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零八章 孙淑敏在丈夫儿子面前自尽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和端木艺心算是将房子定了下来,因为有邵烈风的关系,先付了定金。等过两天再办其他手续。

    中午的时候,三人一起吃饭,邵烈风催促两人快去照婚纱照,领证,其他的事情可以交给他办。

    “婚姻大事,人生只此一次,当然还是要亲力亲为,这次军演结束,我们红方大获全胜,正好可以稍轻松一点,休婚假还是可以的。”叶擎苍道。

    邵烈风点了点头。

    “擎苍,我们兄弟之间,你不必客气,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

    吃过饭后,邵烈风回公司上班,叶擎苍本想等接孩子再回去的,不过在送端木艺心回去的途中接到了叶辰阳的电话。

    “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叶擎苍还是坚持送端木艺心先回去。

    “擎苍,不要跟你妈妈吵架,或许真像你爸说的,她只是更年期综合症比较严重点。”

    叶擎苍走的时候,端木艺心拽住他的胳膊劝道。

    “我知道,今天我不能跟你一起去接昊然和倾心,帮我跟他们说声音,爸爸下周一定去接他们。”叶擎苍抱住端木艺心道。

    明天周五,他得上班,而这个周末,肯定也是要忙的,只能等下周了。

    “你去吧,他们知道的。”

    目送叶擎苍的车子远去,端木艺心的心却极度的不安,依她对叶擎苍的了解,极有可能会发生点什么,她很担心。

    叶辰阳和儿子一样,今天没有上班,不仅没上班,还在叶擎苍的住处。

    昨晚叶擎苍走后,他们夫妻再次发生争执,叶辰阳不会去怪罪端木艺心的不是,因为孙淑敏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在儿子这里,不管什么原因,她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正常。

    孙淑敏以为丈夫会向着自己,因此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跟叶辰阳说了,尤其是邵烈风的事。

    叶辰阳忍无可忍竟提出了离婚,这也是许多年叶辰阳第一次说出如此严重的话,而孙淑敏只是一直哭。

    当叶擎苍赶回家的时候,看着老爸身上没换过的衣服,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

    “爸,我已经想好了,我和艺心搬出去住,以后如果妈要看孩子,必须在我在家的时候才可以,我若不在家,对不起,请您不要去骚扰艺心和孩子好吗?”

    叶擎苍看向一旁边眼睛哭肿的妈妈道。

    他知道做为儿子这可以算上不孝了,但是做妈妈的为什么就不能替他想想,替他的孩子想想,两个孩子还小,怎经得起她一而再的抢夺。

    “叶擎苍,你什么意思?我是你妈妈?我十月怀孕,拼死将你生下来,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孙淑敏才止住的泪,再次奔涌而出。

    结婚三十多年的老公说要离婚,现在连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也不要她了,她怎么就这么讨人嫌了?

    “正因为您是我妈,我才这么说,如果您不是我妈妈,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算了。”叶擎苍看着妈妈,痛心道。

    “叶擎苍,你——你竟然这样说我,你——老天爷呀,你睁开眼看看,这个不孝子,你应该打雷劈死他-”

    “爸,你看着办吧,我没什么好说的,如果妈有病,赶紧送到医院治,别这样累人害己。”

    看着妈妈哭天抢地的神情,叶擎苍疲惫道。

    就算妈妈是更年期,但是也没听说过更年期的女人就会性格大变,跟换了个人似的。

    “叶擎苍,你这个混蛋,你竟然这样咒你妈——”

    孙淑敏叫着扑过来,对差叶擎苍就是一个耳光,而后似乎还不解气,对着儿子又是捶又是打,大有拼命之势。

    “孙淑敏,你够了没有,擎苍说的话已经够客气了,如果换做是别人,你以为你还能在这里撒泼吗?”叶辰阳也是受够了,本以为上次的事,已经够让老妻学乖了,没想到不但没有好转,反而变本加厉。

    “爸,你不要说,我想问问妈,酒楼里的饭菜有毒吗?别人的孩子没吃吗?为什么心儿带孩子出面外吃顿饭就罪大恶极了?早餐吃简单点怎么了?怎么就被你嫌弃了?”

    叶擎苍真得觉得好累,都说家和万事兴,为什么妈妈突然变得这样不可理喻。

    “叶辰阳,叶擎苍,我看你们都被狐狸精迷住了,那个贱人有什么好?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孩子都不知道是不是……”

    “妈,你说够了没有?就因为烈风没有告诉你艺心住在那,你就要这样诋毁他吗?”

