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六十三章 睡在她的床上

时间:2017-12-20作者:半杯咖啡

    下午十七点三十分,叶擎苍已经来到了端木炎位于哥伦比亚研究中心的住处,按照程素素说的,很快就找到了端木艺心的护照,直接就放到了行李箱,看了看时间,端木艺心还没有这么快回来。

    可惜叶擎苍不会做饭,要不然,他可以做桌饭菜等着端木艺心回来,给她一个惊喜。

    这几天有点睡眠不足,反正还早,叶擎苍索性洗了个澡,准备睡会。

    而此时的端木艺心正在长老教会医院,她不同于在职的医生,每周只有没课的时间才会来医院。

    最近又因为爸妈和孩子都回国了,她回家也没什么事,所以但凡医院有手术她都会留在这。

    今天晚上,是因为师兄有事,她在这为师兄代班,其实只要没有手术,在医院也一样可以休息的。

    如此一来,叶擎苍拿到的‘情报’就不准确了。

    叶擎苍因为时差的原因,这一睡,竟然就睡到了第二天天亮,而端木艺心五点的时候便下班了,昨晚值班的同时,还做了个手术,所以这会特别累。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检查一下家里的情况,但是今天真得好累,加上最近几天都没睡好,这会只想睡觉,冲了个澡,迷迷糊糊的就进了房间,根本没发现床上有人。

    叶擎苍睡了十多个小时,已经睡饱,加上军人的警觉性本来就高,外面有脚步声时他就醒了,只是等了半天没等到端木艺心,不过他的耐心也够。

    本想看看端木艺心见到自己的反应,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端木艺心却给了他一个惊喜,这可是直接就投怀送抱。

    “宝贝,原来你这么想我——”

    “啊——”端木艺心并不是因为叶擎苍的声音而尖叫,实际上,她的尖叫声盖过了叶擎苍暧昧的声音。

    她之所以尖叫,是因为叶擎苍对只大手。

    “心儿,是我——叶擎苍——心儿——”

    叶擎苍从床上坐起,看着因惊吓而跌坐在地上的端木艺心,此时她身上的睡袍因她的动作而滑落了一根肩带,露出了大片诱人的肌肤。

    “叶——擎苍——你——你怎么会在——?”

    端木艺心的睡意一下子吓跑了,看到叶擎苍,她第一反应是自己在做梦,所以她狠狠地掐了下自己。

    “好痛——不是做梦——那这是——是我家吗?”

    端木艺心又打量着房间,是自己的房间没错,这四年来,她都住在这。

    “心儿,这是你家,而且是你的房间——胳膊都掐红了,对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狠——”叶擎苍下床,看着端木艺心掐红的胳膊心疼道。

    “不要——你不要过来——”

    端木艺心一手撑着地毯,一手指向叶擎苍,她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

    “心儿,我是叶擎苍——”

    “我知道你是叶擎苍——”端木艺心见叶擎苍没动,这才站了起来,但依旧防备地看着他。

    “这是纽约?”

    见叶擎苍点头,她又道:“这是我家?”

    “这是我的房间?那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端木艺心这会忘记了紧张,只是看着那张和四年前不同的脸,他黑了好多,而且似乎更强壮了,而且更有男人味了。

    “当然是走进来的了,心儿,你别站着,坐下,你先睡一觉,等醒了我再告诉你——”

    “叶擎苍,你觉得这样我还能睡得着吗?”端木艺心大脑终于能正常运转了。

    “你昨晚没回来,艺心,你彻夜未归——”

    “闭嘴,我有没有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叶擎苍,你现在方始滚出去——”

    叶擎苍微挑眉,四年前端木艺心可没有这么大声地吼过,如此的中气十足,不过这也说明她的身体非常好。

    “艺心,四年没见,你怎么这粗鲁。”

    “tout——”端木艺心指着门大声道。

    “艺心,这样不好,你躲了我四年,当年一声不响的走了,我们可是——”叶擎苍说着看向端木艺心的右手,果然,她的手上光滑溜溜的,戒指不见了。

    “戒指呢?端木艺心四年前我是怎么跟你说,这辈子你都不可以取下戒指——”

    没看到戒指,叶擎苍的心情很不好,几步上前扣住了端木艺心的右手。

    “叶擎苍——你——那只是你说的,我并没有答应你——”端木艺心另一只手本能的按在胸前,她要做手术,戴着戒指不方便。

    “心儿,你很不乖,我觉得我应该先惩罚你——”叶擎苍说着打横抱起端木艺心——”

