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一十三章 要命的贺礼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端木炎夫妇回来后,问端木艺心为什么又搬来邵烈风家,端木艺心只说这边离孩子上学近,暂时蒙混了过去。

    她一再的嘱咐叶擎苍千万不能说漏嘴,却忘记了两个孩子,也因此,在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忙着婚礼事宜的时候,端木炎夫妇还是知道了一些事情。

    比方说女儿实际上是和孙淑敏吵架才搬回来的,比方说,孙淑敏住院的事。只是孩子始终还小,说得并不是很明白,端木炎倒没说什么,他相信女儿,既然女儿没说,那应该说没什么事,则样也不希望他插手吧,但程素素不一样,女儿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看到女儿受了委屈,她怎么能不生气。

    若不是端木炎拦着,只怕程素素非找到医院跟孙淑敏理论不可,也因为这个原因,端木炎,程素素夫妇回国后,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到医院去探望孙淑敏。

    这次婚礼的事,叶家并不想太高调,叶辰阳和叶擎苍的身份在那里,若是太过高调,很容易被人盯上的,可是端木炎却跟他们恰恰相反。

    女儿上四年前婚礼上受到的委屈,让他到现在气难平,尤其是李明诚那个混蛋,竟然还敢来要孩子,这不是明摆着让他的宝贝女儿难堪吗?也因此,端木炎决定要大办,要气死姓李的一家。

    说起来,像端木炎这样的人,应该淡泊一切才是,偏偏在端木艺心婚礼这件事上,如此的执着,就连端木艺心都没办法,而叶擎苍做为女婿,自然不好说什么,况且,做为一个父亲,要给女儿最好的他是能够理解的,不但没有反对,反而还全力配合。

    只是让叶擎苍没想到的是,端木炎要请的宾客和他这边的宾客,完全不是一个圈子的,只是如此一来,就难为了安排酒席的邵烈风了。

    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婚礼在即,邵烈风将公司里的事一交代,这几天都在忙着好兄弟的婚礼,连公司都没去了。

    只是现在端木炎现在不同与四年前,来参加婚宴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再加上叶家的亲朋,估计至少得席开百桌。

    离婚礼只有三天了,家里比较亲的宾客已经来了,而有些亲朋更是直接将贺礼寄来了,这其中以端木炎的学生居多。

    婚期临近,叶擎苍已经开始休婚假了,买的新房是用来做新房的,因此,并没有住进去,但是东西都搬好了,该添置的也都添了,某些需要修改的,也都找人重新修改了,只等着婚礼那天搬进去住了。

    “好累,擎苍,今天总算呆以好好休息了?”端木艺心往床上一倒,这几天拍婚纱照,摆造型,选场景,快累瘫了。

    “好,接下来三天,你就好好休息,做个美美的新娘。”

    叶擎苍也挺心疼,但拍婚纱照,他没法替代叶擎苍,这次的影楼,以及摄影师,算是相当优秀的了,如果换做其他的影楼,少说也得折腾半个月以上。

    “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忙呢?这样,婚礼前一天,我休息一天就够了,你告诉我明天,我们还有什么事要做的?”

    “没什么事情了,其他的事情有烈风和爸妈,我们剩下来几天只要抽个时间去趟医院,就没什么事了。”

    叶擎苍道,昨天叶辰阳打来电话说孙淑敏的恢复情况很好,在出院前,想见见叶擎苍这个儿子和端木艺心这个儿媳妇,为自己之前病中所做的错事道歉,希望端木艺心能原谅她。

    “那明天去吧。”端木艺心点头,爸妈因为知道那些事,心理不舒服,如果不是爸爸拦着,估计妈妈早就冲到医院了。

    现在既然去医院,端木艺心希望能借这机会,缓和一下两家的感情。

    “好,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心儿,我爸说了,我妈病情好转,知道自己做过的事,很懊恼,要向你道歉。”

    叶擎苍见端木艺心一句反对的话都没有,有些不放心,因此解释道。

    “我知道,就算你妈真得生气,我也不会跟她计较的,本小姐大人有大量,再说了,谁让她是你妈呢?我做儿媳妇的,自然是要矮婆婆一截,这幸好是现代,若是在古代,还要端茶奉水……你看过那个折磨媳妇的古装剧没有?”

