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两个女人战争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嫂子,现在不会别扭了吧,我们的孔美人来了。”其实今天来的大多都不知道孔佳文的事。

    首先,这件事才发生没几天,其次,一开始也是担心影响,并没有将事情扩大。

    “云中校,你不知道同性相斥吗,我听你们聊就好。”

    如果在昨天之前,端木艺心看到孔佳文,或许还能聊几句,但是现在——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一个字都不想跟那女人说,心机婊一枚,幸亏她自己是医生,而且当时叶擎苍也在,要不然,这会估计她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

    都说医生是白衣天使,但天使也并不都是任人欺负还不回击的。

    去中校惊愕地看向叶擎苍,叶擎苍却瞪了他一眼。

    “心儿,你跟着我就好,要是不舒服,我们就回去,反正今天来了,大家见个面,让他们认识一下你这个嫂子就好。”

    “放心,我很能适应的,你们聊我听就好,其实我很向往军旅生活的,只是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不肯让我当兵,就连当年报考军医大都不行。”

    端木艺心心情愉悦道,那个女人来就来吧,反正只是不相干的人,只要叶擎苍的眼里只有自己,在乎的只有自己这个妻子就够了。

    “心儿,那你估计今晚听了后就要失望了,这些家伙,一个个看着一本正经,其实骨子里和普通人一样。”

    叶擎苍笑着数落起兄弟们。

    “那你还说让儿子将来接班。”端木艺心没好气道。

    “哇哇,擎苍,听说你都两个孩子的爸爸了,今天怎么没将孩子带来,也让我们这些叔叔——”

    “云,你等等,我有从新闻上看到,小男孩跟擎苍很像的,你等等——”

    “那必须的,我儿子,必须像我,还找什么,我手机有——”叶擎苍得意道。

    一时间,叶擎苍的战友们都在看孩子相片。

    “擎苍,你家小妞好可爱,要不咱们订个娃娃亲吧——”

    有儿子的战友立即打起了小倾心的主意。

    “想得美,我家小宝贝将来长大得自己挑,你儿子要是有本事,自己追。”

    叶擎苍这一刻更是无比的自豪,这才叫人生,这才算幸福。

    “叶少将,恕我冒昧,几个月前,我好像看过一篇报导,是关于端木小姐的——你们还没有结婚,我应该可以这么称呼吧。”

    孔佳文脸上挂着温柔的地笑,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不管是叶擎苍还是端木艺心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发火或是动手的。

    “孔佳文,没举行婚礼,不表示我们不是夫妻。”叶擎苍黑着脸道。

    “叶少将,不知道两个小朋友多大了,那天看到那篇报导很意外,因此就搜了下,没想到端木小姐四年前的婚礼一样很轰动……”

    “你给我闭嘴——”叶擎苍怒了,这个女人明显就是想造谣,想说孩子不是他的,若不是端木艺心拉住他,估计叶擎苍谦谦君子的形象就要毁于一旦了。

    端木艺心浅浅一笑道:“擎苍,孔小姐发此煞费苦心的去查信息,若不让她说出来,她估计今晚要失眠,让她说吧。”

    “心儿,我不喜欢听任何人搬弄是非,尤其是关于你的,孔佳文,你无非是想说我妻子结过婚,那又怎么样?只要本少喜欢,不管她结多少次婚,本少还是喜欢,至于孩子,是不是我的,更不是你一个外人可以操心的-”

    “擎苍,别生气,佳文没见过小嫂子,只是被那些八卦信息误导,消消气,消消气-”

    和孔佳文一起来的男军官,为孔佳文出头道。

    “俊杰,她已经违背了军人的守则,已经不配为一名军人,孔佳文,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今天起,但凡,本少将和夫人出现的地方,你若是出现,别怪我不客气,别以为你做的事,当真神不知鬼不觉,要找证据,很简单,你自己看着办,现在你可以滚了——”

    叶擎苍冷笑,一个不自量力的丑小鸭,也敢在他面前跳芭蕾,若不是婚期在即,决不会如此轻易放过她。

    “擎苍,你别生气,这是我们女人的事,你不必放在心上,你们大家聊,我和孔小姐出去说点事。”端木艺心起身道。

    尽管叶擎苍维护她,她很开心,但今天难得这么多朋友都来,没必要弄得不愉快,孔佳文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无非是要让她难受。

    既然如此,端木艺心又怎会轻易让她得手,因此,握了握叶擎苑的手,示意他别放在心上。

    “心儿——”

