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九十章 野种,你们是滚开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艺心,我知道你恨我,我和明诚是对不起你,所以这四年来,为了取得你的原谅,即使你离开了,我们都没有结婚。这次我们在看到你和叶先生的孩子后,才决定结婚的。”

    王佳佳面不改色地看着端木艺心,不得不说,她脑子还真好使,明明是她们无耻,却硬是让她说出一个‘人至义尽’的好理由。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挺对不起你们的,耽误了你们结婚,听说你生的三胞胎,王佳佳,你还真是厉害,就连生孩子都比我多生一个。”

    端木艺心笑着,本来还想给王佳佳留点面子,既然她这么能,那也就没必要了。

    “只是运气好,上天疼憨人。”王佳佳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或许她自己已经习惯了,但是看着的人都觉得累了。

    参加婚宴的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尤其是那些女宾客,甚至议论了起来。

    “的确是,还没见过你们的孩子,今天爸爸,妈妈结婚,孩子应该会来吧。”端木艺心说着,四处看,却并没有看到王佳佳的三个孩子。

    “心儿,累吗?我们过去坐一会,今天是李总和王小姐的好日子,可别耽误他们太久。”

    叶擎苍上前,搂住端木艺心,将她带下了主持台,找了个空桌坐下了。

    “妈妈——”两人刚坐下,两个小男孩从外面进来了,领着他们的分别两个男人。

    端木艺心怔了下,看向邵烈风,邵烈风向她笑了笑,眨眼暗示让她继续往下看。

    “你是怎么找到哪两个男人的?”端木艺心小声问,还好这桌除了他们三人,并没有其他人。

    “其实并不难,即使是地下车库也有监控的——”

    “哪个小区的监控会保留四年,邵烈风,你不要骗我了。”

    端木艺心蹙着鼻子道。

    “心儿,这些都不重,只要人找对了就可以了。”叶擎苍并不在意邵烈风是怎么找到的,只要人找对了,那么今天这个婚礼就足够热闹了。

    “好吧,不过邵烈风,回去后,你一定要告诉我。”端木艺心点了点头,乖乖地看着两个男人带着两个男孩走向主持台。

    “妈妈,你为什么要嫁给妹妹的爸爸,而不嫁给我和弟弟的爸爸。”听其中一个男孩说话,显然应该是三胞胎中的老大。

    “你——你们——”王佳佳的脸色变了,但是因为粉扑得太多,倒是看不出来有多苍白,比较明显的反而是一旁的李明诚。

    在看到那两个男人牵着两个男孩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被人整了,四年前的婚礼被毁了,没想到四年后的婚礼还是一样被毁。

    不过和四年前不同,这会李明诚一点都不生气,正好,他可以借这机会离婚,那样的话就算是叶擎苍也不能说他不守信用。

    “佳佳,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们连孩子都生了,你怎么可以嫁给他,起码你也得给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吧。”

    三胞胎中最小男孩的爸爸痞子样,上前轻佻地抬起王佳佳的下巴,倾身就吻了。

    “奇怪了,李明诚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不是应该生气,应该愤怒,应该打人吗?”原本很紧张的端木艺心,在看到李明诚竟然无动于衷的时候,疑惑了。

    “如果他根本不想娶王佳佳,那么此时他应该高兴,擎苍,我好像犯错了。”邵烈风在看到李明诚的表情后才意识到自己今天的安排反而帮了他。

    “无所谓,反正我们只是来看热闹的,今天的热闹绝对值了。”叶擎苍淡然道,今天的叶擎苍穿的是西装,刚才往主持台上一站,绝对秒杀李明诚。

    “怎么回事,那两个孩子是谁?”

    听意思,好像是新娘生的,你有听说过新娘生的是三胞胎吗?

    “刚才李明诚的前妻不是说了吗,生了三胞胎……”

    看到突然多出了两个男人和两个男孩,宾客这下更是毫不避讳的议论,也幸好李明诚父母没在,要不然只怕会被气死。

    台上,就连主持婚礼的司仪都傻眼了,一时间冷场了。

    这还是他主持婚礼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尴尬的事,三个男人求娶新娘,不过主持人也有点懵了,那两个男孩看起来差不多,可是他们都称呼新娘妈咪,但又是不同的爸爸,难不成新娘还同时生两个不同父亲的孩子吗?

