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六十九章 浴室里的尴尬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没事的,说好了一起回去,将你一个人留在这我更不放心。”叶擎苍说着,将端木艺心推进了车里。

    再回头看,那道不寻常的气息已经不见了,这种感觉不太好,他不喜欢,看来必须想办法尽快让艺心随他一起回去才是。

    “你的手我看看?”上车后,端木艺心情绪稳定了,侧首向叶擎苍道。

    “没事,回去擦点药油就好了。”

    叶擎苍这会没打算给端木艺心看,尽管那会自己看起来很勇猛,但真得很痛,好在是右手,这会注意点,不至于让端木艺心看到。

    “叶擎苍,我要看。”端木艺心手握着方向盘,意思很明确,不给她看,他们也别走了。

    看端木艺心那神情,叶擎苍有些无奈,只得侧过身,伸出右手臂。

    “必须去医院,可能会骨裂。”

    看着胳膊上那明显的棒球棍的痕迹,端木艺心沉声道。

    “真没什么,我们回家好吗?外面不安全,不比国内。”叶擎苍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伤往医院跑。

    “叶擎苍,你若是不肯去医院,我现在就报警处理。”

    对于这个男人的固执,端木艺心并不是第一次领教,因此只得出狠招。

    “心儿,你——算了,去就去吧。”叶擎苍有些懊恼,不过看端木艺心那娇俏的小脸,还有那满是心疼的眸子,最后还是妥协了。

    两个小时后,叶擎苍愣愣地看着自己右胳膊,竟然还打了石膏,这——

    “只是骨裂,不至于弄成这样吧。”

    “叶擎苍,你这是质疑医生的专业性吗?”

    端木艺心才不会跟叶擎苍说是她要求医生打石膏的,一来这样好得快些,二来,也是希望叶擎苍能安分一点。

    “好吧,那么端木医生,请问这石膏要打多久?”叶擎苍苦着脸道。

    “至少一周,你放心,在我们回国前,肯定能拆的。”端木艺心忍着笑道。

    还好只有这一处伤,要不然回去后,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叶擎苍爷爷交代。

    “那好吧,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吗?”叶擎苍无奈地看着胳膊,这还是第一次,在维和受伤的时候,都没有这样。

    尽管看出是端木艺心的用意,但叶擎苍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丝甜甜的暖意在心底扩散。

    回去后,叶擎苍反而乐了,右手打着石膏,不能动,也就是说,他自己不能洗澡,所以——

    很显然,端木艺心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艺心,看来要麻烦你了?”叶擎苍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晃了下打着石膏的胳膊道。

    端木艺心神情一僵,她怎么会忘记这件事,这下是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迟疑了会,端木艺心道:“你一个手应该也可以洗的,天天洗澡,你先抹沐浴露,再用水冲就好了。”

    叶擎苍点了点头,听话地进了浴室,可是不一会就出来了。

    “艺心,要不你示范给我看看吧?”

    “你——那你先将水放到浴缸里,那样就……”

    叶擎苍再次点头,重新关上了浴室的门。

    放水的时候,叶擎苍坐在浴缸沿上,寻思着要怎么将端木艺心进来,四年了,他可不想一直保持着这种疏离的‘朋友’关系,必须进一步。

    “啊——”叶擎苍将浴缸里的水洒了点到地上,而后坐了下去,摆好姿势后惊叫。

    端木艺心本来就有点不放心,因此并没有回房,这会听到叶擎苍的叫声,想都没想就冲了进来。

    “叶擎苍,你怎么了?”

    “地上滑,摔——摔了一跤,这下麻烦了,看来又骨折了,臀部能不能打石膏——”

    叶擎苍用健康的手抓着浴缸,一脸痛苦道。

    “你这么大人了,怎么这么——啊——”端木艺心上前去扶叶擎苍,不想自己踩到水,反而滑倒了,而这一倒直接就扑在了叶擎苍身上。

    原本叶擎苍只是要引端木艺心进来,现在虽然达到了目的,但是却没有这一曲,端木艺心滑倒的撞击力,直接就将叶擎苍撞倒了,而且脑袋磕在浴缸沿上。

    “哦——”那只受伤的手幸好打了石膏,要不然只怕雪上加伤了。

    “叶擎苍,你还好吗?”端木艺心手撑着浴缸站起,看向叶擎苍急道。

    “心儿,你真有先见之明,如果这只手没打石膏,估计就不乐观了,但是现在应该没事,就是我的头——刚才磕到了,你——”