    “放心吧,你们这么多人看着,孔小姐总不至于将我吃了,我们女人间的话题,你们男人在不好说,这样,你们喝酒,我和孔小姐换个地方说话,我保证十分钟就回来。”

    端木艺心安抚叶擎苍道。

    “心儿,不必要跟这种人废话,等我们婚礼结束,新账旧账,我会和她一起算。”

    叶擎苍毫不避讳道,其他人一听,这才惊觉不对,要知道叶擎苍一向严肃,处理任何事情都不会带私人感情,但是今天,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好了,擎苍的各位战友们,擎苍就交给你们了,我和孔小姐说会话。”

    端木艺心向众军官一笑,将叶擎苍交给他们,而后自己带着微笑先行离开了这个包厢。

    孔佳文本不想出去,她是有话跟端木艺心说,但不是现在,更何况,众人现在看她的眼神不对,若真出去,只怕大家都会以为她冒犯了叶擎苍,可是不去,叶擎苍肯定会发怒,更何况,端木艺心这女人已经下了战书,她若不出,岂不是显得太懦弱了。

    “俊杰,我先出去一下,你们先玩。”

    孔佳文亦向一道前来的男军官道,好在今天大家穿得都是便服,要不然,必定会引起轰动。

    说实话,这种娱乐地方,除了包间,真没有适合说话的地方,因此,端木艺心和孔佳文来到了外面。

    “端木艺心,别以为有叶少将替你撑腰,我就会怕了你。”

    孔佳文先发制人道。

    “你还真是恶人先告状,我真没见过像孔小姐这般厚脸皮的。”端木艺心之所以没有叫孔佳文的军衔,是因为她觉得孔佳文根本不配做一名军人,就像叶擎苍说的,她没有那个资格。

    “要比厚脸皮,端木小姐说第二,这世上估计也没人敢说第一,一个已婚的女人,竟然勾搭我们叶少将,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就你一个小医生,还真死皮赖脸——”孔佳文见端木艺心没有生气,怔了下。

    “还有呢?孔小姐继续说,我很认真地听着。”端木艺心笑着道。

    “你——”

    “呵呵,我没生气让孔小姐失望了吧,孔小姐应该好好反醒一下才是,我一个已婚又怀孕的女人都能搭上叶擎苍,你呢?估计你没少‘勾搭’我老公吧,可是呢?只怕一次都没得手,也难怪你这么生气,本夫人大人大量,原谅你以前觊觎我老公的行为,但是孙小姐,请记住,从现在开始,叶擎苍是我端木艺心的丈夫,他是我男人,我绝不容许任何女人觊觎我的男人,所以,你最好以后离我老公远点,就如同我老公刚才说的,以后麻烦孔小姐见到我们绕道而行……”

    “端木艺心,你欺人太甚,你当自己是谁,若不是你父亲,你以为你能嫁给叶少将吗?一个离过婚的残花败柳,你有什么资格?不要脸——”

    “呵呵呵,孔小姐,你不应该好好检讨一下吗,我这样一个残花败柳都能勾搭上叶擎苍,你呢?我看你连我这个残花败柳都不如,我看应该照镜子的是你才对。”

    端木艺心看着孔佳文气得青白交错的脸,心情特别舒畅。

    孔佳文爱上叶擎苍没错,但是却不应该对她用这种卑鄙的手段,还敢厚着脸皮来向她这个正宫宣战。真不知道她哪来的信心,哪来的勇气。

    “端木艺心,以你离异的身份,你会给叶少将抹黑,只要你现在离开叶少将,从今以后和他……”

    “孔小姐,你的脸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你以什么身份让我离开叶擎苍?孔佳文,这是最后一次,别再盯着我老公,否则,你以后别再将在军中立足,十分钟到了,本夫人要回去了。”

    端木艺心看了看表,十分钟已到,她若再不回去,叶擎苍没准会冲出来的。

    “端木艺心,你一个小医生也敢威胁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孔佳文突然出手,扣住了端木艺心的脖子,要说用武力,别说端木艺心了,换做任何一个普通女人恐怕都不是孔佳文的对手,人家毕竟是军人。

    端木艺心立即就感觉到呼吸困难,而且喉咙有些痛。

    “放手——孔佳文——你——想死——”

    孔佳文的手越来越用力,端木艺心呼吸越来越难,脸色渐渐涨成了紫色——

    “端木艺心,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算我现在杀了你,也没人能拿我怎么样,别以为……”

    “孔佳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