    不可能的,都说十月怀胎,最起码也应该隔一年,肯定是有人恶作剧。

    这么一想,主持人打起了精神,试了试麦道:“看来新郎新娘的朋友感情非常好,竟然有人开这样的玩笑,接下来我们婚礼继续……”

    “谁跟你开玩笑了,她是我们儿子的妈,这是经过亲子鉴定的,这个是我儿子,这位是我兄弟的儿子,还有新郎的一个女儿,我说兄弟,你也太逊了点吧,我们兄弟可都是儿子,就你一个女儿……”

    “你们喜欢,今天这新郎让你们当。”李明诚说着大方的脱下了西装,递给其中一个男人道。

    “李总,这怎么好意思呢?再说我们兄弟怎么敢跟李总抢人,只是这两个孩子也不能没有妈,李总也没有给别人养儿子的习惯吧,要不,佳佳,孩子我们养了,但是你这个做妈妈的,总得付点抚养费吧。”

    两个男人再次向李明诚道。

    李明诚的脸这次一下绿了,比被戴绿帽还要难看。

    “滚——我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明诚,你不要相信他们说的,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端木艺心,端木艺心——”

    王佳佳大脑在短暂的空白后,迅速运转,在宾客中搜寻端木艺心,在看到端木艺心后,不顾形象的叫着跑了过去。

    “端木艺心,是你对不对?你就是见不得我幸福,你就是想报复我对不对?”王佳佳歇斯底里的对着端木艺心大叫。

    “王佳佳,你有被害妄想症吧,你们结不结婚关我什么事?要不是你们寄喜帖,你以为我愿意来呀。”

    端木艺心再也不是四年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女孩了,为母则刚,有了孩子后的端木艺心有了很大的改变。

    “是你,肯定是你,你是在报复我四年前设计了你;你是在报复我抢了李明诚;你是嫉妒我生了三个孩子,而你只生了两个——端木艺心,你就是嫉妒我,哈哈哈……”

    王佳佳的眼神有些狂乱,她以为她终于可以嫁给喜欢的人了,以为人生终于不一样了,没想到,却只是更加的不堪。

    “王佳佳,有病趁早医,你生几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的孩子……”

    “扑哧——小嫂子,你要是真和李太太那啥,擎苍肯定会……”

    “烈风,你这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家心儿眼光有那么差吗?”叶擎苍瞪了邵烈风一眼,平时开开玩笑没关系,但将心儿和王佳佳放在一起,他不高兴。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一起?端木艺心,你不是去了美国吗?为什么?为什么上天总是偏向你?”王佳佳有些失控,指着端木艺心和叶擎苍语无伦次道。

    “请你不要用手指着我的妻子。”叶擎苍不悦地看着王佳佳,很想将那只指着端木艺心的手扳了。

    “我就指了,怎么着?端木艺心,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你在结婚前就怀了这个男人的孩子,你凭什么怪罪明诚?是你脚踏两条船,是你……”

    “叭——”

    “最好闭上你的臭嘴,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没人知道,坏事做尽,总会有报应的。”叶擎苍和邵烈风同时抬手,但邵烈风靠的要近些,叶擎苍搂着端木艺心,手慢了少许。

    “哈哈哈……端木艺心你还真有能耐,两个奸夫——哈哈哈,大家看看,那两个男人,就是端木艺心请来的流氓,她这是在报复我,报复四年前明诚在婚礼上抛弃她……”

    “擎苍,烈风,坐下,嘴巴长在她身上,她爱说便说呗,说得再多也得有人相信才是。”端木艺心拉住叶擎苍,并以眼神向邵烈风摇头。

    她和王佳佳毕竟十多年的朋友,太了解她的为人了,她这会无非是希望众人将视线转移到她身上,好洗掉她那一些的污秽,让她说,这个时候,说的越多,越让人瞧不起,来参加婚宴的宾客大多都是人精,尤其是那些太太们,八卦起来,比什么都厉害。

    王佳佳绝对是找死,真当不会有人知道吗?不用等到明天天亮,很快就会有人扒出那三个孩子的身世。

    “妈妈,妈妈,不要哭,我们不要爸爸了,我们不要爸爸了——”

    王佳佳的两个儿子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因此甩开爸爸,一齐跑向王佳佳,尽管这三年来,王佳佳经常会打骂他们,但再怎么样,也是他们的妈妈。

    “滚,滚开——你们不是我儿子,不是的,你们是野种,是野种——”

    王佳佳甩开两个孩子,指着他们骂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