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一十一章 和叶擎苍摊牌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端木艺心这边在下班前手续终于都办好了,她也拿到了房子的钥匙。

    而端木炎,程素素夫妇听也搭程明天的航班回来,端木艺心心里踏实了不少。

    “邵烈风,谢谢你。”

    “艺心,你突然这么生疏有礼,我还真有些不习惯,虽然是因为擎苍才认识你的,但是你是个不错的女孩子,擎苍能认识你,是擎苍的福气,你能认识擎苍,是你的运气,尽管孙阿姨做出了一连串让人匪夷所思的事,但孙阿姨是孙阿姨,擎苍是擎苍,我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

    邵烈风从叶擎苍和端木艺心的话中听出端倪,不免有些担心,因此劝道。

    端木艺心苦笑,摇了摇头。

    “邵烈风,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是旁观者看到的也只是事,并不能明白当局者的心。能认识叶擎苍我真得很幸运,但是你知道吗?这短短几个月,比过去的四年,累千倍百倍。”

    “孙阿姨有病,而且你们只要住以外面,除了节日,甚至可以不必见面。”

    “我是医生,虽然脑科并不是我的专长,但是也略有了解,孙阿姨是病了,还是对我有偏见,不管是从专业的角度,还是从情感上来说,我能分得清。”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邵烈风,端木艺心并不会说这许多,因邵烈风是叶擎苍的好友,又多次帮她,她才会说这么多。

    “唉,清官难断家务事,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能与擎苍好好谈谈,今天晚上,我就不过去打扰你们了。”

    邵烈风叹息,好在他爸妈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孩子,要是也如孙淑敏般只生一个,以后恐怕也会遇到这样的难题。

    端木艺心点头道:“谢谢,我会和叶擎苍说清楚的。”

    “看你们这样,我更是不敢结婚了,要是我突然也有两个孩子,不……那怕有一个孩子就好了。”

    邵烈风感慨道,如果自己有个像昊然或是倾心的孩子,那他就不结婚了,带着孩子就好。

    “你太悲观了,我和叶擎苍只是特例,不过我也能明白孙阿姨的心情,不过怎么说,我都是离过婚的女人,而叶擎苍却是军中最年轻最有前途的少将,有我这么一个妻子,就是人生的污点了。”

    端木艺心自嘲道,她也曾经想过,如果叶擎苍不是军人,只是普通人,也许孙淑敏就不会对儿媳妇有诸多挑剔了。

    “端木艺心,你千万不要擎苍面前说这样的话,在他的心中,你是最好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又有点信心了,总之,还是谢谢你,我会和叶擎苍好好谈的。”

    和邵烈风聊了这么会,端木艺心的情好了很多。

    “好,那我先送你回去吧。”看到端木艺心的心情好了很多,邵烈风也放心了。

    “不用了,现在还不算晚,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也好,那我帮你叫车。”

    邵烈风说着,便到路边为端木艺心叫出租车,直到端木艺心上车,才开车离开。

    端木艺心回到住处的时候,叶擎苍并没有追问她去哪了。只是两人都没说话,晚上,叶擎苍哄睡两个孩子后,回到房间,发现端木艺心在等他。

    “心儿,还生我气吗?”叶擎苍上前,脱下鞋,坐到床上搂住端木艺心。

    “没有,叶擎苍,我觉得好累,这几个月比任何时候都累……”

    “心儿,那我们请个阿姨,帮忙碌照顾孩子,做家务。”

    叶擎苍莫名的心慌,怕端木艺心说出后悔的话,这才打断她的话。

    “叶擎苍,你明白的,不是请不请阿姨的问题,我说的累,是心累,尤其是面对你妈妈的时候,我精力有限,顾不了太多,现在还没有上班,我都快要崩溃了,上班后,我更……”

    “心儿——”

    端木艺心伸手去捂叶擎苍的嘴道:“叶擎苍,你听我将话说完。”

    叶擎苍握着端木艺心的手,将她拉入怀中。

    “心儿,我不想听,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妈妈,其他的我都不想听-”叶擎苍说着便低首堵住了端木艺心的嘴。

    他什么都不想听,妈妈的事情他会解决,况且,他并不认为这件事会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

    “叶擎苍,不要每次一说话你就用这一招,我们好好的将话说清楚好吗?”端木艺心推开了叶擎苍,此时,她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

    “心儿,你说,我听着。”叶擎苍说话且并没有松手,大手已经探入了端木艺心的衣内——

    “你这样,我怎么说,叶擎苍,我今天将房子的钱交了,房子也过户了,在我的名下——”

