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一百零五章 孙淑敏污蔑邵烈风和端木艺心有染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擎苍——你——你怎么回来了?”孙淑敏手中的剪刀掉在了地上,声音颤抖的自己都听不清。

    “妈,心儿呢?孩子呢?昊然和倾心呢?”叶擎苍看着妈妈越发心虚的双眼,心里的疑惑更大。

    “她们——她们回美国了。”孙淑敏看着儿子着,起身道:“继……继续你回来了,那……那我回家了……”

    “妈,心儿和孩子真得去美国了?”叶擎苍咬着牙问,他绝对不相信,走的时候,他和心儿还浓情蜜意,不可能说走就走的,现在不同于四年前,心儿不会不辞而别的。

    “擎苍,难道妈妈还会骗你,你就是这样跟妈妈说话的。”孙淑敏恼了,原本便有很大的火气,被儿子这一质问,刚压下的火焰‘砰’的一下又燃烧了。

    叶擎苍看着妈妈,又看向满屋的狼藉,心儿如果真走,又怎么会留下这么多东西,况且妈妈的眼神不对?

    “那她什么时候带孩子走的?”叶擎苍再次问。

    “就在你走后的一周。”见儿子似是相信了,孙淑敏松了口气,这会大脑也清醒了许多。

    “一周,妈,既然心儿走了那么久,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心儿是哪里惹你生气了,你要剪掉她的衣服?”叶擎苍走进房间,看着地上的衣服痛心道,这些衣服都是他走之前,岳父从美国那边寄回来的,现在基本上都被妈妈剪烂了,他上前打开衣柜,里面空荡荡,只有自己的几件衣服孤零零的挂在那。

    “反正她又不会回来了-”

    “妈,你是不是又对心儿做了什么?”叶擎苍看妈妈那副神情再次道,同时,拿出了手机。

    “怎么可能,再怎么……你爸应该也回来了吧,那妈先走了。”

    见儿子打电话,孙淑敏再次心虚,赶紧往外走。

    端木艺心的手机关机,叶擎苍越发觉得不对,赶紧又打了端木炎的电话,担心的他,连时间都没看。

    “擎苍啊,你回来了。”接电话的是程素素,也是看到是叶擎苍的电话才抢着接的。

    “是啊,妈,您和爸的还好吧。”

    “还好,就是有点想两个孩子,孩子睡了吗?要是没睡,让他们说说电话。”程素素在电话里道。

    叶擎苍的心咯噔一下,心儿没有回美国。

    “妈,昊然和倾心已经睡了,要不明天,明天再打电话给你们。”

    叶擎苍说电话的同时,已经出了房间,他被自己的妈妈骗了,妈妈一定又是对心儿做了什么,否则心儿不会离家出走。

    “好,那艺心呢?她有好几天没打电话了。”程素素又道。

    “妈,艺心在洗澡,要不明天吧,我今天刚回来,想着给你们二老打个电话,明天再打吧。”

    叶擎苍说话间已经下楼了,见妈妈正拽着爸爸要走,说了声再见就挂电话了。

    “妈,心儿在哪?”叶擎苍快步上前,拦住孙淑敏质问。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吗,她带孩子回美国了。”孙淑敏这次聪明的躲到了叶辰阳身后。

    叶辰阳狐疑地看着儿子,又扭头看向身后的妻子。

    “到底怎么回事?艺心和两个孩子不在家吗?”叶辰阳没见孩子出来,还以为孩子睡了,没想到孩子竟然不在家,他转过身,看向孙淑敏。

    孙淑敏在老公的严厉眼神下,越发觉得委屈。

    “她自己要走,我又拦不住。”

    “你又来找艺心的麻烦了?”叶辰阳不怒而威的神情,让孙淑敏瑟缩了下。

    “你到是说呀?儿媳妇和孙子孙女呢?”叶辰阳怒道,这个妻子已经无可救药了,明明那么和善的一个人,为什么偏偏跟端木艺心过不去。

    “叶辰阳,你吼什么吼,我有什么错?她不会养孩子,我做奶奶的说几句还不行吗?再说了,她也是要上班的,我给带孩子怎么了,是她自己要带孩子走,关我什么事……”

    “孙淑敏,你——你简直无可救药了。”叶辰阳怒指妻子。

    叶擎苍的双手死死的攥成了拳,这就是他妈,他真怀疑,真是他的亲妈吗?连一天的安稳日子都不让他过。

    “爸,我不想说什么了,如果今天晚上找不到艺心和两个孩子,请恕我不孝了。”叶擎苍咬着牙,拿起车钥匙就要出去。

    “擎苍,这大晚上,你要去哪找?”叶辰阳拉住儿子。

    “你管好你的女人,我找我的妻子。”叶擎苍咬牙看着爸爸,眼里是强忍的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走后一周心儿就带着孩子走了,他好恨。

