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九十九章 分开前夕的疯狂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因为领结婚证的事,端木艺心和叶擎苍之间似乎又有些不一样了,而叶擎苍也不再提。

    或许那张纸真得不重要,只要端木艺心人在他身边,心在他这里就够了,他不需要那张纸来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不领就不领吧。

    其实叶擎苍隐约有些明白端木艺心不肯领证的原因,第二天只有倾心回来了,昊然非要跟着爷爷去看枪。

    很快就要进行军演了,这次是大规模的全军演习,也就是说不仅仅是叶擎艿,就连叶辰阳都得参加,这次学习不仅规模大,而且时间也长,估摸着要两个月,可能到八一建军节前才会结束。

    而这两个月里,不管是叶辰阳和叶擎苍,都不会回家。简而言之,家里只有端木艺心和两个孩子,端木炎,程素素夫妇没这么快回国。

    当然,叶辰阳那还有孙淑敏这个极品婆婆,两个男人离开后,孙淑敏和端木艺心婆媳之间的大战也正式开始了。

    为免影响到两个孩子,端木艺心给孩子报了幼儿园的暑期班,一来是让孩子适应一下,二来,免得孩子看到大人间不好的东西,心里留下阴影。

    而这些天,孙淑敏一直没回司令部的家属区,当然最主要的是叶辰阳没有向她低头,甚至没有叫她回来,她在赌气,只是最终叶辰阳都没有开口,直到军演开始后,孙淑敏按捺不住一个人回来了。

    军演的头一天晚上,叶擎苍早早就将两个孩子哄上床,自从那晚之后,即使孩子回来,叶擎苍也让他们自己睡,而他则搂着端木艺心睡。

    “心儿,明天军演就开始了,这次军演将会持续两个月,你会想我吗?”

    叶擎苍有些不舍,两个人甜蜜的生活才刚刚开始,这就要分开了,而且这一分开就是两个月,不是两天,也不是三五天。

    “不会,这些年没你,我一样很——好——”端木艺心最后一个‘好’字被叶擎苍吞入腹中。

    既然听不到想听的,那他就用行动表达好了。

    一轮攻击开始,热浪持续上升,一个小时后,端木艺心的小嘴才有时间。

    “叶擎苍,你不是明天要军演吗?你不好好休息……”

    “宝贝,就是因为明天要离开,才要好好努力,两个月见不到你,两个月不能搂着你,今天晚上,我得好好努力……”

    叶擎苍说着,又一次将端木艺心扑倒——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两个月不见,当然得好好的努力,一直到天亮,端木艺心累得都不想动,眼皮都有些睁不开,叶擎苍才放过她。

    “叶擎苍——你属——”

    “我属狼,你之前说过了,乖,宝贝睡吧,我要起床了,你好好睡。”叶擎苍看了看窗外道。

    “嗯——”端木艺心累得已经不会思考了,只是本能地应着,叶擎苑起身,进浴室洗澡,再出来,一身的神情气爽,根本不像一夜未睡的。

    换好衣服,在端木艺心额头亲了下,再到两个孩子房间,分别在孩子的额上也亲了下,这才高兴地离开。

    昊然和倾心早上七点醒来的,他们虽然还小,但自理能力很好,自己换衣,自己洗漱,起床后轻轻的进端木艺心的房间,发现房里只有妈咪一人后,两人并没有吵醒她。

    哥哥从冰箱里找了面包,又拿出牛奶,兄妹两的早餐就是牛奶加面包,之后哥哥乖乖地带着妹妹看书,甚至连电视都没开。

    而端木艺心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她习惯性的手往旁边一摸,没摸到人,手顿了下,而后惊呼——

    “不好——”睁一眼,从窗帘缝隙照进的阳光,让她猛地从床上坐起,却因动作太快一阵晕眩。

    “叶擎苍,你这个祸害——”端木艺心低咒着,抓过手机,却发现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两个孩子-

    “昊然,倾心——”端木艺心起床后来到了孩子房间,房间没看到孩子,叶坏了。

    “妈咪,我们在这?”就在端木艺心着急心慌的时候,两个孩子从书房下来了。

    “宝贝对不起,你们饿了吧,妈咪这就做饭。”端木艺心看到两个孩子下来,将他们抱在怀里歉意道。

    “妈咪,我们不饿,早上我和哥哥吃了面包,喝了牛奶。”

    倾心用软糯的声音回道。

    “那就好,你们等妈咪一会,我妈咪洗漱后马上做饭。”端木艺心道,说着赶紧去洗漱,只是当她到厨房的时候,才发现,冰箱里的食材在昨天已经吃光了,得重新出买。

    “昊然,倾心,要不中午妈咪带你们出去吃好吗?”端木艺心决定不做,带两个孩子到外面吃午餐,顺便再买些东西回来。

    “好啊,好啊,妈咪,我想吃鱼-”

    “妈咪,我要吃烤鸭——”两个孩子,叫着要吃自己想吃的。

    “好,好,那昊然你先去换身衣服,妈咪给妹妹扎个小辫子,然后出发去吃饭好吗?”

