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七十七章 再次遭遇枪击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刘队,你们派人去看看,艺心那边会不会出什么事?”叶擎苍很是担心,因此向刘队请求道。

    “叶少将,您不必担心,这大白天的端木小姐那没事,况且还有我的两名下属,不过现在他们在等警方到现场,暂时不能回来,等警方那边到现场做了调查后,就能回来了。”

    刘武官向叶擎苍解释,可越是这样,他越不放心。

    为了让叶擎苍放心,刘武官特别跟那边视频了,听到叶擎苍说没事,并没有丢东西,叶擎苍这才放心。

    端木艺心那边,警方来做了登记,不过爸爸的东西她并不清楚,因此还得打电话给端木炎,确定一下有没有丢什么东西。

    接到女儿的电话,端木炎气得差点心脏病发。不过再后再三确认,并没有丢东西,而警方勘查现场,也不像是要盗窃,反倒像是故意的伪造的现场。

    因为这点事,硬是折腾了一下午,警方走过后,端木艺心和两位武官又帮着整理下,忙完的时候已经天黑了。

    端木艺心怕叶擎苍不放心,收拾好后,特意给医院那边打了个电话,说两个武官忙了一天,大家都饿了,吃过饭再去医院。

    三个人随便吃了点,又打包了饭菜赶紧往医院赶。

    “端木小姐,明天国内的刑警应该就能到了,到时这件事你可以一块交给他们处理。”

    武官提示端木艺心道。

    “我明白,原本我以为是一个曾经认识的人做的,现在看来,可能又不是了,这会连他们冲着什么来的?目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端木艺心无奈,对于自己误会了李明诚的事,很是内疚,人总是容易先入为主,通过今天的事,她确定应该不是李明诚,李明诚不会做那种无聊的事。

    “端木小姐,最近多加小心,只要……这段时间您还是尽量留在医院,那样能确保您的安全,如果需要出来,请尽量——”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端木艺心感觉到武官说话的不对劲,立即问。

    这两天她身上那根弦一直紧绷着,尤其在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她越发的敏感。

    “我们被人跟踪了,我不确定是不是昨天向你们开枪的凶手,但是现在我们被跟踪了,端木艺小姐,你尽量躺下,以免有危险。”

    随行的两位武官,立即做出了决定,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好在他们身上有枪,所以应该不至于再让昨天那样的事情发生。

    “那我们现在能去医院吗?我担心他们会去医院,万一……”

    端木艺心很不安,如果凶徒的目标是叶擎苍,那么去家里,甚至跟踪她的目的都是为了找到叶擎苍。

    “端木小姐,现在任何猜测都没用,你先躺下,我已经报警了。”

    尽管他们密切关注着,但是凶手的狠毒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在车子拐弯的时候,后面的车子开枪了,和昨晚不同,这次的是大口径的枪,一枪,车后盖就被轰掉了。

    端木艺心已经不会尖叫,不会哭泣了,此时,她脑中唯一想的就是叶擎苍,她很想打电话给他,可偏偏又不能,她是医生,她清楚地知道叶擎苍的伤势,同时,她又是叶擎苍的‘爱人’,她也很清楚叶擎苍对她的在乎,如果叶擎苍知道她现在情况,肯定会出事的,所以她只能将所有的担心,和想表达的话都放在心里。

    “程文,打电话给刘队,告诉他们……”

    “不,不可以打电话,不能打电话——”端木艺心他们要打电话到医院,紧张地站了起来。

    “砰——”这次的响声更大,幸好他们避开了,可是旁边的车却遭殃了。

    因突然的左转,端木艺心倒向了右边,抬首,正好看到外面那燃烧的车辆,看着从车里滚出来的火人,她心里充满了负罪感,昨天晚上,还有今天晚上,在这次枪击案中失去性命的人,都是因为她——

    一道闪光自端木艺心脑中掠过,她哭道:“我们都想错了——凶手的目标不是擎苍,是我——昨天擎苍是为我挡枪的——”

    “端木小姐,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一切等我们安全了再说——”

    其中的一人在说完后,头探出了窗外,向后面的车子开枪。

    “是因为我,那些凶徒要杀的人其实是我,擎苍——他只是因为救我才会中弹的,是因为我——”

    端木艺心不停地低喃是‘因为我’三个字,可此时,枪声,尖叫声,汽车的刹车声,让她无法好好的思考,她不知道自己得罪是了谁?为什么会有人要她死?