    “我看看——”端木艺心手扶着叶擎苍,要起来,不想——

    “哦——心儿,你能不能换个位置——”叶擎苍看着自己两腿之间,之前因担心脱光了端木艺心进来尴尬,所以贴身的小kk并没有况,而端木艺心一时情急,没注意,直接就按在了上面。

    “我——不是故意的。”端木艺心大囧,赶紧缩回手,即便如此,应有的反应还是有了。

    这会不仅端木艺心囧了,叶擎苍自己也尴尬,他发誓,这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他顶多只是想着偷个香,完全没敢有预料到……

    “我看看你的后脑。”端木艺心红着脸,起身,去看叶擎苍头部撞到的位置。

    “你头磕的挺重,看样子——”

    “心儿,我决不再去医院。”一看端木艺心这神情,叶擎苍脸色顿变,暗自懊恼,他怎么突然就脑抽了呢,

    “应该不用吧,你先洗澡,一会我帮你用药油揉揉。”端木艺心低首,不经意看到那高高隆起的小kk,脸像着了火一样,估计这会她进浴缸,里面的水都会沸腾。

    “心儿,我自己真的洗不了,要不今天我就不洗了,反正一晚不洗-”

    端木艺心红着脸道:“会臭死的,你起来,进去,我帮你洗就是了。”

    “艺心,真的不用勉强,要不,我就用水冲冲,你帮我擦擦水就好了。”叶擎苍此时无比的尴尬,只希望端木艺心赶紧离开,男人此时的疼痛,女人是无法体会的,况且,洗澡总得脱光吧,现在这个样子,他怕吓着端木艺心。

    “闭嘴,进去,坐好,我帮你将背后不好洗的地方洗洗,其他能洗的地方你自己解决。”端木艺心也不想,可谁让自己刚才撞着他了,而且看他那样子,是真得很痛。

    叶擎苍深吸了口气,坐进了浴缸,这会有水的遮掩,总算不再那么尴尬了。

    “叶擎苍,你身上——怎么这么多的伤疤?”端木艺心,这会再看到叶擎苍不仅胸前,后背的伤疤更多,记忆中他的身上好像并没有任何的伤疤,这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是一名军人,一名战士,有这些疤不是很正常吗。”叶擎苍并不想多说,有些疤可能自己也不记得了,这四年里,他根本就像一具机器——

    “可现在是和平时期,你——维和是不是很危险?”

    “嗯,时常会有各种暴动,袭击,我们算还好,但即使如此,也会有战士牺牲在异国……”

    “那你以后还会去吗?”端木艺心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有些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叶擎苍身上的这些伤,有些离致命位置只差那么零点几公分,而且手术伤疤缝合的奇丑,如果是她,肯定不会缝的这么丑。

    端木艺心的手不由自主地抚上每一道疤,脑海里出现叶擎苍受伤的情形。

    这些疤,有些是枪伤,有些是刀伤,还有流弹造成的伤,如果——如果当初她没有离开b市,叶擎苍没有要追来纽约,叶博是不是就不会将叶擎苍送到维和部队呢?

    叶擎苍身体僵硬,尽管他知道端木艺心没有一点绮念的抚摸那些伤疤,但是该死的——他却有了冲动。

    “心儿,这并没有什么,军人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服从命令,将来就算不去执行维和任务,也会有其他的任务,但是我答应你,不管有什么样的危险,我都一定会活着回来,不会丢下你和孩子。”

    叶擎苍反手握住了端木艺心的手,转过身,郑重承诺。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军人的女人,叶擎苍,我怕——”

    端木艺心低首,将下巴抵在叶擎苍的肩上,尽管她没有说怕什么,但叶擎苍明白,从她颤抖的声音里,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在乎,对自己的爱意。

    “心儿,那你愿意嫁给我,成为一名军人的妻子,一名军嫂吗?”

    四年后,叶擎苍再一次向叶擎苍求婚。

    “我——我愿意,但是你爷爷他——会同意吗?”端木艺心决定不再反抗,她不知道下一个四年会发生什么,她只想抓住现在。

    “不会的,等我们回去后,我会先带你去见爷爷,昊然和倾心现在就在爷爷那,昊然好像很喜欢爷爷——”叶擎苍一手搂住端木艺心的纤腰,另一只手虽然想做点什么,但那该死的石膏。

    “可是你爷爷好凶,我有点怕。”

    端木艺心抬起道,叶擎苍看着诱人的红唇——

    “心儿,我想亲你——”不待端木艺心反应过来,那只放在她腰上的手,迅速的移至脑后,将她按向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