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一十七章 将东西扔出去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端木艺心买了个和以前孙淑敏发型类似的头套,尽管不确定孙淑敏是否会喜欢,但总是她的一份心意。

    第二天一早,端木艺心和叶擎苍先来到了军方医院。

    “心儿,不必紧张,我爸既然让我们来,那说明我妈现在情况良好。”

    叶擎苍握着端木艺心的手,他会跟她一起,如果妈妈太过分,他会护着端木艺心的。

    “没什么,我们上去吧。”端木艺心说话间拉着叶擎苍进了电梯。

    病房的门是开的,病房里,叶辰阳并不在,倒是有几个女人坐在病床,正和孙淑敏说着话。

    “阿敏,你放宽心养病,这孩子的事,永远操不完心,你呀,就别再想那些了,顾好自个的身体要紧。”

    叶擎苍敲了敲门,里面的几位大婶立即安静了。

    “唉呀,擎苍来了——”

    “王姐,现在可不能叫擎苍,擎苍已经是少将了,我们得称呼叶少将——”

    叶擎苍进来,几位大婶打量着叶擎苍,刚合上的嘴,再一次咧开了。

    “阿敏,就你儿子这模样,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你也不用担心……”

    说话的大婶似乎故意说给端木艺心听的,旁边的大婶用手肘碰了下说话的大婶,但人家恍若未闻。

    “妈,我和艺心来看你了,我们问过医生,你恢复的很好,后天我心儿婚礼,您会参加吗?”

    因为这几位大婶,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准备好的话,全用不上,这会叶擎苍更是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就让老妈给个话。

    “你爸跟我说了,怎么说我也是你妈,按说我应该去的,可是现在,你看,我这个样子,怎么去,听说端木教授请了很多人,人太多一吵,我头就痛,万一说些什么不当听的话……”

    “好,我知道了,妈,那您好好养病,有这么多阿姨,大婶陪着您,我想也不至于无聊,我和心儿还有事,就先走了。”

    叶擎苍说话间握着端木艺心的手,就要走。

    端木艺心挣扎了下。

    “阿姨,我和擎苍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这是我和擎苍昨天一起去买的假发,想着你暂时应该能用上——”

    端木艺心这次可以说是放低了身价,但病床上的孙淑敏却只是‘哼’了声,叶擎苍看不下去,拉着端木艺心的手便走。

    “心儿,我们走。”如果今天不是有这么多人在这,叶擎苍肯定会问妈妈,到底端木艺心哪里得罪了他。

    两人前脚刚走,病房里,孙淑敏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阿云,帮我将东西扔出去。”

    端木艺心怔了下,刚转首,只听‘砰’的一声响,她和端木艺心买的假发,补品全被扔了出来。

    “我去捡回来,扔掉太浪费了。”端木艺心抽出手,要去捡东西。

    “心儿,我们心意到了,她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们走——”

    叶擎苍上前,一把扣住端木艺心胳膊,不让她再去捡那些东西,硬是将端木艺心拽进电梯里,才松手。

    “擎苍,其实——你妈是不是耳根子特软?”端木艺心有些无奈,刚才她有看孙淑敏的神情,说出来的话,似乎言不由衷,不过那么多好姐妹在那里,她又是死要面子的人,才会闹得这么僵。

    “不管是不是都不重要,总之,后天的婚礼她不会参加,心儿,对不起,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叶擎苍此时心里特别扭,婚礼当天,要是他妈不参加,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没事,阿姨这会不是住院吗?就算不出席,也不至于太丢人,好了,你别想了,我们先去公安局吧,那可还有位孔少校在等着我们呢。”

    端木艺心最近想得特开,说起来,最近跟她有关的事真不是一般的多,如果每一件她都去计较,那别说等儿子长大了,没准,婚礼前她就会气倒,所以她不想了,反正那些都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人。

    端木艺心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只要不是关系到她爸妈和孩子的,其他一切都好商量,所以孙淑敏的事不算事。

    但是在知道有孔佳文这件事后,她决定给自己加一条,那就是但凡不牵扯叶擎苍的事,她也不会在意,可是一旦牵到叶擎苍,那么对不起,她也不会客气。

    “孔佳文,她不会跑的,她是军人,军人重纪律。”

    “擎苍,你昨天打电话到部队了吗?”端木艺心问。

    “还没,我们不是跟公安局长说了吗?先按他们这边的处理,今天看看孔佳文的态度,如果她认错态度好……”