    叶擎苍没想妈妈竟然真的说出这样的话,那些低俗恶心的话,竟然从他那个曾经优雅的妈妈嘴里说出来。

    “擎苍,你还要傻到什么时候?你告诉我,你是从哪找到那个女人的?是在邵烈风家吧?一定是的,呵呵,你看到没,还没结婚呢?她就送了一顶绿得发亮的帽子,两个孩子——对,你去将孩子带回来,我们得做亲子鉴定……”

    孙淑敏听着儿子的话,猜到端木艺心一定是在邵烈风那,大脑越发不受控制,嘴里各种难听的话也蹦了出来。

    “够了,你真是我妈妈吗?爸,我不想再看到她,你将她带回去吧,我会申请调到c军区?”叶擎苍实在受不了了,此时的他可以想见妈妈在端木艺心面前说的话必定比这难听十倍百倍,也怪不得艺心要搬走。

    此时,他真得很想哭,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还以为他和端木艺心苦尽甘来,本以为爷爷才是最大的阻碍,现在才知道,那些根本不算什么,伤害他最深的,竟然是生他的妈妈。

    “叶擎苍,你可以走,但是孙子必须留下来,那是我的孙子——”

    孙淑敏听到儿子要走,慌了,急抓着儿子吼道。

    “妈,就你现在这样子,别说将孩子交给你带,就连你看他们一眼我都怕,你自己好自为之,如果你真那么要孩子,你自己生,或是领养都可以,自便-”

    叶擎苍说着要走,孙淑敏却抱着不肯松手。

    “叶擎苍你还是人吗?为了你,我没有再要第二个孩子,可是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就不要妈妈了……呜呜……,你们父子两就是被狐狸精迷了,我是奶奶,你到外面问问,那家的孩子不是奶奶带的?叶擎苍你姓叶,不姓端木,为什么我们叶家的孙子要姓端木?为什么他们要让外公外婆带?既然她不愿意将孩子给我们,我们不要就是了,你还这么年轻,大把的女人想为你生孩子……”

    “爸,你还是打120吧,我看妈妈需要住院治疗。”

    叶擎苍已经受不了了,如果这里不是在司令部,他一定转身走人,如果让他的兵看到他的妈妈这个样子,他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叶辰阳也忍无可忍,他还是第一次见妻子这个样子,就像——被鬼附身了一样。

    “孙淑敏,你这张臭嘴,真应该好好洗洗——你几时变成这种市井泼妇,是我太高看你了,是不是因为我和擎苍没有出声,你就以为自己有理了,简直不可理喻——”

    “放开我,叶辰阳,你放开我,你有种了是吧,竟然打老婆了,你打呀,打呀,让整个军区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政委打女人,不但打女人,还打自己的老婆,你打啊,叶辰阳,你要是不打……”

    叶擎苍听到妈妈越叫越厉害,气恼不过,竟真的拔了120.

    他不想进洗手间,但是听到水流出的声音,又放心不下,叶擎苍进去的时候,叶辰阳正拿着花酒,将水照着孙淑敏的脸上喷酒。

    “爸,够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叶擎苍上前,抢上花洒,往地上一扔,吼道。

    “我怎么了,你听听她嘴里说出的是什么话?”叶辰阳已经被气得失去了理智,他的妻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打啊,打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老公打我,就连亲生的儿子也动手打我……”

    见老公和儿子越发过分,孙淑敏索性坐在地上哭天喊地。

    叶擎苍索性离开洗手间,正所谓眼不见为净,以前的妈妈从来不会这样,她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形象,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叶擎苍索性离开洗手间,正所谓眼不见为净,以前的妈妈从来不会这样,她一向很注重自己的形象,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因为叶擎苍打了120,很快救护车来了,听到救护车声,孙淑敏脸色苍白,看着老公,又看向儿子,最后爬起来,猛地撞向墙壁。

    “阿敏——”叶辰阳愣住了,尽管再生气,那也是自己的妻子,几十年的朝夕相处,那感情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可是……

    “妈——”叶擎苍也没想到妈妈竟然会自杀?而且是在他和爸爸面前,心里对妈妈反而多了一份恨意,如果她真当他是儿子,如果她真有替爸爸着想,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如果今天她死在叶辰阳,叶擎苍父子面前,可以想见,他们父子俩以后会怎么被人议论?叶擎苍摇首,无法原谅妈妈这种行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