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七十三章 亲自为叶擎苍做手术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端木炎的手在颤抖,他需要给端木艺心打电话确认,又害怕有什么自己不能随的事情,因此拿着电话的手一直在颤抖。

    “端木教授,发生什么事了?”看端木炎的神情,孙淑敏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没什么,没什么,我打个电话给艺心——”端木炎拔打了端木艺心的手机。

    但是很不幸,端木艺心的手机在跳下车的时候,摔坏了,这下他有些急了,只得打了席国平的电话。

    接到端木炎的电话的时候,席国平刚回到家。

    “国平,你现在能找到艺心吗?”

    “艺心?她上午还到医院的,教授,艺心怎么了?她和叶先生一起的,应该不会有事的?”

    “国平,我刚才接到警方的电话,艺心的电话打不通,你帮我到xxx医院去看看,警方说艺心在哪边。”

    端木炎尽量不提叶擎苍的名字,是担心叶博承受不了。

    “好的,教授,我这就去,一找到艺心,我就给你电话。”

    尽管端木炎想隐瞒,但电话里说了这么多,又怎么可能瞒得住叶博和孙淑敏呢?

    “端木教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擎苍的艺心他们怎么了?”孙淑敏首先道。

    叶博也看向端木炎,并道:“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我刚才接到警方电话,说是——发生了枪击案,艺心和擎苍在凶案现场,可能发生了点意外,我已经让我的学生席国平去医院看了,很快就有消息。”

    端木炎迟疑了会,隐瞒了一些情况道。

    “端木教授,你不用担心,有擎苍在,艺心不会有事的。”

    没想到叶博比端木炎对叶擎苍这么有信心。

    “是,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没听到他们的声音,总是不踏实。”

    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大家早餐都没什么胃口。

    大约一小时后,席国平打来了电话。

    “教授,我已经打听到了,不过艺心在手术室,好像是叶先生中弹了,具体的情况要等他们从手术室出来才能知道,教授,您不用担心,既然是艺心为叶先生做手术,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一有情况,我立即给您电话。”

    目前,席国平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警方那边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现场已经封锁,正在调查中。

    手机对端木炎来说,只是一个通讯工具,可是这个上午,他一直拿着手机,可是一直到午饭都还没有电话。

    美国xxx医院手术室

    端木艺心额上的汗一直流,但是她手中的手术刀很稳。

    “叮——”清脆的声音表示子弹头已经被取出来了,但是端木艺心知道自己不能松懈,接下来,并不轻松。

    “病人血压下降,心跳……”

    “不,不会的,擎苍,你撑住,你撑住——”

    端木艺心手一颤,竟碰到了旁边的血管——

    “不好——”

    “不,不会的——”端木艺心眼前一红,可是她没有时间恨自己,只得抓紧时间抢救,好在有那位医生在一旁,终于止住血了,叶擎苍的血压也在慢慢回升。

    一旁充当助手的医生不禁抹了把汗,好险,但心里更是由衷的佩服,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她竟然没有慌乱也没有倒下去,而且还顺利完成了抢救工作,真得很难。

    尽管抢救很成功,但此时的端木艺心看上去有些体力不支,一旁的医生这才道:“剩下的你可以放心交给我,我保证……”

    “不,再给我二十分钟。”端木艺心果断地拒绝,她说过,叶擎苍的手术,她要自己完成。

    一刻钟后,终于顺利的完成了,剩下的就是术后观察。

    “医生,手术很成功,病人的情况很稳定,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还没请教您的——医生——”

    充当助手的医生非常高兴,正想问端木艺心姓名的医生,却发现她不对劲,本能地伸手扶住了摇晃的端木艺心。

    当手术室的门打开,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两人却同时被送了出来,席国平第一时间跑了过来。

    “艺心——”

    “先生,先生,请让一让,我们需要将病人送到病房——”

    “艺心,艺心——”

    “他们怎么了?”

    席国平拉住医生,追问。

    “请问你是?”