    “嗯,放心,我不吃醋,这个时候,我不会打肿脸充胖子的。”尽管是因为邵烈风的提前通知,但房子并不在叶擎苍关心的范围内,只要心儿高兴,怎么都好。

    “叶擎苍,你妈妈还在住院,我们的婚礼取消吧。”端木艺心这一句话让叶擎苍的身体僵住了,尽管在接到邵烈风的电话时,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这会听端木艺心亲口说出来,还是扎心。

    尽管端木艺心一直用‘你妈妈’来称呼,但叶擎苍并没有责备,毕竟是妈妈对心儿有成见在先。

    “不,我们的婚礼不取消,喜帖我已经发了,我妈那也不是问题,我问过医生了,只要恢复的好,半个月后,即使不能出院,暂时出席婚礼也是可以的,而且爷爷的意思也是,婚姻是大事,岂是说取消就取消的。”

    这是叶擎苍此时唯一的坚持,也是他的底线,什么都好商量,唯独取消婚礼不行。

    他们已经错过了四年,如果这次婚礼再取消,他不确定,下次什么时候才能成婚,纵然,他可以将端木艺心绑在身边,但那是对她的不尊重,他要给她应有的身份和尊重。

    “一定要举行吗?”端木艺心看着叶擎苍,她怕,四年前和李明诚的婚礼历历在目,那天婚礼上的尴尬,爸爸气得病倒,她怕。

    怕孙淑敏在婚礼上闹,怕爸爸再气着,爸爸年纪大了,若是四年前的事再来一次,他撑不过来的。和失去爸爸的恐惧相比,现在跟爸爸说因为孙淑敏的病,暂时取消婚礼反而更好一些。

    “一定要如期举行,心儿,不要去想我妈妈的事情好吗?我可以申请调到其他军区,我们可以离开a市,并不会时常见到我妈,或许等她病好了……”

    “叶擎苍,我是医生,你妈妈是什么样的病,会不会影响到她的情绪,我比你清楚,肿瘤压迫神经,的确会影响到人的情绪,但并不足以让她说出那样的话,病情只是将她心里的不满扩大,却不能突然让人性情大变……”

    “是,老婆大人说得都对,我妈心理是有问题,你就大人大量,不去计较好吗?时间会证明一切,她终会发现你的好。”叶擎苍哄着端木艺心道。

    “你觉得会吗?你听过你妈怎么说我吗?你听过你妈说的那些话吗?”

    端木艺心摇首,她很想相信叶擎苍的话,可是孙淑敏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刺一样,扎在她的心窝。喜欢我家擎苍的女孩子,可以绕着司令部几圈,想为我儿子生孩子的姑娘更是多了去了,别以为你生了两个孩子就母凭子贵,谁知道孩子是不是我儿子的……

    那些话,每一句都能让人吐血,她端木艺心并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她不要这样委屈求全,一开始的时候,还可以说为了孩子,但是当孙淑敏连孩子都不喜欢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样的理由能坚持。

    “心儿,我为妈妈说过的话向你道歉。”

    “别再说这样的话,那又是你说的。”端木艺心再次捂住叶擎苍的嘴,她不要听他道歉,不希望她在自己面前这般委屈自己。

    “心儿,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婚礼不取消。”叶擎苍拉下端木艺心的手,亲吻着指尖道。

    “谁说的,你妈……”

    “你说的啊,你刚才不是说,那些话不是我说的,心儿,我妈是我妈,我是我,再说了,昊然和倾心可是都说了,他们要做花童,你忍心让两个孩子失望吗?你忍心让我伤心吗?心儿,就连李明诚和王佳佳都结婚了,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结婚呢?”

    叶擎苍紧抱着端木艺心,将她置于胸前,亲吻着她的发香。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你不要降低我们的格调行吗?”一说到李明诚和王佳佳,端木艺心的心情更差。

    “嗯,我不提他们了,以后都不提了,心儿,就这么定了,婚礼继续。”

    “不嫁,叶擎苍,你现在取消婚礼还来得及,到时婚礼上没有新娘……”

    端木艺心依旧摇头,她知道叶擎苍对她好,但正因为如此,她更不能让叶擎苍处在她和孙淑敏之间为难。

    “端木艺心,为免你逃婚,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得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你,如果你敢逃,那怕绑我也要将你绑到婚礼上。”叶擎苍紧抱着端木艺心,有些恼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