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二十章 孔佳文的质问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双眼喷火,刚才心儿在里面说好的十分钟,他担心孔佳文会动手,因此,十分钟一到,没看到人,他就出来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当真敢动手。

    跟随叶擎苍一块出来的,还有两个,一位是带孔佳文来的那位,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很不好看。

    “端木小姐,真羡慕你这头长发——”孔佳文却面不改色的,将扣着端木艺心脖子的那只手松开,顺热将她头发顺至耳后。

    “咳,咳——”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叶擎苍几个箭步上前,扶住了有些脱力的端木艺心,并帮她顺着后背。

    “你们来了,我跟端木小姐说话呢?”孔佳文换上笑脸道。

    “孔佳文,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滚——明天自己提交转业报告。”叶擎苍扶着端木艺心,若不是端木艺心这会咳得厉害,他非掐死孔佳文这个贱人不可。

    “佳文,你自己回去吧。”和孔佳文一块来的罗俊杰也很尴尬,他没想到一向大方有礼的孔佳文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我想你们都误会了,我只是看到端木小姐的头发乱了,帮她理理头发。”

    孔佳文不但没有道歉,反而厚着脸皮道。

    这会端木艺心可以正常呼吸了,看向孔佳文,心里感慨:也许她应该将眼前这位孔少校放到解剖台上解剖一番,她那来的自信,这是当大家都是瞎子?还是当她哑巴?

    “孔小姐,既然有兴趣,那就继续吧。”端木艺心平静道,而后微抬首,向叶擎苍浅浅一笑道:“我没事,只是和孔小姐玩了个游戏,我们回去吧,有些饿了。”

    端木艺心摇了摇头,她今天心情好,不跟孔佳文一般见识,当然,她也想看看这个女人的脸皮能厚到什么程度。

    在亲历了险些死在她手中的这一次之后,端木艺心对于白天在警局里孔佳文的狡辩一点都不奇怪了。

    孔佳文跟着叶擎苍和人再次进了包间,一脚刚跨进去,面对的却是叶擎苍惊天的怒火。

    “叶——少将,我没——”

    在灯光下,端木艺心脖子上紫色的指印很明显,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去晚,端木艺心是不是就死在她手上了。

    罗俊杰和另一位也看到了,两人脸色也变了,这么明显的瘀痕,又怎么可能是玩笑,女人的嫉妒心,真是太可怕了。

    不知内情的人皆惊愕地看着叶擎苍手掐着孔佳文的脖子,半天都没人反应过来。

    “擎苍,冷静点,你这马上就要结婚了,是喜事,别招惹了晦气——”

    “擎苍,我没事,孔小姐就是跟我开个玩笑,你别吓着孔小姐。”叶擎苍也上前劝道,尽管她看不到自己脖子,但是想也知道叶擎苍是因为自己才动怒的。

    “是啊,擎苍,今天是来庆祝你脱单的,高兴的事,别动怒——”

    大家都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叶擎苍这才松开手,而孔佳文脸却白得像锡纸,可能她也没想到叶擎苍会突然出手,这会一开口,声音都变了。

    “我想……我想您可能有些误会了,我怎么……可能伤害端木小姐,这里到处都是人,如果……”

    “滚———”

    “擎苍,别生气了,大家都看着呢,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陪战友们喝几杯吗,走了——”

    端木艺心将叶擎苍拽回沙发上,并端了杯酒给他。

    “擎苍,对不起,我不应该带孔佳文前来,但是人既然是我带来的,于情于理,我都应该送他回去,所以,今晚真是对不起,改天我再给您和小嫂子赔罪。”

    罗俊杰端起酒杯,向叶擎苍敬酒道。

    “俊杰,这事跟你没关系,让她自个回去。”叶擎苍喝了酒,但是却不赞成罗俊杰送人。

    “擎苍,别这磁,男人要有绅士风度,罗先生,那麻烦你了,孔小姐,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但是以后,不管是我还是擎苍,我们都不想再看到你,你应该记着,后天就是我和擎苍结婚的日子,鉴于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不希望你出现在婚礼,至于你送的大礼,当然不能白收,改天我会奉还给你-”

    端木艺心上前,同样帮孔佳文顺了顺头发,当然,她那短发,也没什么好顺的。

    “我记住了,端木艺心,别以为结婚了就得意,结婚了还有离婚的,别以为只有你可以生孩子,这天底下,只要是女人都能生孩子——”

    “滚——”叶擎苍拿过罗俊杰手上的酒照着孔佳文就泼出去了。

    尽管他跟女人接触的少,但像孔佳文这样的极品,估计世间也仅此一个。

    “叶擎苍,我喜欢你有错吗?这个女人有什么好?一个别人用过的二手货,一个——”

