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两颗心,一张床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那天晚上,叶擎苍回来的有点晚,不过是战友们和邵烈风一块送回来的,只是喝多了点,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事。

    “你们也真是的,怎么醉成这样,幸好不是明天结婚——”

    “妈,您就别说了,就是怕这样,所以我才同意他今晚聚会的,您去休息吧,我来照顾他就可以了。”

    端木艺心扶过叶擎苍,她有心理准备,所以对于叶擎苍现在的情况并没有什么。

    “心儿,你终于要嫁给我,心儿……亲亲——心儿,我要亲亲——”

    到房间后叶擎苍抱着端木艺心不放,就像一个耍脾气的小孩子,抱着她非要亲亲。

    “别闹了,叶擎苍,你能不能乖一点,能不能好好睡觉——”

    这么一会,端木艺心已经满身是汗,实在是他太能闹腾了,有人喝酒,喝多了倒头就睡;有人喝酒,酒装怂人胆,清醒的时候不敢做的事,醉了全做了;有人喝醉了,就胡闹,像个孩子似的,一如此时的叶擎苍,当然酒后吐真言也是真的。

    端木艺心本来准备将他弄床上的,但是身上那味实在太浓了,索性将他扶到了浴缸里。

    试好了水温,一边放水,她则出去帮叶擎苍准备醒酒的。

    “艺心,擎苍怎么样了?”见女儿出来,程素素还是不太放心,又问。

    “妈,没事,男人喝点酒很正常,再说了,他是和战友们一起喝,又不是和其他人,没事的,我给他弄点醒酒的,免得明早起来头痛。”

    端木艺心上前,抱着妈妈道,她感觉妈妈太紧张了,一半的原因是来自孙淑敏,一半原因是来自她上一次婚姻的失败。

    “好,那你去吧,好好照顾擎苍,妈没事,就是年纪大了,有些睡不着。”程素素知道自己不应该将这种反面的情绪带给女儿,但是她真的控制不住。

    她都想好了,无论如何,明天一定要好好地看着女婿,不能让他再出任何的意外,至于那些老人所说的,夫妻双方婚前不能见面的鬼习俗都不管了。

    看着女儿拿着醒酒茶进去,这才回自己房间。

    浴室里,端木艺心喂叶擎苍喝下了醒酒的,就坐在那看着浴缸里的水一点点的涨,很难想象,此时她竟无比的平静,看着这个男人,她的心似乎找到了港湾,他终于明白,这才是她心之所向。

    后天的婚礼必须如期,或许,如果叶擎苍的情况好的话,明天可以去领结婚证。

    关掉水龙头,看着浴缸里突然十分安静的叶擎苍微微一笑,唇角上扬,倾身,在他耳边道:“叶擎苍,如果明天你能准时醒来,那我可以考虑去领结婚证,如果……”

    “心儿,你说得是真的?”不待端木艺心将话说完,叶擎苍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喜道。

    “你不是喝醉了吗?”

    端木艺心没想到叶擎苍反应竟然这般快。

    “心儿,我是军人,即使喝了酒,也要保持清醒,心儿,你可不能赖皮,刚才的话我可是当真的。”叶擎苍说着,一把将端木艺心抱入了浴缸里。

    “叶少将,现在是谁赖皮呀,你竟然装醉酒,那我刚才说的话——”

    叶擎苍压下端木艺心的脑袋,用满是酒气的嘴吻住了端木艺心娇艳欲滴的红唇。

    “唔——”端木艺心本就只穿着睡衣,这会衣服紧贴着肌肤,比没穿衣时更加诱人。

    “心儿,再过一天,你就是我叶擎苍的妻子了,不可以反悔,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注册。”

    叶擎苍并没有更进一步,他怀中的这个女人,他孩子的妈咪,这个叫端木艺心的女人,是值得他用心对待的女人,这辈子,他的怀抱就是端木艺心栖息的港湾,他会用一辈子时间去照顾,爱护这个女人。

    “嗯,叶擎苍要我嫁给你,你得记着,不可以和本小姐之外的任何女人勾勾搭搭,不准和任何女性暧昧,不管是战友,还是任何的干姐姐,干妹妹。”

    端木艺心骑坐在叶擎苍身上无比严肃道。

    明明是很暧昧的地方,很热情的时候,却偏偏说着如此严肃的话,而叶擎苍竟然配合着她。

    “我保证,这辈子除了端木艺心,不会再和其他女人有任何的不正当关系系,这辈子,我叶擎苍只对端木艺心一人负责,心儿,你愿意让我负责吗?”