    “她在烈风那,对,端木艺心一定在邵烈风那,我——我今天才去找他的,他说知道也不告诉我,端木艺心那女人水性扬花,他们一定……”

    “孙淑敏,你给我闭嘴——”叶辰阳怒极,如果今天这里是别的女人,他肯定会不顾形象的一巴掌甩过去了。

    叶擎苍甩开叶辰阳的手,离开了住处。

    “叶少将,这么晚了,您还出去吗?”离开的时候,在司令部大门,警卫问道。

    “刘海琛,你可记得我妻子和两个孩子?”看到警卫,叶擎苍心中一亮,问道。

    “记得,不过好长时间没见到少将夫人和两个小朋友了。”

    “那你可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我妻子和孩子是什么时候?”

    “这个?”

    刘海琛想了想道:“叶少将,您稍等会,我上次好像听罗辉说过。”

    得到警卫的话,叶擎苍并没有急着离开,将车停到了一边,等着警卫唤另一警卫前来。

    二十分钟后,名为罗辉的警卫终于来了。

    “叶少将。”警卫先向叶擎苍行礼。

    叶擎苍还了礼,赶紧问道:“听刘海琛说你不久前见过我妻子和孩子。”

    “叶少将,其实已经瞒久了。至少一个月了吧,那天我看到少将夫人拖着行李箱,牵着孩子,走的,孩子还拖着行李箱……”

    听到警卫这么说,叶擎苍的心凉了半截。

    “不过那天我看到外面有个男人将少将夫人接走了,他……好像来过——”

    听到警卫这么说,叶擎苍心里有了点底,既然来了,那么或许真如同妈妈说的,艺心在邵烈风哪。

    “谢谢,我已经知道了。”叶擎苍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但是他并没有打电话给邵烈风,如果心儿带着孩子,必定是住在以前那,所以他直接开车来到端木艺心住的哪里。

    叶擎苍看着眼前的别墅,灯都灭了,心里又有点没底了,下车后上前敲门,可是出来的却是一个中年女人,叶擎苍怔了下,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先生,请问您找哪位?”中年妇女正是邵烈风请来的厨师,看到叶擎苍身着军装,这才大胆的走出来。

    “请问这里是邵烈风的家吗?”

    “是,不过邵先生并不在这。”

    “我是端木艺心的丈夫,我是来接我妻子和孩子的。”叶擎苍再次道。

    “那你打个电话给邵先生吧,没有邵先生的话,我不能放你进来。”

    中年女人道,原来邵烈风担心孙淑敏找来,已经交代过她,任何人来都不能开门让人进,除非有他的电话。

    “好吧。”看中年妇女的态度,叶擎苍更加断定端木艺心就住在这里。

    叶擎苍打电话给邵烈风的时候,邵烈风正在往这边的路上,本来,他今晚是不打算来的,但是孙淑敏走后,他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越不放心,便打算过来一看。

    “擎苍,你已经回来了吗?”看到叶擎苍的号码,邵烈风突然觉得轻松多了。

    “是的,烈风,心儿是不是在你这?”

    “是,擎苍,你在哪?”此时邵烈风已经快到了,而且已经看到叶擎苍停在别墅前的车子,由于叶擎苍被车子挡住,并没有看到。

    “在你家门外,你跟阿姨说下,让我进去吧。”

    “我已经到了——”邵烈风说着,竟按了喇叭。

    听到身后的喇叭声,叶擎苍转身,挂了电话,等着邵烈风。

    邵烈风开了门,叶擎苍也上车,将车开进去了。

    “烈风,谢谢你,我是来接心儿和两个孩子回家的。”下车后,叶擎苍先是感激地抱住了邵烈风。

    “唉,擎苍,你确定要将艺心和孩子接回去吗?”邵烈风叹道。

    “烈风,我妈是不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看邵烈风这神情,叶擎苍心里很不舒服。

    “阿姨对我说什么都没关系,她是长辈,但是她不应该那样对艺心,你知道艺心和孩子是怎么来我这的吗?他们是被阿姨赶出来的。”邵烈风并不是要告孙淑敏的状,只是要让叶擎苍明白孙淑敏和端木艺心婆媳之间的矛盾有多深。

    “我妈她——”

    “我们进屋说吧,这大晚上,站外面说话挺怪的。”邵烈风看向楼上,见灯并没有开,知道端木艺心和孩子并没有醒,因此推着叶擎苍道。

    “擎苍,我记得阿姨以前很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两人在厅里坐下,邵烈风揉着太阳穴,先坐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