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寄来的快递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心儿,你怎么样了?”

    叶擎苍赶紧按住盒子,但是耳边嗡嗡声却响过不停。

    “擎苍,快走,”

    “擎苍,蜜蜂,不——那是有毒的马蜂,快进房间——”

    端木艺心看到嗡嗡的蜜蜂脸都白了,刚才跑出来的大约有十来员,箱子里还有多少不可知,如果……

    “没事,心儿,你先进房间,这里交给我。”叶擎苍的脸色异常难看,这可不是恶作剧,要知道马蜂的毒性可是很强的,每年都有被马蜂咬死的人。

    好在这会孩子和老人不在家。端木艺心拿过一旁的抱枕,勉强能挡住,幸好箱子里的并不多,而且叶擎苍速度够快,不然,这会只怕他们已经中毒昏迷了。

    马蜂在身边追,抱枕并不能做为武器,叶擎苍护着端木艺心退到了厨房。

    “心儿,你的手已经肿了,得赶紧去医院。”

    “只被叮了两下,没什么,将毒针拔出来,再消毒就可以了,不严重,但是外面的马蜂怎么办,虽然飞出来的只有十多只,但是必须消失,我们手机又没带在身上,无法打电话联系……”

    端木艺心看了看自己的伤势,不是很严重,好在只被叮了两下。

    “没关系,我去解决它们。”

    叶擎苍扫了下厨房,拿了几把刀就要出去。

    “擎苍,你要干什么?你刚才有没有被叮?”端木艺心拽住叶擎苍,一眼就看到了他胳膊上的叮伤,拉住他,要检查伤口。

    “没事,只是有点痛,我先去将外面的马蜂解决了再处理。”

    叶擎苍又要出去,但端木艺心不肯松手。

    “你就拿这个解决?擎苍,我们还是再等等,也许一会会有人来,要不……”

    “这个已经足够了,你放心,你先在这,我将它们解决了,我们再去医院。”

    叶擎苍说着便出去了,端木艺心不安,这次,她拿着锅盖跟锅铲跟出来了。

    “擎苍,你小心点。”端木艺心忍着手上的跟了出来。

    在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之前,叶擎苍已经干净利落地将飞出来的马蜂解决了。

    “你——这就解决了?”

    端木艺心惊愕地看着地上被切成两半的马蜂,半天回不过神,叶擎苍——他的功夫这么厉害?

    “幸好不多,如果再多些——心儿,我们先去医院。”

    叶擎苍拿着端木艺心手肿的更厉害,急了。

    “我们先将蜂刺挑出来,还有那箱子里的还没处理。我去拿医药箱,你坐那等我。”

    端木艺心说着去拿医药箱,叶擎苍赶紧去看那个快递箱子,迅速的用胶带将箱子再封住。

    端木艺心用摄子取出了两人手背上和胳膊上的蜂针,又用碱水清洗,这才好些。

    “果果,不会影响我们的婚礼吧?”叶擎苍端木艺心的手学,

    “不会才怪,会不会是王佳佳?”想到之前邮寄的地址是b市,端木艺心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佳佳,只有她才会如此狠毒。

    “不可能,王佳佳正在服刑。”叶擎苍摇头,那次婚礼之后,他并没有放弃搜集证据,同时,不仅如此,李明诚也做着同样的事,在他们婚礼一个月后,王佳佳被公安机关逮捕。

    “服刑,她怎么了?”端木艺心怔住了,那次之后,她心里对王佳佳也释然了,也就没再去关注。

    “心儿,她怎么都跟我们没有关心,这样吧,这件事我们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吧。”

    端木艺心看着快递包装,上面的字迹并不是王佳佳,也不是李明诚,字很不好看,还有些歪扭,若真要说有什么特点,那就是工整吧,会是谁呢?

    “这种事怎么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况且这上面连个地址都没有,那么多快递怎么知道……”

    “心儿,能查到的,就算没有地址,只要经过快递的都能找到,这件事不容小覻,这次是马蜂,下次呢?”

    叶擎苍坚决报警处理,相对来说,他比较相信警方。

    “可是如此一来,我爸……”

    “我们暂时不跟岳父说,我们先去医院,稍候再去公安局报案。”

    叶擎苍说着,又将地上马蜂的尸体收起来装到了密封袋里。

    端木艺心觉得有些不适,和叶擎苍到了医院,做了处理后,才觉得好一些,之后两人又去了趟公安局。

    公安机关拿到快递箱子后,先处理里面的蜜蜂,占地面积成剩余的马蜂竟然还有三十来只,警方办案人员数了下,算上之前叶擎苍杀死的,合计只。

    “这个人还真是想我死,死死。”端木艺心苦笑,这几年她人都不在国内,到底得罪了谁?

