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七十一章 回国前遭遇枪击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叶擎苍陪着端木艺心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心儿,没必要为那种人生气,真的,他那是狗急跳墙,咱们不跟他一般见识,你说你咬他干吗?万一中毒了怎么办——”

    “叶擎苍,你会不会安慰人,就不能说好听点吗?”被叶擎苍这么一说,端木艺心直觉得恶心,赶紧去拿水漱口。

    叶擎苍看端木艺心那动作,觉得特别可爱,明明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很多时候,却还像少女一样萌萌的。

    “说好点的不管用啊,其实呀,他也玩不出什么大的动作,无非就是找些小混混,你也看到了,你未婚夫可不是吃素的,看到我完好无缺的站在这,他生气才对,他气不择言,才会那副熊样,你说你跟他生什么气,心儿,要不我去找护士拿点漱口水给你——”

    叶擎苍笑着道,尽管拿端木艺心开玩笑,但是心里却很感动,这可是第一次有女孩子用这种方式为他报仇,虽然粗俗了点,但是端木艺心那瞬间的‘凶悍’他永远记在心里。

    端木艺心漱口后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拿出牙刷,看得叶擎苍哭笑不得。

    “艺心,艺心,你在吗?”这会,席国平知道这边发生的事,赶了过来。

    叶擎苍打开门,微微一笑道:“席医生,请问你找心儿有事吗?她现在估计没什么心情。”

    “叶先生,我听说刚才这边发生血案了,所以过来看看,艺心她没事吧?”

    席国平很是担心,对于李明诚的事,他尽管不知道,但是已经从同事口中听出来了,知道是端木艺心的前夫,这才急着赶了过来。

    “没事,有我在呢,我绝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我的女人的。”

    “那——那我回去,只要艺心没事就好,万一有什么,教授回来,我们也不好跟教授交代,你的手怎么了?”席国平看向里面道。

    “谢谢席师兄关心,我们都很好,实际上,我们就是来拆石膏的。”

    叶擎苍晃了晃手臂道,再迟钝的人也看得出叶擎苍的不喜,席国平尴尬地离去。

    “擎苍,席师兄人很好。”端木艺心出国有一会了,看到叶擎苍那样子,叹道。

    她知道席师兄对她有些想法,但是他从来没说过,只要大家不说破,席师兄依然是席师兄。

    “心儿,那我呢?我不好吗?”叶擎苍过去,只手抱着端木艺心,看着自己打石膏的手有丝哀怨道:“我们将石膏拆了好吗?”

    看着面前的‘石膏手’,端木艺心慧黠地笑道:“如果今天你的手没有打石膏,你是不是会对李明诚动手?”

    “心儿,即使我这只手不能动,一个姓李的,我同样也能搞定,没动手,是给你面子,毕竟这里都是你熟识的人。”

    “订明天的机票,我们回去吧,晚上我约了罗茜吃饭,本来半年前,她就跟我说了,但是现在没办法,希望她能理解。”

    罗茜就是端木艺心要结婚的朋友,她们是高中的同学,后来她移民了,本来两人也不算特别好,尤其在经历过王佳佳的事件后,端木艺心对人总是多了淡淡的疏离,可是到纽约后,一次罗茜男朋友的父亲住院,两人再次相遇。

    罗茜是相当热情的人,即使是端木艺心也抵挡不住,因此,这几年,罗茜是唯一一个和端木艺心比较好的朋友。

    “当然能了,我们一起去,她一定能理解的。”

    叶擎苍心情不错,尽管端木艺心什么都没说,但是他能感觉的出来,这也算是端木艺心将他带进她的朋友圈,他们在一点点的靠近。

    胳膊上的石膏终于拆了,其实并没有那么严重的,这会也是活动自如,之后他陪着端木艺心看了前两天她手术的病人,看着也到中午了,两人这才离开医院,下午端木艺心又带着叶擎苍去买衣服。

    平时叶擎苍都是穿军装,休闲服,或是正装基本上用不上,但今天晚上,虽说不是宴会,但叶擎苍做为端木艺心的未婚夫,穿着上总得注意点。

    “心儿,你觉得这身可以吗?”