    在席国平表明身份后,医生这才跟他说了端木艺心和叶擎苍的情况,听到端木艺心只是太累,席国平这才松口气。

    “谢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尽管知道端木艺心只是太过紧张,太过累了,但席国平还是选择陪着端木艺心,至于叶擎苍,自有医护人员。

    大约半个小时后,确实端木艺心并没有别的问题,席国平才敢打电话给端木炎。

    “教授,我是席国平,艺心很好,叶先生的手术也非常成功,只是他们暂时需要住院休息,艺心手术后有些累,这会在休息,稍候等艺心醒来,我让她给您电话。”

    “擎苍,擎苍——”席国平还未挂电话,端木艺心却叫着叶擎苍的名字醒来了。

    “教授,你稍等,艺心好像醒来了。”席国平说着,将手机挪开,看向坐起的端木艺心。

    “艺心,你还好吗?”

    “师兄——你——我这是在哪?”端木艺心看向席国平,揉了揉太阳穴。

    席国平紧张道:“艺心,有没有觉得哪不舒服?”

    “没有,只是——我好像做了个恶梦,擎苍——不对,不是梦,不是梦,擎苍——”

    “教授,艺心似乎还没有清醒,这样吧,等晚点我再给您电话。”席国平见端木艺心明显还没有清醒,只得拿起电话道。

    “电话给我,我没事,我很好——”端木艺心的思绪已经回笼,她已经想起来了,她和叶擎苍回家的时候,在路上被人追杀。

    “艺心,你——”

    “电话给我,我现在很好,我都想起来了,有人要杀我和擎苍,他们不停地开枪——”

    席国平怕吓着教授,赶紧挂了电话。

    “艺心,你冷静点——”席国平想让端木艺心再休息会,可是她却起床了。

    “艺心,你有点低血糖,你必须好好休息——”

    “叶擎苍,师兄,他在哪?我记得做完手术了,他应该没事的?他在哪?他在哪?”

    端木艺心担心,害怕,只有亲眼看到叶擎苍没事才能安抚她这颗惶恐不安的心。

    “艺心,叶先生没事,医生跟我说,这个手术是你做的,非常成功,而且叶先生的体质非常不错,应试-”

    端木艺心推开席国平,冲出了病房。

    席国平正想追过去,手机却响了。

    原来端木炎那边听到端木艺心说被人追杀,很担心,更加害怕,赶紧打电话过来问。

    端木艺心终于找到了叶擎苍,刚做过手术,叶擎苍被送到了无菌病房,当席国平追到这边的时候,端木艺心已经恢复正常了。

    “艺心,叶先生没事,但是教授很担心你们,你打个电话回去吧。”席国平说着将手机递给端木艺心。

    “师兄,刚才对不起——”端木艺心接过电话,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坚强,可是听到端木炎的声音时,还是忍不住哭了。

    “爸,我和擎苍本来准备明天回国的,可是——可是在回家的途中,我们被人追杀,他们有枪,擎苍为了救我中弹了——”

    “艺心,你慢点说,只要你们现在没事就好,现在没事就好——”

    端木炎听到差点晕过去,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有人要杀女儿和叶擎苍呢?

    “教授,电话给我,我有问题要问艺心。”

    一旁的叶博听到有人要杀孙子,脸当即沉下了,真是可恶,孙子才出境,怎么就有人要杀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艺心,我是擎苍的爷爷叶博,你慢点说,说详细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擎苍他现在还好吗?”

    如果没有发生今天的事,端木艺心没准会挂了电话,但今天叶擎苍出事,吓坏她了,她现在甚至害怕,凶手会不会杀到医院来。

    “叶爷爷,有人要杀我们,可是现在擎苍刚做完手术,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我们暂时不能离开医院,您能不能派人来保护他,我担心——”

    端木艺心说着又哭了起来,一旁的席国平听得一愣一愣,只是普通的枪杀案,在这里每天都会发生,艺心未免太大题小作了吧?

    “好,艺心,你先照顾好擎苍,其他的事情我来安排,我这就打电话给大使馆那边,务必让他们尽快抓到凶手——”

    叶博听后,同样也不安,他担心是某些人对孙子不利,当然,现在从国内派人前去时间上肯定不及,最快的方法,就是大使馆那边派人去保护孙子的安全。

    “艺心,叶擎苍——叶先生他是什么身份?”一旁的席国平越听越觉得不对,端木艺心将手机递给他的时候,问道。

    端木艺心摇首,接过席国平递来的纸巾道:“也许这件事跟擎苍的身份没有关系,昨天我在酒楼外被袭击,今天在回家的途中又被追杀,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