    端木艺心顽皮道,她也就现在平衡一下,等明天见到孙淑敏,她还是得做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儿媳。

    “没看过,心儿,那是古代,况且,就算我们处在古代,我也不会让我妈为难你的,你们都是我爱的人,我不会让你们两‘互相伤害’的。”叶擎苍抱住端木艺心,抵着她的额头道。

    “那你就是不孝了,放心吧,我忍耐力很好,保证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希望你妈到时别看到我就火冒三丈。”

    端木艺心想到那天的情形,心有余悸道。

    “不会的了,我爸必定是征求了我妈的意见,才会打电话的,所以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如果她态度真得不好,我们看看就回来。”

    叶擎苍心里其实也没底,但是老爸打来了电话,必须得去,父命不可违也。

    “好,不过明天去之前,我们先去给你妈妈挑一份礼物。”

    端木艺心点头道,而且她已经想好选什么了,因为手术,孙淑敏头发剃了,所以,端木艺心打算明天去选个假发。

    “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说到礼物,岳父大人到底有多少朋友,怎么那么礼物?”叶擎苍想到自己刚取回来的礼物,估计就那走出去,别人还以为他是送快递的。

    “我爸桃李天下,而我是唯一的女儿,经过四年前的事情后,我爸这次几乎是通知了所有的亲朋,当然包括他的学生恨不得诏告天下,都赶上皇帝嫁女的‘规格’了,幸好这是现代,要是在古代,没准就要砍头了。”

    端木艺心想到厅里的堆的礼物,也是很头痛,不说别的,光拆就是很麻烦,而爸妈这几天要陪舅舅,舅妈他们,估计也没时间拆。

    “这表明岳父对你这个女儿的爱,将来我们倾心嫁人,我也要风光大嫁……”

    “叶擎苍,你想太远了吧,倾心才几岁,你这就想到嫁人,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你舍得将你的小情人早早地嫁出去吗?”端木艺心点着叶擎苍的脑门道。

    “是舍不得,不过女儿大了就要嫁人的,一定要找一个像我这么……”

    “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倾心还小,你现在还是先想想我们的婚礼吧,一想到要面对那么亲月,我头都大了,叶擎天他,要不我们先去拆礼物吧,再不拆,客厅里都要塞满了。”

    端木艺心想到要面对那么多的亲朋,有些甚至还参加过四年前的婚礼,心里就不舒服,赶紧起身道。

    “心儿,你不是说累了吗?我去拆,你休息——”

    “还好了,反正只是坐着拆,也是休息,那么多,让你一个人拆,不知道要拆到什么时候了。”

    端木艺心,伸了个懒腰道。

    客厅里,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开始拆贺礼,叶擎苍拿,端木艺心拆,这其中很多都是工艺品,甚至还有书画,不过每一份礼物上,都有写敬贺的话,这已经很难得了。礼物不在于贵重,而是那一份难得的心意,在现在,最难得的就是这份心意了。

    两人一直拆挺无聊的,因此,开始猜礼物从类型到具体,这样拆快递倒也挺有意思的。

    “擎苍,你说这里是什么?挺轻的。”端木艺心拿了个三十多公分的正方形盒子,拿在手上轻飘飘的,并没什么份量。

    “从重量上来看,应该是字画之类的,从哪寄来的呢?”

    叶擎苍笑问,正如叶擎苍说的,端木炎的学生遍布全世界,这些礼物,有从世界各地寄来的,大部分都是他的学生。

    “b市,快猜,猜中有奖哦。”

    端木艺心晃了晃,似乎听到了些许的声音,越发的好奇。

    “我还是觉得是字画,最再怎么着,就不可能直接寄支票或人民币吧。”叶擎苍笑着道。

    “那当然,贺礼用现金的都是直接转账的,现在人有够懒的,估计连红包都懒得包,我爸昨天已经转了十万给我了,说都是贺礼……”

    端木艺心想到老爸昨天说要转账,她还好奇,然后一看老爸列出的单子,头都有些大了。

    “那我猜字画。”

    “好,不准改了,我拆了,我觉得可能还是工艺品。”端木艺心说着拿起刀,划过密封的胶带。

    “心儿,你手机响了。”突然端木艺心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你接吧,除了我爸妈应该也不会有外人了-”

    “我要打开了,叶擎苍,你输定了——我觉得可能是音乐盒,我好像听到声音了——”

    端木艺心说着,打开了一侧——

    “不要,心儿——”叶擎苍看着里面钻出来的东西,惊恐地大叫,但还是慢了一拍,叶端木艺心叫痛的声音传来。

    “啊——”

    叶擎苍扔开电话,直扑向端木艺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