    “叭——”这一巴掌并不是叶擎苍打的,因为叶擎苍被端木艺心推开了,这一巴掌是和孔佳文一道来的罗俊杰打的。。

    今天在这的,大家都很熟,对于这个孔佳文当然也是知道的,她的为人如何,也都了解,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这阴狠的一面,大家都哑口了,同样都是战友,帮谁都不是,更何况,经过叶擎苍刚才那一下,大家再对照着端木艺心的脖子也都明白了。

    “走了,你抽什么疯——”罗俊杰一巴掌打过后,拽着孔佳文的就往外走。

    “放开我,罗俊杰,你放手,我今天就要跟端木艺心一较高下——”孔佳文用力一甩,竟然甩开了罗俊杰,再次奔至端木艺心面前。

    叶擎苍被端木艺心按住了。

    “擎苍,没事,就让她说吧,况且你们都在,她也不能将我怎么样,若是不让她说,她必定咽不下这口气,指不定就是另一个王佳佳。”

    端木艺心向叶擎苍的其他几个战友使了个眼色,几人陪坐在叶擎苍身边,而端木艺心则走过去站在她面前。

    “孔小姐,你不服气是吧?我全组想问问,你凭什么不服气?叶擎苍向你表达过爱意吗?他有说过喜欢你吗?或者说他给过你承诺,说是要娶你?”

    这不是端木艺心第一次听这种话,这话从孔佳文嘴里说出来,比从孙淑敏嘴里说出来的杀伤力小太多了。

    叶擎苍几欲张嘴,但是被旁边的战友捂住了嘴,女人的战争就得女人自己打,他一个男人插嘴,只会让两个女人之间的怨恨越来越深。

    “是没说,但是你更没有资格,端木艺心,如果不是那两个孩子……”

    “那你也生孩子呀,孔小姐,至于你说的一较高下,我还真没兴趣,之所以跟你站在这里,是想告诉别再盯着我的男人看,你瞅瞅,在座的除了我老公,你看上谁都没关系——”

    “小嫂子,那可不行,我是有家室的——”

    “我也有对象——”

    端木艺心这话一说,基本上全都挪到一边了,看样子,这是都看不上孔佳文。

    “孔少校,说句真话,这喜欢谁没错,但是也不能失去理智,做人,得有原则,明知道擎苍和小嫂子连孩子都有了,你还来搞破坏,撬墙角,这是你一个军人应该做的吗?”

    “你给我闭嘴,军人怎么了?军人就不能恋爱了。”孔佳文这会不但没有羞愧,反而对人吼道。

    “罗俊杰,你将人带走吧,别在这扫了大家的兴。”

    “叶擎苍,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她?”孔佳文手指着端木艺心问叶擎苍。

    “走了,孔佳文你有病呀,擎苍都要结婚了,不喜欢能结婚吗,你就死了这条心——”

    叶擎苍推开按着自己的众人,站起身,将端木艺心拽入怀中,当着众人的面,低首就亲上去了。

    “心儿,四年前就想跟你说的话,今天当着我战友的面,再说一次,我叶擎苍之所以要娶你,并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因为你就是我叶擎苍心里的那个人,这辈子,除了你再也不会有别的女人……”

    叶擎苍煽情的话还没说完,孔佳文再次吼道:“叶擎苍,那你以前说过的话都是骗我的?”

    大伙的眼睛齐溜溜地看向叶擎苍。

    “叶擎苍,你跟人表白过了?”被叶擎苍抱在怀里的端木艺心也愣了,眨了眨眼,仰首问道。

    “心儿,这一听明显就是挑拔离间的话,我再怎么眼瞎,也不至于瞎到这程度,孔佳文你到是说说,我跟你说了什么?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叶擎苍紧抱着端木艺心,这个女人心机深着,指不定又要造什么谣。

    “就是,擎苍四年前就去维和了——”

    “大家都安静,听听我们孔少校说话。”

    “孔佳文,你这还真是一曲接一曲,先是送马蜂,我没被马蜂蛰死,你又来掐,这没掐死,你是不是打算来恶心死我?”

    端木艺心算是明白了,这女人,就是打着主意,破坏她和叶擎苍的婚礼,要是早一个月,她肯定求之不得,但是现在,对不起,就算叶擎苍的妈,也别想阻止她和叶擎苍的婚礼、

    “叶擎苍,你当真忘记了吗?五年前的情人节,那天我们刚飞完回到基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