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八十五章 心儿,我不想忍了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尽管叶擎苍很想抱着端木艺心睡,但毕竟还没结婚,再加上端木炎,程素素夫妇也在,叶擎苍还在想的时候,端木艺心却主动道:“你晚上睡我房里吧-”

    叶擎苍大喜,正想给端木艺心一个拥抱,以表达此时的感情时,端木艺心却道:“我陪两个孩子睡。”

    “不用了,艺心,晚上我陪昊然和倾心睡。”叶擎苍一听,知道自己想多了,尴尬道。

    “他们那么小的床,你怎么睡。”端木艺心瞪了叶擎苍一眼道。

    叶擎苍悻悻然地去领着孩子,带他们去洗澡。

    程素素看着女儿轻叹了声,其实他们并不是那么不开化,不过女儿和叶擎苍的事,他们也不好过多干涉。

    “艺心,叶爷爷跟我们提过你们的婚事,爸妈觉得应该征求你的意见,因此日子并没有定,你看看是不是应该定下来了?”程素素向女儿道。

    这种事,端木炎自然不好和女儿沟通,所以还是由她来说比较好。

    “妈,这种事,不是应该由男方决定吗?如果由我们来说,好像我恨嫁似的。”

    端木艺心低首,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有了嫁叶擎苍的决心,但是求婚这种事,总得男方开口。

    只是叶擎苍回来后,先是生病,现在也不过才出院两天,一是没想起,二来忙着李明诚和王佳佳的事,至于第三,那是因为他觉得端木艺心已经是他的妻子,所以并没有想到求婚。

    “擎苍是男人,难免会粗心一些,要不一会妈妈跟他说。”

    程素素看着女儿道。

    “不用了,我自己会找机会跟他说的。”

    端木艺心一听,忙摇头,这种事,怎么可以由妈妈来说,晚点,他会想办法暗示叶擎苍。

    “好吧,艺心,妈咪和你爸并不是那种老古板,你不用在意我们,况且,你们孩子都有了,也不必……”

    “妈,谁说孩子有了就不必在意,如果真是这样,那离婚后要复婚的人,为什么还要再办一次手续?”

    端木艺心气鼓鼓的看着妈妈,尽管妈妈说得并没有错,但是从思想上,她有些接受不了。

    一直以来,当初和叶擎苍在一起的那晚,一直困扰着她。

    端木艺心明白,其实是自己钻牛角尖了,可是只要想到他们相识的方式,她心理就特别的不舒服。

    尤其是在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后,她一直很想问叶擎苍,如果那天晚上别的女孩子发生像她这样的事,他是不是也会‘帮助’那个女孩?

    有时她甚至会想:如果现在再发生这样的事,叶擎苍会怎么做?不顾一切地救人?还是冷漠地将人放下不管?

    “妈,我知道了,我也去洗澡了。”端木艺心有点受不了的看向妈妈,她知道妈妈在担心什么,但是正因为孩子都有了,那些形式的东西真不重要。

    想到四年前的事,她心里有点打鼓,叶擎苍是军人,他结婚要打申请报告的,四年前就是结婚报告没有批下来吧。

    匆匆的冲了个澡,端木艺心回到房间,此时叶擎苍应该还在给孩子洗澡。看着自己的床,想到之前叶擎苍略显失望的神情,端木艺心拉出了胸前的那枚戒指。

    其实叶擎苍已经在四年前求过婚了,现在——毕竟不一样了,四年前和现在,她的心境不同,她并不是特别计较,只是——在和死神擦肩而过之后,她更希望能多些美好的……

    “心儿,你睡了吗?”叶擎苍哄睡孩子回到端木艺心房间的时候,却发现她靠在床上,似是睡着了,轻唤了声。

    “没——就是——有点困,我去睡了,你也早点睡。”端木艺心起身,要去孩子房间睡。

    “心儿,你在这睡吧,我睡沙发好了,只是一晚上,对付下就过去了。”叶擎苍按住端木艺心道。

    “不用,你睡这吧,反正——床分你一半好了。”

    端木艺心看着叶擎苍,低首不好意思道。

    叶擎苍血液一下子往上冲,怔怔地看着端木艺心。

    “你干吗?我只是说分你一半,又没说别的。”端木艺心说着,取下了项链,将四年前叶擎苍求婚的戒指取了下来。

    “分一半也比沙发强,心儿——”

    “帮我戴上。”端木艺心将戒指递给叶擎苍的同时道。

    叶擎苍再一次怔住了,不明白端木艺心这是撒娇,还是某种暗示,接过戒指,笨拙的套到端木艺心的无名指上。

    “心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原本端木艺心以为自己要失望,没想到戴上戒指后,叶擎苍突然感性道。