    这对叶擎苍来说,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次,以往别说逛服装店了,就连逛街都很少的,尤其还试衣服。

    看着叶擎苍从更衣室出来,端木艺心有点酸道:“长得高果然什么都占便宜,衣服随便一穿都好看。”

    “心儿,我将你这当夸奖了,仅此一次,下次,别人的夸奖全部送给你。”

    叶擎苍说着将端木艺心拉到了穿衣镜前,眨了下眼道:“看,再好的衣服,还是需要美人才能配上的。”

    “那是,美人配英雄,不过——”

    “我不需要做英雄,我只要做心儿——”叶擎苍点着端木艺心的心脏位置道:“这里的男人就满足了。”

    端木艺心娇羞一笑道:“那你可还达不到标准,得继续努力。”

    “一定会的,我一定会成为你心里唯一的男人。”

    叶擎苍信心满满道,对于自己的女人,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心儿,我的衣服够了,回去后,基本上也穿不上,我们去看看女人的衣服。”

    叶擎苍的衣服是端木艺心付的钱,他也没争着要刷卡,女人给自己的丈夫买衣服这是很正常的,反正在他心里,端木艺心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当然,给心爱的女人买衣服,也是男人应该做的。

    想到四年前,自己好像真得有点二了,除了那枚戒指,似乎就再也送过别的,连花都没买一束,所以,这次,他似要一次补够似的,带着端木艺心,买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

    “叶擎苍,不要了,你不是打算开服装店吧?”

    看着叶擎苍手中的大袋小袋,端木艺心赶紧道。

    她在穿着上并没有特别的要求,也没有非名牌不穿,或是一周七天,每天的衣服都不能重复,她没有这么多的讲究,况且,上班的时候,再好的衣服,白大褂一罩,什么也看不到。

    “心儿,我今天才知道,给自己的女人买衣服,也是一种成就。”叶擎苍心情愉悦道。

    “别贫了,衣服不买了,不过今天晚上你也算是第一次见罗茜,我们给她买份礼物。”

    一个下午两人都在逛街,回去后,洗澡换过衣服,两人便去了罗茜家中。

    还有些天才是罗茜的婚礼,因此,她还是住在父母家中,大家是同胞,聊起来也没什么隔阂,只不过叶擎苍在门人外面一直很酷,话不多。

    反到是端木艺心聊了很多,因为罗茜怀孕了,她还跟端木艺心请教了很多孕妇应该注意的事项,也因此,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端木艺心和叶擎苍才辞别罗家。

    “心儿,罗先生他们夫妇不错,看上去都是忠厚老实的人。”回程中,叶擎苍道。

    “叶少将,我不知道你还兼职相面,不过你说的不错,罗茜的父母的确都很不错,罗茜还有一个哥哥,只不过结婚后,搬到外面住了——”

    “心儿,不会罗茜的哥哥也追过你吧?”

    听到端木艺心突然说到罗茜还有哥哥,叶擎苍警觉道。

    “你胡说什么,大家都是同胞,自然比一般人聊的多点,明天我们就回去了,你就不能不吃这种没意义的醋吗?”

    对于叶擎苍的醋意,端木艺心并没有一开始的不耐烦,这会反而有丝甜甜的感觉。

    恋爱对于她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四年前,她的恋爱学分虽然没修够,这次重修恋爱学分,和四年前的感觉完全不同。

    “我才没有吃醋,你突然——”叶擎苍说着,突然一把拽住了方向盘,往右侧猛地一打。

    “叶擎苍——你干什么——啊——”端木艺心身体一倾,大惊,而此时叶擎苍又将方向猛往左猛打——

    连速几个撞击,端木艺心头都晕了。

    “心儿,快趴下——”

    叶擎苍之前四年的枪林弹雨可不是假的,再加上特训后的敏锐,他能感觉到子弹的气息,他没时间看,但是他能感觉到子弹擦着耳际的速度和气息。

    该死的,一定是姓李的,不然他不会这么倒霉——

    “擎苍——怎——怎么了?”

    “心儿,别说话,快,加快油门,我们得越过前面那辆车——”

    叶擎苍恼怒,如果此时手中有枪,他一定让凶手血溅当地。

    “是不是——啊——”

    端木艺心抬首,突然,前方的玻璃碎了。

    “心儿,不要叫,我们遇到枪杀案了,你可以开车吗?”

    叶擎苍知道一般人遇到这样的事,都会一时间失去思考给力,可此时,他们得逃命,他们手中没有武器,除了逃别无选择。

    “我——我可以的——我——我们去哪?”端木艺心吓坏了,整个人都在抖,更别说握方向盘的手了。

    “心儿,想想昊然和倾心,我们不能让他们成为孤儿,你一定要冷静——”叶擎苍回首,他必须弄清是哪一辆车。

    “我知道,我冷静,冷静——”

    “我们去警局,你可以吗?”叶擎苍再次道。

    “ok,去警局,我可以的,我可以的——”端木艺心握紧了方向盘,紧咬着下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