    端木艺心拿过梳子,给女儿梳辫子。

    一刻钟后,母子三人终于出发了,不过这会快一点了,而且除了孩子饿之外,端木艺心肚子都打了好几次鼓了。

    “昊然,妹妹小,中午我们去吃妹妹喜欢吃的,下午我们出去玩,晚上我们吃昊然喜欢吃的好吗?”

    端木艺心耐心地跟孩子解释,不过好在昊然很懂事,欣然答应了。

    母子三人,在大厅里找了个位置,等上菜的时候,两个孩子玩了起来。

    世间的缘分就是如此的奇妙,端木艺心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孙淑敏,看到孙淑敏朝这边走来,端木艺心脸抽了抽。

    “昊然,倾心,真是你们吗?”

    原来,最近没回去的孙淑敏,心情非常不好,只得借和老朋友聚聚来打消心里的怨念,而今天,她和以前的一些朋友在这里吃饭,没想到下楼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觉得像自己孙子孙女看了过来,不想竟然是真的。

    “阿姨。”端木艺心唤了声阿姨,两个孩子看到孙淑敏,倾心叫了声奶奶,但是昊然却没有。

    “端木艺心,你是怎么当妈的,竟然给我孙子,孙女吃这些东西?”看着服务生送上来的菜,孙淑敏借机发挥道。

    “阿姨,我怎么当妈,不需要您来教我,我的孩子要吃什么,不受任何人支配。”

    端木艺心就不明白了,她给孩子吃什么了?孙淑敏她自己不也在这吃吗?这家酒楼的菜是有毒还是难吃?她算是明白了,孙淑敏这个准婆婆就是见不得自己舒坦,只要见面,铁定不停地找自己麻烦。

    “端木艺心,孩子还小,怎么可以吃如此油腻的食物,你当妈的,又没上班,就不能给孩子做饭吗?你要是自己照顾不了孩子,可以将孩子交给我,怎么说我也是孩子的奶奶……”

    孙淑敏又是一番大道理,而此时酒楼的经理也来了,很显然对于孙淑敏编排他们酒楼的不是,非常的不满。

    “阿姨,请您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好吗?你的口水喷到菜里了。”

    端木艺心不想跟她急辩,反正一个人一旦要找你麻烦,总会有n多的理由。

    “这位女士,非常对不起,我们给你换一盆。”经理上前来,接过端木艺心的话道。

    “端木艺心,你到底听没听明白,我的孙子,孙女还小,吃的饭菜必须清淡,你看看你点的这些菜,你是不是曾经想害死我孙子孙女?”孙淑敏又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

    “这位女士,请您说话注意点好吗?我们酒楼的饭菜怎么了?您的孙子来我们这吃饭怎么就会被害死?”

    酒楼的经理非常的生气,但是做服务行业的,顾客至上,因此耐着性子与孙淑敏据理力争。

    “我没说你们酒楼的饭菜不好,只是这些油腻的东西不适合孩子……”

    “阿姨,您确定您是这么说的吗?我就奇怪了,我带我的孩子来吃饭,碍着你了吗?阿姨是不是打算跟上一次一样,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再次将我的孩子带走?”

    端木艺心恼道,她不想做坏媳妇,但是遇到恶婆婆,如果不做坏儿媳妇,那么只有被欺负的份。

    “端木艺心,你满口胡言乱语,我做奶奶的,带自己的孙子孙女怎么了?你看看你怎么做人妈妈的,在孩子面前,搬弄是非,说些……”

    “奶奶,你吃了吗?”昊然却突然插进来道。

    “乖孙,奶奶吃过了。”听到孙子跟自己打招呼,孙淑敏乐坏了。

    “那奶奶是在这里吃的吗?”

    “是啊,奶奶和……”

    “那奶奶是不是会死?”昊然一句一句,如果逻辑性不好的人,估计半天都反应不过来,一如孙淑敏身边的人。

    “端木艺心,你是怎么教孩子的,怎么可以……”孙淑敏还没想明白意思,第一时间就冲着端木艺心叫。

    “我觉得我儿子并没有说错,这位经理,您觉得我儿子有说错吗?”

    经理忍着笑摇头,“我觉得这位小朋友说非常对。”

    “端木艺心,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擎苍,让他看看他选的女人……”孙淑敏气得直抖,拿出手机要打电话给叶擎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