    “那你别光只是嘴说呀,昊然和倾心再几个月就要上幼儿园了,总得在国内上户口吧,不结婚,孩子怎么上户口,况且若是真让昊然姓端木,你爷爷还不又生我气。”

    收回手,端木艺心不自在道,比起四年前,叶擎苍真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这么重要的事,竟然还要她一个女人来提醒。

    “心儿,真的吗?你愿意嫁给我了。”叶擎苍傻兮兮道。

    “笨蛋,孩子都给你生了,还说这样的话有意义吗?不跟你说了,我要睡了,床分你一半,但是你不得动手动脚。”

    端木艺心说着,不自在地躺下。

    “是,保证遵守规则。”

    叶擎苍竟一脸严肃地行了个军礼。

    “睡觉了——”端木艺心说着缩进被子里吃吃地笑。

    几分钟后,叶擎苍穿着睡衣进来了,此时的端木艺心似是睡着了,发出了均匀轻浅的呼吸,叶擎苍关了灯轻手轻脚地上床,。

    见端木艺心并没有动作,叶擎苍大胆的伸出手,将端木艺心搂入怀中,立时就感觉到她身体僵住了。

    “心儿,这四年来,只要一静下来,我就会想到你,想这般将你搂在怀里,想告诉你,我娶你是真心的,是因为喜欢你,并不是因为孩子……”

    “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

    黑暗中端木艺心的声音自他胸前传来。

    “知道你已经离开的时候,我的世界一片黑暗,当时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要去找你,可是在飞机上被带回去后,就被关禁闭了,没有手机,没法联系,一个月后,就被派去维和,后来也无从问起……”端木艺心的手无意识的抓住了叶擎苍的睡衣。

    她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刚到纽约的时候,很不适应,尤其是孕后期,甚至有了产前抑郁症。

    “心儿,对不起,如果知道爷爷找过你,就算违反军规,我也会飞过去找你的。心儿,为什么那时候不告诉我?”

    叶擎苍搂着端木艺心的手紧了紧,让她更贴近自己。

    “我并不想你为难,况且你爷爷说的没错,不管怎么样,我都是离过婚的女人,而你是前途无量的军官,的确是配……”

    端木艺心后面的话被叶擎苍吞下了,他的身体已经有了反应,正不知要如何吃点豆腐,降降火,端木艺心立即就给他创造了这个机会。

    缠绵悱恻的一吻结束,叶擎苍将端木艺心紧按在胸前,轻喘道:“这样的惩罚,我很喜欢,我不介意你以后再多犯几次这样的错误。”

    “叶擎苍,这一点都不符合你的形象,你——好赖皮也——”

    “那也只对你赖皮,你听,他在跟你说——这里只为你跳动,只为你沸腾——”

    “油嘴滑舌,不是说军人很严肃的吗?说这话的人一定不了解军人,你不但不严肃……啊……”端木艺心正要吐槽,叶擎苍一个侧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引来端木艺心的一阵惊叫。

    “心儿,我刚才好像并没有锁门,一会要是爸妈听到,过来——”

    “才不会,叶擎苍,我只说床分你一半,又没说人给你当抱枕,快放开我,好热的。”端木艺心推着叶擎苍,这样好暧昧,而且——叶擎苍的身体已经对她产生了渴望,两人紧贴的肌肤滚烫似烙铁……

    “我没有违规啊,你说不能动手动脚,我现在既没有动手,也没有动脚……”叶擎苍说着还有意在端木艺心嘴上亲了亲,以证明他没有违背之前的承诺。

    “没见过你这么赖皮——啊——别——痒——”

    端木艺心因为叶擎苍喷在颈部灼热的呼吸而扭动着身体,这一动无异于在热油上扔下了一点火星——怦—叶擎苍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心儿,我想——吃了你——”叶擎苍难受的低吟,这一刻他才算真正明白什么是引火自焚,他觉得已经被点燃,这汹涌的欲望,如果得不到满足,他会化为灰烬的。

    “不要,叶擎苍,我有个疑问——如果当初不是我,你还会用那种方式救人吗?”端木艺心双手紧抵着叶擎苍的胸,别扭地问。

    “心儿,你不觉得这个时候,这个问题是多余的吗?”

    叶擎苍微愕,他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端木艺心竟然会问这样的话。

    “没觉得,叶擎苍——等——”

    “心儿,已经等了四年,我不想再等了,至于你的问题,晚点我再回答你。”说话间,叶擎苍低首咬开了端木艺心睡衣的纽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