    身体和心理一样热情,只是此时却顾不上身体上的高温了。

    “暂时了,如果你说话不算话,随时我都会反悔的。”

    端木艺心尴尬道,她就不应该让叶擎苍泡澡,那样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尴尬,此时,身下的异常,让她连动都不敢动。

    “你不会有这机会的,心儿,你真不应该放温水,应该让我洗冷水澡。”叶擎苍说着整个头都没入了水中。

    “如果你还想明天领证,那就早点起来。”端木艺心起身,看了眼沉入水底的叶擎苍,邪恶的伸手,按住了他的头,在叶擎苍反手要抓她的时候,快速的离开——根本不管身后叶擎苍呛水的声音。

    回到房间,端木艺心到楼下的浴室重新洗澡,本以为叶擎苍没那么快的,没想到她回房的时候,叶少将已经躺在床上了。

    “心儿,今天晚上是我最开心的一晚,这酒喝得最开心,我想这将是我此生最开心的一天-”

    “又胡说了,以后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每天都有开心的时候。”

    端木艺心上床,推了推叶擎苍。

    “睡过去点,以前四个人睡也没觉得多挤,怎么现在你一个人睡,这床感觉还小了——”

    端木艺心在叶擎苍身边躺下,脸上看着很平静,但是心却无比的澎湃,这个男人了,他躺了四年的男人,命运的绳索终于还是将他们绑在了一起。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叶擎苍伸出手,将端木艺心揽入怀中。

    “心儿,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民政局。”

    端木艺心头向叶擎苍靠了靠,在她的心中,这才算是真实意义上的同床共枕,只有两颗心在一起才能算是。

    本以为今晚会失眠,不想,两人都很快便睡了,第二天一早,叶擎苍就醒了,一来是生物钟,二来,今天可是大事,事,看向怀中那张柔美的睡颜,叶擎苍心中无比的充实。

    看了看时间,还早,便没有叫端木艺心,为免吵到她,他连动都没动,就那么看着端木艺心,越看,越是心动,有些情难自禁,低首,在那洁白的脸上轻印了下——

    “叶少将,一大早的偷香窃玉可不应该是军人所为。”端木艺心醒来已经有一会了,只是被叶擎苍盯着,她不好意思睁开眼。

    “自己的老婆,军法也管不了的。”叶擎苍微怔,笑道,反正都被抓个实了,索性将落实一下这‘偷香窃玉’的‘罪名’。

    “别,还没刷牙呢?”这次叶擎苍没能得逞,端木艺心手挡在了两人的唇之间。

    “放心,我不嫌弃——”叶擎苍大笑,故意道。

    “我嫌弃你行不,起床了——”端木艺心用脚蹭了下。

    “心儿,原来你比我还急,只是这么早,民政局也没人上班,要不……”

    “叶擎苍,你再贫,今天哪都不去了。”端木艺心故作严肃道,这个点,两个孩子马上要起床了,根据以往的习惯,他们两醒来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来敲她房间的门。

    “遵命夫人,大事重要。”叶擎苍起身,这边刚下床,耳中已经传来了敲门声。

    “擎苍,一会我们先送昊然和倾心上学。”

    叶擎苍当然没意见,两人洗漱后下楼吃饭,没想到,所有人都起来了,他们俩反而是最迟的。

    “擎苍,明天就是婚礼了,宾客最好再确定一下,另外,婚礼的司仪啊,婚车……”

    端木炎将婚礼的事宜又交代了一遍,让叶擎苍今天再确定一下。

    “爸,您放心,这些事有邵烈风,肯定不会出差错,我和心儿今天……”

    端木艺心在桌子底下踢了叶擎苍一下,以前爸妈问是否领了结婚证,她说领过了,要是这会叶擎苍说今天去,到时两个老人家怎么想。

    “爸,妈,你们放心,我和擎苍一会送孩子上学后就去。”

    端木艺心接过话道。

    “昊然和倾心今天不上学了,我们已经跟老师请过假了,上幼儿园也不差这一天两天,之前是没人带,现在我们回来了,我们带就是了。”程素素道,看着孩子在幼儿园里,她心疼,虽然说别人的孩子都是这么大上的,但是她舍不得,能多带一天是一天。

    “妈,那我一会跟心儿再去确定一下,可能要下午才回来。”叶擎苍向端木艺心眨了下眼道。

    老人们将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两人眉目传情的一幕都看在眼里,心里又踏实了几分。

    吃过饭后,端木艺心和叶擎苍换了衣服,两人今天的衣服都比较正式,对于叶擎苍来说,今天可远比明天的结婚宴更重要,这才是属于他和心儿两个人的日子。

    出门的时候,程素素又叮嘱道:“下午早点回来,别太晚,明天可是要做新郎新娘的人,得养足精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