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六十六章 端木艺心以吻宣示主权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砰——”一声巨响,众人一愣,紧接着又是一声。

    “啊——”紧接着教室里传出更多的尖叫。

    “叶擎苍——”端木艺心的脸白了,因为她看到了那声响从哪来?为何会发出那样的声响。

    原来叶擎苍被这群女人围得喘不过气来,尤其是那浓郁刺鼻的香水味,让他头晕,而在这一群女人当中,并没有看到端木艺心,他的心情更加恶劣,紧接着,不知道是那个变态,竟然伸手摸他的胸,他立即就将人甩了出去。

    在他看来,这只是条件反射的正常反应,但是别人可不这么想,在他连着甩出去三个女人后,围着他的女人们,哗的一下散开了。

    “终于呼吸到正常的空气了。”一片寂静中,叶擎苍深呼吸道。

    “哈哈哈——端木艺心,你的男人真有意思,你要不要,让给我好了。”刚才还在劝说端木艺心的周丽娜大笑着向端木艺心眨了眨眼。

    周丽娜的话让端木艺心想起了一个几乎遗忘的人——王佳佳,她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神更是变得满是戾气。

    “叶擎苍——”端木艺心站起身,喊了声叶擎苍。

    “在——”

    听到叶擎苍的那声回应,端木艺心觉得特别安心。

    她一步跨过去,站到了座位上,搂着叶擎苍的脖子,在叶擎苍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已经吻上了他的唇。

    一吻之后,端木艺心便僵住了,此时,她已经无路可退了。都怪周丽娜,她的话刺激到了端木艺心,让她想起了四年前的往事。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个男人,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儿子,女儿的爹的,你们给我滚远点——”

    叶擎苍完全愣住了,端木艺心的反应太出乎意外了,不过在片刻的震惊之后,他欣然搂住了端木艺心。

    “心儿,我喜欢这样霸气的你,让我很意外,更惊喜,你放心,我永远都是你的男人,你的丈夫,谁也抢不走。”

    对于这个意外的惊喜,叶擎苍满意极了。

    “都是你,好端端的跑来纽约做什么?被你气死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

    端木艺心捶着叶擎苍,准备收手离开,却被叶擎苍抱住了。

    “今天的课不上了,咱回家。”

    叶擎苍抱着端木艺心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往外走,只是在教室门口遇到了来上课的老师——

    “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走错教室了。”抱着端木艺心的叶擎苍越过教授就离开。

    “叶擎苍,我这次被你害死了,以后再也没脸上布鲁斯教授的课了。”

    端木艺心似乎忘记了自己还在叶擎苍的怀里,就这么被抱到了停车场。

    “喂,你——你刚才怎么不放我下来?”到停车场,端木艺心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叶擎苍一路抱到了这里。

    尽管国外很开放,但是因为她爸的原因,端木艺心在学校也是很有名的,这样一来,端木艺心恐怕也要出名了。

    “那就别来上课了,心儿,你是不是一定要拿到博士学位才回国?”

    “这个吗——”端木艺心打开车门,看着在外面发呆的叶擎苍道:“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读博更有意义的事情或人了。”

    叶擎苍怔了下,而后一阵狂喜,迅速绕过车头进了副驾驶。

    “心儿,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没有呢,跟我回国好吗?这里应该可以暂时休学的。”

    上车后,叶擎苍道,他知道不能太急,尽管端木艺心在教室里的那番话像是真情告白,但是他清楚四年前的事,知道这是端木艺心心中的一个结。

    “明天我先请假,回去看看情况再说。”

    经过今天这件事后,就算不回去,端木艺心至少近期也不敢来学校了,不用等到明天,她今天的‘大胆’行为,肯定就会传得人尽皆知,虽然没什么羞人的,但还是避避风头比较好,更何况今天叶擎苍可是伤了人。

    叶擎苍见端木艺心说要请假,赶紧趁热打铁道:“艺心,那我现在订票,我们明天就回去,昊然和倾心说很想妈咪。”

    “叶擎苍,你不要拿孩子来说事,跟我打感情牌是没用的,昊然和倾心是我看着长大的,他们会不会想我,还用你说吗?”

    端木艺心没好气道,不过尽管如此,她也没有说不回。

    “艺心,我爷爷想当面跟你道歉,这四年来,他一直为四年前对你说过的话耿耿于怀,他年轻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你能给他一个机会吗?”

