一没触律法,二没有犯纪律,他能将我怎么样?”孔佳文嘴硬道。

    “佳文,你非要一条道走到黑吗?在军中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罗俊杰苦口婆心地劝道,而这会功夫,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已经上车离开了。

    “罗俊杰,你不带我去,我也能去,到时你别后悔——”孔佳文瞪着罗俊杰,咬着牙道。

    “孔佳文,我言尽于此,明天你若去了,那么你这辈子也将永远的离开军中,你自己好好考虑吧。”

    罗俊杰第一次这么无情地跟孔佳文说话,说过后,深望了眼孔佳文,转过身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

    “罗俊杰,你会后悔的。”泪水在孔佳文眼中打转,走了,都走了,她要怎么办才好。

    而此时,叶擎苍和端木艺心正在前往叶博的住处,刚才叶擎苍打了电话,叶博很高兴。

    大约四十五分钟后,叶擎苍和端木艺心终于到了。

    “叶少将,老爷子在后院等着你。”叶擎苍到的时候,叶博的警卫向他敬礼道。

    “谢谢,我这就去。”叶擎苍看向端木艺心,见她点头,两人手牵着手往后院去。

    “爷爷,天气这么热,你怎么不在屋里。”叶擎苍见爷爷站在树底下,急上前和端木艺心,扶着他往屋里走。

    “擎苍,艺心,你们来了。”

    “爷爷想起你奶奶了,她在的时候,总喜欢坐在这棵树下……”

    “爷爷,这是我和擎苍的结婚证。”端木艺心扶着叶博坐下后,将红色的结婚证交放到了叶博手中,她知道自己在老人眼中不够好,但是她会努力做个好妻子,好妈妈的。

    “好,这么多年,委屈你了。”叶博拍着端木艺心的手道。

    “不,是我不好,爷爷,对不起,您还生我的气吗?”端木艺心在叶博面前跪下道,叶擎苍吓坏了,一时间竟愣住了。

    “傻孩子,当初本来就是爷爷不好,爷爷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快起来,擎苍,快扶艺心起来。”

    叶博苍老的脸上写满了笑,这一次,他是真得释然了,端木艺心是个好孩子,值得他的孙儿好好对待,真是好样的。

    “心儿,你这是干吗,这都已经二十一世纪了,我们不信这一套,以后别动不动就下跪。”叶擎苍扶起端木艺心道。

    “我跪爷爷是应该的,这是我们中华几千年的传统,明天结婚,我们也要向长辈跪拜。”

    端木艺心这一跪,自己的心也越发亮堂了,退一步,天高云淡,如果大家一直这么僵持着,所有人都不开心,不如退一步,一家人和和气气。

    “心儿,如果我妈明天去了,你该不会……”

    “妈是长辈,也是应该的。”实际上,端木艺心想着,今天有早,她想一个人去趟医院,免得明天孙淑敏真不参加,到时,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尤其是叶辰阳和叶擎苍父子俩,不过暂时她并没有打算说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