    “认错态度好,就放她一马吗?擎苍,要我放过她也行,她必须向我道歉——”

    “光道歉怎么行,怎么着……”

    “怎么着都别说了,一切等见到人再说,如果她长相忠厚,可能我一时心软就算了,如果她长相妖艳,那么对不起,我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端木艺心昨晚想了又想,如果真的只是嫉妒,那么大可以寄恶作剧的玩具,吓一吓她,或是她寄的是马蜂,不管是从马蜂的数量还是毒性来说,她都有理由怀疑孔佳文就是要好的命,可不仅仅只是要她好看这么简单。

    “行,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叶擎苍在脑子里想了下,只可惜,脑海里有些模糊了,毕竟有四年没见了,这名字还是昨天公安局长跟他说,才想起来的。

    “别说话了,好好开车,我先眯会,一会到了再叫我。”

    端木艺心说着,合上眼休息,其实她是怕叶擎苍说出为那个孔佳文求情的话。

    一路上,端木艺心没再睁眼,叶擎苍也没说什么。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叶擎苍是真不知道端木艺心这会在装睡。

    终于到了公安局,只是他们俩到的时候,孔佳文并没有到,主要是他们来早晨了,所以,也只能暂时等着,好在,这会,他们也没什么特别的事,等就等吧。

    等了差不多半小时,孔佳文才到,而且是一身军装,端木艺心看到的第一眼是真得好帅。

    以前只当‘帅’这个词是用来形容男人的,没想到,竟然还有帅气的女人,对着这样一个女情敌,端木艺心真的狠不下心让人被开除。

    “孔少校,麻烦你来一趟真不好意思,但是我们这里有一桩案子涉及到你,希望你能好好配合我们。”

    公安局长亲自见的孔佳文,一见面,他的思想上已经有了些许的偏差,就如同端木艺心一样,但是身为执法者,理智还在,不至于真得就让人离开。

    “这是我应该做的,但不知什么样的案子涉及到我?”孔佳文微微一笑。

    恬静,优雅,很有风范,如果不是查到证据,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如此优雅的一位女士,竟然会做出那般恶毒的事。

    “孔少校,请问你最近可有寄什么快递,包裹,或者从网络上购买了什么?”

    局长诱导道。

    “并没有,我们每天有高强度的训练,那有时间上网,至于快递包裹,我非常确定,这个月我并没有寄,倒是有收到两个,但是里面并没有什么特别……”

    隔壁房间里,端木艺心和叶擎苍就坐在那,看着平静如水的孔佳文,端木艺心矛盾极了。

    此时,她倒真希望孔佳文说的是真的,有人说女人何必为难女人,这个时候,端木艺心当真狠不下心。

    “孔佳文少校,本月25日,你可曾从网上网购有毒的马蜂?”

    “让我想想,25号,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但是局长,你说错了,我确实有网购蜜蜂,但是我有交代卖方将毒针拔掉,所以,局长,您是不是弄错了,首先,我订的是蜜蜂,不是马蜂,虽然说都是蜂,但差别可是很大,蜜蜂虽然也有毒,但毒性很少,马蜂可就不一样了,万一被蛰到了,很容易中毒的……”

    在隔壁房的端木艺心,这会已经有些了解了,那个女人就是故意的,孔佳文是有备而来,她之前有想到,但是却不知道孔佳文的口才这么厉害。

    “蜜蜂,还将针拔了?孔佳文少校,你确定你没有记错吗?确定你买的是蜜蜂而不是马蜂?”

    局长微愕,没想到孔佳文竟然承认了,可是蜜蜂和马蜂,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意义却是完全不同的。

    “是啊,我听说b市有个蜜蜂养殖户的蜂蜜非常好,想到最近叶少将要结婚,因此,订了99只蜜蜂,让他代为送到叶擎苍少校家中——”

    “笑话,结婚送马蜂,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也是第一次见。”端木艺心已经沉不住气了,这明摆着睁眼说瞎话,为什么局长却一点要抓她的意思都没有。

    “局长,我说了,我送的是蜜蜂,叶少将即将结婚,这是送他和端木小姐的结婚贺礼,99支蜜蜂代表天长地久,蜜蜂会产蜜,只是希望他们的生活像蜜一样甜,并没有特别的意思,或许你们想差了。”

    孔佳文镇定自如,每一个小故事说的都像亲身经历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