    “端木艺心,这上面写的收件人是你,很显然对方是针对你的。”

    马蜂处理之后,警方开始从快件的来源查找。

    “我知道,只是这几年我并不在国内,并没有与人结怨,会不会是寄错了地方?”

    端木艺心大胆地猜测,虽然说这种概率低,但是也是有可能的。

    “依我们看不会,这上面的地址写的很清楚,叶少将,这上面的地址没错吧?”

    叶擎苍看着地址点了点头,其实心里已经有些眉目,针对心儿,又知道如此详细的地址,很有可能是跟他有关的?

    要知道他们搬家也不过三个来月,而这次收到的贺礼当中,大部分的贺礼都是写的司令部叶擎苍转并不是像这个写的如此详细。

    都怪他,他如果早注意到这点,也许今天的事情就可以避免了,看着端木艺心尚未消肿的手,叶擎苍越发的怪责自己。

    “叶少将,这边我们会加紧追查,如果你们想到什么线索,请尽可能的告知我们,对案件很有帮助,另外,你们也别大意,最近如果有再收到邮件,最好都先检查一下再拆。”

    办案人员提醒叶擎苍,端木艺心道。

    端木艺心看向叶擎苍,家里还有那么多的快递,真要一个个检查再拆,那需要更多的时间,明天要去医院,后天……

    “艺心,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万一岳父岳母回去后,拆快递那就危险了。”

    想到家里的快递,叶擎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岳父和孩子,这会赶紧拿出了电话。

    “不要,擎苍,你就问问他们在哪,如果还没回去的话就不要说。”

    端木艺心怕父亲气坏身体,忙阻止道。

    叶擎苍电话打通,得知两位老人还在新房松了口气,在公安局这边备案后,两人赶紧回去,回到家后,看着客厅的贺礼,越发觉得疲惫。

    这礼物大部份都是亲朋友寄来的,如果就这么扔了,对不起人家的那份心意,如果一件件拆,万一又拆到有问题的呢?可是如果不拆,放这里,反而更不安全。

    “擎苍,现在怎么办?拆也不是,不拆也不是。总不能都搬到外面吧?”现在看着这些包裹,端木艺心觉得每一个都危险。

    “这倒是个好主意,我们到外面拆——”

    “这次我们先带手套-”

    叶擎苍见端木艺心将快递往外拿,还是觉得不放心,想了想道:“心儿,你等等,我们还是在家里拆,我让人送两套防衣服过来。”

    “不用吧——”端木艺心一听尴尬了,看着快递道:“要不这样,我们先分一下,上面收寄件地址都明确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像之前那样,只有收件人,没有寄件人的,我们就不拆。”

    叶擎苍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因此和端木艺心一起分捡,之前拆了些,这会也就三十来个,还算好吧。不挑不知道,这一挑,还真的有类似的,不过这个并不是b市寄来的,而是本市。

    “心儿,要不要先打开这个?”叶擎苍看着快递道。

    “好,要不我们先从旁边开个小没事,万一……”

    端木艺心说话间,叶擎苍已经将快递拿了起来,晃了晃道:“里同好像还有包装,而且很有份量,应该不会有危险。”

    “不要了,要不这个我们不要了,扔了好吧。”端木艺心不停地摇头,看着自己肿起的手背,心有余悸。

    “心儿,扔了,如果有问题别人拆了,那别人也有危险,这样,你先到房间去,我来拆。”

    叶擎苍严肃道,同时也穿上了长袖,不让身体任何部位裸露在外。

    “擎苍,你们这是干什么?”两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快递,邵烈风的声音从门边传来。

    “邵烈风,你来了——”

    “没什么,我们拆快递。”叶擎苍说着,手拿着刀,这样的话,万一里面有活物什么的,他可以瞬间解决,不至于让里面的东西跑出来。

    “你确定你是拆快递吗?我怎么看着你像是上阵杀敌似的,这架式-”

    “差不多,这些快递中有危险,不久前,我们拆了一箱子马蜂,幸亏擎苍反应快,要不然,我们很有可能就没命。”

    对于邵烈风,端木艺心并没有隐瞒,反正他也不是外人。

    “啊——这么危险,那——擎苍,让我来拆吧。”一听有危险,邵烈风赶紧上前,趁着叶擎苍没动手之前,先将包裹拿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