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九十八章 叶少将你能不能规矩点?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浴室里听到外面有动静的端木艺心,赶紧加快速度。

    “心儿,你这么快就洗好了?”一打开门,只着一条小内内的叶擎苍就站在门外,眼亮如闪夜空中的星星。

    “嗯,你——你洗吧。”

    端木艺心有些狼狈,想避开叶擎苍那能将人点燃的双眸,可是还没跨出去就被抱住了,端木艺心动了动,却发现叶擎苍抱得太紧,而且他身上也好烫。

    “叶擎苍,快去洗澡,你身上好臭。”

    “心儿真香,香香的,特别诱人,这让我想起四年前……

    “叶擎苍,你胡说什么,四年前有什么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快去洗澡。”

    听叶擎苍说起四年前,端木艺心的脸更烫了,原本便不曾忘记的记忆,这一刻一下子涌入脑海。

    “那怎么可以,心儿,我们之间的缘分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那我现在帮你回忆一下……你可是热情如火,甚至还没进房间你就脱光我衣服了,我们可是上演了限制级的激情戏,而且你还骑在我——”

    一听到叶擎苍‘造谣’,端木艺心红着脸,大声道:“你胡说,我哪有——”

    一张嘴,端木艺心就后悔了,她中计了,叶擎苍,他竟然激她。

    “心儿,你不什么都不记得吗?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胡说得呢?”叶擎苍慢条斯理,那张帅气的脸庞突然一本正经起来,看得端木艺心小心肝啊,扑扑地跳。

    “我……看你那猥琐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在胡说。”端木艺心没好气道,孩子一走,立马就身‘猥琐大叔’,也不想想他那高大上的形象。

    “猥琐?你说我这眼神叫猥琐?”叶擎苍想笑,心儿佯装生气的神情太可爱了。因此他故意流露出一个坏坏的眼神,不仅如此,唇也几乎贴着她的脸颊,那男性特有的气息直接就呼在她的脸上。

    叶擎苍那灼热的男性气息,再加上他诱惑性的话语,让端木艺心的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四年前。

    “心儿,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那我就好好帮你回想一下。”叶擎苍说着,伸出舌尖在在端木艺心脸颊上轻滑过,端木艺心身体一颤,想推开他,可是手却被叶擎苍握住了。

    “流氓,你——唔——”

    “如果我不做点流-氓的事,岂不是对不起这两个字。”叶擎苍说着,一把将端木艺心拽过来,并用身体将她禁锢在门和他的身体之间。

    不待端木艺心挣扎,他已经低首侵占了她的唇,更过分的是,他不但利用身高的优势,更卑鄙的用自己的双腿将文惠的双腿紧锁其中,让她动弹不得。

    可恶,叶擎苍的霸道,野蛮与强壮,让端木艺心吓了一跳,而叶擎苍反而更过分,叶擎苍有些生气,男人怎么说变狼就变狼,趁着叶擎苍舌尖侵占的同时,用力咬了下去。

    叶擎苍眉头微蹙,却并没有分开。身体里奔涌的欲-望越发的强烈。

    “叶擎苍,你发什么疯,一会孩子看到了。”端木艺心被吓着了,顾不得嘴里的血腥味,猛力推叶擎苍,这样的叶擎苍让她很不安,有点不像他。

    尽管听说过男人斯文的外表里都住着一匹狼,但是也没想到叶擎苍竟然也会化身大野狼。

    “心儿,上次我们就差最后一步了,这次再也不会了,我将昊然和倾心都送走了,门也关好了,所以绝对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叶擎苍说着,再次将端木艺心扯入怀中,大手紧扣着她的腰,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头慢慢低下。

    叶擎苍的吻像是惩罚,还带着几分火气,可是当他接触到那柔软的唇瓣时,立时温柔了,这唇瓣,如同记忆中一样的美好,他的吻越来越温柔,甚至带着几份怜惜,端木艺心挣扎的小手,也停止的推动,无措的抓着抵着他的胸膛……

    “你——”当端木艺心意识回笼,她的背已经在床上了,整个人被困在床和叶擎苍之间,伸手去推他,却碰触到叶擎苍胸前的那道疤。

    “心儿,我想你,这里,这里,全身都在想你-”叶擎苍抓着端木艺心的放在胸前,轻柔的爱语,在她耳畔响起。

    “你先去洗澡,昊然和倾心都不在,我们有一晚上的时间……”