    “叶擎苍,在我开车的时候,不要说让我不高兴的话,你爷爷——他都跟你说了。”

    端木艺心方向盘一转,一脚踩住刹车,车子停到了路边。

    “四年前爷爷没有机会说,而这四年里,虽然我不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但是我一直怨他将我从飞机上绑下来,因此这四年,不管上面有多少调令,我都不愿意回国,直到邵烈风将昊然和倾心的相片带到中东……”

    “叶擎苍,你爷爷是不是觉得只有名门淑女才配得上你?是不是非要那种官二代……”

    “心儿,没有的事,我爷爷不是那老顽固,否则这次也不会给我出境令,让我来找你,我想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您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吗?”

    尽管叶擎苍在叶博面前装酷,但其实他是明白爷爷,毕竟是爷爷一手将他带大的。

    “好,我跟你回去,但是要等过了下个月六号。”端木艺心终于还是心软了。

    “为什么要等下个月六号,现在才二十号,那还有半个月呢?”

    叶擎苍愕然,半个月,太久了,而且他从维和部队回来后,还没有到司令部去报道呢?

    “六号那天,我有一个朋友结婚,答应了参加她的婚礼,所以,总得等婚礼结束后吧。”

    这么一说,叶擎苍反而有些迟疑了。

    尽管半个月的时间,先回去再来也可以,但是这样他心里总有些不安,所以稍加思索后,他还是决定在这里陪着端木艺心,等参加完她朋友的婚礼再一起回去。

    这四年,他一次假都不曾休过,就当休年假好了。

    “那我等你。”

    叶擎苍道,既然端木艺心要去参加婚礼,那一定不是普通的朋友。

    “你确定?你不用回部队吗?你是军人,出境要上面特批才可以吧,再说……瞧,我又犯糊涂了,有你爷爷在,这只是小意思,既然这样,那随你好了。”

    端木艺心呶了呶嘴,对于叶博,还是有芥蒂,或许要等到见过叶博才能解开吧。

    “心儿,你能不能积极一点,乐观一点,我这四年可是一天假都不曾休过,这次权当休年假好了。”

    本来叶擎苍想说一些严肃的话,但是想到自己能这么快来见端木艺心,确实是因为爷爷,要不然,光是打报告,再送批,最快,估计也得半个月后。

    “你怎么说都行,但是你最好住酒店-”

    “那可不行,来的时候,你爸妈可是说了,我可以随便在家里住的,钥匙都给我了。”叶擎苍急道。

    开什么玩笑,住酒店——

    难得这半个月没人打扰,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机会,他怎么能轻易错过,再说了,还有情敌没见着呢,住,是一定要跟艺心住在一起了,这也是一种间接的宣示主权。

    “住我家也行,但是我们得约法三章,首先,我不可能三餐都做饭给你吃,其次,你得打扫卫生,别以为自己是少将就可以什么都不干,等着本小姐侍候你。第三,没有我的允许,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你都不准进我的房间,更不准碰我的床。”

    端木艺心张嘴就说了三条规定。

    “没问题,咱们不做饭,可以出去吃,也可以叫外卖吧。饭虽然不会做,但是扫扫地还是会的,至于进你的房间——”叶擎苍暧昧地笑道:“只要你允许就可以了对吧。”

    “你想得美,坐好,我们现在回去,就算我不去学校上课,但是还得去医院的,我也不可能成天陪着你,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最好安分点,还有我家的电话不准乱接。”

    端木艺心莫名的受到了叶擎苍那‘暧昧’笑意的蛊惑,心跳莫名的加速。

    “遵命,老婆大人就是首长,首长的命令绝对服从。”

    “我看你这四年别的没学会,到是学会油腔滑调了,从现在开始,不准喊我这个。”

    端木艺心鼓着腮帮子道,这家伙太讨厌了,她很怀疑,叶擎苍如果这副样子在下属面前,会有人听他的命令吗?

    “不准喊什么?心儿吗?”

    明知道端木艺心说的是‘老婆’这个称呼,叶擎苍却故意道。

    “叶擎苍,你再给我装,你信不信我一脚将你踹下去。”

    看叶擎苍那‘兵痞’的样子,端木艺心生气道。

    “好,好,不说就不说,总有一天,你会是我合法的‘老婆’。”见端木艺心好似真的生气了,叶擎苍连忙收回‘翘起的尾巴’。

    在叶擎苍正式和端木艺心甜蜜斗嘴的时候,从a市飞往纽约的航班上,同样有了个来找端木艺心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