    “程文,程文——”就在端木艺心思绪混乱的时候,前面开枪的那位武官出事了。

    “我没事,死不了——”程文咬着牙道,他只是中弹了,但并不是要害,这个时候,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不能死,也不会死。

    “程先生,按住伤口,你不能动,那样会加快血液流动,会让你更快失血——”

    “不能不动,只要活着——都要战斗——”程文咬紧牙,换了只手开枪。

    也不知道是程文的枪法好,还是因为警察来的原因,竟然让他打中了后面那辆车的轮胎。

    警笛声响起,后面那辆车的人,和警方交火,他们三人暂时安全了。

    “我们是不是甩开他们了?”枪声越来越远,端木艺心不由看向后面,并没有再看到那辆车了。

    终于到达了医院,此时程文已经失血过多陷入半晕迷状态,端木艺心让另一位将程文送到了急诊。

    这次有医生在,轮不到她上场,也没那个必要。看着程文进手术室,端木艺心强忍的泪再也不受控制。

    “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们。”

    “端木艺心,你不必对我们感到内疚,这是我们的职责,即使在任务中牺牲,也是我们的光荣,况且程文中弹部位并不是要害,他不会有事的。”

    端木艺心吸了吸鼻子,点头。

    “在今晚之前,我一直以为对方是针对擎苍的,原来,对方是要我的命,昨天如果不是擎苍,我已经死在他们的枪下了,今天如果不是你们,我只怕也没有命。”

    “端木小姐,我觉得这些你应该提供给警方,另外,你得想一想谁跟你有仇?”

    端木艺心摇首,她只是个医生,同时还是学生,能跟什么人有仇?这些年她跟外人接触的并不多,即使是同学,也只是偶尔说几句,并不是很熟。

    “端木小姐,你不要着急,连着两晚,都遇到枪击,相信这次警方应该会派警员保护你的,但是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离开医院,在这里,有刘队还有我的同事们,他们能确保你的安全,况且这里是医院,不管是什么人,也不至于明目张胆的进来杀人。”

    “我明白,在凶手落网之前,在擎苍出院前,我都会留在医院的。”

    端木艺心点头,在纽约,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安全,况且现在叶擎苍这个样子,根本不能离开医院。

    大约半个小时,程文从手术室出来了,他的情况看上去很好。

    “端木小姐,麻烦您去跟刘队长说一下,我先送程文去病房,另外,需要大使馆那边再派人来支援,以防万一。”

    端木艺心点头,却忘记了自己衣服上沾了血。

    当她到病房的时候,刘队等人都吓坏了,好在这会叶擎苍是睡着的,并没看到。

    “端木小姐,发——发生什么事了?”看到身上沾了血的端木艺心,刘武官也是吓坏了,几个小时前才通话的,怎么会?

    “程先生中弹了,刚才已经通过手术取出了弹头……我担心他们会来医院,所以——希望您能向大使馆那边请求支援——”

    “端木小姐,程文有生命危险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刘队一听,脸色立时沉重,幸好当时派了两个人跟着端木艺心,如果只是一人,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可是同时他也疑惑了,如果对方的目标是叶擎苍,为什么会去端木教授家?为什么叶擎苍不在,他们还要动手?

    “没有,他虽然中弹了,但并不是要害,只要取出子弹头,休养就可以了。我们晚饭后,在回医院的途中遇到袭击——”

    “心儿——”之前因为叶擎苍没醒,大家又都担心,并没有意识到叶擎苍随时会醒来。

    一如刘队一样,看到端木艺心身上的血,叶擎苍心一紧,同时胸口一阵疼痛,让他脸色瞬间苍白。

    “擎苍,我没事,不是我的血,不是我的血,你放松,放松——”

    端木艺心一见,吓坏了,赶紧扑向床边。

    “心——”

    “擎苍,你不可以再有事,你若是有事,谁来保护我——你听着,放慢呼吸——”见叶擎苍嘴角有血溢出,端木艺心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涌了出来,心也跟着咚的往下沉。

    “我——没——事——”叶擎苍甚至没有说出第三个字便晕了过去。

    “不——叶擎苍,你醒醒,你醒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