    “心儿,你这是在诱惑我吗?”端木艺心媚眼如比,眼波含春,叶擎苍更是心猿意马,这时候那里还管洗不洗澡呀。

    叶擎苍一个狼扑,至于端木艺心说什么,全抛到脑后了,首先堵住了端木艺心不太配合的小嘴——

    房里的温度一下子像升了十多度,空调好像罢工了,床上两人用身体做着最简单的交流——

    叶擎苍欲罢不能,抱着端木艺心,不想她离开。

    “叶擎苍,你精虫上脑吗,澡都不洗,你就——”恢复气息的端木艺心这下真生气了,这么大个人,一点自制力都没有。

    “心儿,我这就去洗澡,马上,立即-”叶擎苍这会到是相当配合,在端木艺心发飚之前,抱起她,往浴室去。

    “叶擎苍,你发什么疯——”

    “心儿,我知道你累了,我帮你洗,你身上也粘乎乎的。”叶擎苍心情愉悦,这会不管端木艺心是打是咬,对他来说,都是浓情蜜意。

    在浴室里,叶擎苍忍不住又占了端木艺心一次便宜,而且这次欺负的非常的彻底。

    端木艺心这次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任由叶擎苍为她擦洗,只是用‘哀怨’的小眼神瞪着叶擎苍。

    “心儿,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会忍不住的——”

    “叶擎苍,你属狼的,都已经——”

    “如果我这个属相,我觉得我肯定是属狼,心儿,只怪你太诱人了,我不想再等了,明天我们去领结婚证好吗?”叶擎苍大手眷恋地抚摸着她牛奶般柔滑的肌肤。

    “不要,你妈那态度你又不是没看见,趁着现在,我想好好喘口气,蓄足能量,这样才有能力跟你妈对抗。”

    端木艺心被叶擎苍抱回床上,她趴在叶擎苍腿上,叶擎苍温柔地为她擦拭着长发。

    “心儿,我妈不会成为你的影响,这次的事,她已经受到教训了,况且,连爷爷,和爸爸都站在我们这边,她一个人闹不出什么风流。”

    叶擎苍这一次还真是判断失误,女人的耐力让人不得不佩服,尤其是叶擎苍的妈,孙淑敏,似乎踏入了一个极端。

    原本她对端木艺心并没有那么大的反应,只是首先是叶家老爷子,其次就是老公,还有自己肚皮里出来换季子,竟然都向着端木艺心,这让她心理特别的委屈。

    后来,她知道老公和儿子这一次找到孩子都没跟她说,更是特别的恼火,也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找个合心合意,与自己站在同一阵线的儿媳妇。

    孙子,孙女,最多不要就是了,只要有了好的儿媳妇,还怕涌生吗?至于孙淑敏,如果从一个好妈妈到一个极品恶婆婆,亲们,后面可以看到。

    叶擎苍虽然还有些意犹味尽,但也知道端木艺心这会是累了,所以并没有再进一步,只是将她搂在怀中诉说这几年对她的思念。

    “老婆,这一个月我感觉身在地狱……”

    “叶擎苍,你活在地狱,那我们娘仨是什么?你再胡说八道,明晚开始自己睡。”端木艺心特别生气,若不是没力气,她肯定一脚将他踹下去。

    “你们当然是天使了,心儿,我们除了法律上的那道程序,已经是事实上的夫妻了,而且爷爷那边已经来电话,昊然和倾心的事已经可以办了,我们总得给孩子上户口吧?”

    叶擎苍享受着手上丝滑的触感,一边劝说端木艺心。

    “你可以将孩子上到你的名下,无所谓,反正不管他们姓什么,叫什么,我这妈妈永远都是妈妈。”端木艺心有些没心没肺,反正孩子是她生的,不管孩子姓端木还是姓叶,这个都改变不了,所以,她不会向有些人那样斤斤计较,非得孩子跟自个姓。

    “话是这么说,但是孩子再二个月就要上学了,学校一般都会写父母是谁……”

    “现在单亲的很多,是怎么样就怎么填了。”

    “那不一样,人家是离异,既然你这些都不在乎,为什么害怕那张结婚证书呢?”

    叶擎苍有些无奈,实在想不透。

    “我也是离异,叶擎苍,我不想这么早领结婚证,如果四年前我没有一时冲动和李明诚领结婚证,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麻烦,如果当时没有那纸结婚证,也不会被你爷爷,还有你妈妈一再的诋毁,叶擎苍,现在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为什么非要结婚证。”

    端木艺心坐了起来,她绝不承认自己胆小,四年前的事,在她心里有多大的阴影,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当初她和李明诚没有领证,连那个婚礼,她都不会参加,也就不至于受那么大的屈辱,更不至于险些要了老爸的命,她不要领结婚证,现在孩子都有了,那张纸,她觉得并不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