    “干什么?叶擎苍,你放我下来,你放手——啊——”端木艺心惊叫,在她叫叶擎苍放手的时候,已经被放到床上了。

    她想起身,可是叶擎苍那高大魁梧的身躯已经压了下来。

    “惩罚你——”叶擎苍说着身体已经压了下来。

    “叶擎苍,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戒指——唔——”

    惩罚只是一个借口,在飞机上的时候他就想着见面一定要好好亲她了,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

    “心儿,我好想你——这四年里,你有想我吗?”叶擎苍终于粗喘着松开了端木艺心,同时手也探入了睡裙内。

    “你干什么?走开——你的手——”

    端木艺心面红耳赤,他竟然拉起了她的睡裙,太不要脸了,他们既不是男女朋友,也不是夫妻,他太过分了。

    “我的手在他应该待的地方,艺心,四年前,爷爷找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自己一声不响的就离开?”

    叶擎苍拉出了端木艺心胸前的项链,看到成为吊坠的戒指,眼里满是笑意。

    “有什么好说的,你爷爷说得没错,我们不合适,家世不匹配,而且我是离过婚的女人,配不是你——”端木艺心别开头,想到四年前,心里酸酸的。

    那个时候,她能怎么做?她也想跟叶擎苍说,但那是他爷爷,说了又能怎么样,违背爷爷的命令是不教,更何况他爷爷还是领导,她能做的就是顺着他的意愿——离开。

    “谁说的,你是我的女人,只是我叶擎苍一个人的,从来都是——”

    “我结过婚,叶擎苍,你能不能——唔——”

    “你这是逼着我用行动证明你是我的一个人的吗?端木艺心,你不要再编什么故事,我们第一次——”

    “你烦不烦,走开——”

    端木艺心脸红,见推不开叶擎苍,只得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脸。

    “端木艺心,你清静了四年还不够,以后,我不仅要烦你,还要天天烦你——”叶擎苍大手一扯,将被子拉开,他要端木艺心明白,他不会再容许她躲避。

    “是因为宝宝和贝贝吗?如果你要孩子——”

    叶擎苍坐起身,拉起端木艺心,认真且严肃道:端木艺心,我现在说完中年前,你打断的话——我娶你,当然不——是为了孩子,是因为你,因为是你,我才会想结婚。”

    “可是——”

    “没有可是,四年前你骗我说失去孩子的时候,我虽然难过,但是比起你,我更在意你,四年前,我不是不想来找你,只是在飞机起飞前被抓了回去,端木艺心,你愿意相信我吗?”

    叶擎苍捧着端木艺心的脸,他不希望艺心有丁点的误会和不确定,他在乎她,才会想娶她,之所以隔了四年才来,不是他不想来,军令如山,他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

    “我相信你,但是——好吧,其实没有但是,可是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分开这四年,我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人一辈子不一定要结婚……”

    叶擎苍立即打断端木艺心地话道:“那是别人,端木艺心必须结婚,而且必须要嫁给叶擎苍。”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霸道,我不喜欢这么霸道的男人,一点都不喜欢。”

    端木艺心拍开叶擎苍的大手,鼓着腮帮子道。

    “宝贝,你不喜欢也得接受,我的霸道只给你-”

    “三十多岁的男人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你以为你还是十几岁,现在人也见了,误会也解释了,孩子也回去了,你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端木艺心严肃道,此时她的心里乐开了花,可是这种惊喜来得太突然,她有些害怕,感觉像梦一样不真实。

    做了四年的梦,突然一下子曾经的梦成了现实,让她很难接受,况且,不是她说走便走的,四年,他们都不再是四年前的那个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了,她找到了比爱情更有价值的东西。

    “我可是跟昊然和倾心保证了,无论如何,一定会跟妈咪一起回去的,而且昊然和倾心要做我们的花童-”

    “你还好意思说,连自己女儿的名字都能说错,你根本没资格做爸爸。”

    “谁说的,我觉得倾心比琴心好听,叶倾心,叶擎苍倾慕端木艺心,你看,这名字多好,等你回去后,我们办完结婚手续,就带倾心去改名。”

    叶擎苍向端木艺心道,昊然不必改姓,但是倾心一定要改。
小说推荐